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世間百態: 苦樂人生

真實的現代傳奇:不孝偷情毀親壞女子天打雷劈


時間:2016/4/11 作者:君合

真實的現代傳奇:不孝偷情毀親壞女子天打雷劈

俗話說,老天有眼。

但現在許多人不信,認為這是迷信。

在河北省第二屆公民德行教育論壇上,就有一個老天有眼的故事。

不孝 偷情 毀親 壞女子天打雷劈

這是一則非常精彩的訪談,也是一個精彩的新聞。

聲屏之友道德特刊刊發出來了,發在博里,與大家分享。

第二屆河北省公民德行教育論壇,有一個更吸引觀眾的亮點,那就是陳大惠老師的訪談,作為曾經的央視著名主持人,他再一次讓我們領略了大家風采。

下面這個採訪是一個古書里才有的故事,一個來自山區的壞媳婦講述她的悲慘的人生故事,她不孝父母、偷情通姦、破人家庭,天上晴空一聲驚雷,就把她家的房子給劈了……

我從小叛逆心特重,特別愛嫉妒

陳大惠:今天這個採訪啊,是在古書上才有的故事,我們想都想不到,真的是聞所未聞,但是不是真事呢?真的。那我們下面就來問一下這個老師她的詳細地址和姓名。

被採訪人:我來自吉林省扶餘縣陶賴昭鎮,我叫張紅霞,今年31歲。

陳大惠:各位我們常聽說啊,你要是不孝養父母,那是大逆不道,天理不容啊,我們今天人對天理不容這四個字沒有概念,什麼叫天理不容?各位,你如果不孝順父母,你拋棄老人警察不來抓你,老天都饒不了你!我們過去聽了之後,也許想算了吧,這是封建迷信我才不相信呢!都什麼年代了,我罵我媽媽,我打我爸爸照樣活得挺好。你不要著急,我們來聽聽,這位老師她的親身經歷,一個非常純樸山區農民的故事。她悲慘的人生,非常悲慘,家裡是出了人命啊。好啦,我們現在就來尋找她的根源,她當初種了一顆什麼樣的種子,小的時候她是個什麼樣的人?

被採訪人:我從小叛逆心特重,特別愛嫉妒,看到親戚家的姐妹過得比我好,比我穿得好,我就怨恨我的父母。我們姐弟四個,我是老大,我就嫌家裡窮,我說你看人家孩子,穿得那么好,吃得那么好,你們要不生這些孩子,都屬於我一個人的了!我從七歲開始,就特別怨恨父母,特別是在吃飯的時候,就惹他們生氣,直到我爸哄我才上桌吃飯!

陳大惠:不聽父母的話,而且嫉妒心特彆強,那對你兄弟姊妹呢?

被採訪人:我有時候會瞅他們特別不順眼,有了他們我媽和我爸就開始不愛我了。

陳大惠:你的想法就是,這些好吃的,好穿的,最好都自己享受。

被採訪人:我那時候特別的自私。看見人家好,就尋思,我要是能上他們家就好了,我為什麼要出生在這個家裡。

陳大惠:那後來呢?長大之後還嫌家裡窮嗎?

被採訪人:我整天都想離開這個家,長大之後我跟我丈夫,認識一個月就結婚了,主要的目的就是我嫌家裡窮,再一個就是他長得帥,我要嫁給他的時候,我媽我爸不同意。

陳大惠:當時父母不同意嗎?

被採訪人:嗯,都勸我。我就說死話,我就說我寧可將來要飯,我也不要進你們家大門口。

陳大惠:那么怨恨父母啊!

被採訪人:我媽我爸當時特別傷心。我也不管他們,我還堅持著要結婚,結婚之後。我嫁到他家,發現他家更窮。

陳大惠:窮到什麼程度呢?

被採訪人:都是破房子,漏鍋。

陳大惠:破房子,漏鍋。您豈不是更抱怨了嗎?

被採訪人:我特別地怨恨,我這命怎么這么苦啊!在家裡那么地窮,那么地苦,我到他家還得乾那么多的活!他還欠著別人家很多的錢,我就整天的怨恨,從來都沒有開心過。

陳大惠:這個時候我聽說,你丈夫的老奶奶啊,老人家要到你們家裡邊去住,那你是什麼態度呢?

