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喜法師:楞嚴經開示(卷一)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卷一)

——傳喜法師主講

南無楞嚴會上佛菩薩?(三稱)

頂禮西天東土弘宗演教諸大善知識

頂禮楊歧堂上上悟下道大和尚

《楞嚴經》是大家都很熟悉的一部經,我們會《早晚課誦》的都知道,十方叢林每天凌晨三四點鐘的時候,打板、敲鐘、擊鼓,大眾匯集到大殿里,首先就唱三聲“南無楞嚴會上佛菩薩”,然後就開始念誦《楞嚴咒》:

妙湛總持不動尊,首楞嚴王世稀有,

消我億劫顛倒想,不歷僧祇獲法身……

我們佛教徒對《楞嚴咒》等功課從古誦到今,以後還會這樣子念誦下去。我們今天要講的這部《楞嚴經》,不單在我們中國佛教界內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在印度這部經也是不傳之國寶,他們國家規定這部經是不準傳到國外去的,這部經能流傳到我們中國來,其中還有一段非常感人的故事。

隋朝的時候,有一位尊者聽到智者大師的說法非常讚嘆,他說:你講的和我們印度的《楞嚴經》極其相似。當時智者大師是看龍樹菩薩的《大智度論》和《妙法蓮華經》得大利益的,所以他講起經來發揮了很多道理,卻沒有直接看到過有確鑿教理依據的經典,聽他這么一說,就特別希望《楞嚴經》能傳到我們中國來。於是,他就在天台的最高峰華頂上朝西禮拜,想把這部經求過來,因為過去曾經就有過大德高僧因為憶念佛法僧三寶而產生不可思議的感應。

三國孫權時代有一位高僧,孫權的爸爸孫策叫他來,限他七天求出佛的舍利。結果他閉關一心祈求,佛的舍利真的從空中降下來。所以,智者大師也想通過這樣的祈求,希望這部經典能夠一下子飛過來。但是他一直這樣磕頭拜求,拜了十八年,《楞嚴經》也沒有求來,這在佛教界也是一個比較著名的公案。為什麼沒拜來呢?這不是說智者大師心不誠,也不是說佛法不靈,而是我們世間人必須要經過這樣的磨難,才會知道好東西得來不易。

後來唐朝的時候,有一位中印度的尊者名叫般刺密諦,他知道中國有大乘的根基,而且知道還有法師這樣地在求法,於是他就想盡辦法要把《楞嚴經》帶到中國來。第一次他很秘密的把經卷藏在行李里,結果過關的時候被查出來扣下了。第二次他下功夫把《楞嚴經》從頭到尾全部背出來,來到中國後再憑記憶把它默寫出來,結果有的地方記憶模糊了,由於佛的經典一個字也不能錯的,所以他又返回印度。第三次為了防止再次忘掉,他把全部經文抄在薄薄的羊皮卷上,然後割開自己手臂上的皮,把經卷貼在裡面,再用針線把皮縫好,再一次秘密地把它帶進中國。

當時乘水路在廣州登岸到了中國,之後用刀把皮膚重新破開,這時候薄薄的羊皮經卷已經和胳臂上的的血肉長在一起了,他忍著巨痛把它慢慢再剝下來。當時剝下來的羊皮經卷已是血肉模糊,怎么辦?把它放在一種特製的藥水裡一泡,血水化開之後再把羊皮展開曬乾,裡面的字跡也有點模糊了。好在般刺密諦尊者也會背,有文字提醒一下就可以一字不漏的複述出來了。

大家想想,不是經過智者大師十八年的拜求,不是經過般刺密諦尊者那樣忘我的付出,一心只想為我們苦惱眾生送來指路明燈,我們能夠聽到看到這部經嗎?所以說這部《楞嚴經》真的是得來不易啊!

