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山西小院打七紀實之:學佛讓我家庭幸福


時間:2009/5/5 作者:明華居士

二零零九年三月一日,我帶著十二年婚姻的困惑到小院打七,我把小院當成娘家,也是我最後的希望。從小院回來以後,就想寫一篇日記。但是當時很多困惑我的問題看似能解決了,卻還障礙著我。明白了佛菩薩的教誨,卻做不到如法修行,我和老公的關係將向何處發展,我自己也不確定,寫了幾篇,總覺得有些勉強。但是就在此時,我急切地想跟您說說學佛對我家庭的幫助,希望境況相同的朋友看了能夠受益。而我跟老公的家長里短我幾乎不跟人講,連我父母知道的都有限,只有我跟老公清楚,如魚飲水冷暖自知。現在您即將知道了,但是請不要替我保密,希望更多有緣的朋友知道,因為我真的受益了!很多朋友都羨慕我的生活,認為我有個幸福的家庭——相愛的老公、自己熱愛的事業,以我為榜樣。可是,十二年的婚姻,我們經歷的風雨一點都不比別人的少,只是過強的自尊讓我從不跟別人說起。都說七年就癢,我們七年沒怎么在意就過去了,但是很多問題,一直存在。直到有一天,雙方覺得這些小問題變得難以平復了,才發現事情的嚴重性,這時彼此都很痛苦。 我覺得老公太冷淡,而老公覺得我太挑剔。最後甚至周末該如何度過,該不該睡懶覺這樣的事都會困擾我們。我一直認為自己勤勞、努力、有理想、有思想,希望老公能跟我一樣。而老公是個隨遇而安的人,他跟我在人生的價值觀上以及生活習慣上有很多不同,於是我試圖改變他。老公嘴上不反對,但總是左耳聽右耳冒,口上應卻不行動。我遇事願意主動溝通,有爭執也不放棄,但是老公害怕溝通害怕爭執。就這樣,我不斷的逼迫,老公不斷地躲避,就象貓捉老鼠,事情周而復始,沒完沒了,同樣的事情總是得不到解決。兩個人都很疲憊。但是當時我不放棄,經過反覆深談,老公也覺認同了我的一些看法,也嘗試著做些改變,發現非常有成就感。二零零八年底,我們約定用用一年的時間,彼此都做出努力,把家庭和事業都經營好,我們的關係開始向好的方向發展了。 但是,生活並沒有因為我們的努力而對我們網開一面,就在我們要再整旗鼓準備重新出發的時候,老公家裡出了大事,婆婆被查出很嚴重的惡性腫瘤。我們把準備再次投到公司經營上的錢拿出來給婆婆治病,經濟上的壓力讓本來在起步的事業雪上加霜。天災人禍的事兒,有什麼辦法呢。但是我心裡很恨,很憤怒,開始抱怨,怨他父母,怨他們在有能力時不管我們,什麼都給了另外三個兄長姐姐。抱怨比我們年長近十歲的兄長姐姐,在父母身體好的時候,一直扶持著他們,現在老人有病了,他們卻不肯承擔。抱怨老天為什麼偏偏在我們事業起步時發生這樣的事,好象算好了似的。抱怨老公,為什麼把我這么多年的督促當做耳邊風,不早努力,到現在舉步維艱。該為婆婆做的都做了,但是這存在心裡的憤怒,一直在傷害著我和老公。老公第一次面對親人即將離世的境況,當時大伯哥、大姑姐也在北京陪婆婆,住在我家裡。所有的人都愁雲慘澹,快樂好象從我的記憶中永遠的消失了,想緩和一下氣氛都做不到,當時我只想從家裡逃出去。當時我覺得自己差不多是世界上最倒霉的人。以致於我出現了強迫症的傾向,無法停止去思考,在紙上不停地寫他家的事兒,用思維導圖畫出其中的關係,希望能找到徹底解決他家裡厄運的方法,甚至無法正常工作。老公在公司、我、婆婆之間奔走,很辛苦。我幾次跟老公提出離婚,老公不同意。公司的經營也因此受到了影響,沒有一點生氣。老公家總是災禍不斷,不是這個病了,就是那個人翻車了、破產了、甚至進監獄了,拿大姑姐的話講,一稍微日子平穩些就有人出事兒。我跟老公是大學的校友,畢業後到北京發展,跟家裡的事關聯得少,所以那些災禍對我們來說只是力所能及地安慰和經濟上的一點支持,對我們影響不大。長久以來,我和老公這裡好象一個安全島。現在連這個安全島也不安全了,而且就趕在我們馬上就要事業有所成的時侯,好象算好了似的,就是不讓我們稱心。想到這些,我覺得事情有些蹊蹺,我上網查找,發現一些因果的說法。我又聽學佛的朋友介紹開始誦《地藏經》回向給婆婆。這時我也從朋友給的資料中了解到山西小院的一些神奇的事情,當時也不全信,只是想盡些心力,同時找個寄託。婆婆出院回老家後,突然有一天,睡覺夢見自己身上也掛著個婆婆做引流的袋子,袋子破了。第二天給婆婆打電話,說她做引流的袋子破子。自己還以為跟婆婆還真有點心靈感應。後來到了小院才知道,讀《地藏經》不能給別人回向。