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益西彭措堪布:三乘戒律的對治重點


時間:2012/11/1 作者:明華居士

眾生因俱生我執,因而產生了很多的煩惱,導致流轉輪迴,不得解脫。佛傳了八萬四千法門,目的就是為了遣除眾生貪嗔痴三毒的煩惱,然小乘、大乘和密乘遣除煩惱的方法各有側重。小乘經論主要調伏貪心的煩惱,大乘經論主要調伏嗔恚的煩惱,而密乘的經續論典主要調伏無明愚痴的煩惱。

第一節小乘著重對治貪心

大小乘《俱舍論》都指出,欲界中的煩惱,最突出地表現在異性間的貪著,也就是說,欲界眾生視異性間的歡愛為最大的快樂。旁生、人類、阿修羅、欲天等輪迴眾生,也是因為貪心煩惱而出生,這就是《楞嚴經》所說的“純情即墮”。

眾生因有貪愛煩惱,男女間不由自主地相互吸引,絕大部分的行為都是圍繞著貪愛而發生的,而這些行為大部份是惡業,這也就是為什麼佛陀把對治貪心立為別解脫戒的最主要內容。

初學者欲守持淨戒,必須先注意男女之間不能經常接觸,否則很容易生起貪心,若不能有效的對治這種煩惱,最後將會破很多根本戒,造下極為嚴重的罪業,這是煩惱自性的作用,希望大家能夠認識清楚。

以上並非針對具體的某人而說的,而是從貪心煩惱過患的角度來談。但不管是誰,只要還有這類的煩惱,就應該深刻反省,勵力懺悔以往所造下這類的罪業。

麥彭仁波切在《中觀莊嚴論釋》中提出,釋迦牟尼佛所宣說的經典有直接、間接、附帶三種含義。例如《般若波羅密多心經》中直接宣說空性,間接講“現證五道十地”及“佛地”等的修法次第,《妙法蓮華經》、《文殊根本續》中附帶有對許多人的授記。所以在講女人的過患時,不能以為男人有功德,因為對於女人來說,男人也有同樣的過患,應知道這是針對各自相續中的粗重貪心煩惱而言。

佛在《正法念處經》中說:“一個具足清淨戒律的男人,若以染污心去看女人,其過失就像地獄中的銅汁燒毀了眼睛一樣。”若在今生不能清淨此過失,死後會墮入地獄,受銅汁燒毀眼睛和身體的無量痛苦。同樣的,一個持淨戒的女人,若以染污心去看男人,其過失也與此相同。

布頓仁波切將《正法念處經》的意義作成頌詞:“具戒男人染心視女人,過等地獄銅汁銷雙眼。”

《正法念處經》又說:女身是禍殃,損毀現來世,若欲利己者,當遠離女身。其大意是,相對於有染污心的男人來說,女人是他的禍殃,今生、來世的安樂都將因之而損毀,因此真想利益自己的人,就應當遠離女人,方為明智之舉。同樣的,對女人而言,男人也是禍水,應該遠離。

跟女人接觸是否有過失,主要應以發心去衡量。若心有貪執,連自己的母親、姐妹的手都不能摸觸,如果心無貪執,即使是受了出家戒的僧人也有許多可開許的地方。西方國家,男女都不避嫌,因從小養成習慣,日常生活中有許多擁抱等的舉動,因他們心無貪執,故不構成惡業。

因此不論修學小乘或大乘、密乘,在受持戒律時,千萬不能產生增上染污心,否則會造下極為嚴重的業障,故真正發心持戒的人,對外境及人應詳加觀察,以免為自己製造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又經云:猶如愚人執財物,阻其追求後世心,以染污心求欲樂,損毀自己與他人。

猶如對世間財富非常執著的人,因忙於現世財富的積累,想不到去為後世作點準備一樣,以染污心去貪求欲樂的人,不但毀壞了自己的今生後世,連他人今生後世的安樂也同樣被葬送。

