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人是不死的,死只是生命輪轉的一種狀態


時間:2017/3/28 作者:淨山

《淨土》雜誌2016年第4期 文/張信念

敬愛的親人們!人生在世,相聚總是匆匆,繁忙之中偶爾有機會相聚時,我們卻沒有就人生真正的大事—生死問題進行深入探究。因此,我一直想給大家寫封長信,傾訴自己這些年來的見聞以及對於生死的認知,也希望大家能在一個安靜的時刻,深入地認識生死的真相,好好地想想自己該如何面對死亡,以智慧抉擇人生的目標—皈依三寶,信願念佛,求生淨土。以期臨命終時,仰靠阿彌陀佛慈悲願力的接引,從容欣然地往生淨土。

認識生死真相 修行出離苦海

記得上國小時,我曾問過大人們一個問題:如果地球在浩瀚的宇宙中好似一粒微塵,並且終將毀滅,那么人類在地球上生生世世的繁衍究竟有什麼意義?大人只是讓我不要去想這個問題,否則沒法活下去。

那時,對於死亡,我心裡自然有著不可名狀的恐懼,每次生病都以為會死去,病好了後,感覺又逃過一劫似的。還記得一個雨天的下午,外面路上不見人影,我一個人放學回家,見到鄰居在外面安放的棺材,心中懷著極大的恐懼,奔跑而過。

上大學時,我曾認真地追問過:有沒有誰能告訴我,該怎樣生活才能實現我人生真正的目標?研究生畢業,為了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裡,我決定放手一搏,不顧父母反對,義無反顧地選擇了自費出國求學。

我在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博士畢業後,因一個偶然的機緣,接觸了佛法。自此之後,我閱讀了大量佛教書籍,了解了大量的往生案例,從此對死亡有了全新的認知,原來人是不死的,“死”只是生命輪轉的一種狀態,人依靠著自己往昔的業力,重新感召一個身體。神識從一個身體遷移到另一個身體,一生接一生,在六道中輪迴,好比迷夢連綿,一夢接一夢;只有徹底覺悟一切法的真相,依之修行,直至業盡情空,才能了生脫死,圓滿成佛,普度眾生。

當我認識了生與死的真相後,對於死亡的恐懼自然就解除了。而對因果報應及六道輪迴真理的了解,使我重新審視自己的人生,並建立起一個新的人生目標——通過修學佛陀的教法解決自己以及一切有情的生死問題。

那時最喜歡聽紐約莊嚴寺天台宗大德顯明老和尚講經。對於死亡,他老人家常講:“我見他人死,我心熱如火,不是熱他人,看看輪到我。”思惟無常迅速,能策發道心精進。宋代真歇了禪師有偈云:“訪舊論懷實可傷,經年獨臥涅堂。門無過客窗無紙,爐有寒灰席有霜。病後始知身是苦,健時多為別人忙。老僧自有安閒法,八苦交煎總不妨。”我輩凡夫沒有禪師的功夫,面對臨終四大分解的痛苦,唯一的最好的安心之法就是一心念阿彌陀佛,正所謂:“說著蓮邦雨淚垂,閻浮苦趣實堪悲;世間出世思惟遍,不念彌陀更念誰。”

念佛求生極樂 臨終隨願往生

在佛陀的教法中,真正契合現代眾生根機的唯有淨土法門,只要我們平時具足信願、老實念佛,無論遇到何種死亡狀態,都能仗佛願力,往生西方。

在我所了解的眾多往生案例中,雖情況千差萬別,但無一不證明彌陀悲願的真實不虛。下面我給親人們一一道來。

一、雖患惡疾 安然往生

一個人的死亡狀態,由其過去生的善惡業所決定,就算橫死之人,要平時具足信願、修諸功德,絲毫不影響其往生淨土。

我在達拉斯打佛七時,有位施師姐(Margaret)給大家發了她寫的關於她先生黃錫勛醫師的往生記錄。黃醫生在巴爾地摩(Baltimore)的貧民窟里設立“社區醫療保健中心”,二十多年中,看過幾萬人的病,還教他們如何自立。後來他得了肺癌,很多的善友紛紛提供援助,如:沈家楨老居士為其誦《金剛經》一百部,夢參老和尚為其天天回向,游琦居士送去了李炳南老師誦了三十萬遍“光明咒”加持過的光明咒沙,這都是黃醫生的善業功德所感召。

由於黃醫生虔誠清淨,信願堅定,感得了很多不可思議的瑞相。當他打開《佛說阿彌陀經》時,看到每頁都有阿彌陀佛;夢中也常見到佛;阿彌陀佛告訴他,他一生做了許多善事,到時候佛一定來接他,往生時就像睡覺一樣,一點痛苦都不會有;他還看到五百位佛菩薩聖眾來迎接他的景象,使他堅定了要往生極樂世界的決心。臨終時,施師姐看到千變萬化的各色佛光注照在黃醫生的床上,還看到黃醫生端坐在一朵很大的白蓮華上,身體呈紫磨真金色, 像年輕時的樣子, 端正而莊嚴。

