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大德居士

胡小林居士學佛問答文字版


時間:2012/9/9 作者:明徹

非常高興這次又有機會能來到香港向大家匯報,跟大家共同討論學佛的一些體會。其實我覺得不應該說是答疑,就是互相交流,我說的肯定不一定對,但是有自己的一個考慮和角度拿出來跟大家交流,不對的地方也希望大家能夠多給我提出批評指正。目的就一個,就是確實是把問題給它解決掉,破迷開悟。大家共同依照佛的教育,依照老和尚的教育,樹立正知正見。

又有很多問題,他今天吃飯前先給了我這些問題,我先把這些問題看看,給大家拿出來咱們一塊討論一下。

問:胡小林老師您好。末學請問您,中國的孔子及其《論語》是否真的那樣高尚?以及日本天皇也拜讀這本聖典,為什麼日本會侵略中國?

答:這是第一個問題。首先您對《論語》沒有信心,為什麼你對《論語》沒有信心?不是您的錯,是因為很多讀了《論語》的人,沒有按照《論語》說的去做,所以破壞了您的道心。這方顯出「學為人師,行為世范」的重要性。

現在我們在弘揚傳統文化的過程當中,確實有很多瓶頸,譬如說一個瓶頸就是,中國傳統文化如果真的那么好,真的那么管用,真的那么靈,為什麼就像剛才這位朋友提的(同學提的),為什麼日本還會侵略中國?為什麼西方列強還會砸開中國的大門侵略中國,火燒圓明園,八國聯軍、英法聯軍凌辱中國人民?那時候中國不是在中國傳統文化的指導下,是不是?那你要說祖宗保佑、佛菩薩保佑,那個時候怎么不保佑中國?這是我們在弘揚傳統文化過程當中大家一般提的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一般比較尖銳,就是說傳統文化能當飯吃嗎?能掙錢嗎?能解決真金白銀的問題嗎?傳統文化在家裡讀讀,讓孩子學學,退休老頭、老太太背背,這還湊合,真到商場上能用嗎?我們這三年來,二00八、二00九、二0一0,在弘揚傳統文化的過程當中,這兩個問題是大家最關心的。

中國傳統文化背上這個黑鍋,就是說因為中國傳統文化是落後的、是腐朽的、是沒落的、是愚昧的、是迷信的。這個問題不是因為中國傳統文化出了問題,而是因為學習傳統文化的當權者、掌握權利的人,沒有真正的按照傳統文化來做。譬如,老和尚在講經的時候經常說,慈禧太后她當權之後,那個時候日本正是明治天皇,慈禧太后怎么治理朝政?那時候,老和尚說,朝廷里每天早晨起來念《無量壽經》,也有法師在講《無量壽經》,慈禧太后聽到念《無量壽經》她也跟著念,她就覺得這個《無量壽經》老是批評我,「居上不明,在位不正,損害忠良」,她說這不是成天在罵我嗎?這個不行,我什麼都幹不了。你看慈禧太后想乾什麼?想搞「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她沒有天下為公的態度,她完全把她的皇位變成自己自私自利的平台。所以這種人的心量,這種人的出發點,這么好的大乘佛法,跟儒釋道這種教育,慈禧太后不能接受,所以慈禧太后就把法師們轟出了中國的朝廷。據淨空上人老和尚說,從東漢明帝,公元六十七年,中國皇帝第一次禮請佛法來到中國,一直到慈禧太后,是第一次把佛法從皇宮轟出去。不學了、不念了、不聽了,幹嘛?扶鸞,信鬼神。兩個人抬著一個沙盤,把沙子抹平了,然後找一個附體,慈禧太后所有的朝政,國家的政策,做決定的時候,她不是依照聖賢人的智慧,不是依照老祖宗教給我們的這些智慧來做決定,她是問他。譬如說兩廣總督,我現在有三個人,該派張三、李四還是王五?這個人是不識字的,拿個像筷子一樣的竹籤在沙盤上一寫胡小林,胡小林就去了,兩廣總督。鬼主意。

所以中國的這種晚清政府的腐朽和愚昧,導致了中國的上行下效,加之慈禧太后的自私自利。我們很多人都看過很多清朝的電影,像「清宮秘史」、像「林則徐禁菸」,確實是一盤散沙,東亞病夫。所有的王爺有王爺的利益,出賣軍事情報,跟西方列強定好協定,你打進中國來,你把海關給我,我現在把中國的邊防圖告訴你;你一打進中國來,你把中國的鹽業給我,我把中國的什麼軍事機密告訴你。中國是這么失敗的,不是老祖宗的教育出了問題。車子還是寶馬車,司機換了,他開不上高速路,他開在自私自利這條路上;經是好經,念經的人出問題。

所以一九一九年五四運動、新文化運動,我們在總結中國之所以落後、被動、挨打,我們歸罪於中國的半封建半殖民地、地主買辦階級,這是對的。但是他把中國傳統文化也變成買辦階級統治中國的文化,愚弄老百姓的文化,正是這種統治階級再加之這種統治階級所使用的文化,導致了中國的滅亡。所以我們把統治階級推翻的同時,也把這種文化扔掉了;髒水跟孩子一塊潑走了,孩子是好孩子,水是真髒。所以今天,確實我們回過頭來看,傳統文化是冤枉的。我們當時一九一九年五四運動提出了德先生、賽先生,提出了民主和科學,一九一九到二0一九,到今天已經九十年了,九十年,就是老和尚說的將近一百年,中國已經沒有傳統文化,沒有信心了,覺得傳統文化不靈,更多的應該是走向科學、走向民主、走向法制、走向競爭。

一百年後的今天,我們回過頭來審視這一百年的歷史,我們非常痛心,這么好的東西就在我們身邊,但是我們沒有用,這是一個天大的冤案。對老祖宗不恭敬,對老祖宗留下來的經典不恭敬,造下無量無邊的罪業。今天老和尚在講經的時候說,不恭敬,這么好的東西,他們是最不自私自利的人,就是為了利益子孫,就是為了我們好,他們一分錢的索取都沒有,一分名利的心都沒有,我們今天侮辱他們、謾罵他們,給他們栽贓。這種行為,咱們這些學佛的朋友知道,這種口業、這種意業、這種身業,咱們今天中國還不亡,真的是老祖宗有德!就咱們這幫不肖子孫,就這么對待這么好的老祖宗,早就該死了,還活到今天嗎?之所以能讓你活下來就是祖宗有德,就是老和尚老說祖宗有德,祖宗積的德太厚了。這么多年,幾千年來,就沒有侵略過別的國家。鄭和下西洋出國,我們到馬來西亞,帶的全是中國的絲綢技術、印刷技術、火藥技術,幹嘛?法布施、財布施,沒有什麼專利,也沒有什麼智慧財產權,這些東西隨著他的船隊布施給世界各國。你看人家鄭和的心量,咱們的老祖宗是這么跟人家周邊的國家待人處事接物。

那時候朝鮮、越南,他為什麼要給中國上貢?中國沒侵略過他們,中國沒有像美國那樣派過一兵一卒,為什麼群臣鹹服,都願意把中國變成他們的宗祖國,每年上貢。老和尚說過,他上貢給皇上,拿一萬塊錢人民幣,譬如說,皇上反饋回去的那不能用一萬來衡量,無價之寶!那我們古老的中國為什麼能讓緬甸、泰國、越南、朝鮮這種國家上貢,做為臣國?是靠什麼感召來的?老和尚最近老說,周朝八百個小國,他那個國家到今天來講,七十里,三十五平方公里,連一個縣城都不到,八百個國家都朝拜他,八百個國家都向他學習,八百個國家都把他做為天子、做為領導。為什麼?周朝有德行,周朝給這八百個國家樹立了好榜樣,這八百個國家通過周朝的典範、這個例子,就和老和尚做的湯池小鎮一樣,學到了,學到了好東西,拿回國家身體力行實踐,國家得到了利益,國家安定,老百姓富裕了。佩服周朝,他是以德服人。那時候我們的中國一樣,這些周邊國家來了,包括馬可波羅,為什麼能給咱中國的皇帝磕頭?真從心裡服,真有德行、真有智慧。所以那個時候,咱們不用武力,也不需要經濟手段,也不用現在什麼世界貨幣基金組織,也不用聯合國什麼維持和平部隊,沒有,中國的老祖宗沒這些東西。咱們用北京話,哥幾個沒有不服的。驕傲,中國人,不動一兵一卒,以德而感召天下。所以孔子說,「德不孤,必有鄰」,咱們有鄰。反觀今天的中國,還有昔日那種中國的感覺嗎?中國,大家都在我們的周邊,我們缺失的是什麼?缺失的是老祖宗的教育。

所以這位寫這個問題的說,《論語》真有那樣高尚嗎?首先不是您的問題,確實這是一百年的誤會。《論語》確實創造過中國的輝煌,而《論語》的中國之所以走向沒落,問題不出在《論語》這一邊。換句話說,問題不出在寶馬車這一邊,也不出在京通高速路上,問題出在駕駛員上。所以你要對《論語》有信心。中國這么大的國家、這么多人,幾千年按照《論語》來實踐,億萬人得到了幸福。而且我在這要跟您說,「一分誠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誠敬得十分利益」,如果你對古聖先賢沒有信心,你學佛、學儒、學道一定不會成就,這個可是關乎到你自己法身慧命的大事。我們要善於學習,通過這一百年放棄祖宗的教育,看到今天的中國,看到今天整個的世界出現的這種問題。人人是好人,事事是好事,這一百年的表演告訴我們,聖賢的教育不能須臾片刻離開,反而你應該對《論語》尊重,要把它變成寶貝。

