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原創

中陰救度86歲岳母往生極樂世界成功紀實


時間:2010/5/2 作者:性空

我岳母叫張玉榮,2000年時是86歲。她生前沒有能接受皈依,所以也談不上戒殺和素食了----對了不光是不能素食,而且她天生不愛吃青菜所以在經濟允許的情況下有時還要吃活的海物。晚年患肺癌,每每夜不能寐疼得翻來復去折騰。我和妻是在電話里得知她的情況的(多年來我們一直住在哈爾濱與在天津的她相隔千里)----當時在電話里她告訴妻她已經一宿宿的不能睡覺了,天天都是靠一二三四的數數熬到天亮。此時我趕緊插話讓妻勸她把一二三四的數改成一句句的阿彌陀佛----電話對面的她想了想答應了(此前她已知道我念佛念好了一身的病所以才會答應的吧),於是就這樣她開始了念佛。我也就趕緊馬上給她寄去了念珠和念佛機。 她就這樣一點佛理佛法也不懂地而且想起來了就念幾聲忘了也就撂一邊地念了一個半月就咽氣了,且直到最後也沒能跟我見上面(始念佛後她天天在盼我快回天津但我因另一佛友往生而一而再地拖了下來),故她根本沒能弄清阿彌陀佛是誰極樂世界是怎么回事----就這種狀態在去世之後竟然也往生極樂世界成功(已經過藏地著名空行母認證)!儘管我早已深信不疑但事情真的發生之際我還是受到了深深的甚至可以說是極大極大的震撼----真是叫人沒話說!佛菩薩真是慈悲到了極處啊!鑒於此個案特殊,且就中做了很多很特別的工作才使往生成功,故發表出來供蓮友借鑑----阿彌陀佛 我本來早已定下立即去天津寫作,岳母開始念佛了我就更是急於動身了----想儘早過去好把佛理、把淨土法門比較系統地講解給她以使她的功夫能更加得力報終好得往生成功----是時妻妹閒了一處房子怪怪的也不住也不出租就乾閒著此時樂顛地無嘗提供給我們使用(房子裡鍋碗瓢盆一應家俱全都俱全,且一面牆的裝滿了雜物的大立櫃惟只正中間最上方的一格空著----沒用收拾把佛像擺了進去竟是個非常四稱的佛堂)。但任憑我再急卻三番五次出乎意料地無論怎樣也走不出哈爾濱一步----真是怪透了。 把提包拎著下了樓奔了車站都沒能行!終於有一天我急眼了,下了決心"今天就是下刀子我也上天津----再走不成誰知道還能不能見到老太太活面呢"----於是我立即給妻打了電話讓她這就上車站買一張今下午的1548臥票(她單位在車站附近),見妻答應了、去了,我高興地躺床上小憩起來----然而電話鈴響了----這個電話的出現使我不得不再次退掉了車票。電話是單位領導用手機在計程車里打來的:"在家哪?""在。""先別動地方待命等我電話。""怎么了?""洪鈺(和我一個單位的劇作家好朋友、好念佛蓮友)大概----現在要不要緊還不知道我就快到他家了你等著聽我電話----"當時我睡得有些迷糊答應了一聲又接著睡去----後突然一個激靈坐了起來:"調門不對呀----難道----"急忙抓起電話往洪鈺家打去----結果聽筒里馬上傳來了洪鈺妻子的哭聲:"大哥,洪鈺昨天……夜裡……走了……""幾點走的?""不知道----早晨起來發現時身體已經硬了……"洪鈺的辭世使我不得不推遲去天津見岳母的行程,而且是時我已因看書和聽帶而明了了助念對臨終念佛人的級端重要性,於是定下心來組織了大型的臨終助念為洪鈺送行----從阿城請來了22位居士輪班不間斷搭衣念佛三天三夜,並且每半小時就做一次開示召呼亡者趕快萬緣放下跟我們一起一心念佛,又叮囑他誰來接你也不能跟著走一定一定要等阿彌陀佛出現----現在回頭看:這對我日後送岳母簡直太重要太重要了----因在這之前我於此只是理論上知道些一點實踐也沒有,而經過了這次,我已把怎么助念怎么給中陰身開示全跟阿城大德居士們學明白了!