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益西彭措法師:淨土聖賢的傳記(五)


時間:2015/6/8 作者:淨山

辯才,姓李,襄陽人。其誕也,異香發於室。七歲,依峴山寂禪師出家。週遊列郡,師事長安安國寺懷威律師,報恩寺義頒律師。剖析經義,無所不通。後為章信寺僧主。密修淨土二十年,未嘗告人。獨與護戎任公善。謂曰,才必生淨土,期在十年。

唐朝辯才法師,襄陽人。當他誕生人間時,屋子裡發出奇異的香氣。7歲時跟隨峴山寂禪師出家,到處週遊求學,曾經依止長安安國寺的懷威律師和報恩寺的義頒律師求學,剖析佛經的義理,無不通達透徹。後來成為章信寺的住持。

他一向秘密地修持淨土有20年,從沒有告訴過人。他和護戎任公很要好,曾經對任公說:“我必定往生淨土,時期是再過十年的某一天。”

至期,使弟子報任公曰,向所期已及矣。任公至。才曰,吾去矣。安坐繩床,默然歸寂。眾聞天樂西來,異香滿室,年五十六。(宋高僧傳,佛祖統紀。)

到了這一天,他派弟子去告訴任公說:“以前約定的時間到了。”任公趕來,辯才法師說:“我走了。”就端坐在床上,很寂靜地往生了。當時大家都聽到天樂從西方傳來,屋子裡充滿異香。往生時56歲。

善道,臨淄人。嘗入大藏,信手探卷,得觀無量壽佛經。乃專心念佛,修十六妙觀。及往廬山,觀遠公遺蹟,愾然增思。後遁跡終南,修般舟三昧數載。睹寶閣瑤池,宛然在目。

唐朝善道,臨淄人。曾經在大藏經里隨手探取經典,取到《觀無量壽經》。因此就專心念佛,修習十六觀。後來來到廬山,見到遠公大師的遺蹟,內心感慨,更增上了他對極樂世界的思念和嚮往。

後來隱居在終南山,幾年中專修般舟三昧,見到西方的寶閣、瑤池明顯現在眼前。

復往晉陽,從綽禪師,授無量壽經。入定七日,綽請觀所生處。道報曰,師當懺悔三罪,方可往生。師嘗安佛像在檐牖下,自處深房,此一罪也,當於佛前懺。又嘗役使出家人,此二罪也,當於四方僧前懺。又因造屋,多損蟲命,此三罪也,當於一切眾生前懺。綽靜思往咎,洗心悔謝。

又到晉陽跟隨道綽禪師,得到《無量壽經》的傳授。他曾經入定7天。道綽禪師請他看一下自己的所生之處。善道回答:“師父要懺悔三種罪才能往生。師父曾經把佛像安放在房檐底下,自己住在深房裡,這是第一罪,要在佛前懺悔;第二、曾經役使出家人,這是第二罪,應當在四方僧前懺悔;又因為造屋損傷了昆蟲性命,這是第三罪,應當在一切眾生前懺悔。”道綽禪師靜思以往的過錯,洗心懺悔。

久之,道因定出,謂綽曰,師罪滅矣。後有白光來照時,是往生相也。道行化京師,歸者如市。忽微疾,即掩室,怡然念佛而逝。異香天樂,向西而隱。(佛祖統記)

過了一段時間,善道從定中出來,對道綽禪師說:“師父的罪已經滅了,往後有白光來照耀時,就是往生的相兆。”

善道在京師教化人們,當時歸投他的人很多。有一天,他忽然生了小病,就關門呆在屋裡,坐著歡喜地念佛就走了。當時異香天樂向著西方隱隱而去。

智欽,不詳其人,專習禪業。又禮念萬五千佛名,至萬遍。後於鄮縣阿育王塔前,燃一臂,求生淨土。弟子僧護,夜半見庭前光照異常,因問,何人秉炬。凡三問,空中應曰,來迎欽法師耳。護急啟戶,見佛身放大光明,幡華寶蓋,騰空飛下。欽即時化去。(佛祖統紀)