我老在北京,香港朋友到北京去說看看長城,我說看什麼長城,多累!長城不就在北京嗎?想看就看。沒去過,為什麼?太容易了,想去打個車就去了。香港朋友來北京不行,那必須得看,下次什麼時候再來北京不一定,珍惜!他就去了。沒有這一百年的劫難,我們不珍惜傳統文化,久居鮑魚之肆不聞其臭,我們生在福中不知福,我們不珍惜它,我們不覺得它是寶貝,我們不覺得它是護身符。今天給您一百年,讓你們受受罪,讓你們看看沒有傳統文化的後果,打爹罵娘、滅門之案、三鹿奶粉,山西黑煤窯,百分之六十人喝的水不達標,大閘蟹裡邊有避孕藥。沒有傳統文化,知道了吧?該回頭了吧?知道沒有道德、沒有倫理、沒有因果的教育不行吧?好了,人人是好人,事事是好事,沒這一百年這大嘴巴扇你,您不回頭,您不知道好歹,您不知道天高地厚,什麼人你都敢罵,什麼書你都詆毀,了得嗎?這是你罵的嗎?所以我們在這裡要大聲疾呼,該老老實實、恭恭敬敬、謙謙虛虛的回歸到我們老祖宗的膝下,認認真真的拜他們為師,好好的學習,沒別的,自己得利益。

那為什麼還有日本會侵略中國?我爸爸也經常問我這問題,因為我現在老回去成天孝敬我爸爸。他說,「兒子你說這個」,跟您的問題一樣,這第二個問題,「為什麼日本還會侵略中國?」我父親就問我,他說:你說傳統文化這么好,聖賢人教育這么好,那日本為什麼還侵略中國?話得往頭裡說,如果中國人真正落實傳統文化,日本他來他都來不了。我爸說,你看你剛補了牙,牙磕成一半,現在這科學技術多好,這牙醫,那時候中國傳統文化有牙醫嗎?我說爸爸,我要學好中國傳統文化,我這牙根本就磕不了。對不對?福啊,說胡小林真有福,牙磕成這樣,有人這么說嗎?你沒福,所以你才摔一跟頭把牙磕碎了。《弟子規》上說「謹而信」,走路不像個走路樣子,心不在焉,不在走路當中,看不見石頭絆一跟頭,你要學好《弟子規》,真的,菩薩常在定中,您要常在定中您能摔跟頭嗎?像老和尚插香,今天我注意看了,那真是在定中,每個香怎么插進去,送到哪,擰一擰擺正;咱們插香,是右手,馬馬虎虎,心不在焉。

所以日本會侵略中國,為什麼?就是因為中國不學傳統文化。那鴉片為什麼不賣到日本?日本人學傳統文化。不是說西方列強不想把鴉片賣給日本,他進得去嗎?日本人沒有放棄這種,日本的明治天皇,大家看過「走向共和」,孫中山,演了一段明治天皇的生活,三頓飯變成一頓飯,省下錢來送學生到德國學武器。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我的骨子是中學,什麼?倫理、道德、因果,這個你西方再怎么說我都不能扔。西學為用,我全國上下省下錢,我當時記得好像是日本打那以後,明治天皇,教育經費占國民經濟總產值就沒有低過兩位數,就包括二次大戰,東京大轟炸之後這么困難,都在百分之十一到十二。今天,中國百分之五都不到,教育投入。有智慧,勒緊褲腰帶抓教育,趕上西方,因為它就這個東西船堅炮利它能打破日本,天皇三頓飯變一頓飯。我們看看同期的慈禧,北洋水師的四萬萬兩白銀蓋頤和園,慶祝六十大壽。這能賴《論語》嗎?這能賴人孔老夫子嗎?不肖子孫!對不對?孔子不能背這個黑鍋。同樣都是學生,明治天皇是學生,慈禧太后也是學生。今天老和尚講經,說都是學生,馬融教那鄭先生,叫鄭康成,鄭康成學到東西。為什麼?後邊三年,演戲,喜歡女孩那馬老師,那小姑娘在後邊彈琴,拉個帘子,只有姓鄭的鄭先生沒看一眼,學到東西。孔子的學生,一個是明治天皇,第二是慈禧太后。你看教育多重要,這種教育導致了兩國截然不同的命運,一個是脫亞入歐,變成世界強國;一個是半殖民地半封建、落後愚昧的中國。從這一點上我們就能體會到,教育之所以重要,教育之所以關鍵,教育之所以須臾不可離開,我們看到兩國的命運。

韓國,孔老夫子教育,現在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人家把端午節給申請下來,吃粽子這節變成韓國人的節日。為什麼?你中國不尊重。申遺,申請世界文化遺產。人家韓國下一步要申請孔子是我們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中國急了,怎么孔子是您的?聯合國說,聯合國重實質不重形式,雖然是你們國家的孔子,但是你們不按他說的去做,人家韓國人按著說的去做。何以見得?整個韓國,一年進口賓士車大家知道多少輛嗎?韓國可比中國有錢。全國八輛,全國!一年進口賓士車八輛。大陸、香港?整個賓士車的百分之多少,幾十吧,得往這來賣。韓國中央財政出現危機的時候,韓國人排隊把家裡的金銀首飾拿出來獻給國家。我們在這就問,韓國人誰教的?為什麼中國人做不到?這能埋怨人孔子嗎?這能埋怨《論語》嗎?行有不得,反求諸己。有人家學《論語》得利益的,日本、韓國,也有那個《論語》出生的國家遭倒霉的,咱們。同樣一片月亮,這個月亮是映在馬桶裡邊的水,還是映在長江黃河裡邊,那不賴月亮,賴這個水,月亮是平等的;《論語》是平等的,關鍵你是什麼樣的心,它就映在什麼樣的心裡。

問:為什麼國民黨殺那么多的共產黨?

答:就是沒有教育,對吧?

問:文化大革命又有那么多的愚民,毛澤東主席為什麼狠批孔子?如果像儒家那樣禮讓,不如把中國的國土讓給日本這個小島不就完了嗎?

答:毛主席為什麼狠批孔子?在這我們得謝謝毛主席。為什麼?得給老人家磕頭,否極泰來,是吧?走到低谷了,再走就往上走了。《了凡四訓》上有句話,「人之無過咎而橫被惡名者,子孫往往驟發」,對不對?就說這個父母無辜被惡名,不是你的罪,栽贓、陷害、坑害你,這些人就是因為這些栽你的贓,陷害你的人、誣陷你的人,你的子孫就發了,考上哈佛,當上教育部長。子孫都發,父母能不發嗎?那毛主席狠批孔子,孔子的子孫是我們,孔子是人,人無辜被惡名者,子孫往往驟發,我們是孔子的弟子,孔子無辜被惡名者,其弟子往往驟發,對嗎?所以感謝毛主席,不是老人家這么冤枉孔子,今天中國的傳統文化不會這么復興,驟發了。

為什麼西方老批評中國,什麼三0一法案,所有的盜版軟碟全在中國,什麼好萊塢大片一來就在中國,兩塊錢一張、八塊錢一張,老跟中國過不去,二十年了這點爭論,你看計算器,人家軟體公司都不到中國,為什麼?中國沒什麼軟體智慧財產權,有個軟體就拷貝,中國人特別聰明,再不好解的密碼一下就解了,大家知道為什麼嗎?我們的《論語》您交專利了嗎?我們的火藥您交專利了嗎?法布施得法,對不對?中國老祖宗這四大發明這法布施,你們西方白拿,我告訴你,以後中國永遠是個軟體免費的地方,您不信您看著,老祖宗積的德!這個東西可不是說你法律,你說我布希總統、我里根總統,我跟你中國過不去,中國政府跟著制定嚴格的軟體法、智慧財產權法、專利法,沒用,真的沒用,老祖宗布施的智慧太多了。我們《論語》二千五百年,什麼時候收過你們的專利費?什麼時候要過你們的著作權?一百多種文字都印了,跟你們要過錢嗎?這時候中國拿你們點什麼好萊塢大片,你跟我們要錢,你好意思張口嗎?沒用,放心吧,中國人永遠白享你們的軟體權,這個你一點脾氣都沒有,這就是因果!所以中國老祖宗心量大,隨便用,四書五經、十三經、《四庫全書》。你看人當時紀曉嵐總纂官,這《四庫全書》有智慧財產權嗎?沒有。

所以毛主席狠批孔子,我們認為這不是好事,這件事是好是壞?《了凡四訓》上說,雲谷禪師怎么說的,「當其不動念時,孰為夭,孰為壽」,你不動念頭,什麼叫做長壽、什麼叫做短命?念頭把本來是一法的世界變成二法,你這一動念,你寫出這個問題,你就抱著一種對立的心態,毛主席批判孔子不好,孔子是好的,毛主席批判是不好的,錯了!錯不在毛主席批判孔子上,錯在你的心裡頭有分別,你的心裡有執著,你把本來是一個月亮分成兩半。你看十五的月亮多圓,怎么到初七、初八的時候就變成一半的月亮?月亮還是一個,只不過是雲彩擋住而已,地球擋住而已,你看錯了,明白嗎?所以毛主席批判孔子我們得感謝毛主席,他老人家在表法,演一齣戲。毛主席批孔子,他給他批到了底,他批有多狠,今天我們就愛有多深。所以我們不能抱著這種。你動念頭了,你有分別了,你把毛主席、把文化大革命,把日本侵略中國、把共產黨,把文化大革命那么多愚民,文化大革命那么多,愚民是您,文化大革命那些人跟您演戲!真壞,在台上你看殺人,真討厭這個演員,您著相了!文化大革命這些人在你面前演了愚民,那是演員,告訴你今天你要當有智慧的人,不是他們愚到那種愚不可及,愚蠢到那種程度,你今天怎么會學這么好的東西?所以你要有種感恩的心,感謝文化大革命,在中國這個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這么多人演出了一場蹂躪傳統文化、蹂躪儒釋道的這場悲劇,我們正在這個悲劇當中覺悟過來。

