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法師:藥師經釋義 第二、文殊師利啟請分  


第二、文殊師利啟請分

【爾時曼殊室利法王子。承佛威神。從座而起。偏袒(tǎn)一肩。右膝著地。向薄伽梵。曲躬合掌。白言。世尊。惟願演說如是相類諸佛名號。及本大願殊勝功德。令諸聞者。業障消除。為欲利樂像法轉時諸有情故。】

『爾時曼殊室利法王子。承佛威神。從座而起。偏袒一肩。右膝著地。向薄伽梵。曲躬合掌。』這個爾時是當時,六種因緣和合的時候,就是前面給你們講的聞成就、信成就、主成就等六種因緣合在一起的時候就叫爾時。大家都坐好等著薄伽梵,曼殊室利也是文殊師利的另一個名號,因為曼殊室利總是以小孩子十六七歲的形象出現在人們的面前。

法王子,是因為釋迦佛與諸佛是為父,菩薩是為子,文殊菩薩是所有菩薩的上首,她的智慧第一。所有的菩薩(等覺菩薩、妙覺菩薩)都稱為法王子。佛為法王。菩薩、羅漢都是跟佛學習的,都叫法王子。

承佛威神,仰承十方諸佛的加持力,從座位上站起來。

偏袒一肩,因為她的穿著打扮是露著右臂的,這裡只說一肩,但大家要明了這個過程,把自己的右肩露了出來。

右膝著地,右腿跪在地上。從座起來的時候,很恭敬的整理一下衣服,同時把右肩露了出來,右膝跪在釋迦佛的前面。

向薄伽梵,翻譯成中文就叫世尊(佛),因為已經入了清淨的佛位,薄伽梵也是佛的稱呼中最重要的一個,加上它是十一個稱呼。面向釋迦佛。

曲躬合掌,不敢用眼睛直看佛。這幾個動作是非常連貫的。

這些禮節,大家要懂得,要如理的去執行。比如到廟裡去問法師,雙手合十,頭微微的低下,請問法師上下怎么稱呼。比如我叫釋法界,我會說上法下界。

大家學法看經也要學一下,看菩薩是如何請問的,用什麼語調什麼辭彙。問出的話不要以小我為中心,要以大我為主題來請問。這個時候你就會感受到很強很強的佛菩薩的加持力,這種加持力不可思議。很多時候大家沒有注意到,都是以小我怎么怎么著,以後大家懷著一個大我的心去問,這個時候就會得到非常大的利益,是在無形之中打開經脈的,打開智慧的。

『白言。世尊。惟願演說如是相類諸佛名號。及本大願殊勝功德。』白言,是問佛,向釋迦佛請問了。

在開佛教大法會的時候,很多居士不知道如何用身心去恭敬,剛才幾個動作都是用身心恭恭敬敬地請釋迦佛,而且身心恭敬的同時,你的身口意三業就會清淨下來。因為得到了諸佛菩薩的加持力,自己不清淨的妄想雜念一下子就熄滅了,自己的身口意一下子清淨下來了。

聽法的人都是一個想法,這一條心只有一個願望就叫惟願,唯一這么一個願望聽佛給我們演講清淨微妙大法。

如是相類。“如是”大家已經懂了,真實不虛的。相類就是不同層次的道理。人相、動物相、植物相、還有非人相、天魔相,都屬於相類,但是曼殊室利法王子問的什麼相類哪?是請釋迦佛講講十方三世佛的名號是如何來的,他們在因地的時候,都發了什麼功德本願,想聽聞他們的功德和願力行。

文殊師利是以智慧的菩薩相出現在娑婆世界,協助釋迦佛來請法的,是給我們末法眾生請問的。她自己不需要請問什麼法,因為她已經到了等覺菩薩,只差一點點就進入佛位。那個一點點就是她還有一個請法的願,她就必須做菩薩的這個角色。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一個是顯性,一個是顯德,所以說菩薩、大菩薩與佛之間,從某種程度上是一個人,但她顯出來的是兩個,一個性一個德。

