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果卿居士:楞嚴神咒—一位佛弟子從走投無路到柳暗花明


時間:2015/4/12 作者:君合

出處:現代因果實錄(第二部)

甄明居士家的兩層小樓落成了,在喜慶的鞭炮聲中,甄明夫妻攙著80歲的父母搬進了新居。當天下午,他們用水果、糕點、飲料各種小食品招待了來慶賀新居的鄉親們。他們的兩層小樓在村里是第一棟,因此格外地引人注目。而他們家在3年前也是全村最貧窮的家庭,窮到連個做飯的廚屋也沒有,只用兩張破席四根樹枝在院子裡“架”了個廚棚,下雨能淋到三塊磚頭支起的鐵鍋里。全家上有父母、下有四個子女,挑大樑的重擔就落在甄明媳婦身上了。而甄明哪裡去了?躲債去了。

話還得從改革開放開始說,甄明在村里也不是等閒之輩,同別人一樣把田地交給內當家的,自己乾起了“皮包公司”,當起了甄經理。起初的三拳兩腳還挺好看,掙了一些錢,甄經理就想做大生意,於是申請向銀行貸款20萬,基於甄經理的公司能賺錢,於是乎銀行就貸給了他20萬元。

有了20萬元作後盾的甄經理在尋找到合作夥伴之後,不久就被“朋友”來了個“卷包匯”——連人帶錢都找不見了,這一下可難住了甄經理,銀行向他要貸款,法院的傳票都下來了,怎么辦?無計可施的甄經理只好溜之乎也,去投靠老朋友H縣的單良,而此時的單良正計畫來T市找我,因為他從我老家的弟弟那裡知道了我拜了一位高僧為師。研究道家功夫的單良自然不肯放過這個良緣,於是乎攜同落魄的甄經理在我的帶領下見到了妙法老和尚。

緣份,就是不可思議,甄明因為“緣份”被朋友來了個“卷包匯”,也是因為緣份又成了妙法老和尚的弟子。

回到單良家的甄居士也不敢住到單良家,因為法院已派人來打聽過甄明的行蹤,於是在一片荒廢了的土地上以每月10元錢租下了一個看水塘用的廢棄小屋,由單良每天送一次飯,因沒有村里人到這來,倒也格外清淨。甄居士在此一住就是八個月。這八個月他除了睡覺就是打坐,再有就是背誦楞嚴咒,猶如出家人閉關一樣,吃素、念佛、背楞嚴咒,晚上不僅沒有電燈,連個煤油燈都捨不得點。

學雙跏趺座時,四十幾歲的他因為腿粗、肚子大,始終盤不好,常為此煩惱。有一天夜裡,他正在學打坐,忽見一個胖和尚坐在他的對面教他如何打坐,告訴他:“你太胖,可以像我這樣坐。”於是他照著胖和尚的樣子將右腿盤起,而左腿卻立著蜷起來,雙手掌向下,自然地放在兩側腿上,雙目微閉。“咦?黑夜竟變成了蔚藍色的虛空,四顧茫茫、空寂無聲……。我自己在哪裡,怎么看不見自己的身體?可是我卻有思想,難道我死了嗎?”心裡一緊張,他睜開了雙眼,天已蒙蒙亮了,自己明明坐在這裡,胖和尚卻不見了。

“我不是在作夢吧?”甄明一低頭,看見自己的坐姿還是胖和尚教的樣子。“我沒有作夢呀,怎么天亮了呢?我是天黑後不久坐下的,胖和尚來教我打坐,只這么一會兒,天就亮了,難道我坐了一夜?可是我精神卻很好啊!”

這一上午他是妄想紛飛,疑惑叢生,直等到單良來給他送飯,他迫不急待地講述了昨晚的夜遇,單良說這一帶從沒見有這么一位胖和尚。

第二天中午單良來送飯,帶來了一張全佛像給甄明看,甄明一眼就認出了坐在最前面的一尊佛:“對,就跟這個胖和尚長得一樣,昨晚的和尚也是教我這樣坐的。”單良對他說這位是彌勒菩薩,是下一個要成佛的菩薩,所以也叫彌勒佛。你的造化不小,能驚動彌勒佛來教你,將來你一定會有成就的。甄明忽然想起彌勒佛昨晚叫他“恆雲”,還說這是他的法名,“什麼叫法名啊?”單良告訴他:“法名是皈依了佛的弟子才有的,也許你上一輩子就是個出家人,你好好打坐吧,早晚有一天你會明白的。”