說不如把國土讓給日本。給它未必是好事,明白嗎?沒有受不了的罪,有享不了的福。你命里沒有的,你把國土給人,你害日本人。他的命就是那個島國,海拔二十七米,兩極一融化它就淹了,它就這命,您非要改變它,改變完了你覺得你對日本人好嗎?我在這給大家舉個基督教的故事。說有個基督教徒,特別羨慕上帝的生活,覺得上帝每天干什麼,吃香的喝辣的,不就聽聽禱告,什麼主也不做,還受到人家頂禮膜拜,全世界都拿他當回事,憑什麼?一點付出都沒有,也不說話,往那一待,什麼都不乾,他就當上帝,這種上帝我也能幹。這人就跟上帝商量,他說您看(這是個笑話,但是這笑話的意思很深),他說上帝,咱倆換一天,您今天歇一天,兄弟我來,您看我給您當一天上帝。上帝說行,你覺得上帝好乾,你能幹,那你來吧!他就在那當上帝了。

第一個來懺悔的是個有錢的女人,老太太,特別有錢,來懺悔,一懺悔她就磕頭,一磕頭一大錢包掉地下。這人當上帝,不敢說話,上帝不能說話,佛菩薩沒自己的意思,能說話嗎?一說話你攀緣了。結果這老太太歲數大,眼也花,她錢包掉地下她沒看見,她懺悔完了十五分鐘以後,「阿門」就走了。第二個來懺悔的是個海員,這又哭,我明天就要出海了,我這一走得二、三個月才能回來,希望上帝能保佑我們全家平安,能保佑我的身體健康,能保佑我這次出海安全。跟著磕頭,沒看見錢包。這個朋友不是把上帝換下來了,看得清楚,這有錢包,怎么不撿啊你,就在你旁邊。沒看見,就走了。第三個一個叫花子來了,「上帝,我窮,爸爸媽媽病了,你給點錢吧,你要是能把我爸爸媽媽治好我就信你」,剛一抬頭,看一大錢包,怎么這么靈?這剛磕完頭就碰一大錢包。這傢伙,就拿錢包回去給爸爸媽媽看病去了。

結果這老太太回來找錢包來了,說我剛才在這磕頭懺悔(所以大家以後磕頭時候少帶錢包),懺悔怎么這錢包呢?牧師說這錢包,您走了以後就是那海員來了,肯定是他偷的,沒別人,第二個就是他,逮他,就把這海員抓起來。海員抓起來以後,當上帝這人實在是坐不住了,太冤了,不是他偷的。他就示現,他就告訴法院,不是他偷的,是那個叫花子偷的,你應該把人放了。是嗎?我告訴你,這個乞丐偷了這個錢他在什麼地方,你去問他。一問,招了,說是,是我撿起來的,不是我偷的,是我撿的。那你還給人家。這個海員,本來海員不要出船了,這一抓不是就上不了船了?上不了船一看,這個冤假錯案解決了,他又上船了,上船結果結局是什麼?船沉了,這海員淹死了。乞丐偷這錢要給爸爸媽媽看病,結果錢又拿走了,爸爸媽媽又死了。如果這上帝不說話,是不是這個海員就不死?因為他被抓起來了,抓起來他就不出海了;如果這個上帝不說話,是不是這個乞丐的爸爸媽媽就能治好?

所以第二天,這人一看,船也撞了,乞丐的爸爸媽媽也死了,他就到上帝那,「真難當啊這上帝,明明我說的是實話,做了一件好事,你說解決這個冤假錯案,不是人家海員偷的,我找出了乞丐拿的,按道理說應該這是個好事,怎么最後得的結果恰恰相反,海員被淹死了,乞丐的爸爸媽媽還得病給病死了,我怎么好的心沒得好報?」上帝說知道了吧?上帝不好當吧?上帝沒意思,那是您的意思,你認為好,你才能看多少天?你才能看到哪?你差遠了。上帝這時候說了一句話,一切要隨緣。你把中國讓給日本,那是您的意思,你不讓給日本,日本可能享國千年,您一讓給日本,日本可能不到一個月就亡了,那不一定的,那是您的意思。隨緣!隨緣是功德,隨緣世界太平,人該遭罪遭罪、該享福享福,各就其位,各享各的福、各消各的業,這叫隨緣。下邊這幾個問題都涉及到了,我們讓老公戒菸,不讓老公賭馬,不讓老公喝酒,那是您的意思,那不是老公的意思。老公沒認識到這問題,妳偏逼著他改,未必是好事,大家明白這道理吧?

這個問題就回答到這,我們還是回歸我們說那句話,「人人是好人,事事是好事」,孔子也罷、毛主席也罷,都是菩薩。印光老和尚說,「看一切人都是菩薩,唯我一人實是凡夫」,這個問題就充分印證了印光老和尚說的話。毛主席是菩薩,毛主席不是菩薩的話,印光老和尚就騙人了,毛主席是人,看一切人都是菩薩。日本不侵略中國,中國人覺悟嗎?不覺悟。所以我們要抱著一種要把所有的,就像老和尚說的,放下跟一切人事物的對立,來看待我們的生活,來看待我們周邊發生的事情。這個問題就回答到這,不知道回答得對不對,希望大家多提意見。

問:尊敬的胡老師,末學從事服務行業已經超過二十年了,公司的服務宗旨永遠都是以客為重,所以一直要求我們要笑迎貴客,而且還注重禮貌待客,但從來沒有要求一個「誠」字,這應該是商業上的緣故,永遠缺乏這個誠,而末學在日常工作中也真的嚴重丟失了這個關鍵的東西。而且在接待每個客人時,經常在心裡責備客人的素質(有冇quality是這意思吧?有沒有素質),但還是假笑待客。我覺得自己雖符合公司要求,但卻違背了人與人之間最珍貴的東西,不夠誠信待人。我應該怎樣做才不令自己起煩惱?更重要的是可以叫人重拾誠敬之心。

答:非常好的問題。這個問題也是我一直在克服的問題,所以我今天只能咱倆在這討論,因為我的誠敬心沒有,生不起來,傲慢,我是傲慢。

我今天聽老和尚前天講《無量壽經》,我們認為孝敬父母,就從事上講,可能給點錢、租個公寓、請個阿姨、找個司機,這就叫孝。老和尚說照顧父母,給父母錢都不夠,關鍵是在照顧父母的同時你有沒有誠敬心。因為我從七月,我昨天向大家匯報,我從七月底開始跟我爸爸媽媽近距離的接觸,我開始照顧父親,幫他按摩,帶他去看病,陪他一起吃飯,給他鋪床讓他睡覺,給他吃藥。跟大家說句實話,對老父親有可憐的心,覺得不容易,腰被文化大革命的造反派給打折了,現在又掛一個尿袋。八十六歲,屬牛的,一九二五年生。就是可憐,覺得老人家吃個點心也看不見,系個扣子也系不上,夾菜也夾不了,就老掉眼淚。我們冷靜的看這個眼淚,這叫情執,因為覺得人可憐,惻隱之心都有,又加上是爸爸,父子之情,但是這是愛,不是慈悲。您剛才提這個問題,其實誠敬跟慈悲是相輔相成,你沒有誠敬心,說明你不慈悲。

你說我不慈悲嗎?我不能承認。我愛員工,我們每年拿出將近一千萬來,又放生、又刻經,又給那些修不起爐子的人打折、免費,我一年掙一千萬我就花一千萬,這學佛四年了。你說不慈悲嗎?真的不慈悲,那是我覺得學了佛應該這樣做,明白嗎?沒有從證得這個層面,信解行證,沒有從證得這個層面對慈悲有個認識;換句話說,你沒有真正嘗到什麼是慈悲的味道。你是成天賣糖的,這個糖紙你從來就沒打開過嘗嘗,你說我這糖特甜,奶油味的,還有檸檬,酸,顏色是黃的,那您是說說而已,您沒有打開糖紙看,您也沒有嘗。佛說的這個慈悲,佛說的這個誠敬,你從來就沒有接觸到,一絲都沒有透出來。所以《無量壽經》上說,「遠離虛妄,依真諦門,植眾德本」,我們今天的生活,如果你沒有誠敬,你就是生活在虛妄當中。大家一定要提高這個警覺,這是我三個月來的體會。生氣,虛妄;說瞎話,虛妄;跟員工發脾氣,虛妄;男女之心,虛妄;傲慢心,虛妄。你看我這五大問題,成天就在這五個問題里來回來去的攪,從甲虛妄到乙虛妄,從乙虛妄又到丙虛妄,甲乙丙丁,就從來沒接觸真實。所以您剛才說對客戶拿不出誠意,您先把客戶放放,如果父母還健在的話,你像我一樣,您先對父母生起誠敬心,這是根!「夫孝,德之本也」。

鍾老師經常教導我們,「孝,德之本也」,誠敬是大德,對不對?是德行吧?誠敬這個德,它從哪長出來的?它得從根本長出來,孝就是本,你把這個本丟掉了,你老想拿到誠敬這個果子,那怎么可能?所以萬變不離其宗,您像我一樣,踏踏實實的回家。為什麼佛讓我們,淨業三福第一福,讓我們從孝養父母開始?最容易。你想,你從生下來,一直到你成年,十八歲參加工作,離開家庭,父母對你的照顧,這種感情基礎很厚的,而且沒有利益,所以從孝門找誠敬應該是最容易。如果你從客戶門、從利益門來找誠敬,我跟你講,你肯定找到地獄上去。這個世界,佛在《無量壽經》上說,「思想恩好,不離情慾」,說透了。你看,思、想,咱們今天思想是一回事,人那是兩回事,妄想分別執著,思想是這個意思。思想、恩好,我對誰好?我對誰有恩情?不離,大家記住,不是情就是欲,就是師父說的「二狼神」,一個色狼、一個財狼,思想恩好不離情慾。

