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大德居士

南懷瑾:生死問題,在中國文化看來不成問題


時間:2017/5/16 作者:妙音居士

生死問題是人類根本問題,沒有人不懷疑它,沒有人不怕它,尤其人越老越怕這個問題,因為來日無多了,不曉得死了到哪裡去。如果有旅館可訂嘛,也可以預訂一個,可是不知道在哪裡!這是很麻煩的事。

——《莊子諵譁》

“原始反終,故知死生之說。”

懂了《易經》的道理,像我們學佛、學禪宗的所說的生死,在中國文化看來都是笑話,那是小問題。一個人怎么死、怎么活、怎么來投生等等,在中國文化中那不是問題。

譬如上古時候距離現在幾千年前,大禹王就說過“生者寄也,死者歸也”的話。生是來觀光旅遊的,死就是回去,回去休息休息再來。《易經》也是這樣說法:“原始反終,故知死生之說。”人從哪裡來,還回到哪裡去。年輕時很調皮,讀到這裡便報告老師說我懂了!老師很詫異,問我懂了些什麼。我說:生是莫名其妙的來,死也是回到莫名其妙那裡去。老師哈哈大笑。這雖然是笑話,但懂了《易經》就懂了生死。生死本來是兩頭的現象,像早上太陽上來了,晚上太陽下去了。生死也等於佛所說的,是分段生死,一個階段一個階段的。至於真的生命、太極是無窮無盡,無始無終的。這一次你生成一個男的,下次再來你要變成女的;這一次變人,也許下一次變狗呢!這就是分段生死,跟佛講的六道輪迴是一樣的道理。分段生死,生來就好像這個世界上的觀光之客,因此產生了文學的境界。李白的《春夜宴桃李園序》中就說:“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

天地就是萬物的旅店,所謂光陰就是時間,現代人常說的時間隧道。從宇宙看世界幾千年,也不過是個小孩子,是很幼稚的、很短暫的。宇宙不止幾千萬年。逆,就是歡迎。你來了,店老闆當面歡迎你。旅,就是旅館。光陰者百代之過客,這種思想跟我們老祖宗《易經》的思想,是一貫來的。所以死生不成問題。

——《易經系傳別講》

“悟到死生如旦暮”,真正的了解了,悟了,悟到死生如旦暮,人生出來等於天亮了,睡醒了是活著,死了呢?夜裡到了,應該去睡覺了,死生一條,沒有什麼了不起。所以中國文化素來就講,“生者寄也,死者歸也”,能夠悟到死生如旦暮,你才能夠得到正信,真正相信了,相信什麼?

“信知萬象一毛輕”,宇宙萬有在莊子的觀念中是,“天地一指,萬物一馬。”這個天地就是這一指,整個宇宙萬有也就是這一指,就是這么一點;萬象萬物就是這么一馬,整個的宇宙萬有像一匹馬一樣,有馬頭,有馬尾,有馬毛,所以說宇宙萬有輕如鴻毛。現在我們了解了這個道理,如果我們真懂了這一品,就懂了“法尚應舍,何況非法”。換句話說,學佛的人都想了生死,怎么樣是真正的了生死呢?我告訴諸位一句話:本無生死之可了,那才能夠了生死。

——《金剛經說什麼》

要認識清楚,“亦無身心受彼生死”。生生死死是現象的變化,我們那不生不死的真我,並不在此生死上,你要能找到這真生命,才可以了生死。注意,我們那不生不死的道,“非作故無”,不是造出來的,也不是修出來的。你說我敲了好多木魚,打了好多坐,念了好多咒語,大概可以成佛了吧?哈!那是你妄想!觀自在菩薩在“心經”中不是也告訴我們:“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你修他沒有多,你不修他也沒有少,它不是造作出來的。空本來就是空,不是你修出來的。

——《圓覺經略說》

生之與死,為生命之一變遷耳。言其整體,則與天地同根,萬物一體。生命變遷,如波分水合。故稱生死者,為分段式之變遷也。然當此生命鏇轉不停於輪迴之間,誰為之主宰歟?曰:無主宰,非自然,乃因緣之所生。

——《禪海蠡測》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