時間長了可能還會有更嚴重的事情出來,婆婆哪兒疼,可能自己就會哪兒疼。真是不可思議。但是,我跟老公的關係以及公司的發展與日俱下。我的強迫症傾向也時好時壞,基本上處於不工作狀態。每天我都感覺得了無生趣,看不到生活的希望,看著老公就是高興不起來。按照公司去年的規劃,今年年初公司應該有一個更好的發展局面的,可是因為我不工作,事情一推再推。就好象是冥冥之中的安排,當我跟老公事情不順的時候,他家裡似乎安靜了許多,婆婆的病情也日益好轉,基本恢復到發病前的身體狀況。我很著急,急著想恢復工作狀態。實在沒辦法可想了,我肯求老公跟我去小院看看。某個周末我來到北京山西小院道場學了一天,當時就有感應,左腳的老傷,去時一直疼,跟著拜了幾個懺竟然不疼了,心裡很震驚。好象找到了一棵救命稻草,後來發現原來這是一座寶筏!我的狀態好了幾天,很快又不行了。不能工作,很容易就哭,就跟老公吵架。明明知道自己不對,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感覺人生都沒有了意義。萬般無耐,我跟老公商量去一次山西小院,起初老公不答應,不放心,後來扭不過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陪我到小院,看過之後覺得很放心,他回北京工作,我在小院打七。到小院時開門的是李姨,我一見李姨就很親切,很高興。後來在走廊里碰到帶我們上課的趙居士,好象在哪兒見過她,很面熟,問她是不是去過北京的山西小院,她說沒有。我說在哪兒見過她,她也有同感,真是不可思議。在小院的七天終生難忘,期間種種的感應更是奇妙,但是總想“會不會是巧合呢”,其實現在想想,一次是巧合,但是一直都這么巧合,能說明什麼呢?在小院系統地學會了六部曲,知道了什麼是佛法,才知道了《地藏經》的種種殊勝。最讓我吃驚是,同修們的變化。剛來時大家都面色蒼白,面無表情。離開時個個面色紅潤,笑容開朗,主動地幫助他人。特別是很多有我父母年紀的老同修,按理說他們這樣的年齡很難有改變的,但是他們的改變讓我很震驚!真心的感嘆佛法不可思議!我是抱著解決我和老公之間的問題的初衷來到小院的,從小院回來後我跟老公之間的關係怎樣了?關係和睦了嗎?公司進展得怎樣了?這才是讓我覺得最不可思議的地方。在我從小院回來的第二周開始,不可思議的變化發生了。回來之後,我就開始吃長素,念佛,老公也很支持我,有時候還陪我誦一部經。我開始照佛法裡面的道理去做,儘可能多替老公想。剛開始時老公覺得我變了,而且七天不見很想念,熱乎了幾天,之後又回到了原來的狀態,冷漠、犟強、不說話。這時,我每天能有一小段時間靜下心來工作了,但是總會有很多與工作無關的事兒吸引我的注意力,這期間跟老公也時好時壞,回來的第一周也沒有好好堅持做功課,有時一天一部二部經,一個懺,有時候心情不好一部也沒有。三月十七日,上班時我還是不能全身心工作,就在網上逛,看到這么一段經文講義,好象是淨空法師講的“我們的敵人不在外面,在我們家裡頭!”說家裡人都是冤親債主,突然間我頭腦中的念頭:遇上了,怎么辦呢?只能不怨天不尤人,儘自己的本分!否則,一時氣憤,把這個“緣”了斷了(當今社會斷決關係很容易),怎么能保證下一個關係是善緣呢?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凡事欣然接受,努力行善,讓生活更好!”這是我第一次從心裡認可了“不怨天尤人”的想法,不是想想,是真的悟到了,悟到那一刻有無比的輕鬆。但是還是高興不起來。當時我還想,不都說法喜充滿嗎?我為什麼不歡喜呢。三月十八日,我突然想“自己每天早上如果能起來念經就好了”,但是自己總是堅持不下來,所以才老是拉著老公希望互相鼓勵,結果老公從來反而把我也拉回睡懶覺的舊習慣上。怎么辦呢,我突然想到聯契約期打七的佛友,於是我聯繫到十幾位佛友,每天早5點鐘我打電話叫他們起床,在各地同一時間誦經。就在我發心為同修們做點事兒的時候,驚人的變化接連發生。三月十九日,我跟同修實行“早起念佛”活動的第一天,做完功課吃完早飯出鬥神清氣爽,心裡好開心,早上念佛時種種感應都很好,同修們簡訊反饋也非常好。隨後我又頭腦發熱,向老公強烈推薦早起的好處,學佛的好處,希望他也跟我一起學習佛法,對他做好企業有幫助。當時又沒有把握好分寸,我說了很多,而老公的臉一直鐵青著,最後告訴我“我沒精力”。這個結果當時讓我很失望,感覺自己只能“認命”了,真的沒希望了。