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慧律法師:生從何來死往何處?


時間:2015/2/8 作者:君合

慧律法師:生從何來死往何處?

好生惡死乃人之常情。多數的人忌諱談死,殊不知‘人生自古誰無死’,死亡豈是逃避或所謂的‘看開’就能解決的。對於遲早都將面臨的事實,早一點認識並作充分的準備,只會有好處;如此一來,將不至於對死亡的愚痴無知而產生不必要的焦慮與害怕,更不會因為自己錯誤的看法,將死亡的情況,弄得更糟,這就是我們要關心‘死亡’的目的。

一般的人,活著的時候,迷迷糊糊地造業,死的時候,又被業力牽引,倉惶無奈地離去,這種生死都作不了主的人生,真是一點美感都沒有,更遑論什麼‘藝術’了。今生縱使你是達官貴族、億萬富翁,縱使你是沉魚落雁、貌賽西施,死亡一到來,你就得捨棄所擁有的一切。那么,要降低這種‘大布施’的逼迫感,就該在活著的時候,將身心的妄執,布施給空性;將安祥喜悅,布施給眾生——畢竟唯有覺醒的人生,才能真正懂得死亡的藝術。

有情眾生是一群迷惑的演員,重覆著演出痛苦的悲劇。

看過歌劇或話劇的人,對於戲劇結束後,演員出場謝幕時,洋溢在臉上的表情,印象一定十分地深刻。那種充滿喜悅、篤定、感念眾緣的神情,事實上,正是這齣戲的最高潮處。善知識,當你在人生的舞台上謝幕時,內心是否也滿懷著安祥與踏實的覺受呢?如果是的話,可以肯定的,你已盡心盡力地演一出“深信因果、植眾德本、淨業成就”的人生大戲。那么,接受掌聲與讚美是相得益彰的,又何以會憂苦怖惱而眷戀著不肯下台呢!

死亡不是滅絕,而是另一個生命的起點。由於死亡的心是接續來生的近因,因此臨終的心志,更是無可言喻的重要。當然,明白死亡的過程,並預為準備,就成了人生大學必修的一個學分了。

‘死亡的藝術’乃拙於民國七十四年七月在高雄國軍英雄館弘法的講演內容,希望見聞者,都能為自己的‘終身大事’早作打點,才不枉這輩子難得的人身與學佛聞法的因緣。

善知識,生從何來?死往何去?無常迅速是絕不相待的,輪迴路滑,望各自珍重!

(一)

有修行的人縱使喪失了生命也能甘之如飴;沒修行的人卻不能透視人生,一點點小事就牽腸掛肚、痛苦不堪。就像眼睛一樣,容不下一粒砂;‘雞仔腸,鳥仔肚’。

今天的重點,要舉實例來說,光談理論是沒有用的。佛法里有句話說:‘學生之道易,學死之道難。’學習如何生活,學習為社會國家貢獻,學習如何生存,這叫作‘學生’。‘學死’之道,就是學如何‘好死’,如何才能解脫,這些事情,並不是很簡單的。

昨天,我們談到‘執著’難破;人痛苦之根本是‘我見、我愛、我慢、我痴’;人死後隨念頭而去,隨習氣而去,隨業力而去。我們今天就舉實例來印證佛所說的道理,到底有沒有極樂世界?這就必須看看臨命終時亡者的痛苦、執著——種種的情形了。

從我學佛到出家迄今已十多年,所助念與看過的亡者有好幾百個了;慘死的也有,好死的也有,臨命終很自在,看到佛的也有,燒出來有舍利子的也有,要死的時候口張得好大,眼睛不瞑目的也有。出生之時,每一個人幾乎都一樣的情況,一出生落地都‘哇哇叫’地哭;但到了死之時,卻都不一樣,有人臉色呈現黑色,眼睛張開,嘴也合不攏,為什麼呢?這就證明‘業力’不同;聖人的死與凡夫的死差別太大了。現在我們還沒死,先未雨綢繆一番;有些人我看也已漸漸踏入死亡的界線,所以,要聽清楚。

死有千差萬別,要如何解釋呢?用‘業力’來解說才圓融。若說是上帝主宰人類,人類只能匍匐在上帝面前謳歌和讚頌;這並不能達到解脫。

如果說:‘世界末日到的時候,人一個一個從墳墓里拖出來,重新審判,無罪的人上天堂,有罪的下地獄。’這是很不符合邏輯的。按佛教說:‘人死後最慢四十九天神識不知跑到哪兒投生去了,怎能接受審判?’

我問你,‘世界末日’的明天是什麼?世界哪裡有末日?時間有止境嗎?你說世界末日是幾年幾月呢?七千零一年以後是什麼?

