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地藏七打七紀實之:牽手走過回家的路


時間:2013/5/2 作者:明華居士

從學佛的那一刻開始,我命運的車輪就朝著另一個方向轉動了。

從在寺院中與他第一眼相識開始,我之後的生命之路就有了堅實而溫暖的陪伴!

就這樣,廣蓮和音蓮因為地藏七而牽手,我們一起開始了回家的旅程。

愛,是寬容、慈悲

說不出到底是誰先看上誰。我看他的第一眼是感覺熟悉,好像從記憶深處穿越到現實中一樣,就覺得他有一種難以名狀的熟悉。而他則說還沒見到我人,僅看了一眼名單,就立刻覺得我的名字很熟悉,更別說見到人了。那時就想在彼此之間停下腳步,再也不想尋找了。我想這就是緣分!

那時的我剛剛失去媽媽,內心有一種強烈的失落感和孤獨感,這種對母愛的渴求無法在父親及其他家人身上得到彌補。但是在他身上,我卻能感受到類似母愛的東西,細膩、知心、深厚!我們有著9年的年齡差距,我有時感覺他像父母,有時覺得像兄長,有時又覺得像老師。

可那時的我還太不諳世事,也太驕傲虛榮,我在意為什麼周末見他時,他總是帶我去道場幹活而不是出去逛街;我在意每次我難過傷心時,他總是要說一堆道理而不是幾句好聽的話語;我在意為什麼我每次發脾氣時他總是默默地忍受,而不及時安慰我;我在意他為什麼總是讓我有時間多去打七、多去做義工……

這中間,我甚至都懷疑過為什麼我們要在一起。有一次,我問他:“你到底愛我嗎?”他堅定地說:“愛!我一定要把你帶去西方極樂世界!”後來我明白了,他對我的愛不是世俗的小愛,是解脫的大愛,是慈悲。這種愛,百千萬劫難遭遇!

從2009年10月1日,我們打七認識至今,回頭看看走過的路,我心裡滿懷感恩和感動,因為他太寬容。

有一次遇到一些事情,使我陷入痛苦中,加上外界的一些干擾,我更對他抱怨重重。但是每次面對我的質問,他總是立場很堅定,也反覆地跟我解釋。由於情執重,在那段時間裡,我一直活在黑暗中,那是人生中一段低谷期。為了解決這些問題,我們一起去打七。打七期間,佛菩薩像是考驗我,他總在我最敏感和脆弱的環節刺激我。而他自己則全然不知發生了什麼。我慢慢意識到很多問題與他無關,與我自己的心有關,而且我越來越相信事情的發生其實是佛菩薩在化解的過程。

有一次我在學習討論環節,突然想起了廣蓮對我種種的包容和疼愛,發言的時候泣不成聲。想起我對他的態度,我後悔得難以自拔。

後來我打了婚姻家庭七。婚姻家庭七有一種很清淨很簡單的力量,把很多道理一點點融化在我心裡。打完七後,滿懷喜悅,我立志要做廣蓮的好妻子,愛護他、輔助他。但是之前的那個傷害還是由於我心力弱,如影隨形,時不時會在我心裡激起千層浪,每當這時我會反覆跟他交流。他總是細心解釋,讓我慢慢釋懷。第二天,我又會對前一天的這個做法痛心懺悔,請他原諒我的無理取鬧。他也只是厚道地包容我。這個過程不知道反覆了多少次。當時我的狀態依然很差。

後來慢慢地我明白了,所有的問題都是因為自己的境界太低,心量太小,計較太多,所以總是壓抑不快。這種不知何故,內心莫名其妙地糾結、痛苦,其實就是一個過程。修行中的一切過程都是正常的,突破過去就好了。於是我繼續痛苦地堅持。打七過程中的一天早晨,天朗氣清,天空中的祥雲如鳳凰展翅一般自在地伸張,我的心突然一下子明亮起來,好輕鬆、好輕鬆。通過打七和大量做功課,我釋懷了很多東西,甚至我覺得對他的執著變得很淡很淡。那時我明白了,一切問題的解決只有靠強大的佛力。

感人的佛化婚禮

之後,我來到了杭州讀研究生,我們在一個城市,也領了結婚證,有更多的時間在一起了。我們依然周末去道場。不過在這個階段,我已經是從被動轉為主動了,跟大家一起幹活、做功課,我覺得很開心。我們幾乎每個周末都在道場,周五晚上去,周日晚上回家,周一一大早我去上學,他去上班,然後到周末又重複這樣的行程。我有時跟他開玩笑說:嫁給你,就等於選擇了奉獻的一生!他卻很認真地說:別又給我戴高帽,我哪有那么崇高。

