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大德居士

劉素云:背師叛道的錯


時間:2016/12/16 作者:妙音居士

記不記得老法師說,有多少人勸老法師放棄《無量壽經》會集本,改讀別的經。老法師怎么說的?《無量壽經》會集本,是李炳南老師親手交到我手裡的,這是老師給我的,如果說我現在放下了,就是在別人的攻擊下,我受不了了,我把這個放棄了,我對不起老師,我那是背師叛道;如果我真這么做了,那些人就更有說道了,說淨空法師背師叛道,那我那可是真的了,我永遠不會放棄《無量壽經》會集本的。我覺得這個例子,師父在講經的過程當中,說過很多遍,我們是不是都記得很清楚?所以說,背師叛道的事不能做。

我從一一年接觸老法師以後,也確實經歷了不少所謂的磨難,但是跟師父老人家比,那都九牛一毛,不值得一提,但是對我這個小凡夫來說,我覺得那關也是挺難過的。但是有三條,我是堅決的沒退讓!一般來說,無關緊要的,可能我都會讓步的,但是就有三條,沒讓步。哪三條?可能有同修記著,我說過,第一條,不親近淨空老法師;第二條,不讀誦《無量壽經》會集本;第三條,不去香港和大家做什麼交流。就這三條,有人直截了當的跟我說,我也回答的直截了當,我說別的我都可以恆順,唯獨這三條,我一條也不能恆順!我說到做到。現在這三條,我仍然是這么堅持。

老法師,我一定親近到底,為什麼?因為是老法師救了我,我一再說給我兩個命。救了我身命,給了我慧命,老法師就在我這兒是功不可沒的,這是一個。再一個就是,我親自見老法師是八次了,是我自己的切身感受,我不是聽別人說老法師如何,我就信了,我就跟風跑,是,老法師怎么怎么好。不是那樣的,我接觸老法師這么多次,老法師的一言一行可以說都是我學習的楷模!我不能不親近這樣的老師!現在我就覺得,老法師就是我們眾生的導師。什麼導師?回歸自性的導師。我們上哪找這樣的導師去!就這樣的導師不讓我親近,我能夠退讓嘛,不可以的。《無量壽經》會集本,不讓我讀誦,讓我放棄,我能做到嗎?我做不到。因為是從兩千年開始,我聽《無量壽經》這個細講,那不就是會集本嘛,那我聽明白了,我得救了,我現在快樂了、健康了、幸福了,我怎么能夠忘恩負義呢!那《無量壽經》會集本,我不可以放棄的。第三條,上香港不可以和大家講。有的人說,你一個白衣你講啥呀?我過去也想過這個問題,你說我也沒懂多少,一個七八十歲老太太,上台去講去,不是我甘心情願的,我一定要顯示我自己去講,它就是這個機緣吧,就一步一步地就把我推到這個地方了。就是有些時候,甚至我都覺得身不由己,你說我願意出名嘛,我不想出名,我不是要出名那個人,我是屬於性格極度內向,不出門也不露面,看人甚至都不知道說啥,我是這樣的一個類型人。就這幾年,也可能是阿彌陀佛給我這個任務,就把我鍛鍊得面對同修的時候我就有話說了,而且這個話還滔滔不絕。你看跟大家交流兩次了,這是第三次,可以說,我從三月份回到哈爾濱,這九個月我也沒說這兩天這么多話,這兩天我把這快一年的話都說了。我不是那種好說的人。

但是你說,上香港,這香港同修,每次我去都說,老師呀,一分鐘我們都捨不得浪費。我記著有這么一件事,我有一個十幾年前的一個同事,她比我小十歲還是十一歲,她病了,病了以後,我覺得可能時間不會太多了。我那次正好也是上香港,我就跟我這個同事說,我說我要去香港,去見師父,來回大約十天左右,我回來我就來看你。因為當時她正在住院,當時我一算時間,我就定我十二號到家。結果我在香港,香港同修跟我說,是慧榮跟我說的還是尤居士跟我說的,反正她們倆誰跟我說,我記著好像還掰著手指算,跟我說,老師,你還可以再住一宿,你十三號回哈爾濱。就這樣,我就沒啥話說了,那就再住一宿,這么盛情挽留。我說,行,那就多住一宿吧。結果我是十三號到的哈爾濱,我到哈爾濱是半夜了。第二天,我趕快讓大雲,我說,快點聯繫,看看我那個同事怎么樣了?大雲一聯繫,給我回話,劉姨,十二號走了。我就差一天,我就沒送上她。所以說,你說到香港,同修們對我這么熱情,她們對我那種真心的喜歡,是關愛也好,那我也是人啦,人不是說人心都是肉長的,我能體會不到嘛,所以那多住一宿就多住一宿吧,結果就錯過了送我這個老同事,就差這么一天。那你說讓我去香港,什麼都不說,我就去看看,我就回來了,就作為我,我現在都於心不忍。

我上一次去香港,我沒想到是那個安排,因為那一次我也講了好幾堂課,我就以為完事了,我就準備要往回來了。後來她們告訴我,說,明天,我們義工有些個沒見著老師的,能不能單獨老師見見?我說那影不影響我回哈爾濱?說,不影響,明天給你安排個時間。我就以為十個八個的,頂多不超過二十個,圍個圈,坐那,嘮嘮家常,就完了唄。結果我一去,進屋一看,喔,天耶,上百人吧,可能不止,一二百人,滿屋都坐滿了。你說我能說,我不說了,我該說的我說完了,我見見你們就拜拜吧。不可以這樣處事吧。我就看著同修們那種眼巴巴的看著我,那種笑臉,那種真誠,你說她們的真誠能不感召我真誠嘛,我本來我這人就比較真。所以那天,又跟大家,啥稿也沒有,就像現在似,也沒稿也沒綱,跟大家說了兩個多小時,大家都很開心。然後第二天,就是師父見同修們的那個日子,這又給我安排,老師,你把你最後一節課,你就上那個場面去講。所以那天,我不講的第七節課嘛,就是在那種場合講的。你說這個事,我跟大家說,你就想,給我約法三章,讓我不親近師父,讓我不讀會集本,讓我不去香港跟同修們溝通,好像現在就在我這,我都有點不忍心,我怎么能這樣處理問題?同修們那么熱切地盼著劉老師來吧,甚至有同修告訴我,劉老師,一聽說你要來了,我們真是每天掐著手指算,老師還有幾天到。你說這種真情實感,怎么能讓我放下那些,我怎么能恆順,這三條,我是到什麼時候我都不會恆順的,誰勸我都不好使,如果說我犟、我擰,可能這也是我一條優點吧。這是第二個,背師叛道,這個不可以。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