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世間百態: 真情大愛

百萬富翁19年收養75名棄嬰 患癌症仍拚命養家


時間:2015/6/13 作者:明華居士

百萬富翁19年收養75名棄嬰 患癌症仍拚命養家

李利娟正在看著孩子做功課。京華時報記者趙思衡攝

在河北武安市上泉村村西頭山腳下,一片溝壑縱橫的廢棄鐵礦井處,有幾座低矮民宅,戶主叫李利娟,厚厚的戶口本上有70多個家庭成員,周邊的村民都稱這片民宅為“愛心村”,李利娟則是這個大家庭的“媽媽”。

在城裡長大、八九十年代就已是百萬富翁的李利娟,19年間收養了75個小孩,早年靠其生意和積蓄養家,到2011年已入不敷出,現今已欠債200多萬。如今,身患淋巴癌的李利娟,仍在努力掙錢養活著這些孩子。

19年收養75個娃

6月8日下午,李利娟又一次來到北京,為新收養的棄嬰聯繫醫院,治療其心臟病。

5月16日晚上9點多,李利娟在屋門前撿回了第75個孩子,是個剛出生2天的新生兒,父母留下“是兒子,盼閨女”的字條後,匆忙離開。

因嬰兒手、臉浮腫,李利娟懷疑孩子可能患有疾病,她連夜將孩子送往武安市第一人民醫院檢查。“結果孩子心臟雜音重,醫生說是嚴重的心臟病,離開氧氣隨時都可能窒息死亡。”面對剛撿到的嬰兒就被送到ICU,李利娟說,“養或不養的問題並沒有困擾住我,因為我不可能眼看他死去。”

事實上,早在4月27日,李利娟剛撿了一個腦積水棄嬰,在此2天前,李利娟從附近教會門口領回第73個孩子,是個患有多種先天疾病的男嬰,唇齶裂、先天性心臟病。

從1996年5月,李利娟開始收養四川籍的第一個孤兒起,19年來,75個孩子走進李利娟的生活,喊她媽媽。目前69個孩子已上了戶口,戶主是李利娟。因為多次出警處理,當地民警對領養流程再熟悉不過了。民警李剛(化名)說,自己出警四五次了,一般在出警取證後,會先尋找孩子父母,調查無果後會通過公安局技術部門採集DNA等一系列程式後,再由李利娟領養,因“愛心村”是在2006年就已在武安市民政局註冊的正規民間組織,故在調查證明等完成後,給小孩上戶口並不困難。

每個孩子都有一個心酸的故事,他們中80%是因殘疾或疾病而被遺棄的,剩餘20%的孩子是遭遇礦難或是家庭變故的孤兒。目前,急需手術救治的還有4個患兔唇、3個心臟病、3個腦癱、2個腦積水等15個小孩。

“雖然手術費用缺口還有一百多萬,但很欣慰沒有一個孩子在我手中夭折,儘管日子過得捉襟見肘,但我們始終在一起。”這些孩子中,最小的還沒滿月,大的24歲。在得知李利娟的事跡後,目前,已有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嫣然天使基金等公益組織與其接觸,幫助解決孩子手術治療等問題。

曾經的百萬富翁

李利娟是武安市人,從小在城裡長大,八九十年代做服裝生意的她就已是百萬富翁,而今46歲,儼然是個農村婦女,做事麻利迅速,皮膚黝黑粗糙。為了一群孩子的生計,李利娟每天早上5點準時起床,燒水做飯,打掃庭院,開始一天的忙碌。“我的一天就像行軍打仗一樣,緊張忙碌。”6點左右,20多個要外出上學的小孩被陸續叫醒趕到廚房吃早餐。隨後,李利娟又開車將他們送到七八公里外的武安市學校讀書。

“孩子們的身世已經很可憐了,我希望知識能改變他們的命運。”為此,這群孩子中,只要一到上學年齡,身體狀況允許,李利娟就想方設法把他們送到學校讀書。課外還讓孩子們上拉丁舞班、學毛筆字等。目前,這群孩子中有10個孩子在市里讀高中,10個上國中,10個上國小,11個上了幼稚園,還有1個上特教。目前李利娟已經培養出3個大學生,1個考上公務員。

把孩子們都送到各自學校後,已是早晨8點多,李利娟又開始出攤做生意。攤位是一個10多平米的簡易板房,擺鞋攤、賣飲料等,用這些收入補貼家用。下午放學後,李利娟帶著孩子們返回山上,家裡還有大大小小30多個孩子等著她。輔導作業、做晚飯、給生病的孩子熬藥、按摩,哄年紀小的孩子睡覺……做完這些,往往就已到深夜11點多了。“利娟太不容易了,她太累了!”61歲的鄧慧蓮老人這幾年一直在山上幫忙照顧這些孤兒,她告訴記者,李利娟渾身都是病,但一直咬牙堅持著,“如果她倒下了,這些孩子們可怎么辦?”