被採訪人:我奶奶83歲,她到我家的時候,,我看她拿個小包,就不說話,摔門,她特別要臉的一個老人,她一看我這么摔門,就傷心地走了。

陳大惠:然後呢?

被採訪人:然後不到半年她就去世了。

陳大惠:啊,去世啦!83歲老人家啊,民間老話,你這么對老人你有罪啊,天理不容啊,什麼叫天理不容呢?下面接著往下聽,你不是不相信嗎?好了,你把老奶奶趕走了,把她給氣死了,後來怎么樣呢?

天上打雷,怎么能劈到我們家呢

被採訪人:也不到半年吧,天上打雷沒有下雨,先是打兩個小雷,後來咔嚓一個大雷,就劈在我們家房上,就把我們家房子給劈著了。

陳大惠:你們那是個草房是吧?

被採訪人:對,是草房,當時我跟孩子坐在炕上,一個亮光,從我和孩子當間就過去了,窗戶“噗”一下,可響了,就給打開了,我抱著孩子下地就跑到我爸那屋了,之後我家的被服、房子就著了。

陳大惠:當時這個事情你們全村的人都知道?

被採訪人:嗯,全都知道。

陳大惠:然後就全都去救火了是吧?

被採訪人:嗯,全去了,因為大家都認為我們一家三口都特別地老實,都認為我們倒霉。

陳大惠:其實不知道你幹了這么傷天害理的事。

被採訪人:我當時就認為我倒霉,就認為天上打雷,怎么能劈到我們家呢?就認為雷劈歪了。

陳大惠:那個雷劈歪了!唉,這個人糊塗之後啊,給他判了刑,他也不知道自己錯在那了!哎,我們今天可以到監獄裡去調查一下,很多人都說自己冤吶,我不該被判這么重的刑啊。各位,我們知道學了傳統文化,我們就知道,善和善發生感應,惡和惡發生感應,善的能量發出去之後啊,一定得到一個善的能量的反作用力,哎,這是牛頓第三定律啊,你說這么惡,把老奶奶趕走了,氣死了,大不孝啊,這個能量啊,惡啊,違背人倫啊,違背自然規律啊,為什麼這個災禍降臨到我們家頭上呢?《易經》裡面講,積惡之家啊,你家裡遭惡事,那個災難,沒完沒了,這是幾千年傳下來的,這個不會錯啊。各位你說這個雷劈歪了,它歪怎么就歪到你們家去了呢?各位啊,我們就是個糊塗,她非說是劈歪了,你說怎么辦?就是不覺悟。剛才這個小伙子也是,你說五十多人打架,怎么那一刀就砍在自己腦袋上,你說他砍歪了,你說這怎么好呢?種種的災禍到自己的頭上,都是因為感召啊,反作用力,報應啊,你沒有發出惡的能量,怎么會受到惡的反作用力呢?怎么會受到惡報呢?真理啊,科學嗎?所以我們大家看古書老看到,這種天打雷劈啊,她不相信,認為這個都是用來嚇唬人的,好啦,今年是2010年啊,這是都過了多少千年了,大家明白啦,那個自然規律不會改變啊!你不孝順父母,氣死老人,大逆不道啊!我們接著往下聽。那么你現在這個房子燒了,燒了之後要重新蓋房子啊?

被採訪人:學習傳統文化,我才聯想起來,為什麼會打雷劈我,我奶奶30多歲就守寡,她那么有德行的老人,被我趕出家門。在家還不孝順父母,老天沒把我劈死,這都是對我好的懲罰。房子燒著之後,我們割點草,自己又蓋上了,蓋上之後我特別地怨,從沒想到是我自己錯了,我就覺著我自己命苦,我為什麼要嫁到這個家裡來,為什麼我會過這么樣的苦日子?我特別怨恨我的公公,就嫌他沒有給我攢下家產,你看看人家又有房子又有地的,為什麼我沒有?

陳大惠:我們聽到了吧,這個兒媳婦過門之後啊,想的都是怎么和對方老人要錢,要房子。像你們這么偏遠的地區,也有這種陋習、這種風俗嗎?就是一定要要多少彩禮,是嗎?