唐朝智欽,不明他的出身。他專修坐禪,又禮念一萬五千佛名,修到一萬遍。後來在寧波阿育王塔前,燃一臂求生淨土。弟子僧護半夜裡見庭院前有不同尋常的光明,就問道:“是誰拿著火炬?”問了三次,空中回應:“是來迎接智欽法師。”僧護急忙打開門,只見空中佛身放大光明,有幢幡、蓮花、寶蓋從空中飛下來。這時智欽已經往生。

知玄,字後覺,姓陳,眉州洪雅人。七歲,在寧夷寺,聽講涅槃經,宛如宿習。是夕,夢佛手摩其頂。年十一,出家。授以經疏,通達深奧。年十三,即升堂講論,黑白傾聽。宣宗朝,召入京,賜紫袈裟。奏復天下廢寺。尋乞歸故山。

唐朝知玄(悟達國師),他是眉州洪雅人。7歲在寧夷寺聽《涅槃經》,就像過去曾經學過了一樣。這天晚上,夢到佛用手摸他的頂。11歲出家,傳授的經書都能通達深奧之處。13歲就升堂講論,僧俗大眾都來傾聽。

唐宣宗年間,皇帝詔令他入京城,賜予紫袈裟。知玄法師上奏恢復天下廢棄的寺院(當時經過唐武宗滅佛,全國的寺院都被廢除,這時知玄法師就上奏恢復全國廢棄的寺院)。不久請求回到自己原來的山上。

僖宗朝,錫號悟達國師,賜沉香座。膝上忽生人面瘡。特往蜀彭州九龍山,訪前在京所遇患迦摩羅病之僧,以求救療。其僧令童子引至一泉,洗之。

到了唐僖宗時代,皇帝賜號為“悟達國師”,賜給他沉香寶座。一下子膝蓋上生了人面瘡。他為這事特意到四川彭州的九龍山,尋訪以前在京師遇到的一位得了迦摩羅病的僧人,求他治療。這位僧人叫童子帶他到一口清泉旁邊,用那裡的泉水洗人面瘡。

瘡忽語曰,公知袁盎殺晁錯乎。公即盎,我乃錯也。累世求報,而公十世為高僧,戒律精嚴,不得其便。今公受賜過奢,故能害之。今蒙迦諾迦尊者,以三昧水洗我,我去汝,不為怨矣。因洗之,其瘡遂差。玄少欲,過中不食。六時行道,累致顯應。

瘡忽然說話:“你知不知道袁盎殺晁錯的事?你是袁盎,我是晁錯。我累世想報復你,但你連續十世做高僧,持戒精嚴,我得不到機會。現在你受皇帝的賞賜,享受過於奢侈,所以我才能害你。現在又蒙迦諾迦尊者用三昧水洗我,我就離開你,不再給你做怨害了。”這樣洗了之後,瘡果然好了。從此,知玄少欲知足,過午不食,六時精進修道,有很多明顯的感應。

一日,忽聞空中聲曰,必生淨土。乃訊曰,孰之語耶。空又應曰,佛也。又見一菩薩,降庭中,丁寧贊諭,忽不見。臨終時,囑令棄屍飼魚鳥。曰,吾久與西方淨土有期,今其時矣。言訖,右脅面西而沒,年七十三。(宋高僧傳,神僧傳。)

有一天,忽然聽到空中說:“必生淨土!”他就問:“是誰在說話?”空中說:“是佛!”又見一尊菩薩降在庭院中,對他叮嚀、讚嘆、告誡,忽然隱沒不見。臨終時,他囑咐說:“我往生後,屍體施捨給魚鳥。”又說:“我早就知道何時往生淨土,現在正是時候。”說完,右脅而臥,臉朝西方就往生了。當時73歲。

端甫,姓趙,天水人。母夢梵僧授舍利,令吞之,遂誕甫。十歲,依道悟禪師,出家崇福寺。十七,剃染,隸安國寺。遍參講座,兼通經律。夢梵僧以琉璃器盛滿舍利,令吞之。曰,三藏大教,盡貯汝腹矣。自是才辯無礙。演經太原,傾都畢會。德宗征入,賜紫方袍。

