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虛大師:法華經講演錄 (五百弟子受記品第八)  


法華經講演錄(五百弟子受記品第八)

太虛大師講述

民國十年秋在北京

五百弟子受記品第八

每周之中,均具四事:首說法,次領解,次述成,次即授記。第三周佛說因緣已竟,下根即須領記,故有此品。此品受記非止一人,滿慈及千二百人皆同得記。若以總數言,應名千二百阿羅漢受記品。若以受記之班首言,應名富樓那彌多羅尼子受記品。而獨名為五百弟子受記品者,以佛授記時,千二百人或不在會;五百弟子均現在會,且說領解之衣珠喻,故此品即以之命名。又、滿慈一人少數,亦不取為此品之名。

弟子、為四眾對佛之通稱,非僅為比丘對佛自稱之號。但比丘從佛出家,形同於佛,故此專以稱諸比丘。佛與眾生本同一覺,佛覺在先,眾生覺悟在後,在先為兄,故在後稱弟;諸比丘從佛乞法,遂生慧命,從佛口生,故為佛子:是即弟子之義。又、佛之左右,常住之眾其數五百,故恆稱五百弟子。又不雲授記而雲受者,自弟子方面聞法領解後言之也。

依法華論:謂前品化城喻,為對治有禪定之增上慢;此品則對治無禪定之增上慢,以散亂下劣之心,生虛妄憍慢之解,自謂得一切智,故後以醉夫失於了解喻之解甚深故。又本品不為別記而為同記,以諸人同時受記,且同一佛名,同一國名故也。

戊二頌記

己一滿慈領解得記

庚一滿慈心念領解

爾時、富樓那彌多羅尼子,從佛聞是智慧方便隨宜說法,又聞授諸大弟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復聞宿世因緣之事,復聞諸佛有大自在神通之力,得未曾有,心淨踴躍,即從座起,到於佛前,頭面禮足,卻住一面,瞻仰尊顏,目不暫舍。而作是念:世尊甚奇特!所為希有!隨順世間若干種性,以方便知見而為說法,拔出眾生處處貪著。我等於佛功德言不能宣,唯佛世尊能知我等深心本願。

富樓那、義言滿;彌多羅尼、義言慈,母名也,蓋以母名為名,故言滿慈子。亦簡稱滿慈。智慧方便隨宜說法,指所聞方便、譬喻等品。授諸大弟子佛記,指授舍利弗及摩訶迦葉等記。宿世因緣,遠指日月燈明佛,近指大通智勝如來十六菩薩沙彌等長劫修行之事。大自在神通力,指日月燈明佛等放光照境,及大通智勝如來光照十方梵天等事。滿慈受記雖遲,實於初二三周種種說法,無不親聞領解,前後貫徹,是以獨深念贊奇特希有,即非三乘聖眾所能共之義。以方便知見說法,拔眾生處處貪著,謂如著於三界火宅,則以小乘方便而拔度之。如著於有餘涅槃,則以如來知見而拔度之。蓋滿慈本為菩薩化現之聲聞,功德不在舍利弗之下。以一切下根眾生不易回小向大,故必有示現下根之菩薩出於其中以為領袖,並受記作佛,而後始可起民眾克自振拔之意。滿慈所心念,實已深達佛智,故其所受記,即為報身佛之記,與他人所受之記不同。

庚二如來印述授記

辛一長行

壬一如來發言印述

爾時、佛告諸比丘:“汝等見是富樓那彌多羅尼子不?我常稱其於說法人中最為第一,亦常嘆其種種功德:精勤護持助宣我法,能於四眾示教利喜,具足解釋佛之正法,而大饒益同梵行者,自舍如來無能盡其言論之辯。

此釋如來印可述成也。約分為二:此嘆滿慈之今德。總嘆德則許為說法第一。別嘆德則稱為有護持佛法,宏教利他,能釋正法,饒益同行,辯同如來之五種。

“如等勿謂富樓那但能護持助宣我法,亦於過去久十億諸佛所護持助宣佛之正法,於彼說法人中亦最第一。又於諸佛所說空法明了通達;得四無礙智;常神審諦清淨說法,無有疑惑;具足菩薩神通之力;隨其壽命常修梵行;彼佛世人鹹皆謂之實是聲聞,而富樓那以斯方便,饒益無量百千眾生;又化無量阿僧祇人令立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淨土故,常作佛事教化眾生。

