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世間百態: 真情大愛

妻子以死相逼不與婆婆同住 男子租房藏母養九年


時間:2016/7/14 作者:明華居士

妻子以死相逼不與婆婆同住 男子租房藏母養九年

昨日,劉相禮陪母親散步李曉超 陳爽

成都商報記者 江龍 攝影報導

9年來,他對老婆說了上千個謊言,每一個謊言背後都是滿心疲累;

9年中,他身兼三職,拚命掙錢,供養著妻兒和另一個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9年裡,他把這個女人悄悄藏起來,只能偷偷抽點時間來陪伴。

這 樣的隱秘曾讓他苦惱,但他必須這么做,因為這個被藏起來的女人,是自己母親……2007年春節,西昌的上門女婿劉相禮,把母親從會理老家接到家裡住,但母 親與妻子鬧得不可開交,爭吵中,妻子還喝下一瓶白酒以死相逼,堅決不同意老人在家裡住。為了家庭和諧,劉相禮只好在西昌城裡租房供養母親,並對妻子謊稱已 將母親送走。

9年來,他將兩個“家”一肩挑,一頭是母親,一頭是妻子。為了照顧好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他每天打三份工,一份工資用來供養母親,一份工資上交妻子。他保守著秘密,把母親藏了整整9年,贍養了整整9年。

愛的供養

■他起早貪黑打著三份工,維持妻子和母親兩個“家”,同事們都覺得他很辛苦也很偉大,他笑著說,這是為了兼顧兩個女人的愛,不得已作出的選擇。

■回顧自己多年來的隱忍與艱辛付出,他一點都不後悔,也毫無埋怨,他說:為人子女要牢記,可憐天下父母心。父母在世不供養,死後燒香白費神。

妥協

妻子以死相逼不與婆婆同住

他只好妥協:答應送母回家

現 年50歲的劉相禮,是西昌市興勝鄉人。1985年,他從會理縣來到興勝鄉做了上門女婿。婚後,他非常勤奮,他外出當水電工,省吃儉用,除了家裡的開銷,掙 的錢都存了起來。2004年,他花12萬元在村里修起了一棟小洋樓。房子修好了,全家人都很興奮,劉相禮卻高興不起來。因為他得知住在二哥家的母親生活得 不太好,他很想把母親接來同住。於是,他多次向妻子趙宗翠提出這個想法,都遭到拒絕。

2007年春節,劉相禮把母親龔興珍接到家中過年,但只住了一周多,母親就提出要回老家。“母親心直口快,她(妻子)也比較強勢,兩人經常吵架。”

在母親龔興珍的觀念中,自己作為長輩具有絕對的主持“家政”的權威,因此,兒子家裡大小事,她都要管。而在媳婦趙宗翠看來,婆媳平等,加上婆婆是一個外來人,不應干涉家政。

劉 相禮心裡也清楚,婆媳矛盾是“千古難題”,問題沒那么簡單。“婆媳兩人生活在不同的時代背景和家庭背景下,雙方的價值觀念、生活方式、個性習慣都不同,相 處難免有一些隔閡。”為了讓母親多住些時日,劉相禮只得兩頭勸,一邊勸母親安享晚年少管家事,一邊開解妻子多理解老人。

然而,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有一天,妻子和母親吵得不可開交。妻子一氣之下,喝下一瓶白酒,倒在客廳,借著酒勁嚷起來:“你要是把你媽接來我家長住,我就死給你看!” 妻子隨後不省人事,幸好及時送醫,才被搶救過來,“她從沒喝過酒,全家人都被嚇慘了。”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劉相禮只好向妥協,答應把母親送回會理老家。但他心裡依然鬱結難解:“兒子修好了房子,老母親卻不能住,你說好笑不?”

