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慈誠羅珠堪布:以平等心善待一切眾生(莫學重義氣)


時間:2014/7/11 作者:如是

不當世間所謂重義氣的好人。

這是什麼意思呢?是不是意味著佛教徒不需要講義氣、守信用等世間倫理道德呢?並非如此。

世間所謂重義氣的英雄好漢,其實就是那種有仇必報、有債必討的心胸狹隘之人。世間人往往認為,如果有人打罵了自己,就一定要報仇雪恨。如果被人打傷了,也沒有討還血債的念頭,大家就會覺得這個人很懦弱、很丟臉。世間人所奉行的,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準則。雖然在世俗人的心目中,在別人給予自己一些利益時,自己也有一定要利益對方的想法——“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但這種尊敬是有條件的,是建立在對方首先要尊敬自己,對自己有利的前提下的。

作為大乘修行人,則不能這樣做。大乘佛教要求,修行人首先要懂得,從無始以來至今,每一位眾生都曾做過自己的父母,對自己恩重如山,所以要無條件地報恩——善待每一個眾生,並立誓讓他們獲得無上安樂。

這種報恩,不是世俗人的禮尚往來——因為他給我東西了,所以我要送給他東西;因為他在我困難的時候幫助過我,現在他困難的時候,我也要幫助他。大乘菩薩是沒有條件地付出,眾生對自己好,自己當然要對眾生好;即使眾生傷害了自己,也不但不能以牙還牙、以眼還眼,還要想方設法利益他們、度化他們。知母、念恩、報恩,是培養大乘菩提心的一種特殊方法,其最後的結果,是不偏不倚地對一切眾生髮慈悲心,並最終度化他們。

這裡特彆強調的,是不能對別人的傷害耿耿於懷。從菩薩道的角度來說,長期把嗔恨心埋藏在心裡,並一直尋機報復,是嚴重違背大乘佛法的行為,務必要斷除、要放棄!

莫發粗惡語

第九,爭論的時候,不要說惡毒的語言。

比如說,世間的兩個人吵架時,只要對方對自己說了一兩句不好聽的話,自己就要兩倍、三倍地還回去。但大乘修行人卻要摒棄這種刺傷別人的行為,不能與別人針鋒相對,要修忍辱。

勿候險阻處[1]

第十,即使別人傷害了自己,自己當時也沒有能力馬上予以還擊,也不能尋找、等待機會,以便實施報復,這條跟第八條的內容有點相似。

莫刺要害處

第十一,不能刺傷他眾的要害,揭露別人的弱點、過失。

如果不是為了教育、提醒,希望對方改正的需要,平時不能說別人的過失或不足。因為說了別人的過失,別人不一定能接受,甚至會生嗔心,從而造業,如果沒有懺悔清淨,就會墜落,這是對人而言的;另外,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大乘修行人也不能念一些密宗忿怒修法中特有的調伏非人、鬼神的咒語。因為無論念咒者有沒有生起次第的能力,念這些咒都會對一些渺小、脆弱的鬼神造成傷害——讓他們膽顫心驚、驚惶失措,這是有失慈悲心的做法,是不可取的。作為大乘行人,我們平時要多念觀世音菩薩的心咒、文殊菩薩的心咒或阿彌陀佛的心咒等等,以給其他的生命帶來祥和、慈愛的氣氛。

犏載莫移牛[2]

第十二,不能嫁禍於他人。

世間人往往如此,平時自己犯了一些錯誤——心裡產生骯髒齷齪的想法,或者是做了一些大逆不道的行為以後,不願對自己的行為負責,總是想把不良的後果推到別人身上。比如說,自己明明偷了別人的東西,在被發現以後,也會栽贓說是其他人偷的等等。

大乘修行人不能這樣,做了不正當的行為以後,自己要勇於面對,不能把責任推卸到別人身上。不要說大乘佛法,小乘佛法也是這樣要求的。一個凡夫犯錯誤、犯戒、造作罪業都是很有可能的,但犯了錯誤以後,萬萬不能通過種種手段把過失推到別人身上,做了錯事就要敢作敢當,要勇於承擔後果,如果知道錯了,就應該盡力懺悔、彌補、改過遷善。