此嘆滿慈之往德。一、於過去佛所說法人中第一。二、圓證二空。三、辯才無礙。四、清淨說法。無有疑惑,謂能以善巧名言顯露法性,而不滯著於所說之法;不惟能說,且能證知,故無疑惑。五、具足神通。六、常修梵行。七、隱於聲聞,即以小乘方便利益眾生。八、化他令立無上菩提,為利他行。九、為淨佛土常作佛事,即由利他成自利行。以上種種,顯滿慈往劫以來久有佛功德,實為菩薩示現之聲聞也。

壬二正為滿慈授記

癸一授因記

諸比丘!富樓那亦於七佛說法人中而得第一,今於我所說法人中亦為第一,於賢劫中當來諸佛說法人中亦復第一。而皆護持助宣佛法,亦於未來護持助宣無量無邊諸佛之法;教化饒益無量眾生,令立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淨佛土故,常勤精進教化眾生,漸漸具足菩薩之道。

七佛者、即前劫三佛,為毗缽屍佛,尸棄佛,毗濕縛浮佛。賢劫四佛,為迦路迦村陀佛,迦路迦牟尼佛,迦葉波佛,釋迦牟尼佛。共為過去七佛。滿慈於三世諸佛劫中,說法人中均為第一。又皆護持正法,教化眾生,饒益無量,能以利他為自利之功德。

癸二授果記

“過無量阿僧祇劫,當於此土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號曰法明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明解法義,故名法明,為佛之別號。余均通號。

“其佛以恆河沙等三千大千世界為一佛土,七寶為地,地平如掌,無有山陵、溪澗、溝壑,七寶台觀充滿其中。

此明佛土之寬狹及其相狀。

“諸天宮殿近處虛空,人天交接,兩得相見。無諸惡道,亦無女人,一切眾生皆以化生,無有淫慾。

此明佛土之天人兩道相通。眾皆化生,無惡道,無女人。

“得大神通,身出光明,飛行自在。志念堅固,精進智慧,普皆金色,三十二相而自莊嚴。

此明人天之相好光明、及其福德。

“其國眾生,常以二食:一者、法喜食,二者、禪悅食。

此明眾生之食相。三界眾生皆依食住,所謂段食、觸食、思食、識食四者。段食、即此土眾生飲食之類。觸食、即五根之境界受樂受等。思食、即思念希望等是。識食、即由各業薰習阿賴耶識,起相續不斷之果報,使妄心安住是。此四食亦名為身食、受食、法食、心食。能長氣力,能長喜樂,能長希望,能攝諸根、造色並壽與暖相續不壞,均名有漏之世間食。至無漏之出世間食,有五種:一、禪食,二、願食,三、念食,四、八解脫食,五、喜食。修行之始,恆以此五種之無漏食,破裂前四種之有漏食。本節所云法喜食、即喜食,禪悅食、即禪食,此二食最能長養法身。

“有無量阿僧祇千萬億那由他諸菩薩眾,得大神通,四無礙智善能教化眾生之類。其聲聞眾,算數校計所不能知,皆得具足六通、三明及八解脫。其佛國土,有如是等無量功德莊嚴成就。

此明三乘眷屬之德。

“劫名寶明,國名善淨,其佛壽命無量阿僧祇劫,法住甚久。佛滅度後,起七寶塔,遍滿其國”。

此記劫名國名、及佛法壽命、與佛滅後之塔。以善說一切法,法寶顯明,故曰寶明。善化眾生使心清淨,則國土清淨,故曰善淨。

辛二重頌

壬一頌如來印述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諸比丘諦聽!佛子所行道,善學方便故,不可得思議。知眾樂小法,而畏於大智,是故諸菩薩作聲聞、緣覺,以無數方便,化諸眾生類。自說是聲聞,去佛道甚遠,度脫無量眾,皆悉得成就,雖小欲懈怠,漸當令作佛。內秘菩薩行,外現是聲聞,少欲厭生死,實自淨佛土,示眾有三毒,又現邪見相。我弟子如是方便度眾生,若我具足說,種種現化事,眾生聞是者,心則懷疑惑。