雖然結婚證是2011年下半年領的,但是我們的婚禮儀式在上半年就在他老家辦過了。當時,就是一輛婚車把我接到他家門口,放個鞭炮,中午一家人(不到十個人)吃了頓飯,就算辦了婚禮了。飯菜還是我們倆動手做的。親戚朋友知道後都打電話“批判”公公、婆婆不該那么簡單,不該不通知他們,但是兩位老人理解我們,知道我們都吃素,於是頂著壓力給我們辦了這場不收禮、全素食的婚禮。後來,過年回家的時候,我們先到了各家親戚家看望,他們才算對這個事情既往不咎了。這場婚禮雖然簡單,但是越簡單越幸福。記得婚車開在回家的路上時,我心裡默默地想:此生是最後一次輪迴,最後一次結婚了,以後不再輪迴,不再痛苦。不知不覺,淚水浸濕了眼眶……

領完結婚證後,身邊的好多人都期待我們在道場辦一次婚禮儀式。而且,這場佛化婚禮其實早在一年前就跟杭州南山講寺的主持師父約定了。於是,我們又辦了一場隆重但不奢華的佛化婚禮。一年前說要辦這個婚禮時,原本就是打算請常常在一起的同修,還有寺院的師父們吃頓飯,慶祝一下而已。到後來,我們的婚禮嘉賓名單上超過150人,感恩眾人的祝福和厚愛!

當天的寺院,布置得特別喜慶,師父們穿戴莊嚴,二樓大殿的西方三聖前搭了一個小台。我們這次是兩對新人一起辦的集體婚禮,所以特別熱鬧。新人進行了基本的禮佛儀式、放生儀式後,站到了台上。我看著台下遠道而來的人們,心裡很是感動。

新人講話時,我是第一個發言的。在佛菩薩的加持下,我不緊張。當我說到:“我們是在南山講寺認識的,後來一起在這裡做義工。他帶著我種地、做大鍋菜,撿垃圾,清理下水道,可以說,我二十多年沒幹過的髒活、重活、粗活都在南山講寺乾遍了。他逼著我吃苦,陪著我進步,幫助我成長,所以我非常感恩廣蓮……”這時,我看到好多人臉上都掛著淚珠,他們為廣蓮鼓掌,也為我加油。

而廣蓮發言時,剛開始很幽默,大家樂得笑了,慢慢地眼裡也留下了熱淚,他說:“我沒有房子,我也沒有車子,我也沒有很多的存款,頭上的頭髮也不是很多,但是音蓮卻義無反顧地嫁給了我,所以我要感恩音蓮,感恩岳父岳母大人培養了如此優秀的女兒。我願用一生來呵護這段感情,相伴此生,同登西方……我在邊上,淚水也止不住了……

儀式完畢後,大家到一樓齋堂用餐。齋堂特地放上了十八桌圓桌。桌上沒有菸酒,喝的是原汁原味的玉米汁。南山的大廚將素宴做得精緻又好吃。而廚房裡幫忙的也都是可愛的同修們。用餐的過程中安排了“拋繡球”環節,師父把壓箱的幾件法寶拿出來作為獎品,我們真是感激不盡。而且,師父非常歡迎年輕人能來寺院辦婚禮,意義深遠。婚宴完畢後,不少人圍在一起交流佛法,大家都獲益很大。這一天,過得很有意義!

回家的路我們一起走

之後,生活又回到了平淡和充實的狀態。

我通過做義工、堅持功課、打七等,自己能感受到自己的變化。尤其是春節前我打了個備孕七,又一次感受到佛菩薩的加持力。備孕七後明顯整個人變得柔和了,對家庭的認識更深了,對自己的責任更明確了,對佛法也更信服了。當然,對廣蓮也更加理解了。

雖然以前對他態度不好,但是在內心深處,我一直把他當成恩人。幾乎每次打七,我都求佛菩薩加持我通過精進修行,改變現在這個低級的狀態。通過六部曲,我倆一起突破心量,突破六道,奔向光明。通過每次的打七學習,我也越來越知道如何做一個好妻子,以後做一個好母親。《易經》中有乾坤兩卦,丈夫是乾卦,代表天,要積極進取;妻子是坤卦,代表地,要厚德載物。只有丈夫和妻子都做好本分,天地才能和諧,家庭才能和樂,那么在這樣的環境下生長的禾苗才能根正葉茂,就代表以後才能有一個好孩子。所以,一個好妻子不管是對家庭、對孩子、甚至之後代代的子孫都是很關鍵的。我一定會做廣蓮的好妻子!我們一定要做清淨的菩提伴侶!

我常常感覺到廣蓮就是佛菩薩派來救度我的使者,一直牽著我的手,牽我走出黑暗,走上回家的路。

我們倆的故事還將繼續,而且一定更光明。

祝願天下所有人都能找到相伴此生、同登西方的菩提伴侶,願佛光永遠照耀大家前行的道路!

文/杭州音蓮(女24歲)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