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山西小院打七紀實之:超度嬰靈 我們走上了“回家之路”


時間:2009/4/15 作者:明華居士

2008 年一年中我先後三次千里迢迢從浙江趕往小院求法,受益良多。但慚愧的是,我雖去小院打了三個七,但每次一回到家,每天的“功課”就常因俗務而時斷時續;自己的真誠心、懺悔心也很不夠;我執和煩惱習氣仍是很重——修行之路充滿了坎坷和反覆 …… 所以,一年中我一直都沒有自信寫打七日記。 幸有佛菩薩的加持和善知識提攜接手,我一路蹣跚而堅實地走了下來,雖然修行仍不大精進,但已漸漸從昔日的“滿腦貪嗔痴慢,渾身殺盜淫妄”,變成了今日把學佛作為每天頭等大事的修行人。修行的障礙也在慢慢減少,善緣在漸漸聚集。家人從一開始反對我學佛,到現在妻子成了同修並一起去小院打了一個七,一雙兒女也能常和我們一起拜懺放生,雙方老人對學佛也有初步了解和參與,周圍的不少朋友也因受我們影響而拿起了佛經 …… 在感恩佛菩薩、善知識和身邊護法的同時,我也想用自己笨拙的筆記錄這段經歷,供養給有緣人。但作為一個尚業障深重、剛斷惡向善的初學佛者,我實無資格妄談學佛“經驗”或“心得”,只能如實匯報自己的經歷,但願能給同修們些許借鑑,能對佛法生起更大的信心。也請各位能諒解我文中敘述了不少的“感應”“神通”,我並不想刻意宣揚和執著於此。我想,可能是因為我比較愚痴、剛強難化,佛菩薩才用了此類特別的方式來點化我吧。 輕率墮胎留後患 1998 年初冬,我妻子意外懷孕。當時我正忙於複習考研,妻子的工作又剛打開局面,所以想都沒想就去醫院做了人流。殊不知這一輕率的決定改變了我們的後半生:既讓我們(特別是妻子)遭受了數年病痛的折磨,又使我們因此而幡然夢醒,走上了學佛修行之路。 2003 年,我妻子漸覺直腸附近部位疼痛難忍,被當地醫院診為“肛旁膿腫”而入院手術,但在術後疼痛依舊。後被浙江省婦產醫院專家確診為“子宮內膜異位症”。 查閱了有關的資料,我們才認識到此病的嚴重性:這是一種世界性的疑難雜症,其主要症狀就是不孕和嚴重的疼痛。因其最不易治療,會四處流竄,治療後又極易復發,被稱為“讓你飽受痛苦折磨又不讓你死的精靈”和“不死的癌症”。 每個月,我妻子都要遭受一次如期而至、持續四、五天的疼痛的折磨,這極大地影響了她的工作狀態和生活質量。對於我來說又何嘗不是如此呢,有時看到躺在床上痛得有氣無力、面容蒼白的妻子,那種痛苦絕望的情緒會瞬間瀰漫我的全身,心中頓如重石壓身般地難受和沉重。 有醫生建議嘗試“懷孕療法”。因為懷孕和哺乳可能會使病灶萎縮甚至消失。但對於身患子宮內異症的人,正常懷孕是件很困難的事。所以在努力了一年多卻無果而終之後,我們對此幾乎不抱多大希望了。 2005 年 3 月,我妻子又因左側卵巢有子宮內異症的病灶(即朱古力囊腫)而再次躺上了手術台,剝離了卵巢囊腫。但直腸旁的病灶卻因周圍血管神經豐富並與周圍組織嚴重粘連,手術風險太大而沒敢去動它。術後,主刀醫生再次建議“懷孕療法”,說七八月是關鍵,若過了這兩個月“沒戲”,就可“偃旗息鼓”了。八月,我們去了普陀山,跪倒在普濟寺觀世音菩薩前虔誠求子 …… 說來奇妙,就在從普陀回家的第三天,就得知妻子“有喜”了!我們是喜極而泣 …… 接下來的一年多,由於懷孕和哺乳,我妻子得以過上了久違的正常人的“無痛生活”。但是,好景不長。在我女兒斷奶的次月,我們驚恐地發現熟悉的疼痛又悄然襲來了!這時,我們已是黔驢技窮,陷入了深深的絕望之中 …… 因為,這種疾病目前還沒有特效藥,妻子的病灶部位又因手術風險大,連省醫院的專家都不敢開刀。這意味著妻子要每月忍受病痛的折磨,直到她更年期絕經。