此七頌、頌嘆今德。佛子、隱指滿慈而言。滿慈以菩薩而示現聲聞,即是善學佛之方便。作聲聞、緣覺並自說去佛道甚遠者,即是示現於聲聞、緣覺。然始而發大行,繼而受佛記,由是能使同類之眾亦盡發心趨上。雖小志之人恆欲懈退,然漸教之終令作佛,此即為以菩薩行秘之於內而不令外露者也。令眾生少欲,令眾生厭生死,以淨眾生之心,實即為自淨其心之佛國土。自心本無貪、嗔、痴三毒,茲示現為有而斷除之;自心本無邪見等相,茲示現為有而降伏之,皆屬佛子方便度生之事。若詳述之,恐眾生聞之而不敢盡信也。

“今此富樓那,於昔千億佛,勤修所行道,宣護諸佛法。為求無上慧,而於諸佛所,現居弟子上,多聞有智慧,所說無所畏,能令眾歡喜,未曾有疲倦,而以助佛事。已度大神通,具四無礙智,知諸根利鈍,常說清淨法。演暢如是義,教諸千億眾,令住大乘法,而自淨佛土。

此五頌、頌嘆往德。

壬二頌滿慈授記

“未來亦供養無量無數佛,護助宣正法,亦自淨佛土。常以諸方便,說法無所畏,度不可計眾,成就一切智。供養諸如來,護持法寶藏。

此二頌半、頌因記。

“其後得成佛,號名曰法明,其國名善淨,七寶所合成。劫名為寶明,菩薩眾甚多,其數無量億,皆度大神通,威德力具足,充滿其國土。聲聞亦無數,三明、八解脫、得四無礙智,以是等為僧。其國諸眾生,淫慾皆已斷,純一變化生,具相莊嚴身;法喜、禪悅食,更無餘食想;無有諸女人,亦無諸惡道。富樓那比丘,功德悉成滿,當得斯淨土,賢聖眾甚多。如是無量事,我今但略說”。

此七頌、頌果記。

己二五百悕領得記

庚一心悕

爾時、千二百阿羅漢心自在者,作是念:我等歡喜得未曾有,若世尊各見授記如余大弟子者,不亦快乎!

庚二許可

佛知此等心之所念,告摩訶迦葉:“是千二百阿羅漢,我今當現前次第與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

庚三正記

辛一現前授記

壬一長行

“於此眾中,我大弟子憍陳如比丘,當供養六萬二千億佛,然後得成為佛,號曰普明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其五百阿羅漢:優樓頻螺迦葉、伽耶迦葉、那提迦葉、迦留陀夷、優陀夷、阿冕樓馱、離婆多、劫賓那、薄拘羅、周陀、莎伽陀等,皆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盡同一號,名普明”。

供養六萬二千億佛,為因記。以下,為果記。迦留陀夷、義言黑光。優陀夷、義言出現。周陀、義言蛇奴。莎伽陀、亦云娑婆揭多,義言善來。余見前釋。先授憍陳如及五百弟子者,以五百弟子現在法會,而憍陳如又為其上首也。

壬二重頌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憍陳如比丘,當見無量佛,過阿僧祇劫,乃成等正覺。常放大光明,具足諸神通,明聞遍十方,一切之所敬。常說無上道,故號為普明。其國土清淨,菩薩皆勇猛,鹹升妙樓閣,游諸十方國,以無上供具,奉獻於諸佛。作是供養已,心懷大歡喜,須臾還本國,有如是神力。佛壽六萬劫,正法住倍壽,像法復倍是,法滅天人憂。其五百比丘次第當作佛,同號曰普明,轉次而授記:‘我滅度之後,某甲當作佛,其所化世間,亦如我今日’。國土之嚴淨,及諸神通力,菩薩、聲聞眾,正法、及像法,壽命劫多少,皆如上所說。

頌內敘佛壽六萬劫,正法十二萬劫,像法二十四萬劫,以補長行文所未及。並言五百比丘作佛時,應在憍陳如佛法既滅之後。且言五百比丘,當一一次第作佛,並一一轉次而授記也。

辛二展轉授記

“迦葉汝已知,五百自在者,余諸聲聞眾,亦當復如是。其不在此會,汝當為宣說”。

此言不惟五百心自在之阿羅漢已受佛化,彼千二百人,亦當如是受記。特屬大迦葉展轉告知,以彼在弟子中年最長老也。

庚四悔領

辛一長行

壬一悔責

爾時、五百阿羅漢於佛前得授記已,歡喜踴躍,即從座起,到於佛前,頭面禮足,悔過自責:“世尊!我等常作是念:自謂已得究竟滅度,今乃知之,如無智者。所以者何?我等應得如來智慧,而便自以小智為足。