佛在小乘經部《律本事》中,曾講過一個有關五無間罪的公案:

佛在世的時候,有位學佛非常虔誠的女居士,非常希望自己的兒子相信因果、皈依三寶、最後出家為僧,但她的兒子卻深深的貪戀塵世。有一天兒子又想出去和情人約會,被她關起來,兒子央求母親放他出去,母親說:“我絕不讓你出去造惡業,你若一定要出去,除非殺掉我。”其子在貪心催逼之下,竟真的舉刀殺死了自己的母親,事後兒子驚恐的跑到女友家,戰戰兢兢地告訴她殺母親的實情。此女大驚,暗思此人既能殺母,他日也會殺我,於是假笑敷衍說:“你先呆在這裡,我上樓去一下。”女人上樓後,便大呼捉賊,鄰里聽到,齊來捉拿,此人只得逃走。

此人後來漸生悔意,一日他到東方一座城市,遇到一位外道本師。向其求教,外道說:“若想清淨業障,那就應先跳進水裡,再跳進火里去。”水裡、火里進出,令他膽怯,未敢照辦。

後來他又到印度的另一座大城市,偶爾聽到一位內道比丘傳法,當他聽到:“如果真發後悔心懺悔,並皈依三寶,依止具德上師,精進修持,業障完全可以清淨,不須感受痛苦的果報”時,心生歡喜,乃發心出家。出家受戒後,他非常精進聞思修。後來有位比丘問他為何這么精進時,他回答:“昔日曾為邪淫,而親手弒母。”不久他弒母的事,傳到佛陀的耳里,佛說:“此人今生故意殺母,犯了五無間罪,其別解脫戒之戒體已不可能得到,故不能留住僧團。”他因而被驅出了僧團。

他經過長期的聞思修,已深信因果,並對自己所犯的罪業非常後悔,知道自己所造的罪業太大,實在無法和僧眾同住,便去沒有佛法的邊地弘揚佛法,攝受許多弟子。施主為他建了經堂,他的不少弟子已證得了阿羅漢果。他圓寂後,因生前所造的嚴重罪業,死後即墮入地獄,被獄卒持錘重擊昏死過去,當他醒來時,發現自己已轉生在三十三天。他用天人的神通觀察,知道自己之所以能轉生三十三天,乃得益於釋迦牟尼佛所傳教法,所以立即生出很大的報恩心。之後,他去印度拜見了釋迦牟尼佛。見佛後,在佛前聽聞了殊勝的教法,立即得到小乘的見道果(預流果)。

後來佛陀應眾比丘之請,講述了此人的前世因緣,佛並開示因果的不可思議。依此殊勝因緣,很多人對輪迴生起了厭離心,對解脫生起了希求心,最終得到聖果。

由此可知,染污煩惱心的力量極大,竟能令子弒母,因此凡夫眾生,若想得到解脫之聖果,就要依照上師的教言去做,依教奉行,遣除貪心煩惱,最終趣入無上菩提。

第二節大乘、密乘也應對治貪心

佛在大乘的《月燈經》中說:女人是無窮盡,具大恐怖之繩,是故諸佛不讚許,染心執取女人者。

意即相對於有煩惱貪心的男人,女人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有很強的吸引力,而在輪迴中不能出離,因此女人就像千變萬化又極其恐怖的繩索,將男人緊緊住在輪迴之中。因此諸佛對染污心,貪執女人之人都不加讚許。又說:“此道不能得菩提,是故不能近女人,猶如嗔恨之毒蛇,智者應當遠女身。”

意即以染污心貪執女人,便永遠不可能獲證菩提,因此對女人不能親近,女人就像一條嗔恨心極強的毒蛇,一不小心便會被咬而丟命,因此有理性智慧的人應該遠遠地避開。

佛在大乘《三摩地王經》中說:“染心凡夫眾,因執腐女身,轉生為腐身,墮落於惡趣。”