當時我在部落格里寫到“我的感情箱是空的”,決定如果老公不能讓我感覺到愛,就讓我愛他吧,別讓他的人生也有缺憾,而且老公的要求一般不是很高,只要不要求他,讓他按自己的想法去做事,他就會很滿意了。”當天,突然看到一句話 “那些能最終實現自己目標的人和失敗的人最大的區別在於,他們擅長繞過那些會威脅自己前進道路的障礙。”當時有一種頓悟的感覺,發現這么多年我跟老公的關係實際上是自己犟強,為什麼不會象佛菩薩一樣“善巧方便”呢,總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總覺得自己的智慧能解決跟老公之間的一切問題。任何問題都不講方法,老公哪兒痛我捅哪兒,老公反抗我還叫屈。總說“同理心”卻沒有對老公“同理”,原來怎么沒有想明白呢?三月二十日,更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早上我4點30就起床了,拜懺誦經一直都在出汗。還給老公做了熱乎乎的小米粥。6點45時我已經準備停當,吃過早餐就可以出門了,這時躍躍欲試想叫老公起床。開始時還怕老公生氣,自己沒事兒找氣生,最後還是端起早上晾好的白開水,拿起來試試水溫又兌了些熱水端著水來到老公床前。以前我很少給老公倒,更別說會如此細心了,當時就是一轉念,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就能夠細心去做這些事了。老公開始不起,我也不生氣(真是奇怪)。這樣過了兩秒種左右,老公懶了一下,竟然坐起來了,說“早上不能喝水”,我告訴他清晨早起一杯水,解燥清腸胃。老公一口氣將整杯水都喝了下去。我趁勢說“看看,渴了一晚上了吧。” 吃早餐時,老公還是很困的樣子,我哄著他說,先吃飯,吃完飯之後可以再睡會兒。吃完飯後老公真的又躺在床上,打開昏黃的床頭燈,捧著一本書看了起來,其實那時已經7點多了。奇怪的是我沒有生氣,笑著問他這是幾點鐘的習慣啊,老公也笑著說“晚上”。我一邊往臉上搽東西,一邊跟老公說“你還不快點兒,跟我一起出門,看看外面的世界。”老公也沒有再執拗。7點30左右,我們一起出門了。 來到電梯前,我突然又想要求老公,哪怕是每周就一天,早點起床,話到嘴邊兒又咽回去了,心想“慢慢來,時機成熟再說吧。”我第一次在老公面前學會了克制,而且是帶著歡喜心。 中午吃飯的路上,我問老公上午工作精神還好吧?老公說很好。聊著聊著老公突然問我“你知道早上怎么能把我叫起來嗎?”我一聽心想“有門兒”,然後老公告訴我,他特別喜歡早起聽新聞,如果我把新聞打開他聽著聽著就起來了。我順勢問“幾點?”“6點吧”我心裡又一陣狂喜,要知道他平時都是8點多才會起床。當時我真感覺不可思議,十多年沒有達成一致的問題,怎么就解決了呢?有點突然。 路上,老公又告訴我,他昨晚看了一本書,上面談到,很多優秀的企業家都有早起的習慣,有很多人還早起念佛經或冥想。還說他想“我們平時因為去接人或者特殊工作需要,就會早起,這些都是被動的,別人安排好的。能為別人早起,我為什麼不能為老婆早起呢?”當時我的眼淚都快出來了,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後來老公又談到他在公司經營上的看法,說世界上成功的企業都會給予別人很多,所以我們要多多的付出和給予,給予客戶更大的價值。還提到了小院,說小院就是給予的典範。 他怎么就想明白了呢,真是不可思議。十多年了,我們的爭執不就是因為諸如此類的價值觀、見解、習慣不同嗎?如果這些能溝通了,其他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 自從我發心和同修們一起早起誦經,並承擔叫大家起床的工作後,接連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自己終於學會放下,收穫到快樂!難道這些都是巧合嗎?這些的變化連自負的我也不能說是自己做到的。我不能用別的原因來解釋,只想說學佛真好!現在我的心裡真是法喜充滿,我會更努力的做功課,做個如法修行的佛弟子!感謝佛菩薩的加持,阿彌陀佛!小院讓我找到了人生的真諦。雖然人生還有很多風雨,相信一路上與佛菩薩同行,今生一定不孤單,今生一定能成就!北京 曉航居士(女 38歲)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