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佛教知識

佛陀揭秘中陰入胎及胎兒生長情形


時間:2014/5/21 作者:清淨乃空

佛陀揭秘中陰入胎及胎兒生長情形

佛陀揭秘中陰入胎及胎兒生長情形

大寶積經卷第五十六

唐三藏法師義淨譯佛說入胎藏會第十四之一

爾時,世尊住逝多林未經多日,為欲隨緣化眾生故,與諸徒眾往占波國,住揭伽池邊。時彼難陀與五百苾芻,亦隨佛至,往世尊所,皆禮佛足,在一面坐。時佛世尊見眾坐定,告難陀曰:“我有法要,國中後善,文義巧妙,純一圓滿清白梵行,所謂入母胎經。汝當諦聽,至極作意,善思念之,我今為說。”難陀言:“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世尊在逝多林停留了幾天,為了隨緣度化眾生,就和弟子們前往占波國。難陀和五百位比丘隨佛同往,大眾頂禮佛足後,坐在一旁。世尊對難陀說:“我準備宣說《入母胎經》,你要仔細聽,好好地思維。”難陀回答:“是的,願樂欲聞。”)

佛告難陀:“雖有母胎,有入不入。云何受生入母胎中?若父母染心共為淫愛,其母腹淨,月期時至,中蘊現前,當知爾時名入母胎。此中蘊形,有其二種:一者、形色端正,二者、容貌醜陋。地獄中有,容貌醜陋,如燒杌木;傍生中有,其色如煙;餓鬼中有,其色如水;人天中有,形如金色;色界中有,形色鮮白;無色界天,元無中有,以無色故。中蘊有情,或有二手、二足,或四足、多足,或復無足,隨其先業應托生處,所感中有即如彼形。若天中有,頭便向上;人、傍生、鬼,橫行而去;地獄中有,頭直向下。凡諸中有,皆具神通,乘空而去。猶如天眼遠觀生處,言月期至者,謂納胎時。難陀,有諸女人,或經三日,或經五日、半月、一月,或有待緣經久期水方至。若有女人,身無威勢,多受辛苦,形容醜陋,無好飲食,月期雖來速當止息,猶如乾地灑水之時即便易燥。若有女人,身有威勢,常受安樂,儀容端正,得好飲食,所有月期不速止息,猶如潤地水灑之時即便難燥。云何不入?父精出時,母精不出;母精出時,父精不出;若俱不出,皆不受胎。若母不淨、父淨,若父不淨、母淨,若俱不淨,亦不受胎。若母陰處為風病所持,或有黃病痰癊,或有血氣胎結,或為肉增,或為服藥,或麥腹病、蟻腰病,或產門如駝口,或中如多根樹,或如犁頭,或如車轅,或如藤條,或如樹葉,或如麥芒,或腹下深,或有上深,或非胎器,或恆血出,或復水流,或如鴉口常開不合,或上下四邊闊狹不等,或高下凹凸,或內有蟲食爛壞不淨。若母有此過者,並不受胎。或父母尊貴,中有卑賤;或中有尊貴,父母卑賤。如此等類,亦不成胎。若父母及中有俱是尊貴,若業不和合,亦不成胎。若其中有,於前境處,無男女二愛,亦不受生。