當時是唐朝武則天的時候,武則天下面有一位名相叫房融,由於他忠於職守為人耿直,武則天有的事情做得過頭他就直諫反對,有一次弄得武則天很生氣,就把他貶到廣州去做刺史。就在這時候,般刺密諦尊者來到了廣州,在武則天的大力支持下,以房融為首的一批文人和佛學家,在廣州翻譯了這部《大佛頂首楞嚴經》。當時的武則天皇帝還是為佛教做了很多事的,不但翻譯了《楞嚴經》,也翻譯了八十卷的《大方廣佛華嚴經》,並且武則天還親自做了我們佛教傳統的《開經偈》:

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

我今見聞得受持,願解如來真實義。

通過這樣的故事我們後人才知道,現在我們能看到這些經典是很不容易的。從古代一直到宋朝有很多法師到印度去取經,我們熟悉的有唐三藏玄奘法師,宋朝的義淨法師等,去取經的法師倒是不少,但能夠活著回來的卻很少很少。因為從我們這裡到印度不但路途遙遠,還要爬過世界屋脊喜馬拉雅山,翻過白雪皚皚的雪山,然後又到熱帶。印度是個很熱的國家,只有春夏秋三季沒有冬季,所以我們看到當時的佛陀就是一塊布披在身上,不象我們穿這么厚的衣服。

古代的法師去印度取經很不容易很不容易的,他們爬過沙漠,翻過草地,越過雪山,到了印度還要抗得住酷熱,適應那邊的生活環境,學那邊的語言文字,真正能帶著經書回到中國的都是經過九死一生的。我們的古典名著《西遊記》的藍本就是玄奘法師親自執筆的《大唐西域記》,《大唐西域記》是玄奘法師的親身經歷,他取經的種種經歷告訴我們,現在我們能夠看到的經典確實是來之不易的。

特別是《大佛頂首楞嚴經》進到我國的故事,聽了讓人汗毛都會豎起來,般刺密諦尊者為了我們中國的佛教徒能開智慧眼,那樣不容易地把它帶進中國,真正是讓人感動,我們要感恩哪,對經書要萬分珍惜才對得起他們。

?

佛在《滅盡經》里對以後的經典做了授記,這部《大佛頂首楞嚴經》是所有佛經中,第一個從我們地球上消失的經典。為什麼?因為這部經是指引我們修學佛法最直接最了當的一部經,它是直指人心,直接開智慧的一部經。這部經在禪宗是入門的鑰匙,同時也是我們念佛法門淨土宗的大門鑰匙,《淨土五經》中的《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就是出自《大佛頂首楞嚴經》里的。我們大多數人的念佛都是事相上的,阿彌陀佛也是在十萬億佛土之外的極樂世界裡。那理體的阿彌陀佛在哪裡呢?如果你明白了《楞嚴經》的道理,你就會知道,阿彌陀佛離我們很近——咫尺之間,就像杭州靈隱寺的照壁上的四個大字“咫尺西天”,《楞嚴經》講的就是那個意思。

在我們本師佛的授記當中,這部經是最先滅的,我們人類歷史再過一千八百年就會滅掉了。我們現在人的平均壽命是七十歲,到人的平均壽命五十二歲的時候,這部經就看不到了。就是說以後你把這部經印得再多,用銅印、用大理石刻下來、用電腦複製下來、或者藏在山洞裡都沒有用,那時候眾生的業障太重,即便是面對著它,你也看不到,翻開這本書,裡面只是白紙,看不到黑字。

以前我也思考過這個問題,我想,是不是我們翻開這部經就要打瞌睡,所以看不進去?因為有時候我們看到某部經的時候會來昏沉,一個字也看不下去,是不是這個道理呢?後來我親自看到一個人的經歷,證明了確實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那是一九九七年,當時我還在新昌大佛寺閉關。新昌隔壁有一個縣叫嵊縣,就是浙江越劇的發源地嵊洲縣,有一個練氣功的年輕人走了偏,天天要死要活的。有時他自己跳到河裡去,別人好容易把他撈起來,他又去跳糞坑,但別人還是很慈悲地去救他。一會兒他又恨得不得了,好像天下人都跟他作對,要炸這個房子、炸那個高樓、炸高壓線什麼的,他就是這樣子撞死撞活的。