還有位叫鄭溫仁的居士,是萬佛城的大護法,經營一個有幾百名員工的公司。他在巴西出差時遭遇車禍,人們在搬動他時,發現他嘴唇一張一合地在念佛。在金聖寺的追思法會上,他尚年輕的兒子上台發言,堅定地說:“死不可怕,死只是新生命的開始。”的確,對於一個一生積功累德的人來說,死就好像終於領到工資了一樣,是一種成就的安然。

二、臨終信受 蒙佛加被

有的人是在臨終前才聽聞到淨土法門,或是舍報後喜蒙助念,都可以得到阿彌陀佛的慈悲加被,自在安詳地往生。

一九九七年,我和先生魏亞林第一次回國探親。朋友胡青的父親病重,她回不來,我們就代她去探望。那是長春白雪皚皚的冬天,青媽帶我們走到裡面的房間,青爸瘦弱虛羸,我們正不知從哪裡說起才好,他說:“聽說你們信佛了。”我們回答:“是的,有一部佛經叫《佛說阿彌陀經》,說西方有極樂世界,那裡有佛叫阿彌陀佛。極樂世界有種種寶樹,排列整齊,放著各種光明,枝枝相準,葉葉相向。風吹其上的寶網和鈴鐸,發出美妙的音聲。有七寶池,八功德水,各色蓮華,彌覆水上,微妙香潔。阿彌陀佛具有無量的光明,無量的壽命,以及無量的功德、智慧和威神。阿彌陀佛發了四十八個大願,其中有一願說:‘設我得佛,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唯除五逆,誹謗正法。’所以我們念阿彌陀佛,發願往生極樂世界,阿彌陀佛必定兌現他的大願,放光注照,接引往生。” 我們讓他看著佛像,跟我們一起念佛。其他人都出去了,只有小青的叔叔、嬸嬸和我們兩個一起念佛,那時只知道一心虔誠地念,大概念了半個多小時。青爸爸說:“很香,我喜歡!”我們說了一些囑咐的話,留下念佛機,就回去了。兩周之後,他安詳地過世了。

亞林的家鄉在遼寧的山區,村里多數都是本家。每次回國探親,都會聽說哪位老人又沒了的訊息。有一次正趕上西院的老叔突然過世,我們和亞林的姐妹、表弟前去助念,蓋上金色的往生被,屋裡一下莊嚴起來。姐姐開導說:“老叔啊,要念佛,跟阿彌陀佛去西方極樂世界!”我也說:“老叔,人生就如一場夢,這世界很苦,沒有什麼可留戀的。要知自性清淨,本來不生不滅,一定要一心念阿彌陀佛,往生極樂世界。”然後大家就認真念佛助念了一陣。第二年我在亞林家鄉的河邊洗衣服時,跟兩個婦女談起念佛的好處,她們點頭稱是,還說我老叔剛過世的時候,嘴唇是青紫色的,念完佛後,就變成粉色的了。原來她們還是有所觀察的。

三、往生極樂 欣慶示喜

通常來說,親人離世,是一件非常悲痛的事情,但在佛弟子看來,人其實是不死的,充其量只是換了一種生命存在的方式而已。特別是對於修行淨土法門的人來說,能往生極樂世界,那是一件非常喜慶的事情,何悲之有呢?在我了解的往生事跡中,就有不少這樣的例子。

洪媽媽是我們“聞思修念佛小組”的骨幹之一,是廣欽老和尚的皈依弟子,是位八十幾歲的極其慈悲和精進的老菩薩。二〇一一年三月三十日,洪伯伯正念往生,我們去助念時,曾一路上想著該說什麼樣的話去安慰洪媽媽。一見到她老人家,她卻無比歡喜,笑著興奮地說:“他正念分明地往生了!一直以來的願望今天終於實現了啊!” 我心中當下十分敬佩——這才是真實的淨業情懷!周末我們又去助念了一天,回來時亞林感嘆說,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沒有一絲悲哀,兒女們像過年一樣,一起念佛、聚餐。

二〇一六年前,聽伯克萊寺的梁玉琴說,他們去參加了蔣雲仲老居士的助念,一大家子人,都一起念佛。蔣居士九十多歲,一生以文養心、以武養身、以醫濟世,創建舊金山文武館,傳播中國傳統文化。正念往生火化後,燒出紅色舍利子。在追思法會上,大家胸前別的都是紅色的帶子,非常喜慶。

四、廣積善行 莊嚴往生

二〇一一年九月,有位從大陸來美國探親的名叫江秀琴的老師, 處於癌症晚期,家屬希望助念。江老師那時很清醒,對我們說:“非常感謝,沒想到來美國就生病了。”我就說:“那是您的福報啊,您看這裡的護理條件多好啊,兒女們又這么孝順,都在身邊,多令人欣慰!” 大女兒蘇曉雲就開導說:“媽!要放下萬緣,一心念佛,求生極樂世界。”我也輕聲地說:“一人往生極樂世界就是普度一切。如果得生極樂,那么我們生生世世所受的痛苦就有了一個圓滿的結束,我們的人生才有了真正的價值。大安法師說:‘往生這件事,全在我們的信願上,只要我們願意往生到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我們有這個願,那這件事就確定了,不在於我們有多少業障、功夫如何,全在阿彌陀佛的慈悲大願,在臨終時一定放光安慰、攝受、接引我們,這是無條件的。不必擔心‘我’的冤親債主、‘我’的業障、‘我’的功夫如何,只要專心去想阿彌陀佛的慈悲大願,必定來接‘我’往生極樂。’”