火化之後我又跟一些方便有空的居士打了召呼定下了念七的事----民間是燒七我們念佛的是念七(即從咽氣開始算每七天念半天佛)。但就在這時天津突然來了電話:老太太腿(胯)摔斷了且因歲數太大哪個醫院也不給接----現在正痛苦不堪中……於是我一邊忙洪鈺的事一邊抽空誦了經咒----行願品和大悲咒:發願將皈依以來所有念佛誦經宏法放生修持功德全部回向給岳母----代她懺悔本身所造之業,懇請觀音菩薩和十方三世三寶慈悲加持,使我岳母有生之年能得善終,報終能得往生極樂世界成功……當時的香非常的好----是中間高兩邊一齊的小天真----記得妻子下班回來時我高興地告訴她:今天我給老太太做了法事,香非常的好----我估計她的病很快就能好。但我整個理解反了----馬上就挨了一耳光:當天夜裡九點二十分我們接到了報喪的電話!(現在才理解是時這樣才是滿願:老太太少受多少罪啊----且後來聽說當時是無痛苦去世的)電話是妻子的二哥打來的----他正一邊打電話一邊吵吵八火地指揮屋裡的人給剛咽氣的老太太穿衣服----因臨終人最怕這樣折騰(要知道那是能給折騰進地獄的啊),所以我們趕緊乞求二哥千萬千萬先別動(妻子是痛哭失聲的求):咱媽念佛來著你就放心交給我們來處理我們這就以最快的速度往天津趕……但我們的求一點作用沒起----不,不是沒起是馬上就開始起反作用:明顯聽出來人家一聽此反而越發地折騰了起來!(估計他一定和老太太是冤債關係)你越是求他他那就越是甚!天,這樣的往生還怎么送啊?! 得知噩耗後,考慮到問題的嚴重性,我趕緊給我的好朋友仲達(密宗道友)打了電話,給他講了講情況求他幫我一把給我岳母修遍頗瓦法,見他愉快地答應了,我糟糕的心境始稍有好轉。從撂下電話開始算,最早開往天津方向的火車是午夜開車。我和妻子簡單收拾了收拾便打的趕往了車站。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足見我岳母的業障有多么的大----我們遇到了想也想不到的蹊蹺事:趕上了火車不賣票也不拉人----那趟車臨時改軍列拉新兵了!這把我們急的----又干著急使不上勁:任我們磨破了嘴皮都無濟於事。最後我們不得不改坐了早晨從哈開往漢口的特快……這趟車到天津是夜裡近11點----離起靈火化只剩六七個小時時間了。進了靈堂看到了老太太的遺容,我的心都快碎了----他們的折騰果然起了作用:老太太現在呲牙咧嘴,且渾身蹬蹬的硬。妻子共兄弟姐妹七個----此時都在,我們便陪著小心和他們商量送往生事宜----出發前我已經梅河口佟居士給聯繫好了天津居士答應幫我們送往生----可此時我說到這兒時屋裡立即一片沉默----沒有一個人搭腔接咱的話!我試著在說了些別的之後又重說了一遍請居士送往生事----但屋裡又再次進入沉默! 於是我明白了:他們根本就不同意咱按佛門規矩辦!一點門兒沒有哇! 見親屬們不同意我們接居士助念送往生,我們也只好退而求其次了:我提出我們睡了整整一天了,現還有六個小時就要火化,你們辛苦了多日都去歇歇吧剩下的這幾個小時就交給我們由我們來守靈吧 ----這一條他們還挺開面算是答應了。於是我和妻開始念佛。以往送往生都是敲著引磬唱念,但這種時間場合肯定不妥,於是我們改為了金剛念(微聲唇齒音念)。