(佛告難陀:“雖然有個母體,但是有時候能夠懷孕受胎,有時候不能。究竟怎么樣才能進入母體受胎呢?假使女性的經期過了,又正好是排卵期,這個時候,父母兩人動了情慾,進行房事,而準備投胎的中陰身恰好現前,這就入胎了。中陰身的相貌有兩種:一種形色端正,一種容貌醜陋。轉生地獄的中陰身,容貌醜陋,就像燒焦的、扭曲的木頭;轉生為畜生的中陰身,形色就像煙霧一樣;轉生餓鬼的中陰身,形色就像水一樣;轉生人道、天道的中陰身,形色是帶著金黃色的光;轉生色界天的中陰身,形色鮮白;如果轉生無色界天,它的中陰身就看不到了,因為無色界本來就是沒有形相的。這些中陰身,有的是兩隻手、兩隻腳;有的是四隻腳,或者很多的腳;也有的是沒有腳。隨著每個生命先前所造的業因,應該轉生到那個業道,這箇中陰身就會呈現那個業道的生命的影相。如果轉生天上,中陰身就頭朝上的上升而去;如果轉生為人、畜牲、餓鬼,中陰身就橫行而去;如果轉生地獄,中陰身就頭朝下的向下而去。中陰身都有神通,可以乘空而去,猶如天眼能夠從遠處觀察到即將投生的地方,這時如果有個女人的排卵期到了,她就可能會受胎。有的女人或許經過三天,有的或許經過五天、半個月、一個月,甚至過了很久才排卵。有的女人,身體不好,多有辛勞,容貌醜陋,沒有良好的飲食,雖然到了排卵期但是很快就結束了,就像在乾燥的地面上灑水,一下子就幹了。有的女人,身體健康,常受安樂,儀容端正,得好飲食,排卵期不會很快結束,就像在濕潤的地面上灑水,不會一下子就幹了。什麼情況不能入胎呢?父親射了精,而母親當時沒有排卵;或者母親排卵時,父親沒有射精;或者精子卵子都沒有釋放,這些情況下都不會受胎。如果母親在經期,或者父親的生殖器官有疾病,或者兩者皆有,也不會受胎;如果母親有生理方面不能受孕的一些病症(詳見經文),也不會受胎;或者父母尊貴,而中陰身卑賤;或者父母卑賤,而中陰身尊貴,這樣也不能受孕成胎。如果父母和中陰身都尊貴,但是業緣不合,那么也不會入胎。如果等著入胎的中陰身,沒有碰到男女的房事,那么也無法受孕成胎。)

“難陀,云何中有得入母胎?若母腹淨,中有現前,見為欲事,無如上說眾多過患,父母及子有相感業,方入母胎。又彼中有欲入胎時,心即顛倒,若是男者,於母生愛,於父生憎;若是女者,於父生愛,於母生憎。於過去生所造諸業,而起妄想作邪解心,生寒冷想,大風、大雨及雲霧想,或聞大眾鬧聲;作此想已,墮業優劣,復起十種虛妄之相。云何為十?我今入宅,我欲登樓,我升台殿,我升床座,我入草庵,我入葉舍,我入草叢,我入林內,我入牆孔,我入籬間。難陀,其時中有作此念已,即入母胎。應知受生,名羯羅藍。父精母血非是余物,由父母精血和合因緣,為識所緣依止而住。譬如依酪、瓶、鑽、人功,動轉不已,得有酥出,異此不生;當知父母不淨精血羯羅藍身亦復如是。

(那么,中陰身怎么樣才能進入母胎呢?如果母親不在月經期中,父母在行房時,正好中陰身現前,而且父母都沒有上面說的各種缺陷,同時,父母和準備入胎的中陰身,又有相應的業緣,那么,這箇中陰身才能入胎。中陰身在就要入胎的時候,會產生一些顛倒的妄想。如果投胎為男的話,就對母親產生愛欲,而討厭父親;相反的,如果投胎為女的話,就對父親產生愛欲,而厭憎母親。由於過去生所造的種種業因,這箇中陰身還會生出其他妄想:有些生出寒冷的感受;有些呈現大風、大雨的境界;也有些出現一片雲霧;或者聽到很多人的吵鬧聲。這些境界呈現之後,為了避寒,為了躲風、躲雨,或者為了逃避喧雜的吵鬧聲,隨著各人業力的不同,又生起十種虛妄的境界和想法:躲進屋去;走上樓去;走上樓台;坐上高位;躲進草屋;躲進樹葉搭起的小棚;鑽進草叢;躲到樹林裡;鑽進牆孔;穿入籬間。中陰身生起這些妄想後,就入母胎了。應當知道,受生就是神識托胎以後受精卵凝滑的狀態(羯羅藍),父親的精子和母親的卵子相結合,神識以其為依託而住。譬如依靠乳酪、瓶子、鑽具、人工,不停轉動,就有酥油出來,當知父母不淨的精卵羯羅藍身也是這樣。)