想想她的後半生都要籠罩在病魔的陰影之中,我們怎能不痛苦絕望呢? 但也就在此時,命運之神終於開始向我們露出了微笑。我們開始在佛菩薩的指引下一步步地走上了“回家之路 ” 。 觀音殿前見佛光 2005 年的一個秋夜,觀世音菩薩的威神力又一次惠澤於我。那天凌晨 1 點,紹興爐峰禪寺的觀世音菩薩像開光。我因給我女兒去觀世音菩薩前還願,也在山上。 當時辰一到,菩薩像上的紅綢布被拉下、佛樂開始奏響之時,我聽到有人在激動地嚷嚷:“來了!來了!”殿外的人群一陣騷動,紛紛舉頭仰望。我一抬頭,只見夜空中開始有光團閃爍,恰似我們白天看到的一大朵白雲的大小和高度。佛光以大約每秒一次的頻率閃爍著,明亮但不刺眼,並慢慢地從西南上空移到了觀音殿頂上。事後想來,佛光大概閃爍了 20 幾次。當時,我好像是太激動太驚愕了,大腦一片空白。 現場的六七百人都沸騰了,場面頗有些失控。 我可以肯定的是:當時天空晴朗,沒有烏雲閃電;也絕非是射燈之類的人造光源或是 UFO ,因為光團的面積比它們大上何止數百倍!而且,有的人看到的景象又有所不同,有蓮花,有紅光 ……. 不一而足。 從這一晚,我開始相信佛菩薩並不是虛無縹緲的,而是真實存在的,可以眼見為實的。 初識佛法解疑惑 2006 年,我漸漸接觸了佛法,看的第一本對我影響極大的書是果卿居士的《現代因果實錄》,它讓我明白了因果的可怕和絲毫不爽。我知道妻子的頑疾肯定有其特定的“因果”。但因是初入佛門,並不知此事箇中因緣和正確的解決之法。 是年 11 月 18 日晚 8 點多,我剛在南京玄奘寺聽完了一天的佛法講座,正坐車往四百公里外的家裡趕。 當時我聽了講法,有點心血來潮,心想乾脆自己也開始吃全素吧?但一想到漫長的幾十年都要徹底告別那誘人的魚蝦,牛排,還有肯德基、麥當勞 …… 心中又不禁躊躇起來。要不再吃幾年肉再說把? 突然,手機響了,妻子十分焦急地告訴我:我那七個月大的女兒從早上 6 點多喝過奶粉後,因為感冒鼻塞一直喝不了奶、睡不了覺,不時地哭鬧,都 14 個小時了,女兒和幾個大人都已筋疲力盡了 …… 我接了電話心急如焚,恨不能插翅飛回家中。萬般無奈中,我腦中靈光一閃:不是說“佛氏門中,有求必應”嗎?為何不求佛菩薩呢?我於是雙手合十,極其虔誠地祈禱:祈請佛菩薩加持,讓我女兒能喝下奶水睡上一覺,我發願從現在起就吃全素!這樣說了三遍。然後不停地念誦佛號“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 ” 大約過了不到十分鐘,妻子又來電話:你不要急,女兒已經喝完奶睡著了 ……。 立刻,我激動得熱淚盈眶,因為我覺得事情太神奇,佛菩薩太慈悲了!佛菩薩知我內心所想,就馬上以此機緣來促我早日斷葷茹素、去惡向善,真正走上修行之路。 從那天起,我開始成為了一個嚴格的素食主義者。 2007 年 4 月,我有緣結識了天津上海的兩位善知識,就這個我內心最大的心結向他們求教。對於我妻子的病情他們都肯定是墮胎所致,甚至看到被墮的還是個男孩。他們叫我勸妻子吃素和真誠懺悔自己的罪業,並誦經回向給被墮的孩子。同時他們又略用神通,毫不客氣、準確無誤地指出了我在殺盜淫妄方面的罪業,甚至他們還知道我家中有 A 片! 我內心又受到了很大的震盪,一時悔恨交集,羞愧難當,竟然當場掉下淚來 ……。 他們讓我見識了佛法的神奇,更堅定了我依佛教誨,治癒頑疾的信心。 釋怨而去解冤結 2007 年 5 月,妻子在我的“軟泡硬磨、恩威並施”之下,勉強地開始斷葷吃素。以前,她是個很會吃香喝辣的“美食家”,但面對難以忍受的疼痛,她還是作了讓步,雖然很不情願,雖然將信將疑。 但是對於一個從沒接觸過佛法的共產黨員,誦經念佛可比斷葷吃素艱難多了,所以,任憑我如何做工作,她都決不誦經念佛。 