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洛桑陀美仁波切:這個娑婆世界不是真正的故鄉這個娑婆世界不是真正的故鄉


時間:2016/1/7 作者:妙吉智悟

我們來到這個娑婆世界,就像我們去名山大川朝聖旅遊觀光一樣, 只能暫時作停留,不可能永久呆在那裡。生命無常,事事無常,我們也不可能永遠留在這個世界上。歷代祖師大德,包括釋迦牟尼佛,都為我們示現了生命的無常,更何況我們沒有親修實證的普通人呢?一代具有神奇色彩的熱羅大師活到182歲,在人類歷史上堪稱奇蹟,最終還是要示現圓寂,告知後人生命的無常。

每天晚上,躺在床上睡覺的時候,都要念死無常,想到今天是最後的一天,明天不一定能醒過來了;今日不知明日事,最好在我們的牆壁上掛一個大大的“死”字,提醒自己生命是無常的。實際生活當中,我們人人都怕死,卻不願意提“死”這個字,但那是沒有用的,我們終究要面對的,尤其我們學佛,修佛之人更應該與死為伴。如果第二天醒過來了,我要感恩上師三寶的加持,讓我又能多活一天。每天都要這樣反覆地觀想,我從來不對任何事情做計畫,因為那是沒有用的,事事無常,時時無常,就像我們妙吉寺門外的集市一樣,早上來了,中午就散了。我自己也是這樣。幾歲就出家了。然後去噶丹寺、色拉寺、塔爾寺等寺院參修,後來又上高級佛學院,去五台山閉關,出關後又來到妙吉寺,這一切都是無常的表現,而且我在這個妙吉寺也不是永久呆下去的,也是暫時的。別人都說我一個出家人是多么孤獨,多么無聊!可我不這么認為。我這一生從小出家,身穿佛衣三色袈裟,感到無比的快樂。我感到我這樣的人生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而且我始終在發願,生生世世永遠不要自己的小家庭,永遠為眾生這個大家庭服務!走到哪裡卻沒有家的概念!這樣最好,這樣才能真正放下!包括我建寺院,並不是想,自己將來有一個家一樣的歸宿,為自己養老,一個出家人,生死隨他,一切隨緣!

有了寺院是為度化更多眾生。每一個高德大僧弘法都要有自己的道場,每一個佛菩薩弘法同樣需要道場,阿彌陀佛的道場不就是西方極樂世界嗎?有了這個道場,才能利益更多有緣眾生,為他們提供求法,修法的便利條件和場所!這就是我建寺院的目的和意義。別看四年內我把妙吉寺建得這么莊嚴,這么富麗堂皇,將來有一天,我離開妙吉寺時,我不會有絲毫的留戀,不會執著這是我的妙吉寺,這是佛菩薩和大家的妙吉寺,我只是行千佛佛行的事業者而已,我歡迎將來會有更多的高德大僧來妙吉寺弘法利眾!將來我也許會去別處弘法,但妙吉寺的一磚一瓦我也帶不走,就像當初我在五台山弘法,幫助建寺院,建佛塔一樣,我走時,一磚一瓦,一草一木也未帶走,真正來也空空,去也空空!

有些弟子執著於世間法,把世間法用在了佛法的事業上。好的不用,專用壞的。你供養小了,我供養大了,互相勾心鬥角,甚至對我產生傲慢之心,認為我對你供養這么大,你就得聽我的,我讓上師做什麼,你就得聽,那是不可能的。我不會去化緣,也不會攀緣,隨緣而行,有錢建廟,無錢隨緣。但我的願力在此,護法天神不會不管的。西方不亮,東方亮,總會有人供養的。說實在的,我如果真的想要錢,派幾個護法神,錢馬上就會有。但不需要這么做,難道釋迦佛沒有神通為自己創造財富嗎?還需要和眾生去討飯化緣嗎?只是為了慈悲眾生,結上法緣而已!上師對哪個弟子好了,別人就爭執吃醋,都是沒有必要的,出家人是慈悲的,對每個人,每個眾生都是平等的,只是應機、應時、因人而異,實行不同的度化方法而已。慈悲沒有敵人,智慧不起煩惱,我也不願意跟任何人結怨結仇,我所做的一切:包括批評你,有時還可能會用棒喝的方式,都是為你淨除業障,增加你的福德資糧,而哄你,說你愛聽的話,那不會增加你的任何福德資糧,所以不懂密法的人就會對我失去了信心,回顧一下從古至今的祖師大德們,哪個是上師哄出來的呢?永遠記住,嚴師出高徒!有的弟子到廟上指手劃腳,說這個不對,那個不好,那是不對的,作為一個合格的上師的弟子,應該時刻記得管住自己的心,閉緊自己的嘴,修好自己的法,培養自己的清淨心,你所看到的別人的過失,正是你內心不清淨的反應,內心清淨的人看到的一切都是上師智慧的化現,空行護法等等的化現,是上師三寶對自己修行的一種考驗。續部中說:上師喜歡的狗你也要喜歡。更何況親近弟子呢?所以我們要看他們的優點,這樣整個壇城才能和合,上師、本尊、佛菩薩的法業才能興旺發達。