後來有一位居士跟他說:氣功不能再練了,引薦他皈依了佛門,真正皈依了之後,病情馬上得到好轉。又有人跟他說:你這種著魔的情況要看《楞嚴經》,《楞嚴經》是降魔的。他一聽就象病人拿到藥方一樣,回去就請了一部《楞嚴經》,結果打開一看,只有白紙沒有黑字。因為當時他對我有信心,來大佛寺找了幾趟都沒有碰到我。後來我閉關了,他又來跟我們護關師父說想要見我。護關師父跟我通報,我說:可以,見一見吧。

見他的時候,這個人業障很重,又黑又瘦渾身臭氣,象剛從糞坑裡跑出來似的,我把門窗都開著跟他講話。他當時對我特別有信心,跟我說了一些他的遭遇和不幸。我告訴他:你要好好念佛,從早到晚,睡覺醒來第一聲就要念佛,不要起其它的念頭。他高興地回去這樣奉行,七天之後又來了,還帶來三位居士。念佛才七天,他就有很大的變化,身上沒有臭氣了,人也白胖了一點。他特別感動特別恭敬,進來就長跪合掌,一會兒又痛哭流涕,之後懺悔業障,說了他看《楞嚴經》只見白紙不見黑字的這么個事。

我聽了之後真是感到可怕,眾生業障重的時候,真的打開《楞嚴經》只能看到白紙而看不到黑字。我這才明白所謂《楞嚴經》先滅是怎么個滅法了,本來以為只是看不進去這么個道理,不想真有這樣的事情。從這也可以知道,佛陀是不會騙我們的。為什麼這本經先滅?因為它是直指的“開智慧的《楞嚴》”,它不滅,其它的經不好滅,所以說這部經一滅,其它的經就保不住了,就開始一部部地滅了。

佛經中最先滅的是《大佛頂首楞嚴經》和《般若三昧經》。《般若三昧經》是我們修行法門中最快見到阿彌陀佛的一部經,你按照經里說的那樣去做,最多九十天就可以見到阿彌陀佛,因為太殊勝了,所以最早滅的就是這兩部經,這也是魔最害怕的兩部經。

這個經,我們講下去你就會知道,這個魔的巢穴其實就在我們的心裡,我們的修行不能入門的狀態,用這個經一照就照出來了。有人修行二、三十年了,對照這部經一看,不對嘛,我修了二、三十年了,在佛教界居士們恭敬,甚至出家人也很恭敬,結果這個經一照不對,偏了,那不是很失望嗎?不行,寧願相信自己,也不願相信這部經。

這樣的人我們出家人都有,年紀大了也很用功,在家時就一天七萬佛號念了三年,後來又出家一二十年,已經做了當家師。但心裡老想為師,進了他的寺廟對聯一幅一幅都是他自己做的,自己覺的眼一閉就能作一首詩出來,他覺得挺好,明眼人一看就感覺不對。如果他看了《楞嚴經》的話,他會前功盡棄一掃光嗎?象這樣的也不讓他看。