助念時必須的極重要極重要的每半小時一開示也不得不暫免。妻是時業障頗大總是念著念著就打起瞌睡。於是我便必須硬挺住了----一發覺要困就馬上起來一邊磕頭一邊念,待沒睡意了再坐下來念----就這樣一直沒間斷念了六小時。但這次的助念不出所料沒有起多大作用:老太太只是手和小臂稍微軟了些,余皆未有顯著變化----時間太短了啊!力量太有限了啊!臨終四大分解開始直到16小時神識離體前被折騰得太厲害了啊! 老太太最後就這樣被推進了火化爐。見她走的這樣不好,我是日心情一直沉重----能否最終走上只好寄託於稍後的七次念七了(因雖沒見過卻已聽說過有七七四十九天內中陰救度成功往生的先例)。待從飯店出來時我看到了路邊的電話亭,猛想起托學密朋友給老太太修頗瓦法事便趕緊給仲達打去了電話。仲達告:你岳母業障太大了……我昨天晚上給她修法時無論如何任憑怎樣也修不成----一個哈欠接一個哈欠不可遏止,後乾脆就睡著了,而這種現象於我歷來從未有過……等睡了一氣一激靈醒了想了起來開始修,哎修著修著又是不可遏止地睡了過去----一次又一次都是這樣怎么都不行!後來我實在沒招了突然想起來了祖師傳承----於是我開始修頗瓦法之前先修祖師傳承----這時漸漸感覺到了一代又一代祖師的極強極強的加持力漸漸蒞臨----真是太美妙太不可思議了----等修完這個再修頗瓦法時就很快修成了!我聽此由衷地對他表示了謝意,也同時對密宗的不可思議感到更加的敬佩。 他拒絕接受我的感謝,反而說要說感謝是我要好好感謝你岳母,正是因為她咱才精進修法的,否則時間說過去也就過去了……於是我不再感謝,轉而求他抽空再給修一遍----他愉快地答應了下來。回到屋裡(不是三樓寫作間----是在岳父母家另臨時給了一間屋)我們開始準備三天后給老太太念七用的送往生用品:主要是寫有"張玉榮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之蓮位"的牌位,然後又掛上阿彌陀佛接引像(是我特意從哈帶來的)布置了個佛堂。至於給中陰身開示用的引磬,我急切中接受了天津居士天嬰的建議用腳踏車鈴蓋和車輻條自做了一個----聽起來聲音也還可以(我本來新購請了一個但離哈時留在洪鈺那了)。一七這天一晃就到了。一大早聽到了一個訊息:二哥他們幾個今天去西城請宴還人情去一天回不來,我和妻商量了商量決定乘這機會把天津居士們請來集中念一天。於是我們一替一句地遊說起老爺子來,見到他邊拄棍向外走(去公園溜彎)邊點了頭,我們簡直高興得心花都怒放了!但就在我找來通訊錄抓起電話時,二哥象從地下冒出來似的突然出現在了我們面前:"聽說你們要請居士念佛----咱可說好了啊----就念十五分鐘!" 二哥是大家族中的主事人,他是時不同意我們請居士的語氣和表情特別嚴厲、堅定。我用眼看了下妻子----她則對我無奈地搖了搖頭……於是我不得不改口了----竟至說了一句妄語出來:"喔改了----剛才我倆又商量了一下,覺得咱家的情況還是不請居士來為好----我倆已經決定就由我們倆人來念……"請居士助念事就這樣永遠的黃了----而天津居士幾十人我已聯繫好已在整裝待命(後來他們聽說來不了後各自在家為我岳母念佛做回向很是令人感動)。但我們也有我們軟性的反彈:你不是不讓請居士么,好,我們不請!可你只允許念一刻鐘就對不起了我們是在自己的房間裡願念多久就念多久----往常念七念半天我倆乾脆念他一整天而且念完後還要進一步堅持爭取念上二十四小時----一天一夜----就是換班迷登也要堅持!