所幸“愛心村”有許多人過來幫忙,有12個照顧幼兒的保姆奶奶,以及司機、廚師等各1人,他們都是來自鄰村或本村的村民。

孩子們的守護

因為過度操勞,李利娟的身體每況愈下。2011年冬天,李利娟被診斷出患早期淋巴癌。“住了7天院我就逃回家了,花那么多錢治病,還不如給孩子們創造條件。”李利娟說,自己回家當晚,一個人跑到山上哭了一宿,“早上起來我還是這群孩子的媽媽,我知道我的擔子,我只能更加拚命地養家。”

照顧這些沒有血緣關係的孩子,在李利娟看來,是責任也是感恩。“我養了他們,我的命也是他們救回來的。”2001年的一天,剛取完錢的李利娟在銀行門口被打劫,頭部被橡皮棍砸傷縫了78針,傷勢嚴重,失血過多,在休克後曾一度被醫生放棄搶救。“當時收養的6個孩子,給醫生磕頭求繼續救我,給我的家人下跪說不要放棄我,這些孩子在病床邊守了整整三天后我才醒過來。”

李利娟的經歷比常人傳奇和豐富。在經歷淋巴癌後,2013年,她還因治療尾椎骨骨折時輸錯藥差點成為植物人。多次死裡逃生,李利娟說自己並不害怕死亡,“就怕孩子們沒著落。”

拼了命養家的李利娟,在龐大的開支面前,還是顯得力不從心。“不算孩子們治病的費用,一個月開支也要5萬多。”精打細算的李利娟擺鞋攤,又種了20多畝地,養了120多隻羊、豬、鵝。“能不買的我們都自給自足,還好孩子們很懂事,都會幫著乾農活,照顧弟弟妹妹。”

母子之間的隔閡

成為75個孩子媽媽的李利娟,卻被親生兒子拒見10年,這是李利娟內心無法癒合的傷痛。“我一生中感到最愧疚、最對不起的就是兒子小文(化名)。”

2004年,在北京某部隊當兵的兒子小文受傷,頸椎等多處骨折,需要手術,而當時患重度腦積水的養子豆豆(化名)面臨第二次手術,經權衡,李利娟帶著豆豆趕去上海救治。親生兒子手術無人陪伴照顧,因此小文患上術後抑鬱症,不願與人交流,最嚴重的是拒見李利娟。之後,小文被送往陝西一家精神病醫院治療。當年秋天,小文被送往其外婆家照顧,但仍不願與李利娟開口說話。雖然不願與媽媽交談,但小文在向心理醫生袒露心扉時說道,“我媽媽也很辛苦,我很心疼她。”李利娟一邊說著,一邊擦拭眼淚。

母子倆不能正常溝通,成為李利娟最大的遺憾。事實上,她也正因為兒子才開始收養孤兒。

上世紀八十年代,當時的百萬富翁李利娟,在經歷一場車禍後,曾是勞改犯的丈夫染上毒癮敗光大半家產,離婚後兒子由前夫撫養,自己淨身出戶。之後其前夫“毒性不改”,將兒子以7000元的價格賣給人販子,“我接到訊息後,趕到車站在人販子手上把他搶回來。”正是這場家庭變故,李利娟開始收養孤兒。

在收養七八個孩子後,李利娟將自己投資鐵礦賺的百萬家產用來養家。到2008年,因城市規劃,李利娟的礦區被規劃成道路,故被下令停產。家中30多個孩子一下斷了經濟來源,李利娟變賣豪宅、轎車等所有值錢的東西給孩子治病。到2011年,李利娟開始入不敷出,“還好有好心人一直捐助。”因不斷有孩子被收養,李利娟借遍親戚朋友,至今已欠債200多萬。

民政局回應

李利娟收養孤兒,也得到市縣多部門的支持和幫助,武安市民政局副局長李景文接受採訪時說,民間孤兒收養是幾十年的一個遺留問題。李利娟個人獻愛心在收養孤兒,作為民政局必須全力幫助。但“民政局只能在政策允許的條件下支持”。

李景文介紹,除李新等還未來得及辦完收養手續的6個孤兒外,其他的孩子都有了戶口,讓孩子們正常接受教育不受影響。因李利娟和孩子們的生活來源主要靠社會捐助,4年前,武安市民政局給49個孩子都上了低保,每個孩子每月領到100到400元不等,來緩解經濟上的壓力。此外,民政局每個月都在提供大米和麵粉等物資幫助“愛心村”。

李景文稱,根據規定收養孩子必須在政府的福利院中進行。李利娟申辦的武安市民建福利愛心村,是一個民辦非企業性質的機構,是不符合規定的。“如果能夠儘快出台關於民建福利院的法規進行規範,會更便於操作。”李景文說。

因為政策上的限制,李利娟收養的75個孩子無法算作孤兒,不能再被他人領養,她因此婉拒了至少200人的收養意願。也因收養的孩子越來越多,“愛心村”的用地開始緊張。2013年冬,武安市政府已經給“愛心村”規劃了50畝地,但因資金困難,李利娟拿地仍遙遙無期。

京華時報記者 王莉霞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