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大德居士

劉素云:師父上人是當代難得一遇的聖僧


時間:2016/3/28 作者:妙音居士

從依明師學起。就是我們這一生修行,一定要睜開你的慧眼找一個明師,這個明師是明白的,不是出名的,明白什麼?明白宇宙人生的真相。我前兩年講課我說了一首偈子,就是一定要依明師,就是明師非名師,第一個是明白的明,第二個名是名氣的名,我說明師非名師,一定要找這樣的師。為什麼?因為明師教你的是真東西,他教你的是宇宙人生的真相,把真東西傳給你。你要找一個出名的那個師父,不一定教給你的是真的。

現在我說到這,大家都可想而知,我們遇到了明師,為什麼我昨天說千載難逢?我們遇到了老法師,我們是最最幸福、最最幸運的人。你想想,老法師有多少可貴的東西值得我們每個修行者學習?

我確實是在我內心的深處,我深深的佩服咱們老法師,讚嘆老法師,就是別人再說什麼,我都不會離開老法師。因為什麼?就老法師那種博大的胸懷,就這一條都夠我們學了,我從來沒有見到哪個人、哪個法師能有這么博大的胸懷。

首先我說我見識不廣,見識少,我不是見多識廣,我見到的無論是出家人、在家人,就像老法師這種胸懷的,我認為師父是頭一個。上無片瓦,下無立足之地,現實就是這樣的。我記得師父有一張照片,照片上沒有腳。我當時看了這張照片我還想,這個攝影師技術怎么差?怎么沒把師父的腳照上,照個半截相?後來我就好奇,我見著師父就問師父,我說師父,您老人家有一張照片,怎么沒把腳照上?大家還都有,那我就想就流通了。師父說,那是表法,表我無立足之地。我才知道原來師父這張照片也是表法,表無立足之地。

現在說,應該說前年才有現在這個六和園,這個小地方,是一個老居士結緣供養給師父的,就這么一塊小地方。那個房子一百年歷史的老房子,質量非常好,厚實,現在蓋房子蓋不出來那樣質量的房子,面積不大,但是非常清靜,像個世外桃源一樣。

師父非常開心,就是剛有這個房子,還沒收拾,他就帶我去看,去看看那個六和園。我去了,我說師父挺好。現在收拾完了,收拾非常簡單,但是一看,讓你心情非常舒暢。你說那個名字也好,不是現起的,原來那個地方就叫六和園。你說咱們不要修六和敬嗎?恰恰師父住那個地方就叫六和園,你說是巧合嗎?

師父幾十年是過著漂泊的生活,那可是周遊列國,是過著漂泊的生活,各種奇特的經歷,我們可能看都沒看過,想都沒想到過,師父都經歷了。就是這些艱難困苦,這些逆境、困境絲毫沒有影響他老人家的人格魅力。我說這個人格魅力太重要了,比你億萬家財都要重要得多。

老法師這個人格魅力不是財富,也不是地位,這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我們都有切身體會。為什麼老法師現在的信眾一點不減少,而且是愈來愈多?就是他的魅力所在,他的凝聚力、他的向心力、他的磁場是把大家吸引到一起來了,是不是這樣?我們從老法師那裡得到的就是這個無比強大的正能量。

我每次來到師父的身邊,我都感到非常幸福、非常溫馨,沒有一點陌生感,我沒有想師父多么多么高,我是國小生,我是弟子,我怎么的,我就像一個孩子回到了慈父的身邊,真是這種感覺。

今天早晨我們到外面去接師父,師父每天從六和園到山頂花園來,師父一下車,走到我跟前,笑呵呵的又開始掏兜,反正師父一掏兜,我的想法就是師父又要給我掏個什麼小玩意了。這個時候師父掏出來一串佛珠遞給我,告訴我,這是海賢老和尚親自種的,叫草菩提,是老和尚親手穿的這個佛珠,給妳吧!

所以我回到房間我跟大雲說,我說這是我來香港師父給我的一件寶,一串不起眼的草珠,我們北方給它叫草珠,但是我跟你們說,你們都鼓掌了,可見而知,是不是寶?絕對是傳世之寶,師父給我了。

另外師父給我兩本書,《大經科注》的校對本,是師父講課親自用過的,那上面都有師父的批字。經書是黑字,師父用紅筆在那上批的,凡是有錯誤的地方都標好了,兩本書,上下冊。我理解師父的意思,讓我回去好好學習,不能辜負師父老人家對我的期望,也不能辜負同修們對我的期望。這是我來香港的又一件寶。

上一次我來香港,師父給我寫了一個墨寶,我講課可能跟大家說了。因為我來了這么多次,見了這么多次師父,我從來沒有跟師父說,老人家給我寫一幅墨寶,因為我看到別人要墨寶。我沒有這個念頭,我就想老人家太忙了,是不是?你也要,他也要,老人家太累了,因為寫墨寶他得需要時間,老人家每天的工作量我是看在眼裡的。

那一次是十二號,師父中午讓我們到六和園去吃午餐,因為第二天十三號我回哈爾濱,到晚上同修們安排我見義工同修,我有活動。他們告訴我說,師父過來了,我還想,師父怎么今天晚上過來?他們說師父要寫字。我心想,師父怎么這個時候要寫字?我沒想師父是給我寫墨寶。

等我見完了同修,第二天我要返程之前,勝妙法師把包好的這個墨寶遞給我,說是師父老人家昨天晚上給妳寫的墨寶。這已經是包裝好的,我拿回去一看,我就想,這回我可占便宜了,給別人寫墨寶可能是幾個字,也可能是個條幅式的,給我寫了一本,一個小折本,一折一折那本,一本。

所以我就想,你說你不求,可能是該你得你就得了,你看我從來沒跟師父提過任何要求,所以師父就把這個,他那次那個墨寶也是對我的一種囑咐,實際也就是我以後應該怎么做,大家修行應該怎么做,那就是一個指導性的東西,通過我來轉達給大家。我記得好像是吉林的小於,我讓他把那個掛到網上,也讓大家來分享這分快樂和幸福。

大家想一想老人家這一生,他現在所說的、所做的,是不是每件事情都是佛門的事,沒有一件是他老人家自己的事?你想想,老人家八十八歲高齡了,我們在座的,我不知道別人,反正我能不能到八十八我不知道,因為我把自己交給阿彌陀佛了。如果阿彌陀佛讓我留到八十八,我能活到八十八,否則的話我可能活不到那個時候。八十八歲老人家現在每天的工作量,我看我們年輕人可能都不能勝任,不能擔當。

每天晚上,以前我是師父到什麼時候把師父送走了,最近尤其是這一次來,有時候晚上師父什麼時候走的我都不知道,可能我這面我已經休息了,師父那面還在工作,還在會客。真是,老人家,如果說老人家辛苦,我還得這樣說,老人家不辛苦,就是你怎么看,用凡夫的眼睛看,師父很辛苦;用另一種眼光來看,師父不辛苦。我們肯定是不行,因為什麼?我們是凡夫俗子。

所以我這次來我跟大家說,我又得起個高調,過去我說師父是難得的一位高僧大德,我這次說,我說師父是當代難得一遇的一位聖僧。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