決定

兼顧母親、妻子的感受

他選擇秘密租房供養母親

雖然接母同住遭妻子拒絕,但劉相禮並沒有放棄母親。母親的苦難,一直銘刻在他心裡。

劉 相禮介紹,母親龔興珍小時在會理一吳姓人家做童養媳,每天吃不飽穿不暖,還常常挨打。後來,她帶著未滿月的兒子逃走,最後嫁到劉家。母親先後為劉家生下7 個孩子,加上帶來的大兒子,共有8個孩子,3兒5女,他是老三。後來,兒女們長大成家立業,大兒被吳家帶走,5個女兒遠嫁他鄉,劉相禮到西昌做了上門女 婿。父母便把財產留給二兒子,跟著他一起生活。然而,二兒媳婦占據著家裡的主導地位,婆媳之間常鬧矛盾,無法在一起生活。老兩口仍在山上的老土坯房居住, 條件艱苦。2006年,老伴去世,龔興珍唯一的依靠都沒有了。2007年春節前夕,劉相禮到會理老家看望母親,母親一瘸一拐地來迎接他,一句話戳痛了他的 心,“老三啊,家裡沒有吃的了。”

母親告訴他,她只能靠上山挖點野菜吃,前兩天不小心摔傷了。劉相禮一陣心酸,決定把母親接去西昌一起生活。但他沒想到,這竟然引發了一場家庭風波。

但 是,劉相禮也沒有責怪妻子,多年相處,他認為妻子並不是不講道理的人。而且他覺得,妻子的理由按農村習俗來講也不是全無道理——既然其他兄弟繼承了家裡的 財產,就應該承擔贍養老人的責任。“即便二哥不願意照顧老人,家裡還有這么多個兄妹,贍養工作可以大家來共同承擔。”但,五個姐妹均遠嫁他鄉。按農村習 俗,“嫁出門的女,就像潑出門的水,老母親的贍養問題,不該由她們來負責。”

劉相禮不想計較這些,“生我養我的是母親,我總不能自己享福,把老母親丟在一邊不管。”那么,如何安排好母親龔興珍,成了他必須面對的問題。一方面,母親絕對不能再回老家受苦;另一方面,也要顧及妻子的感受。他笑著說,作為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兩個人都很重要。

於是,他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租房供養母親。“偷偷把母親接到西昌,只要沒人說,家裡人也不會曉得。”說做就做,劉相禮立即到長安街租了一間屋,把母親接到了西昌城裡。接走母親那天,劉相禮對妻子趙宗翠說,“我把母親送回會理老家了。”妻子相信了。

當時是2007年,劉相禮在西昌明珠酒店做水電工,酒店離母親的出租屋僅幾百米遠,照顧母親很方便。”自從把母親接到西昌來後,劉相禮除了上班,每天總會抽空給母親買菜做飯。但他不敢將此事告訴妻子,每次回家,都把這個秘密埋藏在心中。

辛勞

起早貪黑打三份工

辛苦維持兩個“家”

2007年,劉相禮只在城裡做了一份水電維修工作,每月工資1900元。那個時候,劉相禮每月上交1000元工資給妻子,供家裡的開支。但母親到了西昌後,房租、生活及醫療費每月也需要千餘元,劉相禮在經濟上出現巨大漏洞,已無力再向妻子交付每月一千元。

為了彌補家裡的開支,也為了不讓自己的行動暴露,他利用業餘時間,在西昌城裡跑電馬兒,每月可以多掙1000多元。這樣,他又可以按時給妻子上交生活費,繼續保守供養母親的秘密。

高洋是劉相禮在酒店工作的同事。“我們很多同事都知道老劉的事,都覺得他很辛苦也很偉大。但他經常笑著對我們說,這是為了兼顧兩個女人的愛,不得已作出的選擇。”

高洋還記得,那時,劉相禮上夜班,早上下班後,就匆匆去菜市場買菜,回到出租屋給母親做飯,然後小憩一會兒,就去跑電馬兒,“他真的挺不容易。”

可 好景不長。後來,酒店破產,劉相禮失業了。為迅速補足資金缺口,他一口氣應聘了三份工作:第一份,在西昌恆盛物業公司做水電工,負責兩個小區的水電維修, 每月工資2400元;第二份,在西昌318連鎖酒店做水電維修工,每月工資2000元;第三份,在西昌幸福里山莊做水電維修,每月1000元。

每 天白天,劉相禮就負責物業公司兩個小區的水電維修;每隔一天晚上,就到318酒店上夜班,每月上15天夜班;其中山莊的工作最靈活,有維修需要才前往。三 份工作基本占據了老劉的全部時間。由於長期上夜班,他的黑眼圈十分明顯,“雖然很累,但沒得辦法。”三份工作合起來每個月能領到5400元工資。除了供養 母親,每個月甚至還能再交給妻子2000元生活費。

