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山西小院打七紀實之:攜手並行 圓滿菩提


時間:2009/10/20 作者:明華居士

許是冪冪中自有定數,佛在我心底一直是個神密的嚮往。就在今年(2009年)6、7月份的時候,我有幸結識了一位習佛法的朋友,並一步一步地帶我認識了佛,放生、皈依、行善……,更重要地是,她送了我一本《地藏菩薩本願經》並教我讀誦。佛的魅力真是無窮大,我一頭就栽進了這個大慈大悲、立宏誓救拔一切苦難眾生的地藏菩薩聖潔地世界裡;在日後地交往過程中,不斷地聽到這位朋友說起過‘打七’‘拜懺’,我心裡卻一直不明白什麼是‘打七’,什麼是‘拜懺’,更別談‘拜大懺’‘拜小懺’了。說來也是有點小私心的,剛打算來地藏七武漢道場‘打七’是為了讓自己的事業、家庭更順一些,就於2009年8月份報了‘十一打七’的名,因為平時只有雙休才有時間,而‘打七’需要連續七天,只有‘十一’的長假才是最適合的;於是就在9月30日下午,收拾起行嚢,信步來到了這美麗的東湖邊----武漢道場。殊不知這次的行動,讓我受益良多。1日凌晨4:00左右起床,卻發現有幾位非常精進的師兄已經在佛堂里拜懺了;我一向都是個非常要強地人,別人能做到的,我也一定能做到,可為什麼我就不能早點起來拜懺呢?不禁,我有些慚愧,只好加快自己的速度,儘快洗漱完畢後開始了我一天的修習生活。三個懺、七部經,一天下來,我覺得這副身體都已經不是我自己的了。說實在話,在晚上的交流會上,我就有點兒想打退堂鼓,多虧了與我同來的周師兄的支持和鼓勵,更引發了我內心深處一貫以來的堅定信念,不光是為了學習更多的佛法知識,我更想知道我的意志力到底有多強?最終,我選擇了留下。2日伊始,經過了一天的修習生活,腿酸肚痛地,根本就不想起床,手機定在4:30的鬧鈴已經響了,幸好,我的自律力一向非常強,未做幾個掙扎,我便忍著痛又來到了佛堂重新開始了我‘打七’的第二天。今天,我發現了武漢道場的一塊‘寶地’----陽台,在蒙上了一層神秘、靜謐的清晨,在拜懺、誦經聲中迎來每一天的第一縷陽光,是一種難能可貴的享受。一整天走流程似地功課做下來,有許多師兄都流下了懺悔地淚水,而我,卻似個沒有心的人般,依舊笑得燦爛。難道我真如馮師兄說的那般鐵石心腸嗎?不禁,我在心底默默地問著自己,為什麼自己只覺得有些憂傷,為什麼就擠不出一滴淚來?難道真是‘鱷魚的眼淚’?然而,就在今天晚上小院裡突發地一件事,讓我此次的修行有著質地飛躍。一直以來,包括來到小院二天,我對佛依然是半信半疑地。做完一天的功課有些疲憊的我們正在一樓吃著晚飯,憑空地,聲聲淒涼地叫聲讓我登時毛骨悚然,得知是一樓‘精進七’地一位師兄在叫喊,一向膽小地我卻不敢去看,本來吃得非常開心地,竟嚇得連吃了一半地晚飯吃不下去了,匆匆地倒掉,囫圇地洗完碗後,忙跑上樓拉著周師兄直發抖。周師兄看著我那樣子知道我很害怕,一直在一旁安慰我。可能就是那一聲聲悽慘地叫聲,撕破了我心底假裝堅強的厚厚偽裝。晚上的繞佛儀式上,一向極少哭的我竟如泉涌般淚如雨下;這時的我才真正領悟到,原來,佛,一直在我們身邊,因果報應更是不容置疑的。但我仍然害怕,連下樓的勇氣都沒有。周師兄和小姚師兄隨時陪著我,讓我的害怕慢慢地減少下來。3日剛開始誦經的時候覺得領誦者的聲音速度相當快,根本就無法跟得上,誦經也是坐著,從沒想過要跪著念,聽著佛堂里其他師兄流利、整齊地誦經聲,我的心直打著鼓兒;一向好勝的我不甘心落於人後,經過兩天的鍛鍊,我的誦經及拜懺的速度和效率越來越高,而我,也慢慢地從中領悟了佛學的博大精深。哪怕是加懺,我也欣然接受;因為我知道,我能行,我一定能夠做到。身體的酸痛感也慢慢地消失了,初時的那種不適也逐漸被一種舒適,一種愉悅感所替代。每次拜完懺後的大汗淋漓也逐步減少了,每次的拜懺不再是一種負累,而慢慢地變成了一種享受。我知道,我愛上了拜懺,我愛上了這種不是運動的運動。更可喜地是,起初覺得身體很沉重,感覺跪下去好累,今天卻讓我有種身輕如燕的感覺,我知道這都是拜懺的成效,更是佛的指引。