被採訪人:對,這是留下來的習慣,都得要彩禮,誰要的少,就覺著太不值錢了。我結婚的那個時候要兩萬到三萬,現在是八萬到十萬。

沒有了人道的教育,這個人就越來越糊塗了

陳大惠:各位觀眾,我們想想這個當父母的,好像就跟有罪一樣啊,我當你的父母啊,你到結婚的時候啊,我還要怎么樣呢!我還要再給你10萬塊錢吶,大家想一想,農村住草房的地方啊,給兒子結婚,娶個媳婦還要給人家8到10萬塊錢,這不是喝父母血嗎?話又說回來,今天的年輕人,已經糊塗到家了,已經惡到了極點了,怎么講呢?你說你作為媳婦,你到了人家家裡,你什麼貢獻都沒有,平白無故,憑什麼跟人家要10萬塊錢啊?這不是成了打劫搶劫了嗎?人家把兒子給了你,你們倆成了一個家庭,你作為一個媳婦到人家家裡,這么年輕20齣頭你張著個手,向白髮蒼蒼的老人要10萬,要8萬,你不就是直接喝老人家的血嗎?你憑什麼啊,你任何貢獻都沒有啊,你說我來給你當兒媳婦來了,那人家還把兒子給你了呢!大家說這不成了做買賣了嗎?這不成了賣人了嗎?更有甚者是什麼呢?是誰讓這么要的,父母啊,那個父母真的會講這話啊!你看人家鄰村的,人家那給彩禮一下給了15萬,你才給了3萬你太不值錢了呢,你這不是賣閨女嗎?你這個媽媽,你這個爸爸,怎么糊塗到這個份上啊?各位啊,你在教給什麼呢?看到了吧,這就是在教她過了門之後,就要恨婆婆,恨公公,恨丈夫。你是想讓你的女兒過好日子啊,還是想讓她離婚呢?我們希望這個光碟能夠流通到農村,要教育他們啊,你們太糊塗了。那個老人家把兒子養大,養到20多歲,他難道有罪嗎?你結婚了,然後他還要再拿出血汗來,再給你一大筆錢,你這不是要他命嗎?所以今天為什麼在農村,很多的老人被拋棄?我們看到了,這是個例證啊,你沒錢嘛!他完全不知道,誰給你一口一口餵大的?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姥姥姥爺,子女到了十幾歲、二十幾歲,你要報恩吶,而不是反過來咬他一口,再去喝他的血汗!沒有辦法,沒有受過這種起碼的人道教育啊,那怎么樣呢?那就做惡事吧,做惡事那就有惡報,反作用力嘛!所以家家都不幸福,家家都有災禍,災禍怎么來的呢?就這么來的,人道的教育,不管你是農村還是城市,難道這種教育不好嗎?不需要嗎?你不需要幸福生活嗎?你需要進監獄,出人命嗎?各位我們接著往下聽,因為沒有了這個教育啊,這個人就越來越糊塗啊,我們看這位老師。

風也刮歪了,我認為我怎么這么倒霉

附屬檔案

4469c9d0g8ad849264936&690.jpg (57.39 KB)

2010-7-12 13:26

採訪人:陳大惠

4469c9d0g8ad8473c50b7&690.jpg (67.33 KB)

2010-7-12 13:26

被採訪人:張紅霞

被採訪人:之後我就是越來越怨恨,瞅我公公特別的不順眼,吃飯我也嫌他埋汰。我就整天地怨,就沒有開心的時候,有一天,我們村子裡颳大風,風斜著刮,跟前有很多的草包都沒有著。

陳大惠:你先說怎么了?

被採訪人:就是有一家草包著火了。

陳大惠:離你們家是遠呢還是近?

被採訪人:特別地遠。

陳大惠:喔,別人家著火了,然後呢?

被採訪人:那天的風颳得特別大,而且是斜著刮。

陳大惠:很奇怪是吧,這個風。

被採訪人:對,斜著刮。

陳大惠:啊,然後呢?

被採訪人:然後就把我家的房子給燒著了。

陳大惠:那你們家左鄰右舍都是草房子是吧?

被採訪人:在我們家颳風的那邊基本上都是草房子。

陳大惠:喔,就是你們左鄰右舍都是草房子,他們燒著了嗎?

被採訪人:他們的沒有著。

陳大惠:就你們家著了。

被採訪人:對。

陳大惠:我們不信就問問這位老師,她肯定還認為這個風又刮斜了,絕對跟她沒關係,是吧?那個雷也劈歪了,這個風也刮斜了,人要是糊塗了啊,那個風都有錯誤啊,都是她對。這次房子燒的怎么樣呢?