我們活著的時候不去觀死無常,會有很多過患:

一、我們都知道,人必有一死。但往往會想,我今日不死,明日也不死,這是一種顛倒妄想,甚至到臨終的時候,仍然以為自己還不死,所以我們會有很多的計畫,很多的妄念,今天我掙多少錢,明天掙多少錢,今年怎么樣,明年會更好,甚至到百歲都計畫好了。

二、心裡總想著自己不會死,心被污染,只追求現世所謂的“快樂”和淨除現世諸苦惱,不會產生修持來世獲得解脫和將來修成佛的殊勝心愿。

三、有的人雖做了聞、思、修的修行,但都是為了現世的利益而去做的,所做的一切善業功德的力量是極其微弱的。另外我們所做之事都與惡業有關聯,所以不雜染惡趣之因的善事是極其少見的。

四、如果因為後世的利益而修持,但心中產生來日方長的觀念,就會遲遲不能修行,產生難以阻止的拖延懈怠,終日以睡眠、綺語、飲食、玩樂等虛度年華,不能精進地如理修行。

五、由於被生命的時間會長久的妄想迷惑,為了追求現世的名利,他人的恭敬等引發了巨大的貪慾。而一旦對我的貪慾產生了妨礙或懷疑就產生了猛烈的嗔心;對這些過患不真實了解,又產生了愚痴,又因為愚痴而導致了我慢、嫉妒等煩惱。而隨順這些煩惱,它們就會象流水一樣相續不斷,造成我們身心的巨大痛苦。

六、憑藉這些煩惱等眾多的不善業,又引發了身語意三門所造的十不善、五無間、近五無間的罪業。導致了現世、來世以及生生世世的種種不善的惡趣的巨大痛苦,使其惡業日漸增長,不精進修持對治諸惡的法門,背棄了善說的正法甘露,直接斷送了來世增上生和最後決定勝的生命狀態。被這些惡業催滅我們的生命後,牽引到一個充滿大憂苦、粗暴、不悅意、炎熱、極為恐怖的惡趣當中。所以,哪有比這更愚痴的事情呢?經常修習念死無常會有很大的功德利益。

如果能真正生起念死之心。比如說,我斷定今天就會死,或者明日就會死,只要稍微懂點佛法的人就會想到,親友、財物等一切,死的時候不會成為助伴,無法帶走。這樣在生前防止對親屬及財物等生起貪著之心,以行布施等精進修行,多行善事自然就會成就。因此,就會把世人所追求的功名利祿等,當作糠秕一樣放下。這些世間法只不過是誘惑欺詐我們,它的確跟糠秕一樣,是空的,華而不實。我們懂得這些道理之後,就會從造惡業當中返回到修行的善道上來。《大涅槃經》中說:“在所有的耕種之中,以冬季的收穫最為殊勝;在所有的足跡之中以大象的足跡最為殊勝;在所有的意識之中,以無常和念死最為殊勝,因為這些念死的意識能幫助我們破除三界的所有欲望,無名煩惱,以及我慢等。”

這個世界不是我們真正的故鄉,是我們旅行當中的一個驛站,稍作休息,還應繼續趕路,去我們佛國的真正故鄉。那裡有我們歷代的祖師以及傳承上師在召喚和等待著我們,就像父母盼著孩兒回歸一樣,望眼欲穿,用心靈呼喚著我們,那裡是黃金鋪地,七寶為磚,琉璃為瓦,三昧耶為食,禪定為休息,在娑婆世界我們所求的應有盡有,我們未想到的亦應有盡有,真正的大樂之境也!所以這個娑婆世界裡的一切。包括一針一線都不能留戀,更何況金錢美女,名聞利養呢?貪戀這些,下輩子能投胎做人還好,但因果報應很難做人的,一般是進入三惡道,很可怕的,所以我們應該真正看破放下,來也空空,去也空空。

真正的看破放下,是對任何人,任何事,任何物,對七情對六欲的不執著,真正去做一些有意義的事,做一些有利眾生的事,而不是什麼也不管,什麼也不幹了,那就是放棄,是一種偏執了。

在這個娑婆世界裡,在所有的執著當中,我執是最可怕的,我得到了就快樂,我失去了就痛苦,我喜歡的就追求,就親近,我討厭的就逃避,就遠離,就永遠在煩惱中掙扎,就永遠得不到快樂,就永遠看不破,放不下,就永遠生不出出離心,也就永遠成不了佛!如果,沒有了“我”這個字,什麼煩惱痛苦也就沒有了,打破我相,去掉我執,才能夠到達樂空不二的清淨剎土。

