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了幻法師:印祖批評“心中心法門”首倡者大愚


時間:2011/11/12 作者:吉祥如意

印祖批評“心中心法門”首倡者大愚

了幻法師

今見學佛者,多皆不明是非,以邪說為正。不慧初見“心中心法門”,見其所說之言,有違佛言祖語,故於此等之說,決不流通,以免落流通邪說,疑誤眾生之過。後偶一查之,方知“心中心法門”首倡者,即是大愚也。此人,“心中心法門”弟子皆以大菩薩尊之,謂其所說是得普賢菩薩之教。全不知印光大師極斥此人,謂此人:“妄稱許人,以期世人恭敬供養,尊己為已成佛之高僧。其犯大妄語,以凡濫聖之罪,實非小可。”而如此之人,世人反尊之如古佛出世,直是可笑之極,亦可悲之極!足見法弱魔強!

更有不明教理,及不具正眼之出家僧人。此中也不乏有某些名法師。於此等邪說更極加讚嘆,更以門生身份居大愚及幾位居士之後。然真學佛之人,決不可依此等人之言。在今之世,不依祖師之言,而妄依今人之說,欲了生死難之難矣!

而今網路發達,誠勸諸居士當要小心謹慎,不可妄意傳播某些邪人之邪說。否則,即是流通邪法,疑誤眾生,此罪過極大矣!

淨土宗十三祖印光大師批評“心中心法門”首倡者大愚

印光大師於《復慧海居士書四》中言:“前接手書,謂黃適園將來滬過訪。昨日曾來,泛論淨密之所以。學密宗者,病在欲得神通,欲現身成佛。問之,彼皆謂無此念,實則無一無此念。以其倡導之人,先以神通吸動人,何能令學之者無此念乎。昨頗有五六位,非黃君一人,彼見信與否所不計也。彼學密而回向淨土,故是正理。但恐不屑生淨土,欲現身成佛,或致受病。使彼無此種知見,斷不至稱讚大愚。既稱讚大愚,則是以大愚所說為至當之論。然大愚之成佛之弟子,並無成佛之表示。足知其為妄稱許人,以期世人恭敬供養,尊己為已成佛之高僧。其犯大妄語,以凡濫聖之罪,實非小可。我等但守淨土修持,讓一切人皆得成佛,以度我等,則何幸如之。二子同來平,當極力勸其學好。欲學好,必先以立志立品,知因識果始。不立志,則無所趣向。不立品,則所行卑污。不知因果,則無以閑邪念而存誠心。必至流入小人之域而不自覺也。(此見《印光大師文鈔三編》復慧海居士書四)

印光大師又於《復謝慧霖居士書》中言:“大愚在上海宏密宗,向之者趨之若鶩,令人一百日成佛。三層樓洋房租六七座(在金神父路,此地空房甚多),可知其人之多。十七年下半年來,至十八年夏,北京有欲藉此以獲利者,以一千多元作川費,接之北京,舉國若狂,直同活佛出世。四十八日即可成佛。至下半年,已有嫌疑,聲名漸減。後因欲發財者,欲得勝者,向之皆言可得,通皆失敗。其人恨之切骨,從此北京天津無人理,此時正好以長壽法往生,乃回家做俗人去。足見密宗所說現身成佛等義,皆非普通人可希望之事。彼徒皆侈談神通。數年前白喇嘛在南京,做金光明法會,時天旱,又求設壇求雨,至圓滿,一滴未下。今夏□□在杭,作時輪法會,杭比別處旱災更大。後到上海,一夥信者,求彼祈雨亦一滴未下,且將中國之錢,買槍炮,擬運西藏,也有被強盜搶去者,也有買者作弊,得錢而逃者。彼若有真神通,何於此種事皆未能知。須知密宗要旨,在三業相應,果三業相應已久,便可從心所欲。未到心空而妄欲得者,或至著魔,此密宗一大關係也。此信不可發表,以免暗禍,今大勇之徒,悉歸而宏密矣,不可不慎。”(此見《印光法師文鈔三編補》復謝慧霖居士書)

印光大師於《復某居士書》言:“佛法乃一切人公共之法,一切人皆可修,皆可得益。若如汝說,則鈍根之人,不能深入教海者,皆無學佛之分。汝以汝智識能識得相宗名相,尚欲建立一淡薄淨土。汝作此說,乃未閱佛經,為自出心裁。汝固深通教理者,以光之啞羊僧,尚不以汝之所說為是,則深入教海之話,談何容易。某人豈念佛所誤乎,以彼心存速證,故得魔鬼附體。從茲妄造謠言,未得謂得,未證謂證。彼之學者,皆以彼為活佛,故彼有百日成佛之說。凡去見者,有時預知其心,有時面受人欺。足知彼之神通,乃魔鬼作用。鬼來則有,鬼去則無。凡親近彼者,有得心地清淨者。有未得謂得,妄自稱尊者。亦有發狂不能令愈者。世之矜奇好異者多,故彼得售其技。使一切人皆能恪守本分,則彼之巧技無得而施。現已往北平去,聞其蟻聚烏合之勢,不亞滬地。光於彼亦不讚嘆,亦不立說破斥。以光系啞羊僧,不足以啟人信而折人疑。只好彼行彼法,吾守吾道。汝宿根頗深,觀汝所說,並所教人,多不知佛法系一切人皆能修,皆能得益者。若令一切鈍根女子,文理尚不大通,即以唯識是務。然則唯識未到中國時,淨土知識,通通皆是壞亂佛法,疑誤眾生乎。光定於九月間滅蹤長隱,以後永不與一切人相交涉,以專修淨業。免得今生不了,又隨彼已成佛之知識,並打倒剷除廢棄孔教之知識所轉也,祈慧察。”(此見《印光法師文鈔三編》復某居士書)

印光大師於《復石金華居士書》中言:“手書備悉。食肉一事,關係治亂升沉。欲了生死出輪迴者,當凜凜於此事,庶有希望。密宗法門,不可思議,而今之傳者學者,多失其宗。以持咒三密之功,消除煩惑,則為正義。而傳之者,以神通吸動人。學之者,無一不以得神通為事。則是尚未能扶壁而行,而欲騰空遠遊,何可得乎。西藏蒙古喇嘛皆吃肉,以其無什米糧,尚有可原。今之學密宗者,多開葷吃肉。反大嘉美其事,謂為吃了就度脫了,則成魔說矣。喇嘛做大佛事,尚須吃素。可知平常吃肉,固非正義。密宗提倡即身成佛,乃以了生死為成佛。一班無知之人,便認做成福慧圓滿之佛。則是以松栽為棟樑,其材可以為棟樑,非現在即可為棟樑也。十七年有某某在上海提倡密宗,一百日成佛。上海有信心者,鹹依之學。十八年夏,有艷其名,欲藉此求利,請至北平。四十八日成佛,比在上海快一半。至十九年,北平天津上海皆不能容,回家還俗,可嘆之至。了生死法,淨土法門,最為穩當。無論何等根性,若具真信切願,至誠懇切持念佛號,求生西方者。臨終必蒙佛力加被,往生西方。此之法門,乃一代時教中之特別法門。一切法門,皆須以戒定慧之道力,斷貪瞋痴之煩惱,煩惱斷盡,方可出三界了生死。在昔頗有此種人,而今則恐全世界也無一二人可得也。是以愈向後,愈宜專修淨業也。”(此見《印光法師文鈔三編》復石金華居士書)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