於是我們便敲起引磬(車鈴)上上香或跪或坐或繞地嗷嗷唱念了起來----為保持精神高昂時不時就變換一下念法:有時用黃念祖唱法有時用五會念佛唱法有時用念佛心曲唱法,午飯和晚飯兩人換著吃以確保佛號聲不斷(不過妻還是間或打瞌睡),並且嚴格地每半小時至四十分鐘就給岳母中陰身做一次開示。由於岳母對念佛法門甚或整個的佛法都屬一毫不懂,所以我精心準備了好幾頁稿紙的開示文----大意如下: "張玉榮善信阿彌陀佛(三稱):你現在陽壽已盡已經沒有身體了進入了中陰身,你的修持到了最最關鍵的時刻!你現在看到任何景象也不必害怕不必奔跑躲避----現在誰都傷害不了你!你要趕快萬緣放下一心念佛、趕快一切放下跟我們一起一心念佛!"張玉榮善信,你這一生任勞任怨,相夫教子勤儉持家,在你被誤解甚或被嚴重誤解時你都不做任何分辯和解釋任由其自生自滅----心胸何等開闊啊!更為難得的是:你能在晚年不顧病痛一心稱念阿彌陀佛萬德洪名----要知道:一句阿彌陀佛出口滅八十億劫生死重罪啊!要知道阿彌陀佛現在是西方極樂世界的教主他有極為殊勝的四十八大願救度眾生----其中第十八願:"我作佛時,十方眾生,聞我名號,至心信樂,所有善根,心心回向,願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十方眾生稱念阿彌陀佛萬德洪名得生淨土者數不勝數啊----他們念佛成佛今日念阿彌陀佛來日做阿彌陀佛啊----到我國宋朝為止,極樂世界就已經有了三十六萬億一十一萬九千五百同名同號阿彌陀佛!張玉榮善信,要知道佛法難聞中土難生淨土難信啊!可現在佛法難聞你已聞、中土難生你得生、淨土難信你已信!你一定要珍惜這難得的機緣啊!一定萬緣放下一心念佛、一切放下一心念佛啊!"張玉榮善信:你一生樂善好施捨已助人對所有親屬一視同仁----可現在陰陽阻隔你已經幫不上他們任何的忙了----你要想幫助他們也是只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趕快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因為一到了那裡,你就會很快證得無生法忍,而有了無生法忍你就有了可以隨時回到娑婆世界來的通行證,那時你就有能力幫助你的所有親人徹底的出離苦海離苦得樂了!並且同時你也有了生生世世永永遠遠再也不墮進三惡道的保票了可以在那當生成就不退成佛了!張玉榮善信趕快萬緣放下一心念佛、一切放下一心念佛----今日念阿彌陀佛來日做阿彌陀佛!"張玉榮善信,現在誰來接你你也不要跟著走----就是生身父母來接你、菩薩來接你也絕不能跟著走----一定要等阿彌陀佛出現!"再有,如果你看到強烈的光、耀眼的光、令你感到恐怖不敢逼視的光,你一定要不顧一切的投身進去----因為那是接引你的佛光!當你看到蘭色或其它顏色柔和的光、特別符合你心性的光,你千萬千萬不要投入----因為那是六道苦海之光----"南無阿彌陀佛、南無十方三世三寶(三稱):弟子某某某願將皈依以來所有念佛頌經宏法放生修持功德全部回向給我的岳母張玉榮,代她懺悔本身所造之業,企盼她過失早盡,念佛成就,往生極樂世界成功!"張玉榮的怨親債主阿彌陀佛(三稱):希望你們都來做張玉榮的助緣,不要做她的逆緣,待她往生極樂世界成功回來救度你們徹底出離苦海!