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藥師佛治癒了我的白血病


時間:2017/2/5 作者:搗蛋鬼

藥師佛治癒了我的白血病

2013年是我治癒白血病的第四年。今天,我把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寫出來,一是為兌現自己的一個承諾,一是想告訴所有和我一樣在與疾病作鬥爭的人們,相信佛法吧,相信佛法你就會有辦法,就能創造屬於自己的“願力的奇蹟”。

經過多年的努力,2007年我考上了音樂學院的碩士研究生,在我心情大好的時候,因為嗓子一直腫疼便到醫院就診。當大夫拿著化驗單告訴我懷疑是血液病,我的回答是“根本不可能”。當時的我,和大多數人認為的一樣,患這種病的人會持續高燒不退,全身無力。但是接下來骨穿的結果顯示,我真的得了白血病。

就這樣我住進了北京協和醫院,接受化療。最初,化療效果很好,病情很快就控制住了。沒想到,感染也來勢洶洶,我肺部感染了。在肺部感染剛剛治好時,由於藥物副作用的影響,我開始腹瀉,一天腹瀉十幾次,有時甚至二十幾次。長時間的腹瀉,導致我身體內的微量元素失衡,造成胸腔腹腔大量積水,人想坐起來都不能,也不能躺,因為那樣又會壓迫心臟。

每天,我不能吃飯,也不能喝水,24小時不間斷地用藥,我甚至都沒法睡覺。人整日裡昏昏沉沉的,痛苦極了。就在這時,我的母親接到了馬明博先生打來的電話。在獲知我的病情後,馬哥對我媽說:“一方面積極治療,一方面也要相信佛菩薩的慈悲,要堅信,有佛法就有方法。”

馬哥的話,成為我們家強大的精神支柱。緊跟著,馬哥抽出時間陪著我父母去了著名的禪宗祖庭——河北省趙縣柏林禪寺。在他的建議下,我父母為我做了兩堂“普佛”,一是超度了過去歷劫的冤親債主,二是祈請佛菩薩加持我早日恢復健康。

在佛事結束後,我父母去拜訪了柏林禪寺的方丈、我的皈依師明海大和尚。在了解了我一家人的焦慮後,明海大和尚送給我母親一冊《藥師經》,叮囑說:“讓越越每天去誦這部經吧!要對佛菩薩有信心!”

這裡還有個插曲。後來,聽我父母說,他們和馬哥從趙縣回北京的路上,因為我病情加重,協和醫院的醫生打電話告訴我父母“越越病情加重了”。

我父母一下子心急火燎,我父親慌得甚至都開不了車。馬哥很平靜,他對我父母說:“沒關係,這說明佛菩薩調解冤親債主起作用了。冤親債主既然讓她得了病,能輕易地放過她嘛?佛力加持,不僅加持越越,也在加持她的那些冤親債主。儘管說,冤家宜解不宜結,但在解結之前,他們還是想折騰越越一下。所以,會有這個情況出現。你們放心吧。”

之後,我的病情雖然時有加重,但,奇蹟真地在我身上發生了!

病情一天天的加重,醫院下了幾次病危通知,家裡的親戚都來看我,見後都搖頭認為沒有希望了。胸腔積水,一切搶救措施都用上了。無奈之下,我母親求明海大和尚給予加持。上午,我母親給明海大和尚打了一個電話,師父答應加持。中午,我的胸腔積水排出量竟達到7000毫升,下午我的主治大夫上班,跟我說:“越越,沒有積水了。”

為方便輸液,保護我的手臂血管,醫生在我的右胳膊上扎了一個留置管。由於維持生命體徵的營養液過於粘稠,我的留置管出現堵塞,這樣只能換左胳膊重新紮。當時由於化療,我左胳膊的血管已經很細,插管的護士很難找準位置。在護士來扎管之前,媽媽對我說:“護士來扎管時,不讓家人在病房裡,我先出去了。我和你爸爸在病房外邊給你念佛,你自己就使勁地觀想藥師佛正用琉璃光照你吧。”說完,媽媽到病房外去了。

當時,我幾乎是處在半昏迷的狀態,因此,我靠我僅有的一點清醒意識,觀想《藥師經》中那幅藍色的藥師佛畫像。使勁地想。沒想到,出乎護士預料,送管用的粗大針頭進去了,但留置管還是送不進去,怎么推也不行。