被採訪人:這次,全都燒光了。

陳大惠:燒光了?

被採訪人:對,當時就剩個四輪車,其它的就什麼都沒有拿出來,全都燒沒了,我當時沒有想到是我自己錯了,我還是認為我命苦,就是覺著我為什麼這么苦?

陳大惠:這么多次警告你都沒有反應過來?

被採訪人:沒有從來沒有想過,就知道嫁到他家是我命苦。

陳大惠:還都是別人不對。

被採訪人:就是我自己委屈,就是他們家所有的人都對不起我。

陳大惠:那咱們先說你這個又沒房子啦,沒住的地方了,怎么辦呢?

被採訪人:沒有錢蓋,當時鄉政府給3000塊錢,遠遠不夠,再蓋個房子需要很多的錢,我這時才想到我的媽媽,我媽什麼話都沒說,就給我拿錢。

陳大惠:你還記得你當初講的話嗎?你說你要飯都不再進這個家門。

被採訪人:我借錢的時候就把那句話給忘了,現在學習傳統文化,我才想起來,我那么不是人,那么傷父母的心,可憐天下父母心,在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還是我媽媽幫助了我。

陳大惠:那我們就問吶,媽媽爸爸打哪兒找錢呢?

被採訪人:當時我媽家也不怎么太富裕,我爸我媽自己捨不得花,寧可借錢,幫我蓋房子。當時我就覺著,我在家裡乾過那么多活,你們借給我錢是應該的,我從來都沒想過他們養我有多么的不容易。

陳大惠:這個時候還是覺得爸爸媽媽給自己到處借錢也是應該的。

被採訪人:就是覺得是應該的。蓋好房子之後比我媽家的還好,比我們村里一般的房子還要好一些。

陳大惠:都是爸爸媽媽借錢幫你們蓋起來的?

被採訪人:是。

陳大惠:你們這回住到大房子裡啦。

被採訪人:住到大房子裡我們倆特別得狂妄,走道兒都挺著腰板走,只想到你看我們家蓋房子蓋得這么大,蓋多好。屯子裡人都說,你看人家多能幹,著兩回火了還能蓋上房子。越說我越覺得特別的高興。

陳大惠:這是糊塗到一定程度了,你沒想過將來爸爸媽媽怎么還錢呢,借那么多,你還挺高興的,就光看這房子大了。

來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469c9d00100jxmh.html) - 真實的現代傳奇:不孝 偷情 毀親 壞女子天打雷劈_一路西行_新浪部落格

被採訪人:我從來就以自我為中心,我從來就沒想到我的父母。

陳大惠:不管他們死活。當時你們兩口還挺高興,還挺驕傲的,借了好多錢。

被採訪人:是的,到那時我還是攀比。我對丈夫說這都我媽家拿的錢,你瞅瞅你們家,什麼都沒有。就瞅他們家所有的人都來氣。我比他也比,他說看人家老丈人拿多少錢。我就瞅他特別的來氣,我倆蓋上房子也不開心,煩惱就更多。之後我這毛病也特別的多,就是特別的愛美。

陳大惠:特別愛美啊。

被採訪人:對。

我把自己打扮成一個狐狸精

陳大惠:您都喜歡怎么愛美呢?

被採訪人:我一天給自己打扮的藍眼皮,綠眼皮的,抹臉蛋。

陳大惠:您家裡都這樣了,您還天天打扮自己呢?

被採訪人:那時候也不想父母,什麼都不想,就覺著我丈夫說我不怎么愛美。

陳大惠:這是誰?丈夫說的這個。

被採訪人:對。他說我不怎么愛美,說看電視裡那些明星美的都挺好看的,我說這美吧,誰不會啊,我一天抹三遍。

陳大惠:一天抹三遍。

被採訪人:穿得特別暴露。

陳大惠:特別性感,跟電視裡明星學的。

被採訪人:袒胸露背的。

陳大惠:那在山溝里走出來,那肯定是……

被採訪人:在我們那一帶農村,很多很多的男人都瞅我,看我露得多,很多男人都說喜歡我。

陳大惠:你把自己一天化三遍妝,把自己化成什麼樣啊?

被採訪人:我現在瞅我那樣子就像妖精似的。

陳大惠:那他們說你呢?

被採訪人:有個人成天老想上我家來,他說看見我那樣尤其是那眼睛,一化起來像狐狸精似的。

陳大惠:你當時覺得這還是好話,是吧?