您今天能寫出這個問題,你肯定是思想恩好不離情慾。客戶這么煩,素質這么低,你都能笑得出來,為什麼?利益;見女朋友這么髒的嘴你都能親,為什麼?欲。你爸爸的痰你都吃不下去。我就這樣,我爸吐痰,那眼睛看不見,我拿手給他從衣服上摳出來我都覺得髒;人家王希海老師拿個皮管子把爸爸痰吸出來,到自己嘴裡再吐出來。不乾,您真不知道。我昨天給大家說,說我一嫌我父親髒,我就到我父親的馬桶那舀一杯水我就喝下去,我就不信你小子改不了這臭毛病,有什麼髒的?一切法不生,一切法不滅,哪有什麼髒和香!你信佛嗎?信佛你就到馬桶那舀一杯水喝喝試試。你小子厲害,您勇猛。「不如堅勇求正覺」,堅定勇猛。這不是蠻幹,因為什麼?嫌爸爸髒。給爸爸按摩,爸爸褲子上有屎,覺得臭。然後腳也是,他沒法洗,他特別自愛那么一個人,不讓小阿姨給他洗腳。你想那腳不洗,北京這冬天再穿個大球鞋,再穿個毛襪,他又怕冷,你說我給他做足底按摩的時候,那個襪子一脫下來一股暖臭味;腳嘛,你得給它抱著,就得這么低,就正好在鼻子上。我一下把我爸爸那腳我就放下,我說爸等會兒,我拿起杯子我就到衛生間我爸爸拉屎那個地方,我就舀一杯子水喝下去,再回來不嫌臭了。

沒辦法,你不這么弄你放不下,都能進嘴了,你說咱還能嫌您臭嗎?而且那大便池子沒刷乾淨,還掛著吶。就這么,特別奇妙,做了這么一次以後,它是一個連鎖的反映,對阿姨也不愛發脾氣了,對司機也沒,你說咱們茅房的水都喝了,這點司機遲個到還往心裡去嗎?餐廳服務員筷子沒擺好,炒菜有根頭髮,你還會挑三揀四嗎?上飛機的時候讓人撞了一下,怎么著了?馬桶的水都能喝,這點事還忍不了嗎?當然我在這不是建議大家這么乾,我是因為實在,我覺得學了四年佛,跟著老和尚,老說看破放下,我爸爸放屁我嫌臭,我爸爸褲子有屎我噁心,我爸爸吐痰我就扭過頭去不願意看。老年人,他眼睛又不好,又找不著痰盂,吐得身上哪都是。我特別恨我自己,親爹,我是這種境界。你說我爸爸,師父講,你爸爸純粹是菩薩,幫你補上孝親這一課。

我從十歲開始文化大革命,一直到五十二歲學佛,我十歲文化大革命爸爸媽媽抓牛棚,十八歲我去插隊,插完隊又考上大學,考上大學又出了國,這四十多年,沒跟爸爸媽媽在一起生活過,他一直跟著我妹妹、妹夫,沒有感情基礎。他老人家也跟你客氣,「行了兒子,你忙你的,你不用回來了,你該乾什麼乾什麼去」;「沒事,阿姨弄,怎么能讓你擦!」拒絕,他不舒服。我當時就不隨緣,「爸,我就得給你洗腳,不行,我水都端來了。」「兒子,你這樣我特難受,我血壓都高了,我心臟跳得特厲害,我求求你別讓我洗了。」就和你把中國給日本似的,未必是福!您這腳沒洗完,老頭子就得打一一九了。隨緣!

有一天,我昨天給大家匯報,老人家老坐那看電視,這左肩膀面對窗戶,那個風一進來肩膀受風了,「兒子,你幫我弄弄。」機會來了,隨緣妙用。行了,爸爸,你不是讓我來幫你弄嗎?這咱們強項。買了本按摩的書,從那以後就開始展開了為爸爸按摩服務的這個工作,從肩膀到脖子、從脖子到脊椎、從脊椎到腰椎、從腰椎到屁股、從屁股到腳這一路下來,一百天了,每天十點半離開公司,雷打不動,任什麼事都不能幹擾。為什麼?福田,我得種田!佛說了三田,恩田、悲田、福田。我們同事說:胡總,您本來學了《弟子規》,會也不開了,契約您也不審了,報銷您也不批了,您現在又加了一個每天中午都回去,找您人都找不到。我說您放心,我那邊種你們這邊收,信嗎?佛不騙人!為什麼?喝完馬桶的水這境界就是高。真的,確實是。老和尚說你不到那一步,那事你不明白。我老覺得您說的我都懂,怎么叫老和尚境界高,沒覺得您高哪?等您真的喝完馬桶的水,您再聽老和尚講《無量壽經》,完全是兩回事!老和尚人真是清淨。

我那天向老和尚匯報,我說這段我能講嗎?他說能講。他陰沉了半天,有五分鐘他不說話,我講完這個事,我就說我怎么克服嫌爸爸髒,他不說話。最後他說,沒有一尊佛菩薩不是這么乾出來的,對治。因為我繞那個馬桶繞了一刻鐘,我拿著杯子,真喝呀?算了吧,這萬一要病了怎么辦?老和尚說慈悲人就解毒,他不生病。這畢竟是馬桶。一切法不生,一切法不滅,哪有什麼香和臭?當其不動念時,孰為香,孰為臭,你不成天跟人白話嗎,怎么到你這不靈了,下不去這杯子呢?一下子就弄了三分之二杯。弄太多了,倒回去一點吧?不行,倒回去象話嗎?退了那就,就和咱們在應酬的時候喝白酒,表示我對你仗義。哥們,不經過嘴直接到嗓子眼,這第一杯就這么倒進去的,不敢經過嘴,覺得太噁心。這不行,不徹底,等又給爸爸弄的時候又嫌髒,這時候我又去,我一看,今天這馬桶沒刷乾淨,這還喝嗎?一切法不生,一切法不滅,本來沒有髒和淨。這次喝下去就沒有直接咽,在嘴裡還漱個口,就和刷牙似的。再回去看爸爸,那種愛他,那種心疼他,就好像堅冰被打破了一樣。我也不知道是什麼道理,就是你真的放下了,你對你爸爸的誠敬心就出來了;你不放下,這個東西障礙著它。

當然我不是說建議這位朋友回去這么試,但是善巧方便,先從爸爸媽媽那找誠敬,您先得嘗到這個糖的甜味,然後您再跟人家客人白話,你再從客人身上找到誠敬心。你看《弟子規》不是先上來就是「凡是人,皆須愛」,這太勉強了,這是菩薩,怎么你生下來凡是人皆須愛?你看,「首孝弟,入則孝,出則弟,謹而信」,然後「泛愛眾」,第五門課是泛愛眾,對不對?他不是讓你,你放著爸爸媽媽的誠敬心你找不出來,你見你爸爸媽媽還煩,你覺得我就是給你們錢,我給你們買了車子,我行了,還怎么著?我就問您一句話,你對待你爸爸媽媽跟你對待老和尚是一個態度不是?你從心裡頭,你的爸爸媽媽跟咱們淨空上人、師父上人有分別嗎?如果有,那這就是試金石。你給老和尚能磕頭,你給老和尚能供養,你從心裡佩服老和尚,你看到他你覺得他慈悲,你能掉眼淚,你見到你爸,「行了,爸,我回去了,就這么著吧,明天來看你。」「行了,別囉嗦了,囉嗦什麼!他也挺不容易的,你這就行了。」你敢跟老和尚這么說?「行了,師父,您別講《無量壽經》了,我們都聽好多遍了。」你敢嗎?你不是不敢嗎?不敢,問題出在哪?是出在老和尚和你爸爸這邊,還是出在你有分別心上?你有分別心,你找不到這種誠敬,擋住障礙它出不來。你爸爸媽媽是菩薩,明白嗎?修學是有次第的,先得孝敬父母,然後才能孝敬客戶,然後才能帶著誠意。你從來沒嘗到誠敬什麼滋味,你拿什麼去誠敬客戶?明白嗎?

我覺得我這三個月一百多天跟爸爸在一起,我對父親的誠敬心還沒有完全生起來,更多的是從原來冷漠,現在有了一部分的同情和可憐,容易掉眼淚了,看他不容易,覺得爸爸真難,我構想如果我這么大歲數,我要看不見,我要扶著拐棍走路,我要掛個尿袋出去散步多沒面子、多髒,我現在還在這個層面上。老和尚說你爸爸是菩薩,幫你補上孝親尊師這一課,他老人家今天種種示現是因為你還差這個,你成就了,你真正在爸爸身上找出誠敬,把這課補上,你爸爸病就好了。如果壽命還有,在這個地方享福,如果壽命沒有了,去西方,為什麼?成就你了。有福的人去西方,沒福的人去不了。所以您要問我這個問題怎么解答,首先要抓住孝。我五十二歲才碰到傳統文化,又到了今年才真正找到孝這個根本。

今天早上我起床我還在想,中國您知道為什麼有這么多老年痴呆、焦慮症、抑鬱症、恐懼症?現在老年人這個問題愈來愈嚴重。因為我得過焦慮症,當時統計是百分之四十七的中老年人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我怎么有這種啟發?是那天我媽媽突然跟我說:兒子,你回來三個月了,我突然驚奇的發現,你爸爸這三個月從來沒有發過脾氣。我爸爸是老年狂躁症,因為他做完手術,手術的創傷對他心理上的障礙很大。我怎么回的家?就是心理內科,大夫說要進行心理干預,你們子女要經常回去看老爺子。他會覺得很沒面子,他的生活從此改變,再也不能通過正常渠道排尿了,他必須得通過塑膠袋,你們不掛塑膠袋的人不知道他心理上那種沒面子、不乾淨、給別人添麻煩、不方便。換位,我是這么著我才回去找我爸爸。我說那怎么辦?妹妹上班又遠,我是當老闆的,時間能自主,我每天回去給我爸心理干預去了。干預干預才發現,誰謝誰?好好給爸磕頭吧,這一課上得,差太多了,沒找到孝的根本。