意為:如果男人對本為污穢不堪的女身非常貪戀執著,便會作出許多不軌的行為,這對已受戒的人來說,是破根本戒,因其貪著污穢身的果報,來世也轉身為具污穢身的眾生,若加上作邪淫的罪業,則會墮入惡趣之中。

有人說:“學密宗可以享受凡情貪慾,貪執凡夫女人。”出此言者,實未曾真正依止過具相金剛上師,沒有好好聞思過密宗的經續和上師的教言。蓮花生大師說:“初入佛門,凡是增長邪分別念的緣都是違緣;尤其對男人來說,最大的魔障是女人;對女人來說,最大的魔障是男人。除此,對男女二者共同來說,飲食衣服是最大的魔障。”及:“不如理受持三昧耶的女人是修法人的魔障。”

這也在間接的指出,不如理受持三昧耶的男人,同樣是女性修法的魔障。要知道,我們所修學的無上大圓滿,有很多傳承灌頂都是蓮師傳下來的,若不遵循蓮師之金剛語,欲成就這些大圓滿又從何談起呢?

無垢光尊者曾云:“貪執凡夫女人會招致十方的誹謗。”同理,“女修行人貪執凡夫男人同樣也會招致十方的誹謗。”

無垢光尊者作了許多揭示女人對修道過患的金剛頌詞,下面引述八則:

其一:欲求解脫捷徑精進者,違緣魔障莫過狡詐女,違背聖者形象眾垢罵,遠離衰損根源之女人。

也就是說,欲尋求極快解脫、修行非常精進的人,最大的違緣和魔障,即來之於狡詐的凡夫女人,所謂“狡詐女”,是指那些巧言令色,口是心非,心懷不軌的女人。

如果貪圖這些凡夫女人,便會違背聖者的形象,又因行為不如法,不免會遭世人輕視和垢罵,故無垢光尊者指出,凡夫女人是修行人的世間和出世間法都遭到衰敗損耗的根源,告誡弟子應該遠離。間接而言,狡詐的男人亦是女修行人的最大魔障。

其二:誰何雖已進入聞思修,但若遇彼此法即減滅,見未見之果報無限量,遠離衰損根源之女人。

大意是,雖然修行者已開始了聞思修,但如果對女人產生貪執,這樣聞思修的功德都會消減乃至滅盡,並出現許多過患,今生能見到的如遭意外違緣、疾病、短壽;所不見的,如護法遠離,魔王加持等,後世更會墮入惡趣,而這一切衰損的根源都在於貪執了女人。

其三:誰何雖已利益於他人,但若遇彼名聲遂消匿,事業空耗利益將減滅,遠離衰損根源之女人。

大意是,雖然修行者已發菩提心,並開始利益六道眾生,但還未證得聖位,此時,他偶然碰上一個狡詐凡夫女而生起貪心,依此違緣,他的名聲便會逐漸消退,且其已有的事業也會損毀,自己的一切利益也會消失。同樣,真正學法的女人,雖發起了菩提心,但因偶然與狡詐的男人相逢而生染心,終將導致名聲掃地。

其四:雖為智者但遭垢罵,希求減滅故難利他人,行為下劣故遭俗人笑,遠離衰損根源之女人。

大意是,雖然曾是學識非常淵博的智者,但因貪著凡夫女人而會遭受大眾的輕視和垢罵,以前曾經希求得到上師三寶的加持,勵力祈禱本尊賜予悉地乃至解脫,現在也因貪著凡夫女人之故,這些出世的希求心也減滅,這樣,想再作利他的事業,自然也就很困難了。且此時所接觸的,都是行為下劣的世間凡夫,他便會逐漸被染污而變得粗俗,此刻甚至連世人也會恥笑他,今生造此罪業,後世肯定會墮地獄。

一個曾對解脫有希求心,也曾下過苦功夫學法,本可廣利眾生的智者,最終不但自利利他不成,還落到受世人厭棄的下場,實是可悲。因此凡是真正希求解脫,發心利益眾生的男子,必須遠離衰損根源的凡夫女人。女修行人也同樣應如是警惕。