悔領、謂悔昔日之住小迷大,並領今日之開權顯實也。昔自謂已得滅度,而實不知有如來智慧。殊不知如來智慧,本為我等所應得,奈何竟不自知,便以小智為足,此皆悔過自責之詞。

壬二領解

癸一喻領

“世尊!譬如有人至親友家,醉酒而臥。是時親友官事當行,以無價寶珠系其衣里,與之而去。其人醉臥都不覺知,起已遊行,到於他國。為衣食故,勤力求索,甚大艱難。若少有所得,便以為足。於後親友會遇見之,而作是言:“咄哉丈夫!何為衣食乃至如是?我昔欲令汝得安樂五欲自恣,於某年日月以無價寶珠系汝衣里,今故現在而汝不知!勤苦憂惱以求自活,甚為痴也!汝今可以此寶貿易所須,常可如意無所乏短”。

自譬如有人句下,至便以為足句止,為領昔權。自於後親友句下,至無所乏短句止,為領今實。親友家、喻前菩薩沙彌應化之國。有人、喻受化之眾生。醉酒而臥,喻煩惱未斷,無明所纏,雖遇佛法,猶如惛醉。親友官事當行,喻菩薩應化已畢,當更示現他國也。以寶珠系其衣里,喻教以大乘,使大菩提心、薰習於其識田之內。醉臥不覺,起而遊行到於他國,喻為煩惱之酒所迷,不能安住於佛之教化,而退墮於生死流轉之他國也。為衣食故勤力求索,喻怖畏生死,復發心修行力求解脫也。甚大艱難、少得為足,喻怯畏佛道長遠,一得小乘涅槃便生住著也。於後親友會遇,喻釋迦牟尼示現娑婆,重複值前所教化之眾生也。何為衣食乃至如是,喻何故求如是小乘涅槃之受用?得安樂及五欲自恣,喻得無上安樂而自娛於五淨法之欲也。寶珠現在衣里,喻佛直指其本菩提心之所在,令此眾生勿昧夙因,並毋戚戚於小法之不足自給也。貿易所須、如意無乏,喻此大菩提心,能發生無量功德,無有匱乏也。

癸二合領

“佛亦如是,為菩薩時教化我等令發一切智心,而尋廢忘不知不覺。既得阿羅漢道,自謂滅度,資生艱難,得少為足,一切智願猶在不失。

此合昔權。一切智願,即大乘之本願。猶在不失者,以無上覺心久曾薰習於新識衣里,故今未忘失也。

“今者世尊覺悟我等,作如是言:“諸比丘!汝等所得非究竟滅,我久令汝等種佛善根,以方便故示涅槃相,而汝謂為實得滅度。世尊!我今乃知實是菩薩,得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以是因緣,甚大歡喜,得未曾有”。

此合今實。我今乃知實是菩薩,明昔不自知故勤苦憂惱,自開權顯實以後,已瞭然於真為佛子,因以得受佛記故歡喜無量也。

辛二重頌

壬一頌悔責

爾時、阿若憍陳如等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我等聞無上安隱授記聲,歡喜未曾有,禮無量智佛。今於世尊前,自悔諸過咎。於無量佛寶,得少涅槃分,如無智愚人,便自以為足。

無上安隱,指釋迦佛。言我等聞佛之授記聲,而心生歡喜也。

壬二頌領解

“譬如貧窮人,往至親友家,其家甚大富,具設諸餚膳,以無價寶珠,系著內衣里,默與而捨去,時臥不覺知。是人既已起,遊行詣他國,求衣食自濟,資生甚艱難,得少便為足,更不願好者;不覺內衣里,有無價寶珠。與珠之親友,後見此貧人,苦切責之已,示以所系珠。貧人見此珠,其心大歡喜,富有諸財物,五欲而自恣。

此頌喻領。求衣食自濟,資生甚艱難,喻在生死流轉之他國中,發心修行不易脫離,困苦已極。是以一證小果涅槃,便思休息也。苦切責之已,謂親友苦言切責既畢也。

“我等亦如是,世尊於長夜,常愍見教化,令種無上願。我等無智故,不覺亦不知,得少涅槃分,自足不求余。今佛覺悟我,言非實滅度,得佛無上慧,爾乃為真滅。我今從佛聞,授記莊嚴事,乃轉次受決,身心遍歡喜”。

此頌合領。轉次受決,謂遵佛之命,於千二百人眾展轉宣說,次第受記,而彼等住於大乘之心益以決定也。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