7 月,我毅然辭掉了北京的業務,回到了妻子身邊,誦經的工作將由我來完成。我知道自己的雙重責任:我要依靠佛法,不光要救妻子於病痛之中,更要救拔那個可憐的孩子,我要以自己的行動來求得他的原諒,幫助他早日離苦得樂,往生善道。 8 月 8 號,我開始誦經。當時我還沒接觸山西小院,也沒專修《地藏經》,誦的經有《佛說長壽滅罪護諸童子陀羅尼經》《地藏經》和《金剛經》,每天 1-2 部。誦經前後我都會真誠地和“我的孩子”說悄悄話:向他說明墮胎時我們的難處,懺悔自己的愚痴殘忍,安撫他怨恨絕望的心靈 ….. 有時我會悲從中來,泣不成聲。 奇妙的事情發生了,到了 8 月底的“那幾天”,我妻子竟然沒有感到疼痛!當時妻子認為是針灸的作用,也可能是湊巧,不足為信。 9 月 10 月,妻子沒去針灸,我繼續誦經懺悔,我妻子也都是“平安無事”。這下我們反而擔心了,以為是因為妻子一側卵巢萎縮( 2005 年手術的後遺症),雌激素水平下降導致的。就於 11 月去紹興第二醫院做了雌激素檢測,結果六項指標全部正常!我們還不放心,又去問佛友果紅居士,她證實這個孩子的確“走掉了”,而且走得比較高興。 這下我們真的信服了!佛法實在是不可思議! 到現在,快 2 年過去了,妻子一直沒疼過,原來病灶部位大如小核桃的堅硬腫塊也變軟最後消失了。幾個醫生朋友說,這種病只會越來越嚴重,竟能不開刀、不吃藥而治癒,也算是一個不小的奇蹟。 這期間有一個有趣的插曲。 2008 春節後,病剛好了半年的妻子似乎是“好了傷疤忘了痛”,面對過年期間一桌桌的雞鴨魚肉、美味佳肴,嘴裡的饞蟲又蠢蠢欲動了,幾次對我抱怨:這樣吃一輩子的素我可受不了,到 5 月份吃素滿一年後,我可要開葷了! 結果,那個月我妻子竟然又感覺病灶部位隱隱發脹了!她再次陷入了恐懼之中。 碰巧,這天我們和果紅居士及上海、南京、杭州的一些居士在西湖放生(有關這次放生,浙江電視台及《錢江晚報》在 2 月 25 日都有報導,因為其中有一條 99.7 斤重的“魚王”)。 中午在素食店吃飯時,我問同座的果紅居士:“我妻子又痛了,是那個孩子回來了嗎?” 她馬上回答:“不是。是因為你妻子又反覆了。” 一語中的。 坐在一旁的妻子被嚇得不敢再提“開葷”一詞了。當然,那個月的病痛就因為妻子這一“懸崖勒馬”式的轉念而有驚無險了。之後她都一直安然無恙,直至今日。 我們又受到了一次深刻的“因果教育”。舉頭三尺有神明。我們的一言一行,起心動念都在神明的視線之中,都在按照因果規律在運行著。 我們感恩佛法,感謝善知識來給我們指點迷津。感謝這個孩子的善解人意,釋怨而去。更感謝他以這種方式來救度我們這兩個愚痴無知、冥頑不化的父母,讓我們懸崖勒馬,迷途知返! 後記 好像有十幾年沒動筆寫東西了,所以,雖然我有一些學佛經歷和感悟,但想訴諸筆端卻倍感力不從心。加之近期我發心想在紹興開辦一家公益性的“素食快餐店”,有大量的前期工作要做,今日就行筆至此。 下次如有機緣我想向大家匯報一下: 1. 三次去山西小院打七的經歷。 2. 我妻子如何從反對我學佛到最後和我一起去小院打七的轉變過程。 3. 我女兒如何以她特別的方式督促我夫妻精進學佛。 4. 我準備開素食快餐店的一些構思。 作為一個外行從事素食行業,困難很多,我也祈請經營素食店的師兄能不吝賜教,我的手機 13306758040 ,在此感謝! 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觀世音菩薩 南無地藏王菩薩 浙江紹興 史居士( 男 39 歲)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