不好強爭霸

第十三,不好強爭霸,不能獨占與別人共用的財產。

比如說,通過不正當手段霸占與別人共有的一輛車,就違背了這一條款。

斷除諸顛倒

第十四,斷除諸顛倒。

無論兩人打架,還是為了生意上的利益起爭執,或者其他任何一件使雙方發生衝突的事情發生時,都要盡力做到像大乘佛法所要求的一樣,在沒有自私心的前提下接受失敗,無條件地付出。

世間有些人的忍讓卻不是這樣,他們認為,今天主動接受失敗,說不定會帶來以後的勝利,他們的攻略,就是“以守為攻,以退為進”;他們的目的,就是為了最終擊敗對方,所以他們願意先當失敗者。這符不符合大乘佛法的要求呢?不符合,這就是一種顛倒。

雖然大乘佛法也講,修行人要主動接受失敗,把勝利送給別人,但如果出發點變了——從無私變為自私,實際的結果就會有很大差別,所以不能顛倒。

如果平時根本不修自他相換,一旦生病了,便為了減輕自己的痛苦,為了自己早日康復,而去修自他相換,雖然外表看起來,修的是大乘法門,實際上這種修行並不是大乘的修行。大乘菩薩道真正的自他相換,必須沒有任何自私的目的。

同樣,如果因為擔心往昔所造的罪業,而希望通過修自他相換來減輕或者消除,就不是大乘的修行,因為其中包含著自私的條件與目的,儘管從外表上看,有點像大乘修法,實際上與真正的菩提心修法有著天地之遙。

神莫淪為魔

第十五,神莫淪為魔。

比如說:如果經常供養一些世間護法——山神、樹神等等,他們也會臨時性地為供養者提供一些方便和幫助,但是,一旦停止供奉或惹他們不快,他們就會立即報復並傷害這些供養他們的人,這就是神變成魔了。

同樣的,如果在修自他交換等菩提心修法的時候,自以為是、不可一世,認為自己才是修菩提心、修自他相換的人,周圍的人都沒有修菩提心,連什麼叫自他相換也根本不懂,自己就是比他們高明,比他們了不起,他們是凡夫,自己是菩薩,是大乘修行人……自然而然地產生了這樣的傲慢心,這就是神變成魔了。

大乘佛法歷來提倡眾生平等、利益眾生、為眾生服務、為眾生付出。修行的本身,是要推翻、斷除煩惱。如果修行不但沒有斷除傲慢心,還讓傲慢心增長了,這樣的修行就南轅北轍,走錯了方向,就像神變成了魔一樣。

這就像一個藏族諺語所說:“鬼在東門住,替身送西門。”鬼住在東門,卻把布施給鬼的替身品及食物送到西門一樣,增加煩惱的修行與斷除煩惱或利益眾生都沒有任何關係了。

防止神變成魔的關鍵,是要推翻我執。一旦冒出傲慢心,立即用無我的修法或菩提心的修法來推翻愛我執。

作為大乘修行人,我們要時刻保持這樣的心態:自己不如他人,所有人都比自己好,自己是所有人中最差的。自己是最低賤的傭人,別人都是高貴的主人。

以前的修行人都是這樣,所以無論遇到什麼樣的待遇,都不會有任何的傲慢心。

但世俗人卻不是這樣。只要自己在世間小有成就,就心高氣傲、得意洋洋——有點錢就瞧不起窮人,覺得自己是高層人士;有點學識就瞧不起沒有文化的人,認為自己是知識分子;有點權力或者地位,就看不上平民百姓,認為自己才是社會的棟樑、時代的精英,像古印度一樣,階級層次分得上下分明、井然有序。

本來,在古印度有四種階級[3]的劃分——種族最低級的人祖祖輩輩受到歧視,甚至一輩子連他自己最信奉的神靈的樣子都沒有看到過,因為當時的制度不允許他們進入神殿,可見他們的地位多么低下。