其五:雖為尊者,然已破戒律,護法遠離眾人不歡喜,業障深重,現來世受苦,遠離衰損根源之女人。

大意是,雖然本是一位持戒謹嚴的尊者,但後來因貪著一個凡夫女人,而破了小乘、大乘、密乘等三乘的根本戒,這時真正的護法和善神都會遠離此人,三寶弟子也因其造下的深重業障而不喜歡他,此人不但今生,連後世都會遭到難忍的苦痛。因此無論是出家或在家的初學男女,都應該嚴肅的對待這個問題,如果對各自的戒律置之不顧,聽任貪心蔓延,漸漸地就會破掉根本戒,甚至退墮到不信因果,捨棄三寶的地步。

尤其是對已受灌頂的密乘弟子,因貪執女色追求世間法,最後還可能導致誹謗金剛上師,捨棄密乘戒等;這樣,他所造的罪業,遠比魔王波旬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雖然魔鬼的嗔心等煩惱也會造很多罪業,但因他們得不到灌頂,不可能造下誹謗金剛上師等破密乘戒的罪業。這種惡劣的人,不用去打卦,也可推知他們的出路──墮入金剛地獄受無量苦。這並非外境的緣故,而是自相續中的染污心所促成的惡業。

金剛道友在同一個金剛壇城,受同一位上師的無上密乘四灌頂,自應互相幫助,乃至未得菩提前不捨離道友和上師,並注意不對他人製造違緣,不誘使他人破根本戒,不做非法行,不造根本罪。因為修菩提心的人,知道天下所有的眾生都曾是自己的父母,因此不能故意讓父母違背上師的教言,而破根本戒,下金剛地獄受無量痛苦。男眾如果有相似的菩提心和大悲心,就不會對尼眾造這種違緣,令其破掉根本戒,造下很多業障。

其六:雖為賢良染污煩惱增,謀求今生恣意享五欲,顯相下劣且又染污他,遠離衰損根源之女人。

一個品行高尚的修行人,在貪著一個狡詐的凡夫女人之後,其相續中的煩惱會不可遏制,像上弦月一樣迅速增長,不再去追求後世的安樂及究竟的解脫,而沉緬於今世的五欲享受,處處失態;他這種行為還會影響、傳染給周圍的人,因此千萬不要接觸這種人。

無垢光尊者云:無論身處何地,修行人都應引起高度警惕,遠離這種造違緣的人,否則違緣來時將後悔莫及。

其七:具信出離勝法亦精進,但若遇彼只謀求今生,棄解脫道永沉於輪中,遠離衰損根源之女人。

大意是,一個對上師三寶有堅定信心,對輪迴有出離心,對解脫有希求心,對佛法有精進心的行者,若沾染上女色,破了根本戒之後,就會追求以今生為主的世間八法,捨棄解脫道。因此,真正修法的男眾必須遠離狡詐的凡夫女人,在家人自然不必遠離自己的丈夫或妻子,但不能邪淫,否則會造重罪,生生世世不遇善知識,聽聞不到真正的佛法,得不到十八暇滿的人身而修學佛法。若出了家,乃至未調伏自相續的煩惱執著時,應遠離凡夫的異性,因這是修法的最大魔障。

其八:雖是修習靜慮之禪師,但若遇彼善法遂消滅,舍離神山到達鬧城邊,遠離衰損根源之女人。

在深山獨自精進修持佛法的禪師,在還未得證悟成就時,在某些偶然的機會中,遇到狡詐凡夫女人的違緣之後,作非法行,破根本戒,這樣修法的功德自然隱沒,不由自主地離開了神山,來到充滿業障煩惱的城邑鬧市,如同世人去作非法行。

密乘十四根本戒中有“不能誹謗智慧空行母”,那么無垢光尊者的教言是否與這條戒相牴觸呢?當然沒有,因為該條戒中的智慧空行母是已成就者,並非指“狡詐凡夫之女人”,但即使是凡夫,異性之間也不能誹謗、排斥。