通過這三個月跟爸爸在一起,共同面對他的麻煩,共同給他擦身子,共同幫他吃藥,我們共同研討疾病,我們共同找大夫,這幾個共同,老爺子再也不發脾氣了。發什麼脾氣?他說我每天十點半我就看錶,我兒子該回來了。這人如果有念想,為什麼得老年痴呆?坐在電視機前,生活再也沒有未來,兒女都不來看,一點心靈的慰藉都沒有。你構想一下這個局面,一天一天的,從睜眼到晚上睡覺就坐在電視機前面,又走不動又看不見,他不得狂躁症誰得狂躁症?所以現在老年人這種心理疾病,但是我說這個不一定準確,是我給我爸爸服務這三個月之後,孝敬他老人家以後我的體會。我媽說,你看你爸從來不發脾氣了。原來我爸爸動不動跟我媽咬牙,我媽說我最討厭就是你爸爸咬牙,一咬牙特難看,跟我一樣地包天,下邊嘴唇高,上邊繃著個嘴,吃包子不露餡;老太太老說他,地包天,吃包子不露餡,討厭他。然後小阿姨就更甭說了,安徽阿姨說話他聽不懂,聽不懂就哼人家。我媽說,你看你爸三個月,從來不發脾氣。

奧氮平,奧氮平你們回去查查,你上網查查,奧氮平這個藥,氮氣的氮、平和的平,這個藥就專門治老年狂躁症。大夫當時怎么說的,出院,他說現在,你父親每天要吃一片,不夠就上半片,半片半片的增。六月份做的手術,到七月底我開完六和敬的會,我回到北京就漲到一片半了,不行,愈來愈重。大夫說重了沒別的辦法,就再多掰半片。現在我爸爸每天吃半片,再也不那么胡來了。跟我回去說,小保姆全是特務。我說什麼,爸?你外甥,張夢池,早晨起來念佛經。我說什麼?在哪呢?人在香港上大學,人在你這念什麼佛經?胡塗了!你知道吧,現在清楚極了。我就講我什麼也沒幹,藥反而還減,老人家愈來愈清楚。生活得有盼頭,說我每天最大的盼頭就是盼著你回來,只要我一想到你要回來,我再大的煩惱,我再煩我都無所謂。為什麼年輕人不得這些病?年輕人有未來,年輕人有吸引的地方、有發泄的地方,老年人沒了,除了死亡等待著他,就再也沒有了,他們是沒有未來的。他們又沒有學習傳統文化,又不知道西方極樂世界的理論和實踐,可憐之極。

孔老師,您學了淨土法門,你這輩子是有著落了,你要想想你身邊還有多少人不知道這個東西、不了解這個東西。我告訴你,我跟您在這說,如果你了解西方,你不隨緣度眾的話,您一定去不了西方,明白這道理嗎?所以我跟我父親身上,我現在找到了同情、找到了可憐、找到了難過,我說句實話,孔老師,我還沒在我爸爸身上找到誠敬,因為我從骨子裡我還有這種,你不學這個東西,你還成天看電視,你還成天吃肉,你老身體不好,還不趕快覺悟,我時時會冒出這種想法。這是什麼?這是批評、這是對立、這是指責、這是埋怨。李炳老先生說,「至誠感通」。我想孔老師第二個問題肯定說,我對他不錯,我對他很有誠敬,我付出了很多努力,怎么他沒效果?感通不了是吧?您知道為什麼?因為您不至誠,您要至誠,沒有感通不了的。那我什麼東西把這個至誠給擋住了?換句話說,什麼東西阻礙我把至誠發揮出來?自私自利,就這么簡單。自私自利就是我們說的身見、我見。怎么破?走到爸爸媽媽身邊,切實從孝門進去,最容易、最方便。它是一層樓,孝敬客戶可能是八層樓。五倫八德,這一層層往上走,不要著急,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不要著急說現在我對客戶沒有誠敬心,那是大學的課程,你不能躐等。你國小還沒學,你乘法的分配率還不會,你現在想搞函式,您別弄這個。你先把乘法的交換率、分配率您先學會了,你先把什麼是數弄明白,然後咱們再說二年級的課、三年級的課。

所以我能看到,通過您這個問題,因為我是過來人,你肯定對爸爸媽媽沒有誠敬心。我可不是說沒有愛心、沒有同情心、沒有可憐的心,不是,有。那有什麼區別?我可憐爸爸、心疼爸爸,我覺得爸爸不容易。那是為自己,明白嗎?因為他是我爸爸,因為我跟他有感情,因為我覺得他不容易,因為我覺得他可憐,眼淚是這個。波旬魔王在跟釋迦牟尼佛說的時候,到末法時期,我讓我的魔子魔孫穿上袈裟來破壞你的正法,釋迦牟尼佛就掉眼淚了。我們在這問,釋迦牟尼佛掉的眼淚,跟胡小林看他爸爸掉的眼淚是一個眼淚嗎?不是。事都一樣,都是掉眼淚,人家那掉眼淚是表法的,提醒你們注意,這個時候可不容易了,末法時期,我不掉眼淚你們不重視。老和尚不發燒你們不著急好好學,老和尚壽命長,別著急,就和北京有長城似的,不用看,反正我在北京,你就真耽誤去看長城的時間。老和尚一病一住院,弟子們急了,得學了,再不學老和尚要不在了,老和尚要往生西方誰救我們?努力了。所以我猜想,釋迦牟尼佛這個眼淚絕對不是情執,說他覺得這么好的東西沒了,我可憐眾生,你看他叫悲憫,他不是為自己。眼淚都是水,都從眼睛流出來,一個是功德,一個是煩惱。

所以我建議孔老師還是趕快趁著父母在、公公婆婆在,回去敲開這個。我媽跟我說,你爸爸這三個月就沒發過脾氣。你知道我爸跟我怎么說?因為我媽媽文化大革命受了刺激,挨整,語無倫次,老太太就是穿衣服也不是很講究,思路比較亂,她那個房間、她那個客廳到處堆的都是報紙、筆記本、電話本,特別亂,而且前邊的事後邊就忘了,見了人轉頭就忘,就《了凡四訓》上說的,業障深重的一種表現,在我母親身上就有反映。我爸跟我說,我覺得你媽媽最近清楚了,他說你不覺得嗎?不那么囉嗦了,也不那么丟三落四了。我說是,媽不像以前那么稀里胡塗的。人是不錯,胡塗。我就跟我媽媽聊天,我媽說:「兒子,你原來七月底開始回來,我覺得我壓力特大,每天給你想著中午弄飯,你的脾氣又不好,萬一你要不高興了再跟你爸吵架。」因為我爸脾氣不好,我也脾氣不好。「所以我本來每天中午還可以出去按個摩,約朋友吃個飯,你一回家來,我就和那調停委員會似的,我得看著你爺倆,別再吵架了。」因為小保姆做不了我爸爸的工作。她說:「我發現三個月,你不回來我還想你了。而且你一回來,我就能外邊踏踏實實跟朋友吃飯了,我把爸爸交給你我特放心,我覺得你對你爸爸是真好。而且你爸爸他還老轟我,走吧走吧,一會我兒子來了,我們爺倆好好聊聊。」為什麼?因為我給我爸一按摩我媽就數落我爸,「這個老不死的這老東西,兒子五十五歲,他給你按摩你就真按?你好意思嗎?他早晨六點半就送孩子上學,中午來給你按摩,你得自覺一點你。」老太太心疼我,她不讓我爸按摩。我爸爸又想讓我按摩,因為他覺得舒服,所以他,「你媽回來了,趕快吧」,他就不按摩,他就從床上爬起來了。他說我媽媽今天要在家,他就不按摩,「兒子不用不用,讀讀淨空法師的信,那是精神按摩,也挺好。」所以我們現在摸出規律是什麼?我媽只要在家我們就不按摩,不按摩我們就讀師父給歐巴馬的信、給李顯龍總理的信,念湯池小鎮的經驗。老頭說,聽完這個東西這么舒服這身上。我說爸,知道了吧?這心靈雞湯,這可管用。

我媽媽那邊變化就是覺得,因為我媽媽是山東人,特別慣兒子,從小特別喜歡我。四十年沒跟她生活在一起,所以她對我也是特別淡,因為生活沒有層面。每次回家就是「媽,回來了」,「行,給你們撂箱蘋果,我走了」,「你不是要兩盒茶葉嗎?給你買來了」,就這個,最多待半小時,不深入。這一回家不一樣了,這是菩薩道。怎么說是菩薩道?你不跟爸爸媽媽生活在一起,他們的困難你不掌握,他們的心理動態你不掌握,等你回去的時候都已經過去了這事。就有一天我回去,中午跟我爸吃完飯,我媽媽一點半回來了。因為我母親得過神經病,文化大革命神經分裂過,就是受刺激,回來以後就恍恍惚惚的。我四年級,我媽媽就要自殺,一天自殺要十三次。我用我的手拴一個就咱們織毛衣的毛線,拴在我媽媽胳膊上,她完全瘋了,她只要晚上一醒就把我扽醒。一扽醒我就抱著媽媽腿,我說您不能死,我是這么長大的。四年級,十歲,文化大革命開始。為什麼我媽媽這么慘?今天看來都是好事,大家不要掉眼淚,子孫往往驟發,胡小林能學佛,跟媽媽受這不白之冤有絕大的關係。