愧疚

為保守供養母親秘密

9年向妻撒謊上千個

母 親在西昌安頓好了,劉相禮的心愿也算了了。但在他心中,一種愧疚感總是湧上心頭,他說,“可能是對老婆的隱瞞吧。”這些年來,除了工作,劉相禮一有時間就 往母親的住處跑。有時妻子發現他還沒回家,或沒回家吃晚飯,便打電話來問他,劉相禮總說,“我還在工作,你們吃,不管我。”實際上,他經常正在出租屋給母 親做飯。

他說,這幾年裡,他起碼對妻子撒了上千個類似的謊言。“有時候說在加班,有時候說朋友有事……”能想到的藉口他都說了個遍。這種撒謊其實有點讓老劉覺得很受折磨。每說一次謊言,他的內心總會深深自責。“我不應該隱瞞自己的妻子。”但除了繼續圓謊,“我又能怎么做呢”。

劉相禮一直希望隨著時間的推移,妻子的態度能改變。為此,他找到大女兒劉敏商量,讓她試探妻子,“媽媽,能不能把奶奶接我們家來住。”但趙宗翠的態度依然堅決,“不行!”。

面對妻子的屢次拒絕,劉相禮也偶爾發狠想過,“為了母親,就算被揭穿,哪怕離婚也要供養,畢竟是自己的媽。”但為了家庭,他沒有這樣做,他知道,無論是傷害到妻子,還是母親,都是他最不願意看到和無法接受的。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今年上半年,他已瞞了妻子9年。在龔興珍出租屋周圍,鄰居們都知道他們母子倆。幾年前,西昌公益人士李華雲也被劉相禮的事跡感動,經常幫忙照顧老人。

李姓房東也證實,劉相禮為母親租房9年,他幾乎每天都去看望母親,很孝順。很多人都對老太太說,“你有這么好個兒子,真是好福氣。”面對稱讚,龔興珍臉上總是充滿了自豪感,但她不知兒子背後付出的艱辛。

9年來,妻子趙宗翠也一直以為婆婆在會理老家,期間過年過節,她還向丈夫提過幾次,“你有空回會理老家看看老母親嘛。”劉相禮總是笑著答應,“要的。”

愛的諒解

■事情“穿幫”後,妻子趙宗翠對他說,“我也想通了,我們一起照顧老母親吧。”

雖然還有些生氣,但趙宗翠說,她選擇原諒丈夫的欺騙,同意讓老人一起住,這也能減輕丈夫的經濟負擔。

■“這些年,他一個人供養老母親也很不容易。我也想通了,以前受傳統風俗影響,在處理婆媳關係上,還是有很多不對的地方。現在,我也漸漸老了,觀念改變了很多。人嘛,總有老去的一天,樹老怕枯,人老怕孤。”

秘密供養母親9年後,婆媳偶遇

事情穿幫 妻子諒解

今年3月,劉相禮決定給母親換個房子。“以前住三樓,但母親年紀大了,腿腳越來越不便,上樓累得很。” 最終,劉相禮在西昌市農科路附近給母親找了一個一樓,這個地方離他住的地方只有10分鐘左右路程。原來租的那個房子要遠一些。

之所以選擇這個地方,一方面要考慮到母親住著方便舒適,另一方面還有這樣的擔心,母親住的地方不能太遠,但也不能太近,“萬一(母親和妻子)兩人遇到,豈不是穿幫了嗎?”

因 為,三年前,劉相禮妻子也來到西昌城裡生活,主要是來帶外孫。平時,劉相禮和妻子便在馬水河路段租房居住。即便妻子來了城裡,劉相禮每天還是偷偷去看母 親。然而,母親在新租的房子住了不到三個月,劉相禮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6月30日,婆媳二人到西昌農科路的菜市場買菜,竟然相遇了。說起當時情 景,82歲的龔興珍記憶猶新。當天中午,她到農科路菜市場買菜,“我看見那個婦女很面熟,很像兒媳婦。”由於9年沒見兒媳,她也拿不準,於是走上前去問, “你是不是趙宗翠?”