4日是我最難忘地一天。清晨,沒來由地,我想跪經的想法強烈地浮現在我腦海里;嘗試著,我跪著讀了一部經下來,雖然誦經中途多次採取了暫時休息地姿勢,但總的來說我算是成功地跪讀了一部經下來。那種成功後的愉悅讓我迷戀,而關鍵的一點是,我更認識到了自己的潛能;原來,堅強的意志力的確可以戰勝一切。一整天的七部經,我就這樣堅持地跪了下來。特別是讀第六部的時候,我以幾乎紋絲不動地跪姿漂亮地完成了;讓我欣喜地是,今天一整天的跪經過程中,我一直覺得全身都在不停地出著大汗。更特別地是,在第六部經快讀完時,我感覺到一股強大地熱氣直衝向我的頭頂,一部經念完,那股熱氣也正好衝出了我的身體。剎那,我覺得全身通體透暢,舒坦萬分。我這才意識到原來明春師兄一直在強調跪經的好處,更意識到這極有可能就是明春師兄常提起的業障走了的表現。打從心底對明春師兄的佩服、感激之情油然而生,真的很慶幸我選擇了‘地藏七’武漢道場,更慶幸遇到了明春師兄。更讓我畢生難忘地是下午地第一次放生。在家裡也與學佛的朋友一起去放過生,感覺很普通;而這次,我的強烈反映卻是我未曾預料到的。剛看到運輸車時,我的心有點悶悶地,情緒有點低落,當時偶爾也聽到有些師兄地低泣聲,在心底我還暗自慶幸自己地自控力非常強。可誰知,當我一拿起裝魚的盆子時,我的淚就象開了閘的水般嘩啦啦地直湧出來,停都停不住;看著那盆中一條條掙扎著的魚,我真恨我自己速度太慢,又讓這些生靈多痛了幾分。仿佛聽見了那一條條生靈痛苦地哀嚎,又仿佛感覺到了它們強烈求生地哀憐。想想那些曾經被我傷害過的生靈:魚、蝦、鱔魚、泥鰍、螃蟹、青蛙、甲魚、雞、鴨、豬、牛等,曾經被我視為美味,為飽自己口福而恣情食啖的生靈;這時的我才意識到過去的自己是多么地殘忍,多么地狠心;油炸、水煮、清蒸、紅燒…那該是種什麼樣的痛啊!我的淚不停地流著,直到放生完畢都還停不下來。晚上,我更是覺得有股強烈的力量催促著我跪在菩薩面前虔誠懺悔著自己曾經地過錯和不應該有的行為和念想。我是個不輕意將自己的內心世界剖析給旁人聽的人,而這次的懺悔則徹底地改變了我,終於讓我勇敢地將自己心中壓抑良久地話一吐而快,身心也暢快了不少。5日一整天,我都沉浸在喜悅當中,因為我又成功地挑戰了自己;一天七部經都是跪下來的,而且中規中矩地誦讀了二部經,相比昨天猶過之而無不及;我更明顯地看到了自己的變化,少了嗔恨,多了寬容和體諒;少了好勝,多了關心和愛護。下午的第二次放生,與昨天不同的是,我是帶著一股強烈地喜悅去的。看著盆內一條條活蹦亂跳地泥鰍,我欣喜不已;我很高興有這么多的小生靈能在我們手上重獲生命和自由,另一個方面,我更高興我們的這次放生又不知道度了多少屬於我們自己的可憐的冤親債主們。6日在拜懺、誦經中平安度過。加上今晚的一次,我們已兩次為我們累生累世的冤親債主、歷代宗親燒了皈依證了;只覺得每次都是渾身麻麻的,如電流通過一般,而後又是汗流浹背,後背涼氣直往外沖,過後又復暢快。7日上午,依依不捨地送走了小姚師兄,而後我與周師兄也在別師兄、王琦師兄、夏師兄地不捨與淚水中離開,一向做事有始有終的我這次卻沒能堅持到7日修行的最後一刻,我感到非常遺憾,我不是個虎頭蛇尾的人,可我卻不得不離開。那一刻,我的心在流淚,這么多來自五湖四海、可親的師兄們,這一別又不知何時才能再見上一面;道場裡平和、安寧的氛圍更不知還能不能再享受到?就這樣,我如重墮紅塵般從另一個世界跌回了屬於自己這個紛紛擾擾、複雜可悲的世界;我的心,一如在小院時的一樣,平靜、自信,發自內心的笑意一直停留在我臉上。這是我嗎?我不停地問著自己;是的,這就是我,一個新生的我。這都是佛的開示,不僅洗滌了我思想上的污垢,更洗淨了我的心。讓我更期盼能沿著佛的腳步,隨同其他的師兄一起,大步向西方聖境邁近! 武漢 高青(傳高) (女 30歲) 2009-10-17【注:】此文作者打七地點-武漢道場打七報名電話13476040568.每月1日11日21日三次打七.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