除了印度以外,其它地方傳統上是沒有這種階級劃分的。表面上看,處處都是和諧社會——大家都是平等的。但是,在每個人的心裡,卻有著涇渭分明的尊卑貴賤之分。

其它方面不說了,僅僅出生地的不同,也會讓人分出優越感與卑劣感來。比如,有些大城市的人,就自認為比規模稍小的城市的人優越,因為自己所在的城市是大城市,本城的人是見過大世面的;同樣,城市的人到了鄉下,也自然而然會生出自己很了不起的感覺,至於鄉下人的善良、單純等美德,都沒有放在他們的眼裡。大至國家與國家之間,小到一個單位的同事之間,都有上、中、下的等級、階層的劃分。

其實,據西藏一位學者介紹,古印度四個階級的劃分標準,也沒有一個真正確切的標誌,只是按照祖傳來界定。哪怕是最底層的首陀羅,也可以裝成婆羅門——只要說自己是婆羅門,大家就認可他是婆羅門。如果謊稱自己是從喜馬拉雅山上來的婆羅門,就更會受到尊重。因為身為修行人的婆羅門更是深受各界崇拜。

作為大乘修行人,無論從世俗的角度來說你有多么成功——有錢人也好、大城市的人也好、天堂里下來的人也好——都一定要保持謙卑的心態。只有這樣,才有可能無私地奉獻,才能修出真正的菩提心。

我們看看以前的那些真正最了不起的修行人,他們吃什麼東西,穿什麼衣服,住什麼樣的地方,他們與人交流、溝通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只有永葆謙遜的人,才能維持心底的純潔與善良。

《中觀四百論》說得好:“有情無慢少,有慢則無悲,從明至明者,故說極難得。”凡夫有一點點成就的時候,就很難戒驕戒躁;只要驕傲自滿,就不會有真正的慈悲心;如果沒有慈悲心,就不可能有所成就,所以,絕大多數世間人會往下墜——不是墮地獄,就是墮旁生道或餓鬼道。因為世俗人的眼光非常狹窄,不能保持平等的心態,始終認為自己高人一籌,瞧不起眾生,更不會為眾生著想。這樣又怎么可能生起幫助眾生、撫慰眾生之心呢?

西方的白種人以前也是這樣,把非洲來的黑人當成奴隸,像牛馬一樣奴役。使得再年輕、再健壯的黑奴也最多只能活五年,因為他們的身體無法承受那些繁重的苦力。在很多白種人眼裡,只能是黑奴恭恭敬敬地為自己服務,自己決不可能屈尊為黑奴服務。有了這樣的心態,就是生起慈悲心和菩提心的最大阻礙——因為在他們心中,根本沒有對方是自己父母的觀念,這樣也就阻擋了慈悲心與菩提心的進入,倘若缺乏了菩提心,就喪失了所有大乘佛法的基礎。

所以,大乘佛法特彆強調,不能有傲慢心。無論何時何地,一定要把自己當成最差的人看待。當然,也許這幫人當中也有與自己一樣或不如自己的,但是,要想培養菩提心,就要保持這樣的心態,這是很重要的。

為樂莫求苦

十六,為樂莫求苦。

不能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眾生的痛苦之上。

比如說,本來醫生的職業是非常神聖的,醫護人員也有著非常好聽的名字——白衣天使。但是,如果身為醫生卻沒有愛心,就會很可怕。因為誰都知道,假如沒有人生病,醫生的收入就沒有保障,所以,有些沒有愛心的醫生就有可能希望很多人生病,那樣自己就可以賺錢。所以,如果發心不好,醫務人員就很可能會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

我們可以試想一下,如果世界上任何人都沒有病痛,那醫院就失去了市場,製藥廠也只能倒閉,那些醫生、護士、藥劑師等等的飯碗也就不保了……

真正有菩提心的醫生,就應該這樣想:如果世界上沒有人生病,即使我的醫院關閉了,即使我失業了,丟掉飯碗了,我也心甘情願!