兒媳也認出了她,但滿臉疑惑,“你不是在會理老家嗎?”龔興珍不知道兒子未告訴媳婦真相,告訴兒媳,“我兒都照顧我好多年了,一直都是他在供我吃穿,還為我租了房。”

這 時,趙宗翠才恍然大悟,自己被丈夫騙了多年。買完菜回家,他給丈夫打去了電話,“我在菜市場,遇到你老母親了。”劉相禮心頭一震,“會不會在詐我”,連忙 笑著回答,“怎么可能,我媽在會理老家。”在電話中,劉相禮死不承認。當妻子趙宗翠和盤托出與婆婆的交談內容時,劉相禮一下徹底懵了,“我曉得,事情已經 穿幫了”,只好承認供養母親的事實。

6月30日晚,劉相禮下班回家,主動如實向妻子趙宗翠交代了真相。“你供養母親這么多年,都不給我說一聲。為何騙我這么多年?”趙宗翠質問他。劉相禮說,“給你說起什麼作用,你又不管,給你說又要鬧架。”

“這些年,你掙的工資花了好多錢在老媽身上?”妻子質問,劉相禮吼道,“我花在老媽身上十萬八萬,我就是願意。”交談無果,雙方陷入“冷戰”。當晚,兩人無眠。劉相禮已經做好了最壞的考慮,“老婆可能要鬧翻天,甚至是離婚”。

但第二天,妻子對他說,“我也想通了,我們一起照顧老母親吧。”雖然還有些生氣,但趙宗翠說,她選擇原諒丈夫的欺騙,同意讓老人一起住,這也能減輕丈夫的經濟負擔。

劉相禮喜出望外。“這么多年的堅持,換來這樣的結果,很值得!”“現在一切都好了,不用再偷偷去照顧母親,也不用再對妻子說謊。”

7月4日,龔興珍從城裡住進了兒子劉相禮的家。得知兒子多年來的“秘密”,龔興珍連連稱讚,“辛苦我兒了,要是沒有他,我恐怕活不到現在。”

如 今,劉相禮還在打三份工,女兒們都勸他放棄工作,但他說還要堅持,掙錢讓家人過得再好一點。除了上夜班的日子,他現在依然每隔一天都會回家看望母親,給母 親做飯,陪著聊聊天。上周末,妻子趙宗翠和他一起從城裡回家,婆媳相處的兩天裡,雙方交談融洽,關係逐漸“破冰”。

回顧多年來的隱忍與艱辛付出,這個樸實的男人一點都不後悔,也毫無埋怨,他多次給記者提及一段話:為人子女要牢記,可憐天下父母心。父母在世不供養,死後燒香白費神。

對話兒媳

他一個人供養母親也不容易

人總會老 樹老怕枯 人老怕孤

記者:當初為何不同意婆婆住進你們的家?

趙宗翠:與她(婆婆)性格不合,感覺婆婆愛到處挑毛病,無論對錯。我們兩個的性格都很強勢,互不相讓,因此經常吵架。還有,按照傳統風俗來說,既然他(丈夫)的二哥繼承了家裡的所有財產,就應該供養老人,不應該由這個上門女婿來做。

記者:這么多年,你就沒有懷疑過你老公?

趙宗翠:基本沒懷疑過,他每個月都能按時交1000元生活費給家裡,後來我知道他打了三份工,每個月又交2000元給我。他這個人還是比較老實,我還是很相信他,我知道他不會亂花錢,我以為他把其餘的錢都存起來了。

記者:畢竟九年啊,一點都沒懷疑過?

趙宗翠:有過一次。有一天,讀幼稚園的孫孫跑過來給我說,“奶奶,奶奶,老祖住在3樓。”我繼續問孫孫,他具體也說不清楚,年紀太小。當時,我還專門問過他(丈夫)和女兒,但是他們都否認,還給我說,“咋可能,小孩亂說的。”後來,我也沒再問了。

記者:還記得跟婆婆相遇的場景嗎?

趙宗翠:記得呀。真的很意外,說來也巧!我進城照顧孫子三年多,一直都是在家附近的西門坡菜市場買菜。那天,我出去辦事,路過農科路菜市場,就順便去買點菜回家。我當時就認出了老母親,聊了後才知道,他(丈夫)一直在騙我。

記者:你為何同意再次讓婆婆走進家門呢?

趙 宗翠:這些年,他一個人供養老母親也很不容易,雖然他(丈夫)騙我,我有點生氣,但是我還覺得可以原諒。我也想通了,以前受傳統風俗影響,在處理婆媳關係 上,還是有很多不對的地方。現在,我也漸漸老了,也有了孫兒,觀念改變了很多。人嘛,總有老去的一天,樹老怕枯,人老怕孤。

來源:成都商報

點我打賞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