被採訪人:對。

陳大惠:那你丈夫讓你愛美,學明星啊,你最後把自己弄成狐狸精了,他什麼反應啊?

被採訪人:他就說媳婦啊,你美是可以,但是再也不能色迷迷地沖人笑了。

陳大惠:各位觀眾,你會發現這個世界啊,就是不管多偏僻,不管你原來多淳樸,你就是這么一個山溝裡邊的,住草房的農民,多樸實的一個農村的婦女,那個電視,那個網路啊,也能夠把你從一個樸實的農家女子,把你教成一個狐狸精,你看看她學啊!她天天以醜為美啊,她要性感啊,她丈夫都告訴她,你要學這些明星啊!所以說各位,我們看今天學校為什麼會亂?家庭為什麼會亂?社會為什麼會這多的混亂?有人教啊,網路、電視。所以古人講啊,好人是教出來的,壞人也是教出來的,狐狸精也是教出來的。你想想要是在那么一個地方,走出來這么一個暴露的、這么一個嫵媚的狐狸精,那是誰都看吶,當時是看你的人非常多,是吧?

被採訪人:對,別人說我是狐狸精,我那時還不覺著,我那時太不要臉了,我就覺著我太有魅力,你看別人都勾不來人,你看我都能勾引來那些人,我還特別向我丈夫顯擺,你看那誰誰喜歡我了。但是他很不相信,看我這么老實一個人,他還有點不敢相信。

陳大惠:那時候你就覺著自己越來越有魅力了,越來越吸引人?

被採訪人:是,那時候覺得我特別有魅力,其實我現在我一瞅過去那死樣的,哪是我有魅力啊?就是我化的那樣,穿的特別暴露,才招來那些人。

後來我就有了一個相好的了

陳大惠:那你周圍那些人,他們一見到您呢?神魂顛倒的。怎么對追你的這些人,喜歡你的這些人呢?

被採訪人:後來我就有一個相好的啦。

陳大惠:這個在電視裡叫情人,是吧,我們現在這個農村也有這種現象,非常普遍嗎?

被採訪人:對我來說相當的普遍。

陳大惠:在偏遠的農村也這樣。

被採訪人:是。

陳大惠:喔,那么自從你有了這個情人之後,您對自己的這個丈夫怎么樣呢?

被採訪人:我就成天的看他不順眼,整天的跟他鬧離婚,我這個女人特別的陰險,跟他鬧離婚的時候我會把他搞的神魂顛倒,讓他知道是他自己錯了而不是我錯了。

陳大惠:喔。我聽說你的這個家裡面這個親戚們,也有啊,因為有了情人就離婚的,還有到你們家裡面來的,你是怎么勸他們的?

被採訪人:那是我三大姑姐要離婚,當時我三大姑姐夫讓她回去,我三大姑姐不回去,我勸她,我在背後我就說:“你指定不能跟他回去,這樣的男人,掙不回來錢養你,指定是不能跟他過,我在表面上我會說,你跟他回去吧。”

陳大惠:就是說你勸人家這個媳婦要拋棄丈夫,覺得這樣的丈夫沒必要跟他過下去,是這個意思是吧?

被採訪人:那時候我不認為是我拆散他們,我就覺得我那時特別仗義,很正常嘛,這樣男人養活不了你,就是不能跟他過。

陳大惠:我們大家聽到了這句話,這是今天很多年輕人的價值觀,什麼價值觀呢?嫌貧愛富啊。你能養得起我,我就嫁給你,我就跟你在一起生活,你養不起我,我就拋棄你,咱倆就離婚。她對丈夫,對父母,對老人都是這個態度,你供我吃,你供我喝,你給我錢,我就管你叫爸爸。各位,我們今天都是講商品社會,經濟社會,我們人吶,只認錢啦,不認人啦!沒了人性,你,誰給養大的?我們今天怎么樣呢,只能夠同富貴,不能共患難啊,所以為什麼離婚率這么高?我們聽到啦,沒有共同語言啦,他沒有本事我就把他拋棄了啊,如果大家都是這種,像做買賣一樣來結婚,來跟父母生活,你怎么可能會好呢?所以我們聽啊,白居易有一首詩啊,叫商人重利輕別離啊。這些人們,很多的人們,不重人情,不重人的感情啊。很多人說離婚率高是社會進步的表現,這是一些專家學者他的糊塗的說法啊!他認為這是社會進步的表現,那好啊,你也為社會進步做做貢獻,你馬上離婚吧,違背人性啊。那好啦,我們來繼續聽,您當初啊,勸人家離婚,勸人家拋棄丈夫,就覺得那男的沒本事要他做什麼呢?再換個新的吧,那人家這個丈夫聽了之後什麼反應呢?