護士有些泄氣,她在病床前搓著手對我說;“不行,我得拔針頭了。”她低下頭正準備拔針頭時,突然驚奇地說:“奇怪了啊,留置管在自己往裡進!”隨後的X光片顯示,留置管的位置非常好,直達鎖骨下。比上次的位置還好,用的時間也短。

在經過5個多月治療後,我出院回家靜養。在這期間,我堅持每天誦一部《藥師經》,並且在誦經前懺悔,誦經後發願,為自己和所有被病苦折磨的人做回向。

重新回到醫院接受後續治療時,一切都很順利。每次化療時,我都在心中默念“南無藥師琉璃光如來”,我祈請佛菩薩加持我,讓化療藥在我身體內發揮最大的作用。

奇蹟又出現了!

同樣的化療藥物,在別人體內發揮作用7至14天,在我體內發揮作用竟達三周。這樣一來,就讓我拉長了化療的間隔時間,為我的身體儘快恢復爭取了時間。而我,除了在第一次治療時輸過血及血小板之外,在隨後的治療中,再也沒有輸過任何血製品,連“升白針”也沒有打過。

雖然情況朝著好的方向發展,然而和所有的白血病患者一樣,我面臨著骨髓移植這個問題。大量的白血病患者是經過移植才治癒的,當然,也有不到5%的極少數患者能通過化療治癒。我會那樣幸運嗎。我不敢奢望。

在接受治療之初,我的藥物反應非常大,身體變得很弱。在尋找合適的骨髓配型者的過程中,又是一波三折,一直找不到合適的配型者。後來,在我出院時,醫生笑著告訴我:“越越,說真的,像你當時那個身體狀態,就是找到合適的配型者,我們也不敢給你移植,風險太大!”然而,當時的我,卻在內心裡充滿期待,希望早日找到骨髓配型者。

當時,為了讓身體強壯些,以便接受骨髓移植,我一次次接受化療。

2009年秋天,馬哥出了本《願力的奇蹟》。他說要送給我媽媽一本。在和我媽媽見面時,馬哥說:“你和越越重點看看這本書中‘願力的奇蹟’那一章。或許,會有奇蹟發生。”這句話,把我媽媽逗樂了,她說:“但願能托你的福出現個奇蹟!”馬哥說:“我沒有那么大的力量。要托就托佛菩薩的福。”

那期間,我父親每隔幾天就跑一趟醫院,去詢問有沒有找到合適的配型者。當時,家裡人商量了,如果實在不好找,就讓我哥哥為我做配型移植。之前,直系親屬都檢驗了一遍,親人之中,我哥哥和我是半相合。然而,對於我家人的建議,主治醫生認為半相合可以做,但是我的病情在向好的方向發展,可以暫時不用考慮移植。

一個月,醫生看了看我最新的化驗報告後,跟我父親講:“越越好了,不用做移植了。”

我父親瞪大了眼睛,他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他拿著我的化驗報告去找醫院的其他血液專家。專家看了報告之後,也笑了,並對我父親說:“你放心好了,你女兒真的好了,她可以不用做移植了。”

這個驚人的訊息,讓我呆住了!我熱淚盈眶,激動地雙手合十,感恩佛菩薩的加持!真的是有佛法就有辦法,真的有“願力的奇蹟”!原來佛法所說的一切,真的真實不虛!

所有的親友都在分享我的喜悅。當我靜下心來時,我在思考,為什麼我這樣幸運?想來想去,我覺得是因為有佛法的力量!是因為有佛菩薩的慈悲!是因為我有信仰!是佛菩薩給了我加持與新生,當我感謝師父時,明海大和尚說:“感謝活菩薩吧。”他讓我感謝那些救我於生死一線的協和醫護人員,我想他們就是師父說的活菩薩。

因此,我願意把這段經歷寫下來:一是給所有生重病的人們鼓鼓勁——即使你沒有信仰,也可以借鑑一下我的經歷,從中找到精神的支柱;二是用這些文字來感恩所有祝福過我的人,感恩那些看不見但真實存在著的佛菩薩們!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