同時我們把今天念佛法會的所有功德以及皈依以來行持善法的所有功德全部回向給你們,代你們懺悔本身所造之業,幫助你們早日得生善趣離苦得樂……"當晚六、七點鐘的時候,給老太太燒完了七(人家不參加我們的念七堅持按民俗的辦法辦燒七)的親屬們涌了進來,我們雖然是在小屋裡又關著房門但還是把念佛停了一會----改成放念佛機----同時我也趁機躺下小憩一會準備稍後的連軸轉念佛能支撐下來……但這一躺卻再沒有能起來。先是聽見外面的親屬們嗆嗆嗆----朦朧中傳達進我腦海的信號似乎是千萬張嘴在嗆嗆、千軍萬馬在爭辯是非甚或是爭鬥----是唇槍舌劍異常激烈的那種感覺……再後來感覺到妻子進來了敲磬唱念上阿彌陀佛了----但我就是起不來……記得只是勉強撐著問妻子困不困,見妻說不困囑她先堅持一會就睡了過去……後來妻子打瞌睡把土引磐咣啷一聲掉到地上時我曾醒來,心裡明明在想"她挺不住了我得趕快起來接她念佛",但就是起不來----想的是起來但非但沒起來反而馬上就什麼也不知道了徹底睡了過去……一七精進念佛一天一夜的計畫就這樣泡了湯。第二天起來我去了妻妹騰給我們的寫作間(在另外里弄的三樓上)開始了寫作----因當時在定向給一劇院創作話劇且人家又要得很急所以不得不抓緊一切時間往前趕----也是沒辦法我拿的工資就是幹這個的。大約下午一、兩點鐘的時候,我接到了妻子打來的一個電話----但願虛空法界慈悲從現在開始直到永遠再也別讓我接到這種電話了----她告訴我老太太的牌位不見了讓人家給扔了----是誰扔的扔到哪了問誰也問不出怎么找也找不到了這可怎么辦?記得我聽到了這個訊息愣住了半天緩不過來:要知道咱送往生那是不可或缺的呀!"怎么呢?"我問:"牌位放在咱們的屋裡,誰能闖進咱們的屋子裡把它拿走扔掉呢?""不----沒放在咱們屋裡?""什麼?!""我把它擺到爸爸媽媽那屋的靈堂里了。""怎么會呢----我明明放在咱屋的佛堂上----""佛堂讓我給撤了----""嗯?!"妻子是一個凡遇到大事都要讓我來拿主意的人,特別是在學佛修行方面她歷來都對我言聽計從,在正常情況下撤佛堂這樣的大事她是一定做不出來的----這事我相信了她後來的解釋:她當時幾乎不知道是在做什麼稀里糊塗地就把佛像給撤了下來把牌位給送到了另外房間----那時大腦一片空白,手和腳幾乎不是自己的……放下電話,聯想到此番送往生從頭開始的種種種種,我猛然意識到僅僅這樣肯定不行,老太太今世就吃過許多海物,再加之累世累劫的怨債(那肯定是誰都會有的只是多少強弱不同而已)----在這個最最關鍵的關頭能放過她么?一定不會放過的!一者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二者也許他(它)們正要靠著折騰老太太來使自己得救呢?不行,必須想辦法了!得馬上頌頌哪篇大經才好----對了應該頌地藏經----也許我早就應該頌了也未可知……地藏經我在前些年超拔我亡故的父親時曾連續頌過兩個多月,此番駕輕就熟自然不覺吃力……認識上去了我便馬上開始了念頌,待頌完組織了這樣一套詞作回向:南無十方三世三寶:弟子某某某為代我岳母張玉榮懺悔本身所造之業,企盼她過失早盡,念佛成就,早日往生極樂世界成功;並代她的累世父母師長、六親眷屬、怨親債主、有緣眾生懺悔本身所造之業,也企盼他們過失早盡,早日得生善趣出離苦海離苦得樂,特吟頌地藏菩薩本願經一卷——南無十方三世三寶!此番一定是做得對了----第一柱香就出了小天真,再上----蓮花香!再再上----極樂香!