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打地藏七的殊勝經歷


時間:2015/11/4 作者:王高晟

末學剛從廣州道場回來,從12月1號到7號在廣州道場打了一個地藏七,實在是無比的殊勝,現在供養給各位師兄!這都是末學的親身經歷——

因緣——很早以前就想過要去打地藏七,可是因緣不具足,也不能強求。11月份初到弟弟家,在某一天晚上剛睡下就突然看到地藏王菩薩,後來一天晚上又看到菩薩,那時我很奇怪,我說怎么回事,不會菩薩示現有什麼事吧,心裡還是擔心有事發生。後來不久,有一天下午要出家門,突然在論壇上看到一位師兄的一篇文章,上面寫到他在廣州道場打七,我才知道原來廣州有了地藏七道場,真是非常高興。我立馬就搜尋了到道場的聯繫電話,報了名,準備12月1日去打七。這時我才明白原來地藏王菩薩是提前來告知弟子因緣成熟了。感恩,太感恩了!

去道場前兩天——本人從小就有做夢的習慣,到現在也是。28號去廣州,具體哪天做的夢不是很清楚了,但是很記得夢境的內容——有一個女孩示現的是我同學的樣子,她說她要走了,一共是兩個人要走,我在夢裡很急,我說你們要去哪裡啊,還沒畢業呢,她們就說反正我們要走了,態度很堅決,我還吃了一頓素菜,她們吃完飯就走了。醒來後我又奇怪又擔心,我那個同學沒事吧。

進道場第一天——我是30號下午趕赴道場的,一直很順利,在學校吃了中飯才動身。轉車的時候人特別多,我提著兩件東西,連站都不好站,還沒過一個站,沒想到我身邊那位人士就下車了,我也就很順利的做到了座位,還別說,真是遠,一個多小時的路程,如果沒有座位,就我這體力絕對吃不消。(感恩!)有義工帶我進去,非常的好。本來我想找個上鋪睡覺,因為可以把下鋪讓給比我大點的師兄,沒想到,本來還有一個上鋪的,被一位師兄說已經定了,我被安排在了三樓的小房間,而且很安靜的一個下鋪床位,其實我睡覺喜歡安靜,絕對的安靜,沒想到倒安排的非常合心意。(感恩!)來了就被師兄帶去了佛堂,誦經。其他師兄基本早到了,看到他們都在跪誦很精進,我也跪下來誦經。誦了三部《地藏經》後,我們一起去吃飯,都是素食,但是非常好吃。(感恩!)晚上是預備會,由文師兄主持,第一次看到文師兄覺得好年輕,有一股很正的氣場,但是我不敢親近她,雖然很想親近她,覺得很安全。預備會上,文師兄說了道場的規矩和接下來七天的安排,同時說到了一件讓我自覺慚愧的事,她說——佛弟子要做到三點才是真正的佛弟子:一、身體健康;二、家庭和睦;三、事業順利。簡直當頭棒喝,因為我一樣也不具備,真的很慚愧,因為我連佛的弟子都談不上,心裡很著急,怕自己修行錯誤,而誤了終生。(感恩!)