唐朝端甫,天水人。母親夢到一位梵僧給她舍利,讓她吞下,這樣就生了端甫。10歲時在崇福寺投靠道悟禪師出家。17歲剃度,然後遍參講席,通達經律。

有一次,夢到一位梵僧用琉璃器盛滿舍利讓他吃進去,對他說:“三藏大教全部儲存在你肚子裡了。”從此他辯才無礙。他在太原講經時,全城的人都來聽經。唐德宗詔令他入宮,賜予紫方袍。

迄順憲兩朝,俱見尊禮。講涅槃唯識,凡一百六十座。日持諸部,以淨土為息肩之地。所得供施數十百萬,悉以嚴飾殿宇。而方丈單床,泊然自得。開成元年六月一日,西向右脅而滅,異香郁然。茶毗,得舍利三百餘粒。(宋高僧傳)

直到順宗、憲宗兩朝時,都得到皇帝的尊禮,講《涅槃經》、《唯識論》總共160座。每天受持諸部經典,以淨土為息肩之地(“息肩”就是把肩上的重擔放下得到休息的意思。什麼是肩上的重擔呢?就是五取蘊。佛經上把凡夫叫做“負擔者”。無始以來一直背著五取蘊的重擔,輾轉地在三界裡到處受生,無有休息。今生命終能往生淨土,就停止了長劫的流轉,所以以淨土為息肩之地)。端甫平時所得的供養幾十百萬,都用來莊嚴寺廟。而他自己住的方丈屋只有一張床,自己心裡非常逍遙自在、安然自得。

開成元年六月一號,他面向西方,右脅而臥,安詳地往生了。當時異香濃郁。荼毗後,得到三百多顆舍利。

雄俊,姓周,成都人。善講說,無戒行,嘗罷道從戎。尋復為僧,亦頗知愧悔,常持佛名。大曆中,暴亡,入冥,主者呵責,命付地獄。俊大呼曰,觀經言,造五逆罪,臨終十念,即得往生。雄俊雖造罪,不犯五逆。若準念佛之功,合生淨土。不然,三世諸佛,即成妄語。

唐朝雄俊,成都人。他很善於講說,但沒有戒行。曾經不做和尚去參軍,不久又當和尚。自己平常也還知道慚愧,常常念佛。

大曆年間,忽然暴死,下到了陰府。主事的人呵責他,叫人押往地獄。雄俊大聲說:“《觀經》上講,造五逆罪的人臨終十念就能往生。雄俊雖然造了罪,但沒犯五逆罪,如果衡量念佛的功德,應該能生淨土。不然三世諸佛就成了妄語。”

遂合掌諦念,寶台忽現,乘空西去。同時,有自冥還者,傳其事雲。(宋高僧傳。○佛祖統紀載,雄俊入冥,自陳念佛功,主者放還。乃入西山,專意念佛。居四年,別眾坐逝。與此互異。)

這樣他就合掌專心念佛。忽然間,寶台顯現,他乘著寶台往西方去了。當時從陰間回來的人傳述了這件事。

惟恭,荊州人。常事酒博。暇則誦經,祈生安養。同寺有靈巋者,跡頗類之。里人為之語曰,靈巋作盡業,惟恭繼其跡。地獄千萬重,莫厭排頭入。恭聞曰,我雖罪無所逃,然仰賴佛力,十念往生,豈復墮惡道耶。

唐朝惟恭,湖北荊州人。他常常喝酒賭博,有空就念點經求生西方。跟他同寺院有一位叫靈巋的僧人,跟他很像,所以當地人就作一首詩諷刺他們說:“靈巋作盡業,惟恭繼其跡,地獄千萬重,莫厭排頭入。(意思是:靈巋造盡了業,惟恭跟在他後面,地獄千重萬重也不厭離,兩個人排著隊進去。)”惟恭聽到後,就說:“我雖然造罪無可逃赦,但我仰仗佛力十念往生,怎么還要墮惡趣呢?”