妻子來吃晚飯時是臉上掛著笑進來的----而且我尚未及告訴她頌經事----由此地藏經威力之大可見一斑----她告我:今下午也不怎么了,他們那邊兒怎么全變了呢----我告她我剛頌完了一遍地藏經,她始釋然。於是我就乾脆把逢七念佛、平時頌地藏經事"制度化"了下來----日日堅持。說也奇怪,從那天開始,整整一個多月,每天至少一柱香(逢七的日子一柱接一柱上得格外多),卻就是小天真、極樂香、蓮花香、功德香這四種香互換,要知道共有二十四種香譜啊!但是別的一次不出,一月余唯只這四種。過了幾天又接到了五明佛學院我的出了家的好朋友打來的電話,告訴我寄去的一千二百元錢收到了(我和妻寄去給老太太做佛事用的),讓我們放心:老太太的事他一定給安排好----後來得知:他找了五明大德丹增活佛親自為我岳母做了法事,並且五明的漢經堂還為她念了七七四十九天的經(不是單給她一個人念的,是每天念的經都有她的份)……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樣的不壞!一切的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我對我岳母能最終往生極樂世界成功充滿了希望! 但突然有一天----是我返上乏來之後的一個早早就進入了夢鄉的夜裡,由於做了一個----不,不應說是一個、應該說是做了一宿到天亮的完整清晰的怪夢,使得我對岳母能往生成功發生了根本性的動搖!那個夢很長且很有故事性,裡面還出現過刀光劍影……但它主題非常明確——從始至終緊緊圍繞著一點:那就是你得換心----說她(我岳母)必須換心!可……她畢竟早已火化多時了啊——這要怎么樣來換心啊阿彌陀佛?! 多日來那個必須換心的長長夢一直縈繞在我心頭,必須寫作時臨時進了戲劇的天地,寫作一結束便又回在這夢裡! 當然細細揣摩起來換心絕對是應該做的,因為極樂世界是大家都在渴望去上的"一真法界"----那裡面清一色都是佛和菩薩,而我岳母命終時的狀態是典型的凡夫行凡夫見,且又未在學佛、修持甚或壓根兒就未入佛門一毫也不懂得佛法的道理,所以她的狀態肯定與極樂世界的狀態格格不入----是的一定格格不入!但怎樣才能使得中陰(也稱中有)時段的她改進入一個嶄新的心地而與極樂世界相融呢?不知道哇----而且不光我揣摩不出,就是在我皈依十年間所看到過的許多佛書裡面也未見有這樣的介紹啊!地藏經照樣在頌(香還是照樣的好),劇本在照樣的寫,阿彌陀佛聖號照樣在念,唯獨怎樣換心仍舊怎樣也琢磨不出來----日子就這樣打發著……二七的頭一天晚上,中央電視台一套節目八點零五分要播出一部很好的做為編劇的我非常應該觀看的電視劇(忘了名字了)----記得到津半月來這還是第一次打開電視……然而就在八點零五分快到的時候,我在的這間屋子----不,主要的還是這間屋子裡的我----開始越來越感到異樣:老百姓有句形容人極度恐懼時的俗語:頭皮發乍後脊樑冒涼風----用到是時的我的身上最為準確----只是我一絲一毫都沒在恐懼(學佛之後早已經漸漸沒有了任何的恐懼),不過奇怪的是,雖說一點恐懼也沒有,但外面一有什麼聲音----比如鄰家的敲門聲、誰往門外垃圾通道倒垃圾時磕打撮子的聲音等等----我都不能自已地哆嗦上一下或是一激靈等----真是奇怪透頂!再後來,我站了起來徑去關了電視,然後點上了香----那時刻腦子裡已沒有一絲一毫電視劇的信號了,就是想再領老太太念一會佛、幾分鐘一開示的念會佛!