打七第一天——五點我們就被一位師兄叫起來了,我感覺自己還在夢中,但是不敢含糊,立馬就衝到洗刷的地方,一碰那水,冷的直發抖,平時在家是絕對不會如此的,這就是鍛鍊,洗兩把水立馬就清醒了。再趕到佛堂,其實心情很激動,因為沒有嘗試過這種生活,再說可以不受打擾的修行,真是機會難得。進入佛堂,就被廣智師兄帶領大家拜懺,拜八十八佛,(預備會那晚問師兄告訴我們如何拜懺)拜108拜下來,全身冒汗,我當時只覺得累,但是很舒服,還沒有感受太多東西。接下來是跪誦《地藏經》,之前看過別的師兄的日記,說跪下來就最好不要移動,我也如此做。可是喉嚨張不開,又要跪著又要念誦很吃力,文師兄和廣智師兄要我們最好喊出來,這樣才能氣順,跪經可以讓我們在跪的過程中打通任督二脈,對身體絕對有好處。(文師兄家七代行醫,所以給我們介紹的非常有科學依據,後來得到強有力的證明,請接著看)讀第一部經的時候,我的頭頂開始不舒服,像被壓著似的,但是又只是一陣一陣,後來就沒什麼了,接著是小腹痛,尖尖的痛,過一會又好了。拜完一個大懺誦完一部經,我們去吃早餐,當時大家還不是很熟,也沒怎么說話,慢慢的排隊在打飯吃飯,文師兄和那些義工師兄是等我們吃得差不多了在動手吃飯(真是辛苦和感恩他們!)。飯菜做得很爽口,很好吃。吃完飯我們又來到佛堂跪誦經,誦一部再拜一個大懺,又痛痛快快的出了身汗,此時我對拜懺還是沒有更多的感受,但是對上午的三部經跪誦就開始印象深刻了,膝蓋鑽心的痛,特別是到第三部經的時候,感覺有個針在扎我的膝蓋,那種感覺真想放棄,可是覺得別人都在跪著,我不好意思不跪,心裡對自己說,死都要跪。下午休息一個半小時,我趕緊睡覺,還要佛菩薩加持弟子下午膝蓋不要痛。一點半我們被叫醒,又匆匆忙忙趕往佛堂,說實話,我連把臉都沒洗,穿好衣服就往佛堂趕,大家基本到齊了,我們又開始跪誦經,下午感覺更累了,拜懺也是大汗淋漓,跪經跪的膝蓋痛,但是我還是堅持沒有移動。誦完七部經三個大懺,我們開始交流會,由文師兄主持。她問我們痛不痛,我們都覺得超級痛,說實話,我們真的沒有吃過跪的苦。(由文師兄主持的交流會在後面會做系統的總結,在此不一一說明)第一天我們睡的比較早,從第二天開始才有懺悔。一天下來,我真的很累,因為力氣不是很大,所以有點吃不消,其實文師兄告訴我們,這都是氣不順的原因。第一次倒下去不到三秒就呼呼大睡,也不去管明天會如何,只想趕緊休息。

打七第二天——我的佛呀,第二天準時被叫醒,我感覺全身的骨頭都動不了,又酸又痛,可是不敢不起來,還是立馬往洗刷的地方沖,穿衣服猶如慢動作,可是用冷水沖兩下臉倒清醒了很多。還是一樣的時間一樣的功德,只是今天的感覺已經完全不同,在跪經的時候強烈的感覺到原來真的不應該去傷害別人,他們比我們更痛,我們這點跪就受不了,他們又是何等的難受啊,那種同情心突然從內心深處升起,感受到他們的苦。拜懺更是不得了,雖然累,但是心裡更多的是悔恨,不應該去傷害他們,覺得自己造了如此多的業,怎么對得起起冤親債主啊,那種悔恨和自責讓我不斷的拜也不斷的哭泣,心裡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悔恨。印象最深刻的是,文師兄播放了一首非常震撼心靈的懺悔歌,我一下完全崩潰,我陷入了無盡的悔恨之中,癱坐在地上幾乎用我全部的力氣在哭泣,我好恨我自己,為何要去傷害他們,他們好苦好苦啊。下午跪經的時候痛的鑽心,突然有種想回家的念頭,因為我實在太痛了,而我自小又是一個最怕痛的人,有一時刻我真的想放棄,打包袱回家,可是又不好意思,別人也痛啊,為何別人不放棄,因為受大家的力量感染,我還是堅持了下來。(懺悔和感恩)晚上懺悔的時間是我今生最難過的經歷,其實在來之前我就做好還債的心理準備,在文師兄開會時說起別的師兄懺悔的故事,我已經無法控制自己因為不孝而升起的無盡的悔恨,我開始默默的在流淚,我強烈的感覺到對不起我的母親和父親。當我終於跪在佛菩薩前懺悔自己的不孝時,那一刻,我完全處於一種深深的自責之中,對母親的愧疚讓我幾乎哭的不能自已,很久很久了,我和母親之間的恩怨幾乎在那一刻已全部放下,對母親只有悔恨和感恩。這塊壓在我心頭將近三十年的巨石在我的深深的悔恨中終於放下了。(在這裡我要深深的感恩地藏七道場安排的懺悔環節,如此無所拘束的放下真的是用言語所無法形容的)