一日,恭病,巋出寺,見少年手執樂器,問所從來。曰,西來迎恭上人耳。一人懷中出蓮華,華合如拳,葉出異光,望寺而馳。次日,至寺,恭已亡矣。巋因感悟改節,以名德著。(佛祖統紀)

有一天,惟恭生病了。靈巋走出寺院,見一個少年手拿樂器,他就問:“你從哪裡來?”少年說:“我從西方來的,是來迎接惟恭上人。”還有一個人從懷裡拿出蓮花,這朵花是合著的,有拳頭那么大,葉子發出奇異的光明,向著這座寺院的方向飛過來。

第二天,靈巋回到寺院,惟恭已經往生了。靈巋非常感嘆,從此行為也變好了。他以後有很好的修行名聲。

大行,齊州人。初學天台教。後入泰山,居焉。結草為衣,拾果為食。行法華三昧,感普賢大士現身。一日,嘆曰,人命無常,不久磨滅。未知來世,何處受生。遂入大藏叩禱,信手探之,得阿彌陀經。於是專心思念阿彌陀佛。

唐朝大行,齊州人。最初學天台教法,後來進了泰山,在山裡居住。住山時,把草結起來做衣服,然後撿一點果子做食物。修行法華三昧,感得普賢菩薩現身。

有一天,他感嘆地說:“人命無常,不久磨滅,未知來世,何處受生?(意思是:人命只在呼吸間,很快就會滅掉,不知道我來世受生在哪裡?)”他憂心起生死大事了。因此就入在大藏經里,叩頭祈禱:我和什麼法有緣?隨手探取,是《阿彌陀經》!從此就一心念想阿彌陀佛,因為自己的因緣就在這裡。

閱三七日,夜半,忽睹琉璃地,心眼洞明。又見佛及二大士,涌立空中。僖宗聞行名,詔入內,賜號常精進菩薩。後一年,琉璃地復現。謂左右曰,寶地復現,安養之期至矣。即日,右脅而終。(宋高僧傳,佛祖統紀。)

過了三個七天,半夜裡忽然見到琉璃地,心眼洞明。又見佛和觀音、勢至兩大菩薩站在虛空中。

唐僖宗聽到大行禪師的尊名,詔令入宮,賜號為“常精進菩薩”。

又過了一年,琉璃地再次現前。大行禪師對身邊的人說:“寶地又現了,我生淨土的時間到了!”這一天,他右脅而臥,就這樣圓寂的。

志通,姓張,鳳翔人。出家,游洛下,遇嚩日囉三藏,行瑜伽教法,通禮事之。錢文穆王時,東遊吳越,入天台山。於智者道場,覽淨土靈瑞傳,發心愿生彼國。自是不向西唾,不背西坐。

石晉志通,鳳翔人。出家遊歷到洛下這個地方,遇到嚩日囉三藏,行瑜伽教法。志通就禮拜承事這位三藏法師。

到了錢文穆王時期,他往東方遊歷到江浙一帶,入了天台山。在智者大師的道場看到淨土靈瑞傳記。這時就發起願生極樂世界的心。從此,不向西方吐唾液,端坐時不背向西方。

一日,登山中招手岩,誦四十八願,願速生淨土。投身而下,墮一大樹中,枝軟乾柔,殊無少損。乃復整身登岩,誓曰,大願已發,餘生可厭,唯望聖眾同來接引。再投而下,棲於草上,久之,蘇矣。眾僧尋至,掖歸。

有一天,他登上山上的招手岩,口裡誦四十八願,發願疾速往生淨土。發願後,就從山崖上投身而下,結果身體落到一棵大樹上。樹枝很柔軟,托住了他,沒受一點傷。然後又登上山岩,又發誓:我往生的大願已經發了,活在世間沒有意義,唯願聖眾一同來接引我。又從山岩上投身而下,結果掉到草上。過了很久,他醒過來了。好多僧人都來找他,找到後就把他帶回去了。

往越州法華山,默修淨業。後見白鶴孔雀成行而下,又見蓮華開合於前。通曰,白鶴孔雀,淨土境也。蓮華光相,受生處也。淨相現矣,乃起禮佛而終。茶毗,有五色祥雲,環覆火上,舍利鱗砌於身。(宋高僧傳,佛祖統紀。)