我們家房子又著火了

被採訪人:他聽了之後就特別的來氣,當天晚上我家的房子就著了。

陳大惠:你們家房子又著火了?

被採訪人:當時是半夜11點多鐘,發現房子著火了,救火的時候發現,上面很多的柴油。

陳大惠:喔,灑柴油燒的。

被採訪人:當時我覺得我們特別的老實,沒有得罪任何人,我就想到我三大姑姐家的姐夫,救完火之後還很黑,我丈夫就騎摩托追到他家,他已經走了,就知道是他給燒的。

陳大惠:那么這次你這房子又點著了。

被採訪人:對,點著了,當時也是救得特別及時,也是我們鄰居給救得。

陳大惠:你當時還沒有反省,就是為什麼又出現這么一個災禍?

被採訪人: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就是想我嫁到他們家我怎么的苦,我就覺得是他家都對不起我。

陳大惠:那這次著火呢?

被採訪人:這次我覺得是我三姐,我從來沒怨過我自己。

陳大惠:喔,還是別人不對。

被採訪人:他們家所有的人不對,就是我對了。

陳大惠:你沒有想過,是自己說太缺德的話,拆散人家的家庭,勸人家拋棄丈夫,才造成的?

被採訪人:那會兒我沒有想過,覺得我是挺仗義的,現在我覺得特別的缺德。

陳大惠:那好了那這個您丈夫知道了這個事情,他是怎么樣,也很怨恨嗎?

被採訪人:他也特別地怨恨,在那之前他也特別的不愉快,就看著我那個樣子,再加上我三姐夫把房子燒了,他一來氣,就把他打死了。

陳大惠:把誰打死了?把放火的這個?

被採訪人:嗯哪,,把我三姐夫給打死了。

陳大惠:就殺了。

被採訪人:是。

陳大惠:那現在你的丈夫在哪裡?

被採訪人:他現在在公主嶺監獄,判的是無期,他叫張立柱,今年33歲。

陳大惠:張立柱。那你現在這個房子也燒沒了,那你現在是跟誰過啊現在?

被採訪人:我那房子沒都燒完,就燒了半間。

陳大惠:就是你現在你跟誰一起過呢?

被採訪人:我現在跟我72歲的公公,還有11歲的女兒一起過。

你會當女人嗎?會穿衣服嗎?