江老師初來美國,這裡的佛友一個都不認識。不可思議的是,在她舍報之前,猶如白日夢一般,她竟然看到了人們給她助念的許多場景。當時大家都不相信她的話。她舍報後,梁玉琴、張先慶等人分別去弔唁時,卻都一一印證了那“白日夢”是真的:她在周日的早上往生;舊金山海灣地區很多念佛人都來助念;甚至還感得恆實法師為她做超度法事(機緣巧合,法師極少做這樣的法事)。真是不可思議!這使我深刻地認識到,不是我們助她,是她以最後的示現,教我們精進念佛。

殯儀館的工作人員跟我們說,從來沒看過送殯場面可以是這樣莊重而平靜。火化後,有如玉般的牙舍利,也許這些說明她教書育人時,曾真實用心,具有真實功德。還有一些小小的、圓圓的舍利,這是獲得佛法利益的真實見證。一個人,只要老老實實地去積功累德,那么在你最需要的時刻,不管在什麼國家什麼地方,你的福報因緣就會顯現出不可思議的善法緣,作為你的真實而有力的護助。

坦然面對 一切從簡

按照中國人的傳統習俗,親人亡故之後,家屬往往要大宴賓朋、大操大辦,來表示對亡者的孝敬之心。殊不知,不僅生者因此而廣造殺業,也會使亡者在陰間殃累對辯,障礙其往生淨土。

婆婆顧元珍往生於二〇一六年五月十五日,她一生衣食充足,大度明理,常接濟親眷鄉鄰。

老人家晚年身體一直不是很好,患有老年人常見的心臟病、肺病、關節炎。她很有善根,聽我們的勸說,早早開始每天上香念佛了。在東北老家的鄉下,基督教發展得很蓬勃,周圍的婦女們想拉婆婆去,婆婆說:“我兒子女兒都信佛,我們要永遠在一起,我能跟你們信基督教嗎?”她從此不再親手殺生。我和亞林的姐姐玉傑早就跟她預計好後事,約定好了。

二〇一六年五月十五日,她突然得了急性闌尾炎,叫了救護車從鄉下趕去鳳城醫院,鳳城醫院建議去丹東醫院,沒想到丹東醫院卻以年歲太大為由而拒絕入院,只得又轉回鳳城醫院保守救治。當失去治癒希望之後,家人決定趕回家中,一路上玉傑和妹妹一直提醒著婆婆念佛求往生。回到家裡,她睜眼看了看,不一會就過世了。我們叮囑不要出殯這么快,念佛助念到我們從美國回來再說。玉傑組織人員晝夜念佛,婆婆過世二十四小時後,當從屋裡炕上抬到屋外的棺材裡時,大家發現她身體柔軟,面如熟睡。我們到家時,已經是第三天了,馬上投入念佛之中。我們沒有按照習俗大擺宴席,沒有殺生,沒有雇吹喇叭,沒有啼哭聲,沒有收彩禮錢,只是一心念佛。這樣辦喪事,在當地還是第一次。第四天出殯,也沒有異味,我們還邀請鄉親們來瞻仰遺容。整個過程非常節儉,省下的錢用來放生。在東林祖庭、美國的伯克萊寺和聞思修居士林都有立牌位回向。

預先規劃臨終大事

我奶奶二〇〇三年臥床不起時,我在身邊陪了三個星期,為她念經念佛,奶奶自己也念佛。只是可惜那時沒有把臨終時需要注意的事項跟家人交待清楚:不要搬動身體;不要在她面前哭;要停留至少八小時,或三天,甚至七天;要通知學佛人來為她助念佛號,以求保證往生。但奶奶過世時,家人竟沒有告知我,那時因為這件事,著實很氣憤了一陣子。

由此我想到,凡是老年人,要事先作好遺囑,把該交待的事情趁著頭腦清楚還能說話,早點交待清楚。然後一心念佛,只有往生淨土的熱切願望,讓自己心裡只有阿彌陀佛,安然等待佛來接引,往生極樂世界,成佛度眾生。這是最好的選擇,念一聲佛,心中就有一束光明,沒有死亡的恐懼。一般不了解死亡真相者,面對死亡,會束手無策,或者避而不談;或者只是默默地一天天等死;或者無法承受病痛的折磨而選擇安樂死。這些都不是坦然面對死亡的態度,根本不能解決問題。

在死亡面前,唯有依據佛陀的教導,懺悔業障、積功累德、信佛念佛、求生淨土,才是最安穩的趣向,最為明智的選擇。願我所修一切功德,能資益一切眾生同生西方、同圓種智。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