以後他去了越州法華山,默默地修持淨業。後來見到成行的白鶴、孔雀從空中飛下來,又見到蓮花在面前開敷、閉合。志通說:“白鶴、孔雀是淨土的境界,蓮花光明相是我的受生之處,淨相已經現了。”他就站起來禮佛,就這樣圓寂的。

荼毗時,有五色祥雲環繞覆蓋在火上,法體上滿布著舍利。

可止,姓馬,范陽大房山人。年十二,出家。十九,抵五台山求戒,感文殊靈光燭身。二十三,往並部,習法華經,百法論。後於長安開演,化導日眾。未幾,歸故鄉,母猶在堂,持盂乞食以養母。長誦金剛經。晚居長壽淨土院。

後周可止,范陽大房山人。12歲出家,19歲到五台山求戒,感得文殊菩薩放光照觸他的身體。23歲去并州學習《法華經》、《百法明門論》。後來在長安開法演說,教化的事業日益廣大。

不久他回到家鄉,母親還在,他就拿著缽乞討來供養母親。他常誦《金剛經》。晚年住在長壽淨土院。

後周廣順元年正月二十二日,微疾,召弟子念阿彌陀佛,助吾往生,奄然而化,年七十五。(宋高僧傳)

廣順元年正月二十二號,他生了小病,召集弟子念阿彌陀佛幫助他往生。忽然間就坐著走了。當時75歲。

紹岩,姓劉,雍州人。七歲,出家,依高安禪師。遍覽經書,有如宿習。後居錢塘湖心寺,恆諷持法華經,晝夜無間,期滿萬部,得生淨土。俄感蓮華生於陸地。

宋朝紹岩法師,雍州人。7歲出家,依止高安禪師,遍覽經書,就像以前曾經學過一樣。

後來住在錢塘湖心寺,經常誦《法華經》,晝夜不斷,預期念滿一萬部得生淨土。不久就感得陸地上生出蓮花。

誓焚身供養西方三聖,吳越王俶力勸止之。又投身曹娥江中,如有物藉其足,得不死。吳越王於寶塔寺,建淨土院以居之。

然後他發誓要焚身供養西方三聖。吳越王極力勸阻他不要焚身,這樣他才停止。他又縱身跳入曹娥江,好像有東西托住了他的腳,才得以不死。吳越王在寶塔寺建造淨土院供養他居住。

宋開寶四年七月,有疾,不求藥石。作偈累篇,示門徒曰,吾誦經二萬部,決生安養,跏趺而化。茶毗,舍利無算,年七十三。(宋高僧傳,佛祖統紀。)

宋朝開寶四年七月,他生病了,也不求醫藥,作了長篇的偈頌開示門徒說:“我誦了兩萬部經,決定生安養。”然後結跏趺坐就往生了。荼毗後得到無數舍利。當時73歲。

守真,姓紀,字法燈,永興萬年人。出家聖壽寺,謁從朗師,學起信論。次依性光師,傳華嚴法界觀。後禮演秘闍黎,授瑜伽教。並得心要,明達諸法,宣暢妙典,四十年無少怠。賜號曰昭信。常於中夜,習西方無量壽觀,修念佛三昧,期生淨域。

宋朝守真,永興萬年人。在聖壽寺出家,依止從朗師學《大乘起信論》。接著又依止性光師傳“華嚴法界觀”。後來禮演秘阿闍黎,授瑜伽教法。他所學的法都能得到心要,能夠明徹地了達諸法,無礙地演說教典。40年中從沒有一點懈怠,皇帝賜號為“昭信”。他曾經在中夜習西方無量壽觀、修念佛三昧,發誓求生淨土。

開寶四年秋,八月九日,命眾同唱佛名,久之令止,奄然歸寂。年七十八,闍維,獲舍利焉。(宋高僧傳)

開寶四年秋天八月九號,叫大眾同念佛號。念了很長時間後,他說:“可以了,不念了。”就這樣突然圓寂的。78歲。

延壽,字沖玄,錢塘王氏子也。少誦法華。錢文穆王時,知稅務,多用官錢買放生命,罪當死。引赴市曹,王使人瞯之,色不變,命釋之,投四明翠岩禪師出家。復參天台韶國師,發明心要。嘗於國清寺行法華懺,禪觀中,見觀音菩薩,以甘露灌其口,因是獲大辯才。