陳大惠:祖孫三代啊,各位我們中國老祖宗講,女子,這個婦道人家啊!從小要受四種教育,哪四種教育呢?第一個:婦德啊!女子要有女子的德行。你看男女有別啊!女子的天性與男子的天性不一樣,男子是雄健;女子呢?她是柔順的;她是賢惠的;她是謙卑的;她是安靜的。這是女子天性不是誰發明的,凡是女子、凡是陰性她都是這個特點。這是你本來就有的!這叫什麼?這叫自然;這叫規律。自然規律你要順從它。所以老祖宗太有智慧了,我們的中華聖賢啊!歷朝歷代幾千年來,告訴女孩子從打出生你就要隨從著你的天性,來接受教育,來保存你的天性,忠貞女子的婦德。從小就要學一直到老、到她離開這個世界。婦德排第一位她學這個。她學這個有什麼好處呢?她順從天道啊!她順從天性啊!她一輩子沒災禍!你不信你就這樣過,你很柔順、你很安靜、你很貞良、你非常的謙卑絕對沒災禍。第二婦言。女子要會說話啊!你會講話嗎?沒學!完全沒學過啊!我們今天學彈鋼琴跳芭蕾舞、寫字畫畫那些東西叫什麼呢?那些東西叫才能,叫知識,叫技能。跟你一生的幸福完全沒有關係。如果你反對你抬槓,那好了,大學畢業他為什麼跳樓啊?他的技能比誰都高他為什麼災禍那么多啊?你解釋不了嘛!你到農村去看,那個老阿姨,那個老奶奶啊!梳頭一絲不苟,在家裡你看她大字不識啊!你看她沒有什麼文化啊!人家一輩子幸福平安啊!各位她找到了人生幸福的根本。我們今天這么樣呢?這個女孩子真好看啊!就像這個花朵一樣,真漂亮啊!三天就災禍了!為什麼呢?沒有根啊!各位沒有根啊!沒有根的花朵很快就枯萎,那么這不就是災禍嘛!那天我們看了那個二十九歲生命盡頭的反省,在撫順,一個多月前我採訪她,那么美麗的一個女大學生。長得也好看,高材生,二十四歲子宮切除、卵巢切除、二十九歲癌症擴散走啦!各位啊,一定會枯萎為什麼呢?因為沒有根啊!她不是在那上面講了嗎?我不孝順父母,小時候剛強啊!把電視機砸了啊!她要賺錢。她要超過男人違背天道啊!怎么會幸福啊?你看到了眼前這花真香真美啊!能保持幾天啊?人生不是三天!第二個是什麼呢?婦言,言語啊!你會說話嗎?一句話剛才我們都聽到了吧!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啊!出人命啊!一個是進監獄啊!那個是死啦!兩個家庭多少老人和孩子就因為你這一句話!這才是一切災禍的根源。如果我們今天也像這位老師所想,我怎么這么倒霉!我怎么遇上你了?你錯了!那你不成她了嗎?這位老師我們多感恩她啊!現場給我們做證明,給我們做講解,她就是這么過來的!房子為什麼著了?為什麼人家給你點火?為什麼丈夫殺人啊?你會說話嗎?第三婦容啊!女子你知道該穿什麼衣服該化什麼妝,穿什麼衣服?容貌啊、舉止啊!你懂嗎?不懂啊!這不講了嗎?一狐狸精!召來的是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你做人家情人人家做你情人。你丈夫不殺人才怪呢!

被採訪人:我們那兒還有一個女的,跟一個男的好,丈夫知道就拿著刀就沖這個男的去了,這個女的一擋,他沒有想到會把他媳婦給殺了!他就進了監獄,就在我們跟前二里地吧!還有一個離我們跟前十里地的,他媳婦要跟著別人跑了!在跑的頭一天晚上,他知道了他就找到這個男的,把這個男的用刀砍死撇在柴火垛上,而且燒著了。這個男的也在監獄,他判了死緩。

陳大惠:各位,我們中國古人講啊!叫奸近殺。男女有這種姦情,西方人叫情人,歷朝歷代我們管這個叫姦情。奸近殺,你有了這種姦情你離這個殺啊、出人命就不遠了!這是真理啊!你非得要去試這個嗎?好了,你說它怎么就出現了這種姦情怎么就出現了這種情人?容貌不會了,容貌,女子的婦容啊!沒人教了,誰教?電視教明星教!教成這樣了!一切的災禍都有它的根源。根源不同,原因只有一個,沒有根啦!這個根就是人性的教育、人道的教育。第四個是什麼呢?叫婦功。女子得會幹女子的活計。你做被子也好啊、做飯也好啊、收拾家務也好啊。女子的本分。今天很多女子把這個當成什麼呢?把這個當成別人瞧不起她、壓迫她。她不認為這是女子的天職,你應該做這個啊!你覺得應該讓個男的拿個針在這縫被子嗎?他做繡花鞋、織毛衣嗎?各位公雞是打鳴,母雞是下蛋。那個老母雞老想著去打鳴不對啊!我們今天把女的四種德行講了。我剛才講很多人看不起這個東西,認為老掉牙了!錯了!這是規律這是天性啊!你說你不懂這些東西就是災禍,小的不懂就是小的災禍,大的不懂就是大的災禍。千萬不要說這個弘揚中華文化建設民族共有精神家園,我們胡主席提出來的,中宣部提出來的,這個和我們有什麼關係?有關係!太有關係了,各位你們有機會去監獄裡問一問那些犯人,我們可以做現場的實驗,我們領過來一百個犯人我一個一個在這採訪。咱們都能找出來他的病因,就跟病人一樣,那個原因一定都是這個!沒有根本做人的教育、人道的教育。這個老師上台啊!給我們現場作證。這才三十歲,丈夫無期那邊殺死了個人,剩一個老公公帶一個孩子房子燒了。這怎么活呢?這老公公這不是要他命嗎!