這是大乘佛教徒的最低要求,也是一個好醫師的基本素質。藏醫裡面,就非常強調這一點。比如說,整個藏醫有四個續部,也即《四部醫典》,其中有一品,都是講醫品——醫生的心態,醫生的動機等等,歸根結底,就是講醫生的愛心。

不僅是藏醫,整個西藏文化,包括繪畫、雕刻、音樂等所有的大、小五明,都涵蓋了一個不變的宗旨,那就是菩提心,在菩提心的基礎上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令人稱道的。

再比如說,一個銷售人員某一天以不正當的手段多掙了幾百塊錢,往往會覺得特別高興。其實,本來這幾百塊錢是屬於客戶的,是不該掙的不義之財,自己多賺幾百塊錢,就意味著客戶失去了幾百塊錢。這樣的幸福,也是建立在別人的痛苦、別人的失敗之上的。

更嚴重的,就是如果有人嚴重地傷害了自己,自己甚至會想盡一切辦法置對方於死地,認為那樣才足以解恨,這就是更可怕的心態了。

每個人都想獲得勝利,但世俗人的勝利,多數都是人與人之間鬥爭之後獲得的勝利,所有的勝利,都以別人的失敗為鋪墊,因為對立的雙方不可能同時勝利,其中一方必然會失敗。

修行人就要學會放棄這樣的勝利。當然,在一開始,凡夫很難完全做到,但至少應該從點點滴滴做起,只有斷除了愛我執,才能真正做到不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他眾的痛苦之上。這些說起來都是很簡單的道理,但實際上卻非常關鍵、非常有用。

大乘修行人感到自己幸福的時候,必須要觀察這個幸福是否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如果是肯定的,那就必須放棄現有的幸福。

所以,大乘行人第一個必需要修的,是出離心;第二個是菩提心;第三個是空性。不過也可以說沒有第三個修法,因為菩提心裏面就包含了勝義菩提心和世俗菩提心,其中勝義菩提心的修法就是空性的修法。

如果聽了很多法,卻不身體力行,不進行實際的修持,就只是虛長了浮華、驕矜之氣,沒有任何意義;反之,如果只是一味地盲修瞎煉,卻不學習任何道理,只是任隨自己的見解行事,就會蒙昧真理、誤入歧途。聞思學習的意思,就像走路之前先要認清道路一樣,是打開修行慧眼的必經之路。在掌握了這些道理和修法之後,就一定要修,這是很重要的!

如果這一生不修行,來世肯定會走下坡路。因為很多漢地佛教徒不是從小就信佛,而是中途轉過來的。在沒有轉過來的幾十年中,造了很多惡業,前世以及前世的前世所造的惡業就更不用說了,僅僅今生從出生到尚未學佛之間所造的業,也已經足夠讓我們在地獄等三惡道飽經痛苦、永無出期了!而我們學佛之後所積累的善根,則因為沒有菩提心和出離心的攝持,沒有空性的銜接,故顯得格外勢單力薄。從解脫的角度來說,單純的念佛、燒香、磕頭等等,是很渺小的善根,想依靠這些善根獲得夢寐以求的解脫,是十分渺茫的。

大家都知道,獲得一次這樣的修行機會非常難得,但知道歸知道,真正能不能珍惜這個機會好好修行,就很難說了。除了極少數人以外,想必多數人的修行情況還是令人堪憂的。也許有人會說,我的工作、家務很繁雜,所以整天都是忙忙碌碌的,但即使再忙碌,每天也要保持一定的時間靜下來修行。

比較理想的時間安排,是早、晚各兩座,修出離心、菩提心、空性都可以。如果早上修空性,晚上就修菩提心;如果晚上修菩提心,那早上就修空性,這樣每天都有修菩提心和空性的時間。以前我們也講過,佛法可以歸納為智和悲——證悟空性的智慧與慈悲菩提心。如果每天都修了菩提心和空性,也可以說每天都在修所有大乘佛法八萬四千法門的精華了,這樣就能保證每天都在往解脫方向走,每天的生命都會變得很有意義。

當然,我們才剛剛起步,不可能立即就有很大的收穫,但經過天長日久的積澱,就一定會有進步的。

[1]候險阻處:世人為了報復敵人,常常會守候在險要的關隘處,從而伏擊對方,使對方措手不及。此處引申為伺機報復。

[2]犏載莫移牛:將犏牛所承載的貨物轉移到黃牛身上。此處指推卸責任、轉嫁過失等狡詐行為。

[3]四種階級:婆羅門、剎帝利、吠舍、首陀羅。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