宋朝延壽大師,錢塘王家的孩子,少年時誦《法華經》。錢文穆王時代,他管理稅務,多次用官家的錢買放生命。按這個罪業應當處予死刑。這一天就要拉到市場上砍頭,國王叫人在旁邊看他有什麼表現。結果臨刑時臉色不變,因此就下令釋放他。

以宿願未決,登智者禪院,作二鬮,一曰一心禪定,一曰萬行莊嚴淨土。冥心精禱,七拈皆得淨土鬮,於是一意修淨業。建隆二年,忠懿王,請住永明寺,賜號智覺禪師。

他因為宿願不決定,就登上智者禪院做兩個鬮,一個寫著“一心禪定”,另一個寫著“萬行莊嚴淨土”。他潛心精誠祈禱,七次都拈到了淨土鬮。從此就一心修持萬行,莊嚴淨土。

建隆二年,忠懿王請大師住持永明寺,賜號為“智覺禪師”(他住持的寺院是永明寺,因此後人尊稱為“永明大師”)。

日課一百八事。夜往別峰,行道念佛,旁人時聞螺貝天樂之音。誦法華經,積一萬三千部。居永明十五年,弟子一千七百人。常與眾授菩薩戒,施鬼神食,買贖生命,皆以回向淨土。著宗鏡錄一百卷,會天台賢首慈恩異同之旨。又著萬善同歸集,集中指歸淨土處,最為切要。

永明大師每天都做108件佛事。夜晚就到別的山峰行道念佛。山旁邊的人時常聽到海螺天樂的音聲。他誦《法華經》總共一萬三千部。住在永明寺十五年,弟子一千七百人,常常給大眾授菩薩戒、施食鬼神、買放生命,所有這些功德都回向淨土。曾經撰寫《宗鏡錄》一百卷,把天台的教、華嚴的教、法相的教融會起來,歸於心宗。又寫《萬善同歸集》,裡面指歸淨土之處最為切要。

開寶八年二月二十六日,晨起,焚香告眾,趺坐而化,年七十二。後有僧來自臨川,經年繞其塔。人問故。曰,我病入冥,見殿左供一僧像,王勤致禮拜。因詢其人,曰,杭州永明壽禪師也。已往生西方上上品矣。王重其德,故禮敬耳。(樂邦文類,萬善同歸集。)

開寶八年二月二十六號早上,永明大師起來,燒香告別大眾後,結跏趺坐圓寂。當時72歲。

後來有位江西臨川的僧人,成年累月繞永明大師的塔子。別人問他什麼緣故,他說:“我生病後入了陰府,見到閻王殿左邊供奉一尊僧人的像,閻羅王精勤地對像禮拜。因而詢問是誰,回答說是杭州永明禪師,已經往生了西方上上品,閻羅王敬重他的德行,因此設像禮敬。”(永明大師不但是禪宗法眼宗的大祖師,而且被後人尊奉為淨土宗六祖。)

晤恩,字修己,姓路,常熟人。年十三,聞人誦彌陀經,心有所感,遂投興福寺出家。後唐長興中,往崑山慧聚寺,學南山律。既而聽習法華光明諸經,及止觀論,鹹造精微。

宋朝晤恩,江蘇常熟人。13歲聽人誦《阿彌陀經》心有感觸,就到興福寺出家。後唐長興年間,去崑山慧聚寺學南山律。又聽聞、研習《法華》、《金光明》等經以及《止觀論》,都達到了造詣精微。

終日一食,不離衣缽,不畜財貨。臥必右脅,坐必跏趺。每布薩,必潸然流涕。遍誨人以西方淨業,及一乘圓旨。講演法華二十餘部。

晤恩每天吃一頓飯,不離衣缽,不蓄集財物。躺下時一定右脅而臥,端坐時一定結跏趺座。每當布薩時,都感慨流淚。處處教誨人要修西方淨業和一乘圓教的妙旨。他曾經講演《法華經》二十多部。