在以後的幾個月中,甄明每到打坐都出現種種境界,在這裡就不細說了。到滿八個月的時候,單良送來了一個訊息,有一位跑運輸的公司老闆,需要一個能長期駐山西組織調運焦炭的業務員,月工資1000元。於是甄明居士“走馬上任”了,這1000元對他來說,猶如雪中送炭,起碼可以拿出幾百元資補家裡了。甄明是個大孝子,8個月來未能孝敬父母一分錢,如果不是妙法老和尚叫他萬緣放下,一心背誦楞嚴咒,心裡還不知有多難過呢。

簡而言之,轉眼就是3年,3年當中甄明的工作就是每隔三四天組織汽車裝幾車貨,給車主付運費,只要看好焦炭的質量就可以了。其餘時間除了吃三頓飯之外,全部是“彌勒坐”,背誦楞嚴咒,常常是一天要背誦四五十遍。晚上還要打坐,一坐就是幾個小時。

有一天老闆通知甄明,要貨的廠方和他發生矛盾,不叫他供貨了。讓甄明去廠方清賬,然後他們之間的關係也就結束了。誰知廠方卻對甄明說,願和他作業務,請他為廠方繼續供貨。甄明說自己沒有資金,廠方說只要你保證焦炭質量,每月給你結一次賬。甄明心裡有了底,又與焦炭廠聯繫,因為廠長信任他,也答應每月結一次賬。付運費也是月清一次,就這樣,甄明可以說沒有一點資本,就做起了買賣,這在當時的運輸行業里是不常見的,甄明把這都歸於佛力的加持、楞嚴咒的效用。

《楞嚴經》上說,“十方如來,依此咒心,能於十方,拔濟群苦。所謂地獄、惡鬼、畜生、盲聾*'瘂,怨憎會苦、愛別離苦、求不得苦、五陰熾盛、大小諸橫,同時解脫。賊難、兵難、王難、獄難、風水火難、饑渴、貧窮,應念銷散。十方如來,隨此咒心,能於十方,事善知識,四威儀中供養如意,恆沙如來會中推為大法王子。”

兩年之後,當甄明帶著20萬的支票,走進銀行大門表明來意的時候,銀行人感動得給他端茶倒水,激動地說:“你貸的這筆款早就定為死賬,你能主動退還回來,謝謝你了!”甄明說:“現在我還的只是本金,以後我還要還利息,我不能叫國家吃虧,請銀行再給我一段時間。”銀行負責人忙不迭地說:“好,好,好!”

再說說甄明自從皈依妙法老和尚後,妻子、兒女,就連老爹老娘也跟著念佛吃素起來,兒子常給母親念各種經典聽,本來不好的婆媳關係,也緩解了許多。甄明媳婦對我說:“明白了佛法之後,婆婆再讓我生氣的時候,我就不跟她吵了,騎著腳踏車來到地里,看著隨風拂動的麥浪,我的氣就沒了。甄明每次從山西打電話來,都叫我好好念佛,還說他念佛念得啥也沒啥了。啥叫‘啥也沒啥了’啊?俺對他說‘俺念佛念得牆窟窿兒眼冒火’。(一種念佛的境界)”

甄明媳婦還說:“自打學會念佛,我騎著車下地,心裡也在念‘南無阿彌陀佛’,在地里鋤地、幹活,也在念‘南無阿彌陀佛’,下工回家,路上還是‘南無阿彌陀佛’,念得我心裡可得(déi,河南長源方言得意的意思)。周圍沒人的時候,我大聲唱出來,心裡可暢快了!回家吃飯,再也不端著碗到街上與鄰居們扎堆吃了,因為吃完飯還要念佛,總覺得沒有時間聊大天了。許多人見我家日子好起來了,問我家是怎么由窮變富的,我想都沒想地說:‘靠念佛唄!’”

甄明媳婦說,現在跟著她念佛吃素的人越來越多,因為半年前村裡有一個人得了癔症(附體),滿嘴胡說八道,她跟自己的兒子前去探望,進院子時就聽見他在屋裡大喊大叫,當她們娘倆一進門,病人馬上老實了,並用一種企盼的眼神看著她倆。有人問他怎么不鬧了,他說進來了兩個全身冒金光的菩薩,他不敢鬧了。甄明的兒子說:“那你就走唄。”病人說:“你們不說話我不敢走。”於是甄明兒子說:“那你也念‘南無阿彌陀佛’吧。”病人只學念了一句馬上就說:“那我可要投胎去了!”說罷病人忽然昏昏欲睡,家人將他扶到床上。這一覺就睡到第二天,什麼事也沒有了。

這件事傳遍了全村,人們傳說鬼都怕吃素念佛的人,於是找甄明媳婦學念佛吃素的多了起來。農閒時節,常常從甄明家傳來很多人齊念楞嚴咒的聲音。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