請問的是在往昔,他們都發過什麼願力,這大願是什麼樣子的,有什麼樣的殊勝的功德。文殊是為了末法眾生請法,而且請法的時候,她所用的語言都是非常如理如法的,讓你聽起來非常殊勝。

『令諸聞者。業障消除。為欲利樂像法轉時諸有情故。』能使聽見他的願力和功德名字的,就像聽聞佛的功德和願力,我們的貪嗔痴以及業障一下子就能消除掉,恢復清淨的本來面目一樣。文殊的話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請佛為了一切眾生都能得到普供養或佛的加持力,讓眾生法喜充滿,得到安樂。

像法轉時,就是我們現在。正法時期,有的說是五百年,有的說是一千年。如果按照釋迦佛所說一千年已經過去了,第二個一千年也完了。現在正好是像法和末法的交替之間,是十字路口,沒人拽你、沒人給你正知正見就會墮入魔法。釋迦佛活著的時候以及涅磐後五百年之內或一千年之內都屬於正法。正法的時候,大家修法都能得到利益,得到正知正見,而且成功也容易。

像法就是相似於佛法。很多外道學了一些佛法的基本辭彙,就開始了宣揚傳法的過程,也打著佛教的旗號,現在各個網路以及佛家論集,也有好的,但畢竟是少數,寫得很多東西是相似於佛法,都是言談上的東西,不是真正的正法了。

在像法時期實修的越來越少,現在口頭談空的人比比皆是,放眼於世界,一百五十萬個僧人,能有多少人是實修的,中國有十多萬僧人,又有多少個實修的,這就是末法時期,只會談論,只會修廟,修廟為了養老,不是為傳法。你看現在的寺廟,但是沒有辦法,這個經文裡已經告訴了。

等到未來末法時期,乾脆就沒人修,也沒人讀了,經文只能作為博物館的書供在那裡,末法時期的人不相信經文了,因為他的功能全沒有了,人的功能本能已經修煉不出來了,更不相信經文所說的事情了,連談論都不談論了,經文就沒有了啊,最後連阿彌陀佛四個字都沒有了。但是又聽說阿彌陀佛四個字沒有的時候,人類也就沒有了,從現在的發展狀況看可能等不到一萬年。因為末法時期是一萬年,像法時期是一千年,正法時期也是一千年,這是按釋迦佛走後來劃分的。

如果末法時期從現在開始的話,人類能不能存活一萬年也是個問題。一萬年對人類來講很漫長,一萬年之內科技發展到什麼地步也不知道,可能這個地球已經都空了,每個地方都會地震下陷,人可能全往外飛了,所以末法時期根本就沒人談論佛法。

現在像法末法交替時期還有人談論,根本就沒有多少人去關注。我們還是很有福份的,還能來聽經,還能親自去證,這都是釋迦佛和十方諸佛菩薩加持利益我們,我們才能得到安樂,才能得到法喜充滿。

像法時期修廟的人多,實修的人少。現在是在像法和末法交替之間,也是魚龍混雜時期,佛魔混雜時期,很多人修魔法、修邪法也打著佛法的名字,混到這個隊伍里來,也修廟開山立個派。大家知道有這么一個過程就可以了。

有情,主要指人,非人也聽,但是這裡主要是給凡夫來請問的。因為非人來聽法的時候,很多人一聽釋迦佛講法即入道了,神通就會顯前,智慧就會顯前。只有人越來越不相信,因為烏雲越來越厚,籠罩在摩尼珠上,摩尼珠發不出光芒來,或者說西天月暗淡無光,根本就找不到自己的路。所以說主要是為像法時期、末法時期有情眾生請問的。

【爾時世尊。贊曼殊室利童子言。善哉善哉。曼殊室利。汝以大悲。勸請我說諸佛名號。本願功德。為拔業障所纏有情。利益安樂像法轉時諸有情故。汝今諦聽。極善思惟。當為汝說。曼殊室利言。唯然。願說。我等樂聞。】

從這裡就開始了一問一答,就像《金剛經》一樣,一問一答。阿彌陀佛、藥師佛、釋迦佛的身邊都有兩個大菩薩,釋迦佛身邊是文殊、普賢,阿彌陀佛是觀音、大勢至,藥師佛是日光和月光,都是為了表法的。他們之間都一問一答,把這台戲唱的非常圓滿。