宋雍熙三年八月朔夜,睹白光自井而出。謂門人曰,吾報齡極於此矣,乃絕粒禁言,一心念佛。夢一沙門,執金爐焚香,三繞其室,言是灌頂,吾已生淨土,嘉汝所修,故來相迎。夢覺,呼門人至,猶聞異香。

雍熙三年八月初一夜晚,見到一道白光從井裡發出,他對門人說:我的壽命快到終點了。於是不吃飯,禁語,一心念佛。夢到一位沙門持著金爐焚香,在他房間裡繞了三圈說:我是灌頂(智者大師的大弟子——灌頂大師),我已經生在淨土,為了嘉獎你的修行,所以特地來接你。等到他從夢中醒來,把門人喊來時,還能聞到屋子裡有奇異香氣。

二十五日,為眾說止觀指歸,及觀心大義。端坐,面西而化,年七十五。寺眾聞管弦鈴鐸之音,嘹亮空中,久而漸遠。茶毗,得舍利無算,恩弟子文備,洞明觀法,一室坐忘者三十年。雍熙二年,微疾,淨土現前,累足而逝。(宋高僧傳,佛祖統紀。)

二十五號,他給大眾演說止觀指歸和觀心的大義,端坐著朝西坐化。75歲。

當時,寺院的僧眾聽到管弦鈴鐸的妙音在空中嘹亮地迴響,時間很久才逐漸遠去。荼毗時得到無數舍利。

晤恩有個弟子叫文備,很透徹地了達觀法。他曾經獨處在一間屋子裡,忘情脫俗有30年。雍西二年,文備生了點小病,然後就顯現了淨土,這樣就結跏趺坐圓寂。

文輦,永嘉平陽人。既受戒,遍學三乘。依縉雲明昭禪師法會,疑情頓決。後復依天台德韶禪師,重有悟入。閱藏經三周,宗說兼通,逍遙無滯。

宋朝文輦,永嘉平陽人。受戒之後,遍學三乘。參與縉雲明昭禪師的法會,當時心中的疑情頓時解了。後來又依止天台德韶禪師(這位是永明大師的師父),這一次有進一步的悟入。曾經三次閱藏,宗門教下都通達無礙。

太平興國三年,伐栴檀,結成一龕,趺坐其內。自持火炬,誓曰,願舍此殘軀,上供十方諸佛菩薩。命眾唱佛,助我往生。須臾焰發,其煙五色,鏇轉虛空。猶聞佛聲,頃之乃寂。火熄,收舍利無算,年八十四。(宋高僧傳)

太平興國三年,他砍了栴檀樹作成一個龕。自己在裡面結跏趺坐,手持火炬,發誓說:“我願舍此殘軀,上供十方諸佛菩薩。”叫大眾唱佛助他往生。一舉火就燒起來了,當時冒出來的煙有五種顏色,在空中鏇轉,還能聽到唱佛的聲音。很快聲音消失了。等火熄滅時,收到無數舍利。當時84歲。

義通,字惟遠,姓尹,高麗國人。頂有肉髻,眉長五六寸。受具後,學華嚴起信。晉天福時,來游中國。至天台雲居寺,見韶國師,忽有契悟。及謁螺溪寂法師,聞一心三觀之旨,遂留受業,稱具體焉。

宋朝義通,這是來自高麗的大德。他誕生時,頭上有肉髻,眉毛六寸長。受具足戒後,學《華嚴經》和《起信論》。

後晉天福年間,這位韓國大德來到中國,到了天台山雲居寺。他面見德昭國師時,忽然有所契悟。等到他拜訪螺溪的寂法師,聽到一心三觀的妙義時,他很相應,就留下來學習(後來義通成為中國天台宗的祖師。)

開寶元年,漕使顧承徽,舍宅為寺,請通居之。太平興國七年,賜寺額為寶雲。通敷揚教觀,幾二十年,常呼人為鄉人。有問其故,曰,吾以淨土為故鄉,諸人皆當往生,即吾鄉中之人也。端拱元年十月二十一日,右脅而化。闍維,舍利盈滿,年六十二。(佛祖統記)

到了開寶元年,漕使顧承徽把住宅舍作寺院,請義通住持。太平興國七年,皇帝給這座寺院賜號為“寶雲寺”。

義通敷揚教觀二十多年,常常叫人“老鄉”。別人問:“怎么叫老鄉呢?”他說:“我以淨土為故鄉。大家都要往生!我們都是老鄉!”