“複次,難陀,有四譬喻,汝當善聽。如依青草,蟲乃得生,草非是蟲,蟲非離草;然依於草因緣和合,蟲乃得生,身作青色。難陀當知,父精母血羯羅藍身亦復如是,因緣和合大種根生。如依牛糞生蟲,糞非是蟲,蟲非離糞;然依於糞因緣和合,蟲乃得生,身作黃色。難陀當知,父精母血羯羅藍身亦復如是,因緣和合大種根生。如依棗生蟲,棗非是蟲,蟲非離棗;然依於棗因緣和合,蟲乃得生,身作赤色。難陀當知,父精母血羯羅藍身亦復如是,因緣和合大種根生。如依酪生蟲,身作白色,廣說乃至因緣和合大種根生。

(神識與受精卵的關係,可以舉四種譬喻來說明:一,如依附青草,蟲子才得以生長,青草並不是蟲子的生命,但是草蟲卻依賴著青草這個助緣,才能生存。而且,由於以草為生的原因,所以身子往往就像青草的顏色一樣。羯羅藍身和父精、母卵間的關係也是一樣,因緣和合生出生命的四大、六根;二,又好比牛糞生出的蟲,牛糞當然不是蟲,但是離開了牛糞,也就沒有這個蟲,必須依附牛糞,因緣湊和,才生出蟲來。這種蟲的顏色,就接近牛糞的顏色;三,又譬如棗子生蟲,棗子不是蟲,但是離開了棗子,就生不出這個蟲。這種蟲的顏色,就類似棗子,是紅色的;四,好比乳酪生的小白蟲,也是同樣道理。事實上,所有的生命現象,都是因緣聚會而來。)

“複次,難陀,依父母不淨羯羅藍故,地界現前,堅鞕為性;水界現前,濕潤為性;火界現前,溫暖為性;風界現前,輕動為性。難陀,若父母不淨羯羅藍身,但有地界,無水界者,便即乾燥悉皆分散;譬如手握乾麨灰等。若但水界,無地界者,即便離散;如油渧水。由水界故地界不散,由地界故水界不流。難陀,羯羅藍身,有地、水界,無火界者,而便爛壞;譬如夏月陰處肉團。難陀,羯羅藍身,但有地、水、火界,無風界者,即便不能增長廣大。此等皆由先業為因,更互為緣,共相招感,識乃得生,地界能持,水界能攝,火界能熟,風界能長。難陀,又如有人若彼弟子熟調沙糖,即以氣吹令其增廣,於內虛空猶如藕根;內身大種,地、水、火、風業力增長亦復如是。難陀,非父母不淨有羯羅藍體,亦非母腹,亦非是業,非因非緣;但由此等眾緣和會,方始有胎。如新種子,不被風日之所損壞,堅實無穴,藏舉合宜,下於良田,並有潤澤,因緣和合方有芽莖,枝葉華果次第增長。難陀,此之種子,非離緣合,芽等得生。如是應知,非唯父母,非但有業及以余緣,而胎得生;要由父母精血因緣和合,方有胎耳!難陀,如明眼人為求火故,將日光珠置於日中,以乾牛糞而置其上,方有火生。如是應知,依父母精血因緣合故,方有胎生。父母不淨成羯羅藍,號之為色;受、想、行、識即是其名,說為名色。此之蘊聚可惡名色托生諸有,乃至少分剎那,我不讚嘆。何以故?生諸有中,是為大苦!譬如糞穢,少亦是臭;如是應知生諸有中,少亦名苦。此五取蘊,色、受、想、行、識,皆有生、住、增長及以衰壞。生即是苦,住即是病,增長衰壞即是老死。是故,難陀,誰於有海而生愛味,臥母胎中受斯劇苦?

