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益西彭措法師:淨土聖賢的傳記(十三)


時間:2015/6/11 作者:淨山

清行策(蓮宗十祖),字截流,姓蔣。父全昌,宜興老儒也,與憨山清公為友。憨山既示寂之三年,為天啟六年,一夕,全昌夢憨山入室而生子,因名之曰夢憨。及長,父母相繼逝,發出世志。年二十三,投武林理安寺箬庵問公出家。脅不至席者五年,頓徹法原。

清朝行策(蓮宗十祖),字截流,姓蔣。父親蔣全昌是宜興老儒,和憨山大師是朋友。憨山大師圓寂後的三年,也就是天啟六年,一天晚上,全昌夢到大師走進房屋,就生了這個兒子,所以取名為“夢憨”。

等他長大,父母相繼去世,他就發了出世心。23歲投靠武林理安寺的箬庵問公出家,出家後五年不倒單,頓徹法原。

問公化去,策住報恩寺,遇同參息庵瑛師,勸修淨業。又遇錢塘樵石法師,引閱台教。乃同入淨室,修法華三昧,宿慧頓通,窮徹教髓。康熙二年,結庵於杭州法華山西溪河渚間,專修淨業,因名所居曰蓮柎庵。九年,住虞山普仁院,倡興蓮社,學者翕然宗之。

問公圓寂後,行策就住在報恩寺,遇到同參息庵瑛師勸他修持淨業。又遇到錢塘樵石法師,引他讀天台教法,才一同進入淨室,修“法華三昧”。這次修法期間,宿慧頓通、窮徹教髓(就是一下子發了宿慧,頓時通達天台教法的精髓)。

康熙二年,結庵在杭州法華山西溪河裡的小塊陸地中專修淨業,因此把住處取名為“蓮柎庵”。康熙九年,又去虞山普仁院創立蓮社。當時學者一致崇仰他。

居普仁十三載。至康熙二十一年七月九日卒,年五十五。時有孫翰者,病死,一晝夜復甦。曰,吾為冥司勾攝,系閻羅殿下。黑暗中,忽睹光明燭天,香華布空,閻羅伏地,迎西歸大師。問大師何人,雲截流也。吾以師光所照,遂得放還。同日,有吳氏子病死,逾夕復活,具言所見,亦如翰言。(余學齋集,淨土約說。)

大師在普仁院住了13年。康熙二十一年七月九號圓寂,世壽55歲。當時有個孫翰,生病死去,過了一晝夜又復活,對人說:“我被冥司勾攝,綁在閻王殿下。黑暗中忽然見光明照燭天空,香花布滿虛空。閻羅王伏在地上,迎接西歸的大師。我問大師是誰,說是‘截流’。我被大師的光明照到,就被放回人間。”同一天,有個姓吳的人,也是病死。過了一晚又復活,他講的所見和孫翰一樣。

清海潤(長涇僧),字西一,淮安山陽人。康熙二十九年三月,至江寧華山,年僅二十餘。眾問作何行業。曰,念佛。問茲來何為。曰,吾為生死事故來。四月朔午刻,便去。眾問何去。曰,到時自見也。

清朝海潤,淮安山陽人。康熙二十九年三月,到達江寧華山,當時20幾歲。大家問他修什麼法,他說:“我念佛。”又問:“你來這乾什麼?”他說:“我為生死的事而來。”

到了四月初一中午,海潤師就要離開。大家問他去哪裡?他說:“到時自然會見的。”

至期,眾忽見山頂火光燭天,亟趨視,見潤跏趺貴人峰,火從眼耳口鼻中迸出,燃其軀。良久,全身端直,火盡不傾。

到這一天,大家忽然看到山頂上火光照亮天空,急忙趕過去看。只見海潤在貴人峰上結跏趺坐,火從眼、耳、口、鼻中發出,把身體燒了。許久,身體一直端坐。等火燒完也絲毫不動。

時無錫長涇,有一庵,僧,椎魯無他長,唯念佛而已。一日,告眾曰,吾明日當去。至明日,問其徒曰,日中否。徒曰,未。曰,姑遲之。少頃,復問。徒曰,中矣。乃踞座跏趺,口自出火,焚其身。(息廬剩言)

當時無錫長涇有一個廟,裡面的僧人沒什麼長處,就只會念佛。有一天,他對大家說:“我明天要走了。”到第二天,問徒弟:“太陽升到中天了嗎?”徒弟說:“還沒升到。”他說:“再等等吧!”過了一會兒,又問起來,徒弟說:“正在中天。”他就上座結跏趺坐,口裡噴火把身體燒了。