“我執”的我,指在每一個人的思想觀念中形成的肉體的和思想意識的主人翁似的 “我”。想到“我”的忍辱,“我”的得失,“我”的家庭,我的名利等等時,這個無形的“我”就出現這個“我”在什麼地方?這不是一個虛構的“我”嗎?這個 “我”把肉體、思想、意識看作他的附屬物,認為他們是“我”的身體,“我”的思想感情,“我”的感覺等等,這個“我”是苦樂的感受者,在切身利益面前這個 “我”就會跳出來。

這個“我”在自己和別人中間畫上愛和恨,親和仇的界限,名利財產的占有欲都從這個“我”產生,它支配著每個人的行動,那么這個“我”和人是什麼關係呢?是一體呢?還是異體呢?如果是一體的話,人的每個組成成分都應該是“我”,但龍樹菩薩說:人非土水火,也非風空識,除此別無物,究竟人何在?既不是肉體,也不是水分,也不是溫度,也不是氣,也不是意識,那么,人在哪裡呢?通常人的意識中也沒有把肉體或意識看作自我,而看作“我的”。“我”和“我的”這兩個概念是有區別的。如果“我”和肉體意識是異體的話,那么這個既非肉體,也非意識的單一獨立的“我”在哪裡呢?實際上這個“我”並不存在,只是人們的思想意識中的一種虛構妄念。由於這種虛構妄念,人們產生自私,產生貪慾,產生虛榮心,產生種種煩惱,受種種苦,所以它被稱作“俱生無明”(生就愚蠢)。俱生無明是一開始就在人的思想上存在的。“無明”是愚蠢的東西,是智慧的對立面,人都在這種虛幻中生存。《金剛經》全稱為《神聖能斷金剛般若波羅密多大乘經》。“能斷”指斷執解惑的意思,就是斷除“人我執”和“法我執”,《金剛經》中說:“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又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這都是告訴我們破除“人我執”“法我執”。證悟空性,這樣才能產生中觀正見。

這種“人我執”和“法我執”如果是真實存在的話,用智慧是無法斬斷,消除的。正因為這“二執”是一種虛構妄念,真智一生就會煙消雲散。但這“二執”雖然是虛構妄念,卻習染滲透到意識的深層,非常頑固,絕非一朝一夕可以破除,只有破執斷惑的金剛般若才能斷其根,絕其種。

這個娑婆世界,苦多樂少,但佛法能帶給我們真正的快樂。佛法能讓我們懂得苦的真諦,看清人生及宇宙萬物的本質與真相,讓我們明白無上尊貴的佛是由人生成的,是在人間修成的,來到這個娑婆世界是我們成佛道路上的一種考驗,一次考試,一份答卷。有善根之人會珍惜這個睱滿難得的人身,去倍加努力修行,爭取早日成佛,六道之中,人最為貴,因為只有人才具備了修法的一切條件。地獄眾生時時刻刻受著各種苦痛逼迫;惡鬼道眾生,每分每秒受著饑渴之煎熬,畜生蠢啞痛苦;欲界天人只知道享受快樂。極度的痛苦和無比的快樂;都讓他們無法修行。正是人生的苦樂參半及人所獨具的時間、條件、才激勵人探索真理,尋找快樂。佛法難聞今已聞,人身難得今已得,珍不珍惜全在我們自己!

佛法就像黑暗中的明燈。在無邊黑夜裡摸索著走路的人,如果能遇到一盞明燈是非常幸運的,而我們末法時代的芸芸眾生,就像在無邊黑夜裡行路之人,誰能喜得一盞明燈,該有多幸運啊!中國有十幾億人,全世界有幾十億人,真正聞到佛法的有幾人呢?所以,誰能聽聞到佛法,誰正在修習佛法,尤其我們金剛乘的無上密法,將是多么幸運呀!別人還在黑暗中哭嚎著,而你卻已經用密法的明燈照亮了前行的道路,並在上面飛速前進了!所以,一定要珍惜這個來之不易的機會,一定要求得解脫,別說辜負了上師,辜負了佛,最起碼別辜負了自己,要對得起自己!

妙吉寺祈願世界和平的十萬明燈大法會在我們妙吉寺圓滿結束了。每一天,我們面對點燃的一盞盞的酥油燈,坐在寺院的院子裡,朗朗唱誦著“願諸眾生永具安樂及安樂因,願諸眾生永離眾苦及眾苦因,願諸眾生永具無苦之樂,我心愉悅,願諸眾生永離貪嗔之心,住平等舍······酥油燈海遍聚碗,光如千日極圓滿,遍照無量諸眾生,願能親見賢劫佛!”

密法的境界充滿了整個法界,只是我們沒有去發現而已,正如有句話說的“世上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發現美的眼睛。”當我們念念經文,聽聽這個法語妙音,便已經種下了無窮的福德和善根!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