被採訪人:房子當時還能賣點錢給人賠償了。三輩人沒有地方住了,我們屯子也有學習傳統文化的,他們了解我們家的情況,他們都不要一分錢幫我蓋房子,現在住的地方離屯子非常遠還算可以。我學習傳統文化以後知道自己錯了,我想承認自己的錯誤,我怕傷他(丈夫)的心我沒有說我跟誰,我就送了很多《弟子規》的書給他!他說他也錯了,以前也怨天尤人的。他說自己讓白髮人送黑髮人,他太缺德了!如果老天能再給他一次機會,他出來願意奉養他三姐夫的爸爸。以前我總覺得我嫁給他們家苦,是我命不好,現在我終於知道我自己錯了。人家娶了我這樣傷風敗俗的媳婦,是人家命苦,我當時就沒想到。我真的錯了,我從來就沒有想過我傷過老人心,我給我媽臉上抹黑,讓她抬不起頭。我做這些事我們屯子裡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因為我特別的陰險,他們都覺得我好,十里八村的人都說我好,這就是人不知道天知道。

陳大惠:在中國古代啊聖賢告訴我們這叫貌慈心毒啊!這樣的人他的命運很悲慘!為什麼呢?名不副實就是大災難。那么我們知道你有個情人,現在怎么樣?

家裡的大鐵門都看不過去

被採訪人:現在我們已經分開了,但是我的臭毛病不是特好改。我知道自己錯了,當時還想給他打電話。在我還沒有給打通電話的時候,我們農村有那種大拉門,特別的沉,門倒了把我砸在下面了。我當時就想,太不要臉啦!所有的人還說你好呢,遭天譴了,你不是不要臉嘛,我就專門砸你的臉!

陳大惠:我們聽了這個老師學傳統文化她覺悟了,你不找情人嗎?你家大鐵門都不答應,把你砸倒。這回你們就徹底斷了是吧?

被採訪人:自從把我砸醒後,我就跟他徹底斷了,而且我穿得也不袒胸露背了,對穿著、言談舉止我自己管得特別的嚴。那些說喜歡我的男的一個都不來了!。

陳大惠:這個就印證了我們老祖宗說的話,你怨周圍的人老有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打攪,為什麼呢?不怪他們,你看看你那個樣子!你穿得這么暴露、你看看你化的那個妝、你看看你的言語、你的眼神都是不正經不正派的啊!所以他會感召來。當你恢復成一個正人君子的時候,恢復到正常人樣子的時候,他們看到你就沒感覺了,他不喜歡這個,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就和你斷絕了。所以說我們的容貌、言談的舉止、表情啊,它都是什麼呢?都是你的禍或是福的根源,一個大門,你自己把自己弄得很妖艷,打開的是災禍的門,那些邪惡的不三不四的人就進來了。當你堂堂正正,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仁愛和平,像《弟子規》的樣子,那個幸福、正人君子、那個仁愛的人就來到你身邊,這個門就在你自己身上。再有這位老師所講,人不知道天知道什麼意思呢?那個天什麼意思呢?那個天就是自然規律嘛!老子所講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自然規律你跑不掉啊。不是迷信啊!很多人說天怎么會知道?自然規律知道,你發出去一個作用力它一定會給你一個反作用力。這是物理啊!我們明白了,絕對不是我們做了個壞事,我們發出去一個力,沒有反作用力,沒有惡報,不可能你把現代物理公式都改了,你把自然規律都改了,不可能!

在採訪的最後,我們想請這位老師,很難得,從農村趕過來,從山溝里趕過來,她對我們觀眾,有幾句忠告。

被採訪人:其實這些都是我的親身經歷,我真恨我自己沒有早早學習傳統文化,如果我早一些學習,跟我三姐夫說一些好話,他絕對不會被我的丈夫殺死,如果我沒有做這些缺德的事,不要臉的事,我丈夫還捨不得我呢!所以我現在非常羨慕這裡的每一位,你們都有一個圓滿的家,我非常地羨慕,如果能重活一次的話,我一定會好好對我的家人,好好對我身邊每一個人,絕對不會做出那么不要臉的事情。而且我還要勸那些苦海里的孩子們,咱們沒有對老人們付出,一再地向老人們要求,這樣會給自己的一生帶來災難,也會讓父母一輩子背上債務。活一輩子他們始終會覺得不開心,這是喪盡天良的。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