就有一天我回家,我媽媽就有點恍恍惚惚的,西紅柿吃著吃著把西紅柿的蒂(那根)也吃進去了。我說媽您怎么?我一看就知道老太太出事了。因為文化大革命我們娘倆相依為命,我爸爸在寶雞,我和我媽在北京,所以我懂事特別早,又陪著媽媽度過那個十年動亂的年代。她說你知道今天中午我碰著誰了嗎?我說您碰著誰了?她說我碰著李訥了。李訥是誰?李訥是毛主席的女兒。我一聽這個我心裡咯噔一下,李訥在我們家那就是一個,就跟波旬魔王似的。為什麼?因為文化大革命,李訥是北京大學歷史系的學生,毛主席老人家確實是用心良苦,他覺得李訥生活在中南海,過的是一種非常優越的生活,不知道老百姓這個飯怎么吃的,一定要深入民眾,一定要了解社會。李訥她是一個,你想毛主席的女兒,一九六四年,那了得嗎?公主!他就跟彭真同志商量,他說我這女兒驕嬌二氣,我想讓她受受鍛鍊,受受鍛鍊完了以後,希望到社會當中去、到民眾當中去。毛主席是偉大的,他希望他的女兒真正能了解,他這齣發點是好的。但是她這一個女孩她要下去,你沒人陪著哪行?對不對?四清,四清得有工作組。他就跟彭真同志商量,彭真同志說,這責任太大了,毛主席女兒到北京來搞四清,參加社會主義教育,這玩意要三長兩短怎么辦?彭真同志當時的衛隊長姓孫,叫孫伯伯,帶著槍,打仗出身的。然後他就跟主席說:主席,我們選來選去,最可靠,又是女同志,又有民眾工作經驗,就是萬里同志的妹妹。你想萬里同志老幹部,他的妹妹錯得了嗎?而且十四歲參加革命入共產黨,而且在京棉三廠工作了二十年,當工會主席,天天跟民眾打交道。現在就在朝陽區高碑店公社搞四清,就讓她給李訥當四清工作組組長,帶著李訥去搞四清。這就是緣分。那你想老太太就沒睡過囫圇覺,主席的姑娘睡在身邊,那了得嗎那時候!主席姑娘吃飯她得先嘗,每天晚上腰裡別著盒子。那時候鬥爭很複雜,那時候我們共產黨的理念就是階級鬥爭,地富反壞右。為什麼要搞社會主義教育?就是有那種沒有教育好的地富反壞右。那你想,就等於把主席的女兒推到狼窩裡去了。

然後主席有幾條指示,第一個就是四清期間不許回中南海。主席偉大吧?不能有優越感。所以你們說主席不好,我不能完全同意。第二個,絕對不能暴露她是我的女兒,這樣不利於她受教育。第三個,不能讓她入黨,不能因為她是我的女兒就讓她入黨,不能走這個後門。你想我媽媽當時黨小組組長,那就嚴格的落實主席這幾條指示,同工同勞動。李訥病了,多嬌氣,那就是一碗小米粥,那時候皇上的姑娘也就那意思了。現在可了不得,現在一科長就不得了。那真做到一致。而且李訥同志想入黨,我媽不同意,主席說了不讓她入黨。又不能說是主席不同意的,因為這黨員入黨有它的組織原則,不能說主席不讓她入就不讓入,她合格就得入。這話又不能說,有難言之隱,老太太多實在。後來我老說我媽:媽妳真傻,為什麼妳當不上部長級幹部?妳不會拍馬屁。這毛主席女兒都到妳身邊,妳好好的摩挲她、照顧她,您這玩意妳了得嗎這個?全國婦聯主席是您的。不會,實在,就是該怎么著怎么著,五點半起床下地就得挑大糞,就得澆地。共產黨為什麼能把江山打下來?真聽話,毛主席說什麼是什麼。

這文化大革命來了,這還了得!迫害毛主席女兒,我母親這個罪名。江青在工人體育場,幾萬人大會點我母親的名字,萬里的妹妹迫害我的女兒!你想,咱們大陸來的這些過來人,那個年代你被江青點了名,有你什麼好果子?我媽媽就抓到北京大學去了。我媽冤,我迫害毛主席女兒,我怎么可能!太冤了,我這吃不下睡不著,我對李訥這么好。怎么?晴天霹靂。我兒子現在問我,什麼叫土飛機?就那么撅著。我四歲就跟著我媽後面敲鑼,「我是反革命分子萬雲的黑狗仔」,老太太就神經失常了。打那以後,什麼陶斯亮同志寫的《終於發出的信》,什麼劉少奇同志女兒劉平平寫的《我的父親》,不敢看,一看就受刺激,這么著,所以這個病一直就。現在好了。所以我們老太太有時候迷迷糊糊的,就是文化大革命受這刺激,這個怨結一直解不開。

我說妳幹嘛妳碰到她了,媽?我四年級我知道,我媽媽在北京大學怎么要上吊、怎么摸電門、怎么拿刀子切自己,要死,不活了,造反派給她剃光頭,身上倒屎倒尿,那受盡了人間的苦。受刺激了,她見著李訥。我說您跟她說話了嗎?我說了,我過去了,「妳是李訥吧?咱們走在街上都不認識。」妳是誰?她說萬雲同志。妳還好?因為慈善基金,她就希望找些社會名人來在社會上攬錢,也是好事。老太太就過不來了。我說妳說話了?她說我說話了。我說妳說什麼?挺好的吧?她的先生也挺好的吧?我一看今天吃完午飯回不去了,我這午覺也睡不了了,因為什麼?老太太有點恍恍惚惚的了。

我們孝敬父母,昨天我跟老和尚說我的體會,我們老說「普皆回向」,普賢菩薩,回向實際、回向菩提、回向眾生,什麼叫回向?就是你的目標幹嘛、你圖什麼,叫回向。其實孝養父母就是三個回向。你說,我媽是眾生吧?現在老太太遇到這個心結,過不來了,恍恍惚惚。我想這時候是度我媽最好的時候,我說李訥同志真是菩薩,要不然我老跟您講《了凡四訓》您聽不進去,對不對?妳老看那個電視劇、連續劇,我著急,妳老弄什麼亂七八糟一集一集往下演,跟那嗑著瓜子,老太太還悠哉悠哉,今天這一大嘴巴一扇,老實了,回家了,跟那低著頭。我說媽,妳覺得兒子怎么樣?「你是我最大的安慰,有你我就覺得生命就有意義,要不然我早就跟你爸離婚了,就是為了你」,就給我數落這一段。我說印光老和尚,就是我給妳抄那七十字箴言那個,「行人所不能行,忍人所不能忍」那個,印光老和尚妳知道吧?她說我知道。推薦了一本書,《了凡四訓》。說什麼了?人無辜被惡名者,子孫往往驟發,我說妳覺得妳兒子發得怎么樣?「那你現在所有的光都沾了,出了國,上了大學,兩兒子,又掙錢,身體又好,得了癌症又好過來,沒死,大難不死,現在又跟淨空老和尚學了佛,你這福太大了!而且我們現在全家人都特佩服你,你做得又好,是我們的榜樣,是我們的模範。」兒子算發嗎?「那你這發了,紅得快紫了都,發了。」我說您知道誰的功勞嗎?誰呀?我說江青。「怎么是江青?這王八蛋,她怎么跟咱家有關係?」我說妳這,人無辜被惡名者,誰給您的惡名?是無辜不是?太冤了,她說。是惡名嗎?那是惡名,反革命分子,迫害毛主席女兒。我舅舅都解放了,一九七三年,我媽媽都沒解放。一九六九年,二十年大慶,我是黑五類,狗崽子,都不讓我上天安門遊行,飽受人間的蒼涼。所以這老太太就是,我們這有很多糾結在一起,就是因為江青和這李訥。

我說媽媽,妳是無辜被惡名者,所以子孫往往驟發,我今天這個好,妳難道說不是她給咱家帶來的嗎?我說學佛是頭等的大福氣,是世出世間上上頂法,妳兒子接觸到了,而且上上頂人,上人,淨空老和尚耳提面命,我不去他還老想我,多大的福報,我說媽。所以咱們一定得轉變對曾經迫害過妳的人,給妳栽贓陷害、整過妳的人,要感恩她。她說你們佛是這么說的?我說對,我說老和尚跟我說,小林你要做到三個,叫三個什麼?第一個,天底下沒有我不能原諒,三個不能,天底下沒有我不能原諒的人,老和尚跟我說的第一句話;天底下沒有我不愛的人;第三個,天底下沒有我不學習的人。老和尚對我的諄諄教誨。我說媽,淨空法師是這個心量,妳看,沒有我不愛的,沒有我不能原諒的,沒有我不該學習的。說這老和尚太偉大了。然後非常平淡的跟我說。

過了幾天緩解了,這話是開心斧,人怕見面樹怕剝皮,這一說完了這老太太就心開意解,就順了,鬧半天我這女兒、女婿掙錢,咱們家現在這個好,你爸爸得病能好轉,你學佛給大家帶來這么大的利益,你這么孝敬你爸爸媽媽,你的事業那么好,能掙著錢,鬧了半天全是這些人幫的忙?我說對呀媽,您從北京站到西單,您知道吧?就兩種人,都是您的恩人,一個是給您計程車錢的,讓妳打計程車去,再一個您背了一千斤的包袱,給您卸包袱的,您說哪個人對您不好?我說共產黨毛主席是給您計程車費的,讓您坐車從北京站到西單,江青就是把那一千斤的包袱幫您卸下來的。我說媽,都是好人,人人是好人,事事是好事,妳一定要存感恩的心,要知道恩在哪裡,這是恩田,正是這個恩田才長出今天妳兒子這個,所以妳不能恩將仇報。

我要不回家,我要不深層次的跟爸爸媽媽接觸,我怎么能有這種機會給他們布道?原來蜻蜓點水,我兩禮拜以後再回去媽媽可能就過來了,度化眾生的時機就錯過了。《了凡四訓》上說,「失言失人,當反吾智」,失人,該說的時候你不說,人丟掉了;失言,你不該說的你說了,你失言。當反吾智,你要反省你自己的智慧。所以那天我挺累的,給我爸做完按摩,吃完飯,我想回到公司去睡會兒覺,我一看老太太,好,吃上西紅柿根了。我說這個不行了,這不能失人,現在該說了,老太太過不來。這時候你說什麼她想聽,她不願意讓你離開她,「你陪著我就好,媽媽最喜歡的就是你,文化大革命這么難,咱娘倆一塊兒過來的,今天你不能走。」不能走我說什麼?媽,江青真是壞東西,媽妳別往心裡去,她不是早死了嗎?咱們現在比上不足比下有餘,說這管用嗎?「不欣世語,樂在正論」,這是世間的語言,對不對?《無量壽經》上說。樂在正論是什麼?因果呀,老太太,您之所以跟她這輩子結下,那么多老幹部,怎么就派妳去給她女兒當工作組組長?上輩子欠人家的,還了就完了。那我要沒欠她?人無辜被惡名者,子孫往往驟發,也好,妳沒欠她,妳是無辜的,無辜咱們兒子發了。怎么都好,欠的咱們還了,沒欠的咱無辜,無辜兒子發了。