打七第三天——我睡的不是很好,凌晨三點多鐘我就醒了,我以為五點了,又睡睡醒醒,醒醒睡睡,很不舒服,四點多的時候,別的有些師兄已經在那拜懺了,我坐在佛堂誦佛號,可是坐不住,沒過多久,我又跑回宿舍去睡覺,知道五點師兄把我叫醒。開始拜懺時突然我的心臟開始狂跳不已,幾乎有種想要跳出的感覺,我不敢按標準的拜懺法拜懺,跪在那兒拜懺,跪誦經由於心臟沒有緩和,我已經發不出聲音,因為很不舒服,我只好坐下來,默默的讀誦。其實有種強類的感覺,這是我曾經殺生的冤親債主來了,他們的心比我更痛萬分,這是他們傳遞給我的信息。我默默的忍者,因為我知道這是我欠的,而且已經是果報輕受了。誦完第二部經後,我實在頂不住了,我跪在地藏王菩薩面前,求菩薩加持我,讓我的心臟平靜下來,當我說完這話跪了三拜之後,我的心臟立馬恢復了平靜,真是太感恩了。(文師兄之前就告訴我們,有什麼事都可以求佛菩薩加持,佛菩薩很慈悲,都會幫助我們的,而我開始沒有,因為我是來還債的,就必需好好的承受,只是此時我已經完全控制不了自己,難受到極點才不得不請求佛菩薩加持,這種加持的力量真是不可思議,立馬見效。不過事先說明,我開始還是要承受自己給別人帶來的苦痛,如果不如此,一味的求佛菩薩加持,那自己什麼也感受不到)這一天所有的拜懺和誦經我都很難受,但是心臟是不再那樣痛了,只是渾身不舒服,感覺有什麼東西要蹦出的感覺。晚上的懺悔會,我坐在那裡如座針氈,恨不得立馬衝到上面去懺悔,可是我開始只是默默的坐著,可是有一種聲音很強烈的傳過來,一定要懺悔,我自己也很不舒服。別的師兄快懺悔完時,文師兄說如果今天懺悔完了就回去休息,我當時已經忍不住了,衝出來說我還要懺悔。那是第一次強烈的感覺到自己曾經殺生所帶來的苦痛,雖然我曾經在生命的邊緣徘徊並親身感受到切腹之痛,但直到此刻才明白那種力量的可怕和自己的深深悔恨。懺悔完就吐了。(說明:在這個過程中會經常出現嘔吐,上廁所等一系列症狀,有時是白沫,有時是苦水,有時是黑色的大便,有時是黃色的尿,有時會這裡痛、那裡痛,師兄說這都是非常正常的現象,因為他們要超拔走)

打七第四天——第四天開始我的人一下子輕鬆了很多,誦完一部經我們等著去放生。很感恩文師兄的家人,他們不但陪著我們去放生,更是用車子一趟一趟帶著我們去放生的地方。好不容易大家把物命抬到水邊,雖然那天早晨比較的冷開始,但是大家還是非常積極的赤著腳用力的搬動著。先給他們三皈依,在回向,最後給他們念誦佛號,用來放生時可以用整個身心來放是一種如何的震撼心靈,那種逃離死亡奔向新的生命的渴望與幸福就如我們自己搬感同身受,而一想到自己當初為了滿足自己的口服之欲對他們造成的傷害是何等的殘忍與自責,我用盡我所有的力氣和生命呼喊著阿彌陀佛,我真正的希望他們都能解脫,離苦得樂,同時也在心裡告訴自己不能去傷害物命了,他們真的非常非常可憐,那些物命盤踞在我的腳邊,久久不肯離去,有一種感動叫信任,有一種震撼叫利人——這是我從放生中最直接的感受。回向完我又開始吐,全部是白泡,但是整個身心都非常的輕鬆,我能感覺到他們現在都很快樂。回到道場,我們有兩場連續拜懺,因為我是跪著拜懺,為了不影響同修,我跪在邊邊上,雖然我拜懺的姿勢不標準,但是佛菩薩很慈悲還是很加持我,拜懺時那種懺悔心一直在持續,特別是在念誦到“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嗔痴”時,幾乎用盡了力氣在哭泣,覺得對不起他們。中午我沒有去休息,因為在周三晚上也許是周四的凌晨,我就做夢,夢見一是貪心,二是邪淫我沒有懺悔,因為我只是默默的和佛菩薩說,可是沒用,夢中示現是一定要懺悔出來的,因為我的羞愧,這是佛菩薩的慈悲,用另一種方式來提醒我。我本來約好另一位師兄中午聽我懺悔,因為她中午不休息的,可是她說沒用的要要大家聽到,可是我那時已經忍不住一定要懺悔了,為了不影響同修,我決定中午自己到佛堂懺悔。吃完飯沒過多久我就盡了佛堂,真是不可思議,那天來了三位師兄,一個母親,一個兒子還有一個小孩,當我開始懺悔的時候他們也進入了佛堂,因此我的懺悔就有了他們三位師兄的見證,後來來了一位小菩薩和那位我開始準備當著她面懺悔的師兄,加起來就有了五位見證人。跪在佛前我把自己心底最垃圾最骯髒的事統統的說了出來,邊哭邊說,也沒有去管別人如何看如何想,只覺得自己是天底下最骯髒的人。懺悔完又在洗手間吐出很多的東西,佛菩薩是慈悲的,加持力不可意思,但是首先是我們真的是後悔自己的行為和錯誤,從內心真正感到這樣是錯的才可以。下午的拜懺很神奇,我跪在後排的中間拜懺,一串陽光從窗台溫柔的掃進來,暖暖的照在我的身上,也只有那個位置可以感受到陽光,這是奇異的事情發生了,我看到佛堂前的八十八佛畫像上有三位如來像發出醒目的光(八十八佛像離我拜懺的地方比較遠,而且那面牆是射入不進陽光的),我拜懺時不敢跑過去看是哪三尊,三尊佛像也同樣是那個樣子,當我拜懺完,記住他們的位置,跑過去對照一看,他們的名號就是佛菩薩告知我該如何做的,我當時就是這種感覺,這是佛菩薩要示現給我的教誨,三尊如來呈三角形,第一尊放亮的是南無大強精進勇猛佛,第二尊是賢善首佛,第三尊是阿閦毘歡喜光佛,也是告訴我修行要精進,行事要以賢善為第一要義,只有如此人生才能歡歡喜喜。(真是太感恩佛菩薩了,像我這樣的罪人有什麼資格得到佛菩薩的厚愛和示現,我真的非常非常的慚愧,同時也非常非常的感恩!)

