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楊玉田中陰身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記實:中陰身也能往生


時間:2012/6/11 作者:aping

我的大伯哥楊玉田,是黑龍江省佳木斯市樺川縣新城鎮的農民,2006年因肺癌過世,享年六十七歲。

他從小孝順老人,為人誠實,勤儉持家,卻不曾學佛。只是在過世前6個月時,知道了念佛好,跟著念佛機天天念佛。而這樣的一點機緣,卻讓他在過世後的第十天就得到了阿彌陀佛的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了,這個千真萬確的事實與過程,是我親身經歷的,對於我和我的家人如何才能學好佛,在心靈深處引發了強烈的震憾。給以極大的鼓舞。

中陰身也能夠往生的典型事例,讓我們深深地體悟到,學佛不在於時間的長與短、知道的道理多與少,也不在於各種形式,只要是對阿彌陀佛不懷疑,不夾雜,真心切願,懺悔業障,一心念佛,臨終時即便是活著走不了,死後中陰身也能得佛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永脫輪迴之苦。

為了讓大家共沾法喜,同蹬極樂淨土,我願意如實地把這個往生的過程匯報給大家,有不妥之處,請大德們給以輔正。

一、中陰身往生經過

2006年6月份,經佳木斯醫學院附屬醫院診斷,楊玉田大哥確診為肺癌。因沒錢醫治,決定回家養病,於2006年11月22日 (農曆十月初二日)凌晨二點過世。當天中午十二點左右,他的神識便上到了我的身上,全身打冷顫,並聽到氣喘噓噓的聲音說:“我是你大哥楊玉田,快救救我!”我吃驚地問他:“我咋樣才能救你?”他說:“我罪孽太大了,求你給我念《地藏經》。”我說:“行,給你念三部。”他馬上說:“不行,你得給我念七部。”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身體馬上恢復了正常。

我大哥去世的第三天( 十月初四 日),孩子們參加完伯父的葬禮之後回到家裡,我才有空閒時間給大哥誦《地藏經》。誦經前問他:“大哥,我該怎樣給你誦?”他說:“七天之內誦完七部即可。”由於沒有經驗,我不知怎樣為亡者回向功德,就打電話請教嬸婆,這一問,真的就敲開了我大哥中陰身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大門。

我的嬸婆與叔公是學佛多年的居士,聽說大哥去世之後,自己要求救度,就想,他生前未曾學佛,如何知道誦《地藏經》能夠滅罪?感到不可思議,即興奮又有疑問。嬸婆與叔公商量,是否讓楊玉田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為好。這個想法,讓我與大哥溝通。沒想到,大哥非常興奮地答應了。與此同時,嬸婆積極地開動了腦筋,為大哥的往生做了進一步的安排。

嬸婆和叔公每天念佛,功德回向給大哥,並求阿彌陀佛接引,又拿出那個月僅剩下的200元錢為大哥印經書做功德。在大哥去世的第三天半,嬸婆與彭居士聯繫,諮詢中陰身自救的方法。彭居士熱心幫忙,親自給大哥寫了往生蓮位的牌位,並說:“太及時了,今天正是中陰身的第一天!”她又給我結緣了一本《臨終自救手冊》,仔細地講解救度中陰身的方法。我拿著手冊和牌位,坐公車回家時,大哥的影像在車上出現,只見他高興得手舞足蹈,前仰後合,樂得閉不攏嘴。回家後,我把大哥的牌位立在佛堂前,就看到他跪在那認真地拜佛。

從那天起,我經常看到他的影像跪著,雙手合十,嘴在動,偶爾會出現像被大風吹倒的樣子,立刻又恢復原樣。那個認真勁,實在讓人感動。我這個人平時膽子特小,不知為啥,這次膽子大了起來,每天按《臨終自救手冊》裡面的內容提示,喊著大哥的名字,認認真真地進行開示,好像什麼都顧不上,真的把這件事時時刻刻放在了心上。

大哥過世的第九天( 十月初十 日),嬸婆又來電話,讓我與大哥溝通,問他是否要皈依證?他說:“我就等著拿皈依證呢!”他回答得這樣明白,真的讓我們又有一個沒想到。於是,嬸婆又與梁居士聯繫,得到她的大力支持。她停下了晚課,把淨空老法師的三皈依證、光碟,及東天目山超度眾生的三時繫念法會光碟,及時送到了嬸婆家,做了具體的指導。我在回家的路上,大哥的影像又出現在了車上,他高興地說:“這回我大印在手了,可以去各地修行了。”當天晚上,大哥就向我要三皈依證。因天已黑,我答應明天給他做三皈依的法事。

第二天,也就是大哥去世的第十天( 十月十一日 ),我早早地把家務做完,七點鐘開始給大哥開示,然後播放淨空老法師的三皈依光碟,一小時後,把皈依證燒了。這時,看到大哥高興得很。接著播放了東天目山《三時繫念超拔法會》的實況光碟。在放光碟過程中,我喊“大哥跟我一起念佛!”我隨著光碟中的唱詞與誦詞給大哥重複著,到了懺悔罪孽時,我又叮囑大哥:“趕快懺悔自己的罪障,否則阿彌陀佛不來接你。”我不知道哪裡來的耐心,一遍又一遍地為大哥重複著光碟裡面的內容,告訴他怎么做才如法。