打那以後我媽說,這我來之前,說你這幹嘛去?我說我星期一去看老和尚,很長時間沒去了。她說兒子,我跟你說句真心話,媽媽心裡非常佩服淨空法師。我一聽,她很平淡,我說為什麼?「我想拜他為師。」我當時嚇一跳,我說您拜他為師,您這老共產黨員您拜他為師,合適嗎?「但是我知道我不夠格,因為我現在還在吃肉。」她特可愛,因為我現在還在吃肉,「但是我知道他肚子裡有東西。」我說您這信心從哪來的?「就從你身上,你這么一個調皮的孩子,那么任性,誰管得了你啊從小?你看老和尚就把你給收了,先廢了你的武功。現在什麼都甭說了,全家人有什麼大事都說,得跟我哥商量。」我說別,媽,這是人家我妹妹和妹夫的家,我這是客人,回家來照顧爸爸媽媽,妹夫、妹妹的事還是人家做主,咱們是客人。因為她跟妹妹、妹夫住在一起,吃糙米還是吃大米、炒土豆絲還是燒茄子,人家妹妹安排,咱們得隨緣。「不,我們家最近開了一個會,說重大問題得徵求哥哥的意見,哥哥定了就定了。」我說為什麼?她說因為你做到這了,有威信了。原來呢?趁妳哥沒回來,咱們趕快把這事辦了。

就是說,孝養父母的過程當中,絕對不是光給錢,給個好態度,一會兒就回家了,我反正也算盡了孝,我從來不跟爸爸媽媽發脾氣,不是的。「惠以真實之利」,他最著急什麼?他最在意什麼?他最什麼過不來?這個時候菩薩要上去,要真的能幫他排憂解難,真的變成他生活當中不可能離開的一個人,這個時候我們才具備行孝的前提。

昨天給大家匯報的時候,我沒想起這一段,今天我估計網路也可能又直播了,因為不願意談文化大革命這點事,但是這個事是我媽媽的一個心結,要命的。打那以後,老太太一下子解開了,因果,無辜被惡名者,子孫往往驟發,我為我兒子受的罪,是吧?我說對,兒子。孫子還照樣發嗎?這可發了,一發不可收拾妳知道不?就您這一個罪過。那行了,我死也值了。你看,她愛孩子。你說這聖賢人教育多好,又是事實,又不忽悠老太太,然後又真實情況,又解開她的心結,而且她對佛菩薩那種敬重,那就不得了。因為魚在水中自知冷暖,江青跟李訥這個糾結是多少年,我知道,我們娘倆共同過來的。這次就是化解了,「佛所行處,國邑丘聚,靡不蒙化」,媽媽就化了。

所以,你在行孝道的過程當中,你在落實菩薩道的過程當中,每次我走,我媽媽爸爸還說謝謝兒子,真好,真舒服。誰謝誰?你看,回向眾生了吧,爸爸媽媽是最近的眾生;回向菩提了吧,我能把爸爸媽媽講明白,能把佛法給他講清楚,這是不是覺悟?這個菩提我得到了沒有?得到了;回向實際了沒有?我孝敬爸爸媽媽,把佛理講給他,是不是稱性的?實際就是自性,回向法界,圓滿了。所以千萬不要看不起孝敬父母,普賢菩薩從第一願王,「禮敬諸佛」,一直到十大,第十願王,「普皆回向」,講的就是一個孝。然後你把爸爸媽媽這個血緣關係的孝,你給孝圓滿了,你再拿這個孝,凡是人皆須孝,天同覆地同載,這就對了。

所以我就是講講我找到誠敬心,還沒找到,但是我覺得我現在可以了,因為咱們起碼能看到門了,在門前徘徊,要進去。為什麼?媽媽為你受了這么大罪,一天十三次自殺,你今天胡小林小子能學佛,你哪來的福?原來我認為這是我的福氣,我碰到老和尚了,不是!父母積德,兒孫享福,這是父母親代你,代眾生苦供養,對不對?你今天深得佛法之益,佛法給你帶來,你焦慮症也好了,也掙到錢了,你也不用開會了,你也不用審契約,你也不用出去應酬喝酒了。誰給你帶來的?你傻小子哪來這么大,有福的人不用忙,你的福哪來的?祖上有德,兒孫享福,那都是爸爸媽媽在抗日戰爭年代、在文化大革命這種白色恐怖年代受盡了凌辱磨難。還沒誠敬?不是爸爸媽媽受這個罪,你何德何能碰到淨空老和尚?早就該死了。當我們把這個東西聯繫起來的時候,對爸爸媽媽那種感恩、那種佩服,我太不應該了,我回來得太晚了,還嫌人爸爸髒,還嫌人媽媽囉嗦,還嫌家裡亂,還嫌保姆沒規矩,你幹嘛去了你?所以我們孝敬父母要趕快開始,就本著普賢菩薩的十大願王,從禮敬開始。

稱讚如來,他們有如來的這種表現嗎?有。有稱性的嗎?有。我昨天給大家匯報,我爸爸這塑膠袋,一個月換一次到醫院,尿袋,他怕漏。然後下午兩點鐘去換,吃完中午飯按摩完了,我說爸,今天下午要看大夫,咱們這褲子可髒。因為他眼睛不好,吃飯老掉飯渣、掉菜湯,褲子特別髒。我說得把褲子換下來,再醒睡完午覺,穿上乾淨褲子。他說行,他說好。一脫下來褲子我嚇一跳,衛生褲全是洞,那個補丁就數不過來那么多。因為我從來沒給我爸脫過褲子,按摩完了吃完午飯,他睡覺,他一般穿著外套睡,蓋上個被子。我這一給他換褲子,我自己嚇一跳,我說爸你怎么這么破的衛生褲,褲腰帶都是各種不同顏色的縫在一起,那個膝蓋就和漁網似的。他穿這個衛生褲得穿四、五次,那小阿姨跟我說,不是這個腳趾頭伸到這個洞裡頭,拔出來又套進那個洞裡頭。我說爸你這是幹嘛?你沒事吧,我說爸?你怎么穿這么破的東西?這已經不能穿了,妹妹給你買了。小阿姨說有,姨父不穿。我說爸你怎么穿?而且一個禮拜以前剛跟我說,「兒子,我這五十萬,原來我想三個孫子分一分,我現在聽你的,多印《地藏經》、多印《無量壽經》,多培養幾個像你這樣的好兒子,回去孝敬爸爸媽媽。」我說爸,我就是學經出來的,你覺得怎么樣這種人?你這錢到底給你孫子,你還是說多印點經,多教育幾個兒子像我這樣回去孝敬父母?他說兒子,那不說了,這錢咱絕對不能給孫子了,就聽你的,我找你媽要那存摺去!因為他眼睛瞎,到銀行辦手續都得我媽去辦。我說爸,咱們,您五十萬都捐了,這不象話,你怎么穿這么破的褲子?我爸說沒什麼,這有什麼,這個衣服洗得多它舒服、它貼身,它不麻麻扎扎的。我也不好說別的,老爺子快睡覺了,我就給蓋上了。

過幾天,我就跟我們家那阿姨說,我說小姨,姨父這條褲子你可給我洗乾淨了,你給我收好了,這是胡小林的傳家寶,這是重中之重,我不要求老爺子那繼承別的,這褲子你給我洗乾淨了,不能用洗衣機洗,輕輕的洗乾淨,咱們收回去,我拿回家,家裡一要浪費我就拿這褲子出來,看看,八十六歲的爺爺,革命一輩子,我們還吃這冰淇淋嗎?我們還玩這遊戲嗎?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都瞎了這老人家,一步路都走不動了,還有多少天能陪著我們,還穿這種褲子,而且不是沒新的。你說我這回家孝敬父母,誰謝誰?我不看到爸爸這一幕,你說我這個,咱們還覺得什麼淨業三福,回去孝養父母,我要積功德,我要給世間人做好榜樣,誰是好榜樣?最差的就是你,看一切人都是菩薩,唯你一人實是凡夫。我爸不讓那小阿姨拿走,說不,你別聽胡小林的,大老闆的習氣又來了,怎么這褲子不能穿?「姨父,他要,這是傳家寶,要放在盒子裡教育下一代。」我本來這次來我沒想講課,要講課我就帶來了這條褲子,我給大家看看。我說這太偉大了,這個褲子,一個八十六歲的人,一九二五年生的,他能穿這條褲子。人家沒說學佛,人家也沒辦論壇,人家也沒在佛菩薩面前燒香磕頭、念《無量壽經》,人家怎么做的?慚愧吧!「常生慚愧心及懺悔心,縱有修持,總覺我功夫很淺」。何況我還沒修持,還嫌爸爸髒,我跟人家一比,差太多了。

所以我們在孝養父母的過程當中,一定不能有貢高我慢,「你們老年人,你們什麼都不懂,你們已經落後了,你們是弱者,我過來照顧您」,您別,您收起這個來,誰照顧誰!所以我就講我這個,就是我們現在很多朋友、很多同修、很多大德父母還在,公公婆婆還在,寶中寶,趕快走到身邊。既能夠給他們布道,把你學的東西用在他們的生活當中,你只要深入進去,他自然而然就會給你說他在生活和工作當中遇到的麻煩和困難,這是你用佛法來給人排憂解難、破迷開悟、離苦得樂、斷惡修善的好機會。我媽媽也說錯話,也說那煩惱的話,那你怎么面對?你是對立,你還是給她講道理?道理講不明白,道理沒問題,那是你本事不行。

太多了,今天時間有限,沒法給大家一一的解釋。我的意思就是說,我們誠敬心應該從哪發起?要從孝養父母開始,最容易、最簡便,而且是根,抓住這個根,你對一切人的恭敬你就能找到。我真的有這種感覺。茂森今天在我旁邊聽經,他老動這脖子,嘎啦嘎啦響,因為我老給我爸按摩,老爺子脖子也不舒服,他坐著看電視,你想他又不動。我能不能把鍾老師看成我爸爸?是呀。原來我沒有這個,他現在,今天披毛巾,我還幫他扽一扽,把毛巾給他搭好肩膀上,就和照顧爸爸一樣。我自己覺得我就真有變化,而且這種變化說不出來,就那種感覺,關心茂森,心疼他,我應該給他捏捏,下午七點鐘要講經,又來不及,就覺得特別遺憾,想幫他弄弄,這個從來沒有過。