世界末日人類毀滅,世界還是存在啊!若說所謂的‘世界末日’是指人全部死亡,縱使地球上人類全部死亡,他方世界的人還是存在啊!又‘上帝創造萬物’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創造呢?

世界哪有末日!佛法中的‘因明學’也就是‘理則學’或‘邏輯學’來看‘世界末日’是完全矛盾的,沒有所謂世界末日的。世界末日,也就是世界的開始;什麼叫末?沒有一個結束的點,只要眾生的業存在,就沒有結束的。因為時間與空間是業力的變化產生的;業力的變化中,就會產生一種主觀的時間觀念,就會有客觀存在的生活空間。有了時間與空間的觀念,就產生很大的束縛,束縛就產生生命的連續,產生了意識的存在。

而佛就是突破時間與空間的束縛,超越時空束縛。因此,佛沒有開始或結束,才達到圓滿的究竟。像虛空從哪一個動點開始呢?虛空不過是以我們人的立場來劃分東、南、西、北而已。

方位也是人定的,所以座標軸X、Y、Z三度空間的軸,是以人為中心點的;如果中心點失去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所謂的三度空間。也就是突破‘我相’的剎那就沒有座標軸。所以,我們研究數學劃X、Y、Z,那是由動點開始才有座標軸,這一點是0,如果這一點突破它,座標軸要在哪裡?所以,整個虛空,你說X、Y、Z在哪裡呢?根本就沒有。生命完全是虛幻的,虛幻的當下,因為有所執著,所以產生意識的連鎖;有意識的連鎖就有生命的主觀現象,就是我們今天的‘生死、死生’的循環。正因為沒有突破時間和空間的觀念,而由點產生生命的線,再達到一種空間,這是一種假設的存在。

我們睡覺時,失去意識的作用,你知道幾點嗎?你知道在哪個房間睡覺嗎?人在睡覺時就失去時間、空間的觀念;當然,這是迷糊的時候。但是一個超越的聖者,突破就是一種超越,他雖然看到眾生、看到宇宙萬物,但他能如如不動,他沒有動到念頭,所以沒有時間觀念。我們晚上睡覺沒有動到意識,所以沒有時間觀念;只不過這種沒動到意識只是一種迷糊狀況,並不是超越。

‘佛說時間,即非時間,是名時間。’這意思就是說時間本來是一種虛妄的,所以當下就不是時間;又因不得已,為了讓人感受到而假立時間。所以,時間、空間都是虛妄的。

因此,人不必在生、老、病、死的痛苦中打轉,不要有太強烈的得失觀念。

昨天我們講到,人因為常執著,到臨命終時,很難突破。有修行的人縱使喪失了生命也能甘之如飴;沒修行的人卻不能透視人生,一點點小事就牽腸掛肚、痛苦不堪。就像眼睛一樣,容不下一粒沙;‘雞仔腸,鳥仔肚’。

現在講一件事。我在大三時,對死亡的處理漸漸熟悉了,助念也有心得了。有一位同學打電話給我:‘林學長,快一點來,我伯母快過世了,請您快來助念。’去了之後,那兒的師父就說助念的事宜由我負責,他要去拜三昧水懺;他說三昧水懺拜了之後,可助亡者往生,不然就是回魂。於是,我負責助念,師父先看了一下說:‘情況不妙,你摸摸她的腳底看看。’我摸了一下,腳底‘燒燒’。人要死之時,意識墮落下去了,所以腳板才會熱熱的,意識執著於腳底就會往下墮。而死後凡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頭頂上八小時都是溫熱的。若升天,摸眼睛或額頭有溫熱感,約十個小時後才會慢慢冷下來。如果是死後再投胎轉世為人,心臟那兒是熱熱的,八小時中都會有溫溫的感覺。若墮入鬼道,肚子就會熱熱的,那裡最慢消熱。若投入畜生時,膝蓋熱熱的。若入地獄腳底就熱熱的。所以,我們一直助念‘阿彌陀佛......’念到中午,變成心臟熱熱的。繼續助念,熱氣從腳底一直上升;下午三四點時,頭頂熱起來了。於是,我就結手印幫他灌頂。我聽到一種聲音,那聲音不是凡夫世界所有的;我遍尋不著,那是這一生所找不到,沒聽過的聲音。助念到情況很好的時候,喪家的親戚回來了,失聲大哭。我勸她不要哭,她竟然說:‘我母親去世,難道我不能哭嗎?’我說:‘可以,等一切處理圓滿以後,我拿麥克風讓你盡情地哭個夠。亡者臨命終時,你哭她又不能復生。’我勸她靠一邊,沒想到她跑去找兒子來,告訴她母親:‘媽媽,這位是阿牛仔,你認得他嗎?’我說:‘唉呀!臨命終牽牛來給她看,就算牽狗來也沒用啊!’這就是不會安排死亡的結果。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