(由於胚胎是藉由父母的精子、卵子而來,所以這個新的生命就蘊藏了如同父母所有的地、水、火、風這四大的性質。所謂地大,是堅實的生理結構,譬如骨骼、肌肉。水大,則是濕潤的,譬如血液。火大,指溫暖的生理功能,譬如體溫。風大,則是具有輕、動特質的生理機制,譬如呼吸。如果由受精卵而來的羯羅藍身,只有地大,而沒有水大的成份,那么就乾燥的分散開來。好像用手握上一把乾麵粉,怎么也捏不到一起。如果只有水大,沒有地大,那么就會流散。好比油滴在水上,怎么也不可能凝聚起來。由於水大的作用,地大才能凝聚在一起;相對的,由於地大的作用,水大才不會流散。難陀,羯羅藍身但有地水火界,無風界者,即便不能增長廣大。初期的胚胎(也就是這裡所謂的羯羅藍身),如果只有地大、水大的成份,而缺少火大的功能,它就會像夏天裡,放在陰暗處的一塊肉,很快就爛了。如果初期的胚胎具備了地大、水大、火大等成份,但是缺少風大的話,這個胚胎就不會成長。四大的成份、結構,乃至日後的發育、成長狀況,都由各個生命先前所造作的業因而來;而後,四大之間,乃至身心之間,又相互為緣,相輔相成的形成了新的生命。歸納來說,地大有把“持”的性能;水大有收“攝”的作用;火大能幫助發育、成“熟”;風大則促使成“長”。又譬如吹糖人的師徒,技術很好,很會調製糖漿,他們能用特製的糖漿吹出,裡面是中空的各種形狀的東西。就好像裡面是中空的蓮藕那樣。四大所構成的,我們這個生命,也是同樣的原理,藉著父精、母卵的物質基礎,以及自己所挾帶的業氣,相互為緣,漸漸成長。難陀,並不是有了父精母卵,就一定會形成有生命的胚胎;也不是因為有了子宮,就一定能孕育新的生命;同時,也不是因為阿賴耶識挾帶了各種善業、惡業的種子,就能形成新的生命。一個新的生命,是必須上面所說的各種因緣湊合了,才會產生。譬如一顆新的種子,沒有被風吹日曬所損害,也沒有受到其他的損傷,保存得很好;把它種到一塊好地上,同時定期澆水。在各種條件的配合下,這顆種子才會發芽,長出枝葉,然後開花結果,不斷的成長。總之,一顆種子如果沒有其他因緣的配合,是不會發芽的。由此,我們可以知道,並不是父母兩個結合,就會有新的生命;也不是有了中陰身,業識種子就能入胎;必需要父精母卵,再配合各種因緣,才會產生新的生命。好比要取火的話,就要把凸透鏡對著陽光,放在乾的牛糞上,過一段時間,才會生起火來。同樣的道理,父精母卵還需要其他因緣的配合,才可能受孕成胎。父精母卵所結合成的羯羅藍,具備了色、受、想、行、識這五種生命的現象與功能,稱為“名色”。五蘊聚合,構成了痛苦、煩惱的生命。不管這個小小的胚芽托生到那個生命領域,福報再好,痛苦再少,我都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歡喜、讚嘆。為什麼呢?因為,只要生在三界裡面,就是痛苦的。好比髒臭的糞便,即使再少量,也是臭的。同樣道理,只要在六道中,不論生在那一界,煩惱再少,也還是不究竟,還是沒有脫離痛苦。這五蘊,色受想行識,都在生、住、增長、衰壞的變化中。生即是苦,住即是病,增長、衰壞即是老死。所以,弄清楚生命怎么回事,誰還會愛戀不捨呢?更何況,一進入母胎,就受著極端痛苦的煎熬。)

錄自中國人民大學國學教育

http://blog.sina.com.cn/rucguoxueyuan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