時下年輕人的特點是貪慾心重,老年人是嗔恨心重。假如男眾中有人對出家女眾作了違緣,使她因而失去了根本戒,這樣這兩個人的罪過都非常大。因為女眾一生中只能受一次出家戒律,這就像有人一生中只能吃到一頓飯,好不容易飯已捧在手上,卻被人搶走一樣。這種故意違反金剛上師的教言,來世只有到金剛地獄去消這業障。

因此心有染污煩惱的初學者,一定要謹慎觀察自相續,千萬不要放縱自己的染心。

第三節大乘顯宗著重對治嗔心

小乘行人希求自己從輪迴中解脫而證得羅漢果,雖然對眾生髮了嗔心,但因其未曾發起菩提心,故無捨棄眾生的過患,所以小乘主要對治三毒煩惱中的貪心,如果沒有遣除貪心,則易毀犯四根本戒中的邪淫戒等。而在大乘中,只要生起嗔心損惱他人,就破了菩薩戒。相對而言,大乘中生貪心犯戒作不淨行,其相續中還未捨棄眾生,而生嗔心犯戒則是捨棄眾生了,因此從大乘角度來說,生貪心所造的罪業,遠不及以嗔心造罪業嚴重,故佛在《大寶積經》中云:“貪心犯戒,其罪尚輕,因嗔犯戒,棄捨眾生。”在傳承上師的教言中也提到,就守持別解脫戒而言,生一百次嗔心,不如生一次貪心的罪業重。就守持大乘菩薩戒而言,生一百次貪心不如發一次嗔心的罪業重。

若有人因此以為自己是修大乘法,生些貪心無關緊要,這又墮入了偏執,因為我們都已受了別解脫戒、菩薩戒及三昧耶三乘戒律,這三乘戒律無疑都應該守持清淨,況且別解脫戒是後二乘戒律的基礎,若別解脫戒不清淨,則菩薩戒與密乘戒也就無從談起。且貪嗔等毒均源於我執,欲得究竟的解脫,須淨除我執,因此由我執而生的貪嗔等毒也均須捨棄。

若有人貪嗔等煩惱已趨細微,對戒律恭敬,則可知其修行很好,反之就算其表面上的威儀很如法,但因煩惱粗重,故破戒的機會就會有很多。

第四節密乘著重對治痴心

痴毒就是眾生背離實相的分別心念。所謂“實相”,就是法界的真實之相,是空性與光明的大雙運。但眾生因受分別念痴毒的限制,並沒認識、安住在這大安樂的雙運境界中,而把本來沒有的,執著為有;本來不是的,執著為是,這樣生出子虛烏有的世俗萬法。但即使在這眾生分別念的世俗萬法境界當中,也仍有其相對正確的實相與行持方法,如觀萬物如夢如幻、深信因果、嚴謹持戒、祈禱上師三寶等,只是眾生對此不知取捨。因此在聖者的眼中,眾生猶如狂人、盲人,整天行持不如法的行為,至為可憐。

眾生從痴心中,又生出了貪心和嗔心,若將貪嗔痴三毒比喻成一棵荊棘樹,貪嗔二毒是樹枝、樹刺,痴毒是樹根。小孩或力量不大的人,遇上荊棘樹時應小心的避開或將樹枝、樹刺折斷,才能安全通過,而身強力壯、又有工具的人,就可以直接將荊棘樹連根拔掉,清除這個路障。同樣的,根器相對不高又不具備殊勝方便的弟子,應先避開或對治貪嗔二毒,而根器較高又有殊勝方便的弟子,就可以直接從對治最根本的痴毒著手,迅速地把三毒煩惱同時遣除。

密乘即是通過直接以如來的智慧對治痴毒,而迅速遣除三毒煩惱的殊勝法門,具體的方法可在接受灌頂之後,通過上師的竅訣或聞思續典而了知。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