當播放第一時念佛聖號時,大哥告訴我:“第二時再念佛號時,阿彌陀佛就來接我了,我就走了。”當時,由於我的注意力太集中了,根本沒注意他走不走,只是不斷地為他開示。播放第二時三時繫念時,大哥哭了,又附到我的身上,臉朝東,往家鄉(新城鎮)方向叩拜,並說:“我最放不下的就是80多歲的老母親,放不下也得放,再不能錯過機會了。我前兩世就是修行人,而且修行很好,只因一件事耽誤了往生。這次往生的品位不高,到了西方極樂世界好好修行,增加品位!”說完,又臉朝西面的方向(佳西立交橋)三拜,他說:“十叔、十嬸,我感謝你們,為我往生做了那么多的努力,還給我拿200元錢印經書,做功德。感謝堂妹也給我念七部《地藏經》,我不會忘記你們!”又叮囑我:“一會兒,你趕快把我的靈牌燒了,否則我走不了。今後你要好好學佛,不能拖泥帶水。老媽媽有你在,我就放心了。”

我沒想到,大哥說完這一番話就真的走了,那是中午11點左右,兩個房間通亮,亮得剌眼睛。因為沒有經驗,索性閉上眼睛,接著拜佛。等三時繫念法會全部播放完時,我睜開眼睛一看,光沒有了,大哥也沒動靜了,我傻了眼,難道大哥真的走了嗎?我心裡一直在回憶大哥說的話,這是真的嗎?我非常地後悔,埋怨自己不該閉上眼睛,一直看著就好了。想到大哥哭得那樣傷心,心裡非常難受,我傻傻地坐了一個小時,突然想到,那個剌眼的光是不是佛光呢?我撥通了嬸婆家的電話,告訴嬸嬸:“大哥已經走了,當時滿屋陽光,特別剌眼睛。”嬸嬸說:“今天是陰天,哪裡來的陽光?”一句話說得我無比激動,這更證實了那耀眼的光就是佛光!難怪前兩天我就看到大哥身披像斗篷一樣的衣服,那正是三時繫念里僧寶贊中唱的“身披三事雲衣”呀!大哥真的去了極樂世界,感覺就像做夢一樣,太不可思議了。

二、臨終前異於平時的言談舉止

大哥往生後,我帶著疑問回新城老家,給婆婆過生日,與大嫂聊天,想得到一些證實。2006年6月份以前,大哥還沒有確診癌症之前,我的叔公回老家一趟,並帶了一個小型的念佛機送給大嫂,勸其念佛。沒想到,「有心栽花花不成,無心插柳柳成蔭。」大嫂沒當回事,大哥卻拿著念佛機如獲至寶,愛不釋手,隨機認認真真地唱起佛號。沒人時就大聲唱,就連走路幹活心裡都在唱,還對大嫂說:「我念佛怎么就念不夠呢?你不行,跟我學著點吧。」直到病重,他的佛號都沒有停過,心態很平和。

病危時有人問他:「你都看見誰了?」他說:「誰也沒看見,就看見自己了。」那是不是自性呢?不能拜佛了,就雙手合十,打著手勢拜,並手指西方說:「我要回西方。」當時家人都不明白他要乾什麼。他囑咐大嫂;「今後不要再養雞鴨鵝狗豬之類的活物,免得殺生。」說不出話時,還打著手勢,讓家人蒸上供的饅頭,家人誰都不明白其手勢的意思,左猜右想,還是大哥用顫抖的手,在紙上畫出饅頭的形狀,才算了事。大嫂去鄰居家借麵粉回來蒸饅頭,把饅頭蒸開了花。大哥並未看到饅頭好壞,卻一個勁地擺手表示不行,大嫂只好又去糧店買麵粉重新蒸。這回饅頭蒸得特別好,拿給大哥看,他滿意地笑了。

三、往生後回娑婆度親人

楊玉田大哥中陰身往生一年多了,只要一提起這事,全家人都興奮不已,就像發生在昨天,歷歷在目,激勵著我們好好學佛。

2007年8月20日(農曆七月初八日)上午8點左右,我正在誦《地藏經》,又得到了大哥的信息,等我誦完經拜完佛,大哥告訴我:「你替我去感謝叔叔嬸嬸,彭居士和梁居士兩位大菩薩,在他們的幫助下,我才得到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去他們家時,買上好的水果供佛,禮佛三拜,然後替我給兩位大菩薩叩三個頭。」大哥還說:「我走的時候,品位不高,但為了不錯過機會,我一定要走,到了西方極樂世界以後,有阿彌陀佛、觀音、勢至菩薩的輔導,念佛、念經,現在品位已增到了中上品了,還得努力,繼續增加品位!」說完又囑咐我好好學佛念佛,教給我方法,告訴我說:「你太忙了,早晨上香後,念十句阿彌陀佛,一句一拜即可。然後你不管幹啥活,嘴裡都要念佛,佛號不間斷,要認真地念。告訴你的孩子們,上班或上學前,念十句阿彌陀佛聖號,然後再走,有好處。」又說:「七月十五不要給我燒紙了,我不需要,西方極樂世界什麼都有。我的孩子們都不信佛,他們要燒就燒吧,讓他們祭奠一下也好,以後我會度他們的!」

前不久,我大嫂在夢中看見我大哥身上放金光,還跟他說了一句話:「孩子們對你好嗎?」然後就見他拜自己的老母親。我大大嫂醒後興奮地說:「原來楊玉田真的去了極樂世界,我可得好好念佛了。」這真是應了那句話:「一人得道,九祖升天。」他是在有計畫地度我們啊!

以上是我大哥往生前後的一些真實情況,我把它寫出來,供養大家。阿彌陀佛!

楊玉田弟妹:妙音居士 《佳西念佛團》妙音居士整理 2007年12月26日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