打七第五天——今天變得輕鬆了很多,拜懺時還是有那種懺悔的心,膝蓋也沒那么痛了,心情變得很愉快,文師兄提醒過我們,第四天開始大家都會好轉,的確如此,大家都感覺好了很多,心情愉快了很多。下午的時候,膝蓋又有點痛了,還是那種像針一樣鑽的痛,但是我現在已經明白那是怎么回事了,也就沒有太在意,因為他們要走了。不過從這天開始,我跪誦一部經就要上三次廁所,而且都是大號,當然一天下來,人是很輕鬆的。今天燒了皈依證,沒想到晚上就夢見他們都有了自己的安身之所,還給我看他們的地址。但是那間教室里還坐著小部分人,還有一位很嚴重是從牛欄里我把她喊出來的,她全身濕露露的,我要她跟我走,去教室聽課,她就出來了,跟著我來到了教室。另一位說她很煩惱,我就給她錢,讓她不要煩惱。

打七第六天——文師兄說過,冤親債主會走一批來一批,的確如此,我今天開始又感覺到身處在冰窖之中,全身發冷,瑟瑟發抖,上午追頂念佛的時候,我已經冷的不行,吃飯時坐在太陽下都感覺全身都是冰。說實話我當時很緊張,因為實在太冷了,我也知道這是我應該承受的,因為這是債,一定要還的。冰凍持續到晚上的繞佛,晚上追頂念佛時,我只能坐在那兒抱著自己,嘴裡不停的念誦阿彌陀佛,這時蔡師兄在我的後面很大聲的念誦著阿彌陀佛聖號,那種磁場很大,很溫暖,他要我跪在他旁邊,我跪在那兒只想往他身邊靠,因為很溫暖,那種強大的磁場力量把我漸漸的平靜下來,在追頂完時我大力的吐出了很多東西,人也輕鬆了很多。可是晚上的交流會,我又開始瑟瑟發抖,真是一批一批,我們的罪業可真大啊。晚上睡覺在被窩裡我的背都是冰涼的,兩條腿重的不行,本來人睡覺了,身心是很輕鬆的,可是我不同,背冰涼,而腿像壓著很重的東西一樣的難受。我知道,他們這是要走的表現。在追頂念佛時就有一串一串的氣流從腿部像頭部延伸。今天燒完皈依證在給他們回向時,我能明顯的感受到他們真的很想出離,很想去極樂世界,那種迫切的心情當時幾乎讓我承受不住。晚上又做夢,夢見了那位很煩惱的師兄她說不煩了,現在好了。