端拱元年十月二十一號,右脅而臥,安詳往生。當時荼毗後舍利充滿。62歲。

有基,字及賢,姓王,錢塘人。五歲,出家,從天台壽昌法超為師。十歲,受具。聞四明寶雲傳智者教,往事之。受法華止觀,隨言解義,曲盡其妙。

宋朝有基,浙江錢塘人。5歲出家,依止天台山壽昌寺的法超為師。10歲受具足戒,聽說四明寶雲在傳智者大師的教觀,就去承事,當時領受了法華止觀(天台三大部:《摩訶止觀》、《法華文句》、《法華玄義》,這都是智者大師的著作。)。當時聽什麼法都能領解妙義,能從各方面詳盡地了知法的微妙之處。

端拱元年,郡人請演教於太平興國寺,學者數百人。每白黑月,必集眾誦菩薩戒法,勸道俗念佛。四十年,數至萬人。遇歲歉,則持缽以供聽眾。

端拱元年,當地人請他在太平興國寺演說教法,當時跟隨他學習的人有幾百位。每月十五、三十,一定集合大眾誦菩薩戒,勸僧俗大眾念佛。到了端拱四十年,數目達到上萬人。遇到年景不好,他就托缽乞食來供應聽眾。

祥符八年六月,示疾。弟子令祥請曰,和尚西歸,可無留訓。基乃廣談圓旨。逾時,眾忽見西方現光,空中奏樂。基曰,西方三聖人來也,即右脅西向而化。

祥符八年六月,顯現有點病。弟子令祥請示:“和尚西歸,有沒有留一點教言?”有基就在臨終廣談圓頓教的旨意。過了一陣,大家忽然見到西方現出光明、空中奏響天樂。有基說:“西方三聖來了。”就右脅而臥,朝著西方圓寂了。

有夢基具威儀往西方者,有夢基坐青蓮華對佛說法者,有夢阿彌陀佛為基授記者。法智聞而嘆曰,臥病談禪,臨終見佛,信希有事哉。茶毗,出舍利無算。(佛祖統紀)

當時很多人做夢,有的夢到有基具足威儀前往西方;有的夢到有基坐在青蓮花上對佛說法;還有的夢到阿彌陀佛給有基授記。法智大師得知後,感嘆地說:“臥病談禪,臨終見佛,信希有事哉。(意思是:臥病還在談禪,臨終見到佛來迎接,實在是稀有的事!)”有基的法體荼毗後得到無數舍利。

省常,字造微,姓顏,錢塘人。七歲出家。十七受具戒。宋淳化中,住南昭慶,慕廬山之風,謀結蓮社。刻無量壽佛像,刺血書華嚴淨行品,於是易蓮社為淨行社。士夫與會者,一百二十人,皆稱淨行弟子,王文正公旦為之首。比丘及千人焉。

宋朝省常大師,錢塘人。7歲出家,17歲受具足戒。淳化年間,住在昭慶寺。因為仰慕廬山慧遠大師的道風,就計畫著結集蓮社。當時刻了阿彌陀佛像,刺血寫《華嚴·淨行品》,因此把蓮社的名字改為“淨行社”。一時士大夫參與法會的有120人,都稱為“淨行弟子”。王文正公作為首領,與會的比丘也達到上千人。

天禧四年正月十二日,常端坐念佛。有頃,厲聲唱曰,佛來也,泊然而化。眾見地色皆金,移時方隱,年六十二。(佛祖統紀)

天禧四年正月十二號,省常大師坐著念佛。一會兒,大聲說:“佛來了!”就這樣往生了。大家都見到地面整個現出金色。過了一段時間,金色才隱沒。省常大師往生時62歲。(後人尊奉省常大師為淨土宗七祖。)

他投四明翠岩禪師出家。後來又參天台韶國師,這時就大徹大悟了。曾經在國清寺修法華懺。禪觀中見觀音菩薩用甘露灌在他口裡,因此得到無礙辯才。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