所以孝是一服非常非常好的營養劑,孝敬父母就是普賢菩薩的第一大願王到第十大願王,千萬千萬不要放棄。您說這多圓滿,又是恩田您種了東西有收穫,又是菩提道你在這兒可以布道,鍛鍊你自己的修學水平,又是淨業三福第一福,相應你可以去西方,然後爸爸媽媽又是屎又是尿,你還得鍛鍊平等心。就不說了。所以我們要從這兒抓起。而且你回家看爸爸媽媽天經地義,而且你還給世人做好榜樣,你看學佛的人。我爸爸再也不說學佛不好了。出去散步,人家說:老胡,著什麼急?再待會兒,這太陽。「我兒子回來了,我得回去看我兒子去,明天再說。」我媽媽說,這三個月是咱們家最幸福的時刻,這個時刻在文化大革命以前咱們家有過,文化大革命十歲以後,你爸爸媽媽一抓進牛棚,家一沒有,就再沒有找到過這種感覺。妹妹睡五樓,爸爸媽媽睡一樓,平常上班,晚上回來,你想老頭老太太退休在家,多淒涼。所以老年痴呆、老年抑鬱,老年的心理症狀主要是孤獨。因為我爸爸眼睛看不見,我每次回去的時候,我陪我爸爸,只要門口一響,我爸爸眼睛眼巴巴的看著門口,「誰回來了?」就這一句話,我這眼淚就下來了,盼著人回來。送牛奶的,送報紙的。噢。當你的父親是這樣一種狀態的時候,你還有什麼傲慢心?多不容易呀人家,眼巴巴就希望,而且他就特別為孩子考慮,忙就別回來了,但是每一次去的時候就看錶,兒子該回來了。所以人間最美的,人間最溫馨的、最沒有利益的、最沒有貪瞋痴慢、最沒有自私自利、最沒有名聞利養、最沒有五欲六塵的,孝。你不是找不到嗎?說現在五濁惡世,找不到這,我告訴你,父母身邊就有,寶藏第一財。所以千萬千萬,一定得把這個課給補上。這個問題就回答了。

問:聽了您講為了孝道放下對臭的執著,敢喝馬桶的水,我內心很佩服。我請問老師,如何克服我內心的傲慢、惰性,和對世間名聞利養的貪戀?您對父母的孝心、感恩心從何而來?怎樣把心量擴大,做到不見世間過的方法?

答:從包容爸爸媽媽開始,爸爸媽媽都不能恕,饒恕、寬恕,別人都甭談。

問:您好,我先生最近喜歡聽您的碟片,一年來也有一點點的改變,性情沒有過去那么暴躁,感覺好了一點。他知道您今天晚上講課,特地過來聽,是他人生的第一次,我也很高興。先生的壞習氣很多,譬如抽菸、上網打遊戲、看馬經等等,一抽菸對自己和家人健康都不好,曾經叫他戒,他說有人戒菸,不久就很快死了,他不肯戒,請胡老師開示如何讓他把煙戒掉,又不會死。打遊戲機浪費時間和精神,打到半夜二、三點都不睡,如果把時間用到聽經上就太好了,請您把聽經的好處告訴他。看馬經,過去有錢就大賭,現在沒錢就小賭,不管賭馬還是賭球,賭這顆心一直都在,請胡老師開示,讓他去掉壞毛病,走進學佛的大門。謝謝,感恩。

答:OK,非常好的問題。這是老生常談了,我是七月底在香港向大家匯報的時候曾經談過,這些不順心的人、不順心的事情在我們眼前出現的時候,我們抱著一種什麼態度來看待?首先,我建議妳回去把妳的先生扶上上座,先踏踏實實三跪九叩首。你看《修華嚴奧旨》,賢首國師說,「唯心識觀,一切魔境自然遠離」。妳能感召先生在妳面前有這種表現,病不在外,病是妳,阿賴耶識里沒這個種子,妳看不到這種景象。唯心識觀,什麼意思?心現識變的。一切魔境自然遠離,妳先生這是魔吧?抽菸、賭馬、打遊戲機。誰的病?妳先生是大夫,來給您看病來了,妳不僅不感恩,妳還罵這大夫。咱們學佛的人得懂這道理,心現識變。先生到這來考妳的,給妳出個考卷,妳能不能把我克服,妳能不能讓我改變?至誠則感通,對不對?先生感不到妳的真心,不能被妳所感化,「皆己之德未修,感未至也」。《了凡四訓》上說,外面不能變化、不能轉變,都是自己的德性沒修到那分上,感化沒到家;換句話說,至誠則感通,妳不夠至誠。為什麼?您看看您這篇文章,通篇都是對立、不滿、鄙視,對吧?就這能跟人溝通嗎?人家是大夫,妳還缺這門課,妳現在不夠誠,妳有自私自利,擋住妳的菩提道,妳深深的陷在我執跟自私自利當中,先生在妳面前演出了這一齣戲。

第一,要生慚愧心,我還缺功課,麻煩人家老師,這次又來到我的世界裡頭讓我覺悟、給我補課,慚愧吧。我要沒這些問題,先生人家早就聽淨空法師的經了,人家早就該去西方去西方了,人家還跟妳這折騰什麼?那都是因為妳有病,人家來了。第一慚愧心。第二個什麼?感恩心。妳先生是病人,人家給妳表演一個病人,糖尿病、高血壓,真討厭,你得這種病,我治不好你的病,有這種大夫嗎?你治不好病人的病,你就應該慚愧,你不僅不慚愧,你還罵這個病人,你看你得這個糖尿病,你怎么得上高血壓?人家來看的就是高血壓,你問誰?明白這個道理吧?妳先生表演成一個病人來到妳面前希望妳給他治。自度就能度他,度他就是自度,妳把先生的病治好了,誰得利益?您得利益,您的菩提道深了,您的修學水平有提高,妳辯才無礙,妳真誠心出來,妳把對方感通了,妳不得給先生磕頭嗎?這么難啃的一個梨核子讓妳給碰到了,對不對?《了凡四訓》上說,克己從哪克?從難克處克將去。難能可貴,先生難,真不好度,不好讓他改變,所以他可貴,逆增上緣。你能把這種病都治好了,以後糖尿病你還發愁嗎?以後高血壓到你這來,你還治不了嗎?以後別人有問題,你幫不了別人嗎?你是大夫,你治不好病人,你反而還罵這個病人,還說病人為什麼得這個病,問誰呀?您得問問您自己。所以當這種情況出現的時候,我們第一個要有慚愧心。

心現識變,都是您的阿賴耶識在緣聚成的時候變現出這種景象,這些景象出來就是教育妳、告訴妳今天妳心裡有病,妳還缺這幾門課,妳還不夠至誠,妳還沒有感通的能力,妳沒有把妳身邊的人度化,妳沒有慈悲心,妳沒有這種智慧,都是您先生告訴您。他就是一面鏡子,他抽菸也罷、打賭也罷、弄遊戲機也罷,照的是誰的病?是您的病。妳臉上有個疙瘩,鏡子上給妳反映出一個疙瘩,妳不把妳的疙瘩治好,妳老摳那鏡子上的疙瘩乾什麼?妳臉上的疙瘩治好了,鏡子上的疙瘩就沒了。妳得感謝這鏡子告訴妳臉上有疙瘩,然後回去抹點什麼東西給它治好,您要這么看待先生的出現。這種感恩,妳這一篇當中,沒有一句話感恩先生。我希望妳,回去以後還用這么張紙,還用這么多字,把妳先生值得感恩的地方再寫一寫,寄給我。當妳把妳先生,夫妻這么一載這么長時間,他對您的關愛、他對您的幫助,你們倆相濡以沫、風雨同舟的歲歲月月和點點滴滴寫出來的時候,妳這個答案就有了。感情不好,不可能走進一家,妳今天只看到人家的不好,看不到人家過去對妳的恩情,妳一點感恩的心都沒有。什麼意思?感恩都沒有,福薄到沒法再薄了。

什麼人福最薄?不知道感恩的人;什麼人福最厚?知道感恩的人。那妳為什麼沒有這種福,存著感恩心來看先生?福到哪求?福自己求,妳看先生這個問題,妳不知道感恩先生,是妳自己福薄的表現。福到哪去了?被什麼擋住?你本來有圓滿的智慧跟福報,什麼東西障礙住了?自私自利。自己的習慣、自己的觀點、自己的方法把妳的福擋住了,自狹其量,自拒其福。把什麼量給狹住了?心量,先生都不能包容,看不到別人的優點,妳怎么跟別人相處?而且先生是依報,妳是正報,依報隨著正報轉,依報不好,問題不在依報上,妳正報出問題。他是一面鏡子,得感謝人家,妳出問題了。他是大夫,來給妳看病,妳沒有病人家不來;同時妳是大夫他是病人,妳要看不好人家病,妳得生慚愧心。互為醫患,教學相長,他是病人,妳是大夫;他是大夫,妳是病人,是一不是二,知道這道理吧?鏡子裡妳是病人,他就是大夫;鏡子外他是大夫,妳就是病人。這個華嚴境界就說是一,病人跟大夫,當其不動念時,孰為病人,孰為大夫?所以先生的問題就是妳的問題,是一不是二。所以這封信妳應該寫給妳自己,我怎么那么福薄,我就趕上抽菸的先生?我怎么就那么福薄,他就天天打遊戲機?我怎么就那么福薄,他就天天賭馬?福到哪去了?自私自利。

今天時間到了,就暫時回答到這,肯定有回答不對的地方,希望各位大德、各位老師能夠憐憫末學,給末學多多的指正。謝謝大家,非常高興,謝謝大家。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