佛教界以前有一個著名的大居士叫梁啓超,戊戌變法時和康有為他們一起的,是個學者,也是佛教界的大居士。他研究《楞嚴經》讀了一遍不懂,二遍不懂,三遍五遍還是不懂,他就說,靠我這個水平中國也沒有幾個超過的了。他不但是舉人還是進士,皇帝面前考過試的,文學水平最好的。他讀不懂,就懷疑這個經是偽造的,就寫了一個論,結果沒幾天人就病倒不行了。因為他是名人,民國時就象國家元老一樣,住進北京最高級的專門給大人物治病的協合醫院,醫院正好從國外回來一位醫學博士專門給他診斷,診斷出來說是一個腎壞掉了,要想延續生命的話,可以拿掉一個壞腎。結果手術後沒幾天就死了,這在當時成為一個謎。一直到前幾年,協合醫院的醫療檔案保密期過了才知道,這個醫學博士給他做的切腎手術切錯了,把他的好腎給切掉了,壞腎卻留在裡面了。不做手術還能多活幾天,做了手術沒幾天就死掉了,這就是誹謗《楞嚴經》,誹謗正法,誰也救不了,而且是即生就下地獄的果報。

由於他很有學問嘛,他說《楞嚴經》是偽經,社會上就有很多人起鬨說《楞嚴經》是偽經。宣化上人痛心疾首地勸告大家:《楞嚴經》是真正的佛法寶典。宣化上人是世界佛協的會長,一九九五年圓寂,圓寂之後燒出一萬多顆舍利子。圓寂之後我們師父才告訴我們,說他是阿彌陀佛的化身。他向我們保證:《楞嚴經》肯定是佛說的,不是佛說不出這樣好的經典來,如果不是,我願意下地獄。正因為這部經肯定是真的,所以敢發這個願,希望大家相信我,也希望這些研究佛法的學者趕快懺悔。

我今天說了《楞嚴經》進入我國那樣子不容易,作為講經的一個序言,然後講了《楞嚴經》因我們的業障重了,魔的力量強了之後,將會從我們的視線中消失。我是要提醒大家,我們這個時代己經有這樣的苗頭了。

佛教恢復以來有二十餘年了,經過文革的考驗,佛教好多高僧大德現在都八十歲以上了,有的都已經離開我們。這期間修復寺廟,恢覆信仰是最主要的,我們這個弘一佛堂現正在造大殿,全國東、南、西、北這些叢林,百分之九十以上都已經修建好了,出家人也越來越多,信佛的在家居士也越來越多。

我為什麼要講這部《楞嚴經》呢?因為國內這一二十年以來有一股氣功熱,這股熱把修練都帶到迷途上去了。我們佛教界不但在家居士,甚至很多出家人都搞不清楚自己是學什麼的,搞不清楚自己所修的法門與氣功有什麼區別?佛法的大乘精神和儒家是一致的,佛法修行的法門和道家也有一致的,但是佛法與他們的不共之處是什麼呢?很多人都不清楚,為什麼佛法能代替他們,而他們卻代替不了佛法呢?

很多人說我是修淨土的,有的說我對禪宗感興趣,有的說我密法的因緣很好,到哪兒都會碰上金剛上師。這部《楞嚴經》就是禪、淨、密、律全都總持的一部經。學這部經有助於我們正本清源,讓我們在學佛的路上不走偏。許多人剛剛遇到佛法的時候,感應道交,熱血沸騰,幾年下來自己的善根被磨的差不多了,如果再這樣沒頭緒地轉下去,還找不到了義的皈依處,我們的善根將損失殆盡。我們也看到一些居士退心了,乾什麼去了?自己另創法門去了,這種現象當今還是比較嚴重的。

所以,我想現在開講這部《楞嚴經》應該也是應時應機的,佛的經典是超越時空的,只要我們聚集一堂來學習,就一同入到楞嚴法會當中去了,本師佛楞嚴法會的智慧光明同樣照耀著我們。這幾天希望在座的每一個人,能夠堅持每天都來聽法,聽完整,在這個道場裡直接聽經能得到聽經的智慧體,以後如果有人通過錄音帶或光碟來聽法的話,可以結一個法緣、增上緣,直接聽經的智慧體是得不到的。所以在座的,大家同在這個法會裡,我們要升起歡喜心,哪怕你聽不太懂,有一點昏沉都不要緊,大家要珍惜這次聽經的法緣。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