清指南,蘇州常熟人。居東塔吳王庵,終日默坐念佛。人與之錢,即轉施與人。性坦率,於一切處無少繫戀。有芝塘里善士數人,素皈心焉。康熙三十年六月,入城謁南。南謂曰,來月五日,與諸檀施別。眾如期往。南無他語,惟勸令專心念佛,趺坐而化。(淨土約說後跋)

清朝指南,蘇州常熟人,住在東塔吳王庵。整天默坐念佛,別人給他錢,轉手就布施掉。他性情坦率,對什麼都不牽掛、留戀。芝塘里的幾個善人平時皈心於他。

康熙三十年六月,這幾個善人進城來拜見指南。指南說:“來月五號我要和各位施主告別了。”這一天大家都來看他。指南沒有別的話,只是勸人專心念佛。然後結跏趺坐往生了。

清明宏,字梅芳,杭州人。弱歲,父為納婦,逃去。母哭之,失明。後父母相繼而殂,始剃髮於紹興柯橋彌陀庵。

清朝明宏,杭州人。他剛成年時,父親就給他娶妻。他從家逃走,母親為此把雙眼都哭瞎了。後來父母相繼去世,他才在紹興柯橋的彌陀庵剃髮出家。

尋事參訪,習天台教觀,坐禪有省。後閱藏於天台萬年寺,久之,兩目並勞損。曰,此吾違親慈念之報也。自是一心念佛,寒暑無間。嘗曰,我因失明,得大利益。平時一缽一杖,居無常處。所得襯施,隨施貧乏。

不久參訪善知識,習天台教觀。坐禪時有所省發。後來在天台萬年寺閱藏。時間久了,兩眼變瞎。他說:“這是我違背父母慈心的報應。”從此一心念佛,寒暑不斷。曾說:“我因為失明而得到大利益。”平時一缽一杖,居無定所,得到的供養隨手就舍給窮困的人。

思齊賢公與宏交,嘗謂宏決生淨土。謂宏有三真,真解脫,真乾淨,真精進也。雍正五年九月,賢公於梵天寺,起念佛七期,招宏入社。時宏患痢,而持名不少懈。七期畢,往無錫齋僧館,病轉劇。一日,遍告檀越,期以明日將行。眾如期至,即起坐念佛,合掌而化。(思齊大師遺稿)

省庵大師跟他相交,曾經對他說:“你決定會生淨土!”認為他有三真——真解脫、真乾淨、真精進。

雍正五年九月,省庵大師在梵天寺舉行佛七,招明宏來參加。當時明宏身患痢疾,持名卻毫無懈怠。等打七結束,又去無錫齋僧,病情更加嚴重。有一天,他告別一切施主,預定明天就要往生。第二天大家按時到齊了,明宏就起來端坐念佛,合掌而圓寂。

清明德,字聖眼,姓馬,杭州海寧人。四歲,出家梵天寺。十六,剃髮。性孤僻,不好世務。

清朝明德,杭州海寧人。4歲時在梵天寺出家。16歲剃髮。性情孤僻,不喜歡世間事務。

年三十六,將詣律師求戒,忽得喘疾,日甚。有徒孫一葦,延數僧在寺開淨業堂,思齊賢公亦與焉。堂之左,即德臥室,日聞眾唱佛聲,恆默隨之。已而自知時至,命一葦延眾僧至床前,齊聲唱佛。少頃,止之,謂賢公曰,願師開示。賢公曰,汝當盡舍萬緣,一心念佛。了生脫死,在此一時,急宜著力。德遂偕眾持佛名。復發四宏誓願,語極懇切。至夜半,佛聲方畢,才舉觀音聖號,即轉身垂目而逝。時雍正七年十二月廿六日也。(思齊大師遺稿)

等36歲時,要去律師前求戒,忽然得了哮喘病,日益嚴重。他有個徒孫叫“一葦”,請了幾位僧人,在寺院裡開淨業堂。省庵大師當時也參與其中。淨業堂左邊就是這位明德師的臥室,他每天聽大眾念佛的聲音,跟隨默念。不久預知時至,叫一葦請僧眾到床前齊聲唱佛。一會兒,叫大家停念,對省庵大師說:“請師父開示。”大師說:“你要放下萬緣,一心念佛。了生脫死就在此時,應當趕緊著力。”明德就一直和大眾持念佛名,又發四宏誓願,語言極為懇切。到這天半夜,念佛聲才停止。口裡才舉觀音聖號,轉身閉眼就圓寂了。當時是雍正七年十二月二十六號。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