但引磬敲起來後我卻既未先開示也未先念佛,而是開始為老太太中陰身授受三皈,然後又領其背誦了四宏誓願----這事至今我仍然無法做出解釋:因為這之前無論直接還是間接我都從未聽說過可以給中陰身授三皈、可以領中陰身發四宏誓願----見所未見聞所未聞啊----可那個晚上我居然直接就這樣做上了----莫非我的身體是時沒在受我的大腦的支配?那么是誰在支配呢……嗨說不清啊!"張玉榮善信阿彌陀佛(三稱):我現在代表三寶為你授受三皈,下面我說一名你來重複一句:自皈依佛,當願眾生,體解大道,發無上心……自皈依法,當願眾生,深入經藏,智慧如海……自皈依僧,當願眾生,統理大眾,一切無礙……皈依佛覺而不迷……皈依法正而不邪……皈依僧淨而不染……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盡誓願斷……法門無量誓願學……佛道無上誓願成……" 從第二天開始,我們把發四宏誓願加進了每次念七都要搞的間隔半小時一次的中陰開示中……三七剛剛過,我接到單位的電話:要我回哈爾濱參加劇本討論會----因也要討論我的劇本所以不能請假……這可難住我了:送往生剛剛進行了一半,送往生的用具如牌位等能夠搬遷么?又是個從未聽說呀!但不能也得能----我別無選擇!於是我雖不情願但也不得不把老太太的像片和牌位從佛堂里大光明佛的懷抱里和佛像旁撤了下來……我拿到手裡放頭頂頂了頂禮,然後把它們夾到了《佛教修學要典》的大厚本裡帶回到了千里之外的哈爾濱…… 開會地點是在郊區的一個度假村里,時間正好不和我們衝突:四七念完了開會,五七那天會議閉幕。那段時間哈爾濱下大雪----非常大的大雪----所以當我散會趕回家時已下午兩點半了……坐在顛簸的公車里時,腦了里驀地泛上來了一個念頭:今天是五七了啊,如果老太太能走上今天也該差不多了吧!進到屋裡時妻子已自己敲磐唱念很長時間了……我趕緊接過引磐(還是那個腳踏車鈴蓋----回哈後想買新的來著又覺得也許老太太聽這個或許已經習慣了所以就未換)加入了進來…… 妻子念得早便也結束的早,四點之後小屋裡就只剩下了我一人……是時兩個兒子因給我們念七騰房間(現在有佛堂這屋是他們在住)已靠在外屋迷登著了,妻子去到廚房開始籌備做晚飯,我呢,因起動的晚所以更加努力地在唱念……也不知是什麼時間開始的,我的腦海一點一點漸漸什麼都沒有了----突然一下子任何雜念也不再升起----真的是進到了"一念不生"!突然感覺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樣的清淨----是清淨至極!是終極的純粹的清淨!感覺一切的一切都是在"朗徹"之中!是、是那樣的一種暖洋洋的清涼----請原諒我實在是找不到準確的辭彙來做精準的形容和表述----同時眼前開始越來越亮、越來越亮----直到非常明亮,然後空中開始往下刷刷刷刷象下雨一樣落七彩光點----睜開眼睛也是閉上眼睛也是,明明看到在落而要用手去接卻又什麼也接不著----這樣的情景一直持續了很長時間直到被另外的事情所打斷才漸漸隱去----過了些時日,我所求的藏地著名空行母讓人捎過來了兩句話:第一句:洪鈺和張玉榮現在西方極樂世界;第二句:讓他們家屬給他們每人放生五百條生命提高品位……---全文完南無阿彌陀佛!南無十方三世三寶!願以此功德,普及於一切,上報四重恩,下濟三塗苦,若有見聞者,悉發菩提心,盡此一報身,同生極樂國。十方三世一切佛!一切菩薩摩訶薩!摩訶般若波羅蜜!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