大家在看經的時候就能懂得了,佛和菩薩之間唱的什麼戲。就是讓我們用一點點真情真意和十方諸佛菩薩相應,印度語叫瑜珈,最後達到回歸的目的。不和諸佛菩薩相應,隨你怎么練,最終也是一事無成,四大和合的身體一燒全都成灰,沒有留下一點點的東西。這一點點的東西就是能量,你沒能量走不了。

佛和菩薩之間唱的這台戲,一問一答都是為了讓我們把散亂的心回歸到正道上來。正道里包括:正見、正思維(正志)、正業、正語、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這就是八正道。

『爾時世尊。贊曼殊室利童子言。善哉善哉。曼殊室利。』這個時候釋迦佛非常歡喜,一個是恭恭敬敬的請法,一個是非常歡喜讚嘆,好呀好呀!曼殊室利!你問的這個話非常好,恰到好處。曼殊室利童子現的都是十六七歲的孩子相,頭上有小抓抓。文殊菩薩現的是很成熟的菩薩相,不同時期顯不同的相。

『汝以大悲。勸請我說諸佛名號。本願功德。為拔業障所纏有情。利益安樂像法轉時諸有情故。』你用真正的大慈大悲的心,或者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心勸請我,勸是請問恭敬的意思,並不是一次一次的來勸請,是證明曼殊室利童子的悲心已經到了極致。她為了像法末期眾生,請問諸佛名號以及諸佛在因地的時候,所發的真實不二的本願功德,為了拔除掉眾生的痛苦,把眾生以往所造的業(這個業是惡業,三惡道的如影隨形的業,善業就沒有障礙了)。從三惡道中救拔出來,能讓有情眾生得到實際的利益,得到安穩的安樂,讓他們沒有煩惱。

『汝今諦聽。極善思惟。當為汝說。』你仔細聽了,是用誠懇的不散亂的心來聽,我要對你講了,這是他與文殊之間的對話。汝還可以翻譯成所有的一切眾生,包括天上的、地上的、水裡的、看得見和看不見的,都要洗耳恭聽,不要散亂。

聽法時,不能分神,一邊聽,一邊想雜七雜八的,這個叫一心三用。本來在某一句上正好契合你的思維,可能因為這句話悟出很多道理。如果分神了,那一句關鍵的話就沒有得到。講法講法,法在哪兒?講了一本書,可能裡面只有一句話最有用的,其它的那些都是一個過程,讓你明白它的出處來源。剛好那句話你沒有聽到,這部法你就沒有接下來。真正把法給你從天而降的時候,你接不著,只能怪自己一心三用。

極善思維,極就是極點,把你的思維與心調到一個頻率上,專心聽釋迦佛一個人說,不能用耳朵聽到別的聲音。心惦記著毛巾被還在外面曬著,得拿去,不能用這種思維。極善,你要跟隨我的言談舉止去思考,不能有一點點的散漫,不能我講這個,你想那個。因為釋迦佛說的都是真語、實語、不誑語,那時候不用分辨他的話是假的錯的。你只有一個心,跟隨他的話去思考,這個叫極善思維。

你把思維調到最好的頻道上,沒有一點雜念的時候,我才為你講法。你看釋迦佛話不多,但都說在刀尖上。你如果不正襟危坐,你散漫的話,我還不會為你說。從這幾句話就能看出釋迦佛多么莊嚴。真正聽法和講法真的需要莊嚴,散漫了真的不得法,虔誠恭敬法自得呀!不虔誠又不恭敬,講得再好的法跟你都沒有緣。什麼叫法自得?並不是釋迦佛給你講的嗡嘛呢叭咪吽,是你聽完這些道理進入了自己的心田,生根發芽了,智慧就打開了。『曼殊室利言。唯然。願說。我等樂聞。』唯然,形容其答應得迅速自然,毫無勉強。這個時候曼殊室利童子發言:好!佛講吧,我們非常願意聽世尊講這么殊勝的法。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