打七第七天——今天是最後一天,大家都有所懈怠,但是堅持的師兄還是在堅持。我在跪誦經時感覺到特別的困,以前從沒有過,我知道這又是另一批新的,無論我如何搖動頭想清醒都沒用,還是很困。中午的時候,聽到另一位師兄說,我們這一期打七不是很理想,最好能留下來再打一期。說實話當時我真的有種被打敗的感覺,心情一下子處在失望之中,我幾乎都不相信自己了,我的內心在交戰,誦經也沒那么用力氣了,可是還是很困,我對自己說,怎么辦。後來我想到文師兄說,我們打七最重要的是轉心,如果不轉心打多少七都沒用,我感受到的確如此,我為何好還要強求呢,我從跪誦開始坐了下來,因為我真的不能再堅持跪誦了,我不能強加自己,當我坐下來的那一刻,我發現我反而放下了,也不管效果如何,也不管別人還在堅持,一切的一切就在放下的那一刻變得輕鬆,我理所當然的享受著這一刻。我對自己說,我和他們是相通的,當我還在執著的時候,其實他們也在執著,只有當自己放下的時候他們也才會放下,我在第七天終於深切感受到了事事都要放下的感受。燒完最後一次皈依證,就是對這次地藏七的全部功課了。晚上我又開始做夢,夢見了母親不在那么嗔恨了,最欣慰的是,我夢見由於宮外孕而失去的孩子被接走了,沒有再跟著我。在夢中我對母親說:媽媽,我連孩子是男孩還是女孩都不知道,就被接走了。多少感覺有點遺憾,可我能感覺到那是個男孩。很欣慰,真的,很高興,知道孩子去了好地方我真的好高興,不再跟著我受苦受罪了。

打七第八天——按理說不該再寫第八天,可是我覺得非常有必要寫第八天發生的事情。這天很多師兄都回去了,我們這期除了三位是要打第二期的之外,我是留下來做義工洗被子和打掃衛生的。我由於從小尾椎摔過一跤,所以長的不是很高,而且一做點事就直不起腰來,尾椎部位就痛,我的家人都基本不要我做什麼重活,我很感激他們,可我更感激的是這七天下來的跪經和佛菩薩的加持,我的尾椎竟然不痛了,我洗了那么多被子,拖地,洗刷,涼被子我都不會直不起腰了,真是太感恩文師兄了,太感恩佛菩薩了,跪經真的不可思議。如果大家去打七,一定要好好的跪經。除了這件事神奇之外,還有一件天大的好事要和同修分享。晚上我回到了家,在家睡覺的時候,又開始進入夢鄉。(很抱歉,我的很多感應都來自於夢中,也許和我從小到大天天做夢有關)我夢見一條超大的黃金蛇,盤踞在那裡,我的母親還有另一個我的兩個同學她們三人準備去打那條黃金蛇,我立馬跪下來對他們說,求求你們不要去傷害他,不斷的給母親她們磕頭,也許是感受到我的哭跪,母親放下了打蛇的舉動,說明一下,在我向母親跪誦的時候,那條黃金蛇給我傳來一個信息,他說她們傷害不了我的,我當時很奇怪,我說自己怎么能感受到蛇的信息。後來我們靠近那條黃金蛇,他受了傷,母親就很用心的去為他護理傷口,這時其中有一位同學搶走了蛇的一刻寶珠,我很急,立馬跪下來對她說,求求你還給他吧,他沒有那顆寶珠怎么活啊,後來那個同學就還給了蛇。這時黃金蛇變成了一個很大身軀的男子,很莊嚴,他悄悄對我說,你的母親已經壽命被延長了,我已經把她的壽命延長並記載了。啊,當時我非常高興,我就對他說,請您讓我的母親不要再吃肉了吧,他像佛一樣的身軀對著我母親的嘴吐進很多像清泉一樣的甘露,我對著他說,我也要,這時他又向我的嘴裡吐進了甘泉,還有另外一位女子也吐進了甘泉,我當時喉嚨非常的舒服。那個身軀根本就是佛的化身,變得很是高大。我在一片甘爽中醒了過來。

實在太感恩了,千言萬語都無法表達我心中的感恩,感恩地藏七道場,感恩文師兄,感恩給我們付出的那些義工師兄們,感恩,感恩,太感恩!

說明:末學還會另外一篇日記,是對文師兄交流會時我自己的體會。同時我在寫這篇日記時,有冤親債主又從我身上走了,因為我動作很大,我知道這是他們走的表現。如果大家有條件,請一定一定要去打地藏七,不為別的,就為還債,我們欠的遲早要還的。何時何地都跑不掉,何況在道場打七力量實在太大了,不是我們一個人在家修行可以做到的。

(廣州道場第十四期)

法號耀冰居士29歲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