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原創

我從抑鬱症中學會接受自己


時間:2011/3/6 作者:笑笑小公主

剛從印度回來,很多朋友們都很急切的想知道我在印度都學了些什麼,有什麼感悟。真是一言難盡啊。我學了什麼???我也在問自己,我去印度取經去了,我取回來了什麼呢?當年唐三藏是去取了佛法回來,那我呢???我一下都不知道改怎么回答這個問題了,我是取到了真經了,可這不是可以用簡簡單單的語言可以形容的,我只能告訴大家,我感覺自己更能接受自己了,也能更容易地跟自己相處了。那朋友們一定會問,這么說你以前都是不接受你自己,不能跟你自己相處的嗎?是的,我可以明確地告訴大家,我以前的確是這樣的,我不但不能接受自己跟自己好好相處,我簡直就想直接結束生命,離開這個世界。

很多朋友可能會有疑問?為什麼這樣呢?我看你活得挺好啊。

這話說起來就長了,就在我讀國小一到三年級的時候,因為計畫生育的問題,我父母逃到外地去,我就曾兩度寄宿在親戚家裡,由於經常受到大家的排擠,加上沒有父母的在身邊保護,心理就造成這樣的創傷:我是一個憤怒、愛生氣又不討人喜歡的孩子。也是從那時候開始,就發現自己很喜歡獨處,不管是在家裡,還是去山上幹活,只要不是特別的害怕(比如怕黑、怕迷路等),我都願意自己一個人去。由於家裡經濟條件緊張的原因,我上了初二才第一次買小白鞋,上了初三才第一次買了雨鞋,上了高中才第一次穿上牛仔褲,等等。其實那時候自己是有非常大的心理落差的,看著同學們都穿著漂亮的小白鞋,而我還穿著綠色的解放鞋,去春遊的相片上,只有我一個人還穿解放鞋,當時真的覺得非常沒有面子。但是因為我知道這些都是無法改變的事實,所以就安慰自己說:穿得好有什麼用,那隻代表同學他爸媽有錢,並不表示他本人比我優秀,所以我就下決心要在學習上超過他們,因為我認為比學習才是真正的較量。當然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開始對別人怎么評價、看待自己,有了更深的體會。因為我發現無論從穿著還是外貌,我都不如別的女生那么有吸引力,即使是我考了班上第一名,同學們也不選我當班長。這些都一再證明我是一個不討人喜歡的女孩子。這也讓我產生了很深的自卑心理。這些想法跟觀念一直伴隨著我,直到08年底,我終於再也撐不下去了,所以得了嚴重的抑鬱症,感覺自己活著根本就沒有價值、沒有意義,對所有的事情都提不起興趣來,也高興不起來了,最要命的是,感覺自己深深的被社會隔離開了,自己一個人在一個世界,其他所有的人在另外一個世界,雖然我還是可以看見、摸到他們,但是我們不再有連線,我完全沒有辦法跟著它轉了,我自己一個人被甩了出來了,我被淘汰了,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當時的心理滿是恐懼跟擔心,擔心自己沒辦法上班了,自己要養不起自己了(因為我還單身),父母這么老了還要養我,如果我的病好不了了,我就要成為全家人、全社會的負擔了。。。。。。就是這樣的想法一直在腦海里盤據這,無法去除,晚上就整晚整晚的失眠,第二天起來,人根本就是輕飄飄的,沒有任何的踏實感,雖然還是一樣起床、刷牙、去擠公車、吃飯、上班,但是一切都已經完全變了樣,完全沒有了往日的激情,自己也不想這個樣子,但是就是沒辦法讓自己好起來。這樣持續了幾天,終於引起了老闆的關注,在他的建議下,我去北大醫院看了心裡科,診斷結果是:我得了抑鬱症。醫生當時就輕描淡寫的跟我說,沒事的,吃點藥就會好了,然後就給我開了舍曲林。我回來一看,我的媽呀,怎么這么多的副作用,我心裡害怕就不願意服用,但是我的老闆卻非常認真,他幫助我去問了香港的朋友,告訴我說就是有副作用也要繼續服用,因為沒有別的更好的辦法,而且這個藥也是國際上通用的,問題不大,叫我可以放心服用,並且要親自看到我吃下去為止他才離開我的位子。其實我自己的感覺是,服用了以後感覺更糟了,更是失眠的厲害了,因為我的腦袋24小時都轉個不停,根本就停不下來,這樣我就感覺更加疲憊,也加深了對藥品的恐懼,我於是於服用了5天后就偷偷停止服藥了。同時,我也直接告訴我的好朋友說我非常想自殺,當時朋友都非常驚奇,他們也不知什麼是抑鬱症,更不知應該如何才可以幫到我,所以,就安慰我說叫我想開點,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就算不上班也會沒事,說不定過一陣子就會好的。其實他們根本就無法體驗我當時的真正感受,當然對於沒有得過抑鬱症的人來說,這個的確是非常困難的。所以我還是沒能從周圍得到有效的幫助。在實在沒有辦法的情況我選擇了請病假一個月,當然後面還發生了很多事情,這些以後有機會我會慢慢的跟大家分享。

今天的主題是說我現在更能接受我自己,跟我自己相處了。為什麼這樣說呢,就是因為在我的生活沒有癱瘓(就得沒有得嚴重抑鬱症)以前,我就發現我很討厭我自己,我完全不接受自己;因為每次我照鏡子的時候,我都覺得我沒有好看的瓜子臉,沒有美麗的大眼睛,沒有白皙的皮膚,更沒有女人特有的豐滿胸部以及時尚的著裝等等。總之這些都是我不接受的。所以我一直很自卑,自信不起來。我很清楚我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才讓我活得這么痛苦,可是我又不知道真正的問題出在哪裡,所以一直也沒找到解決的方法。通過近兩年的內心掙扎,最後我用自己的方法走出來抑鬱,現在再反過頭來解讀抑鬱症,我又有了進一步的理解:那就是抑鬱症只是表明我在深深的逃避自己,因為我不接受自己,我恨自己,所以我無法跟自己好好相處,甚至非常希望馬上結束自己的生命,終結我跟所有一切的關聯,終結我在地球上的存在。

現在回頭想想,自己如果真的就那樣走了,對父母跟兄弟姐妹會是多大的傷害。然在當時,我會覺得那是很自然的選擇,因為那種活又活不出來,死又死不掉的感覺真的很恐怖,那一刻我才深刻體會到什麼叫做行屍走肉。那種帶著肉身,卻又什麼都做不了的感覺真的無奈。很多人對於我當時的情況是完全沒法理解的,尤其是我的家人,任憑我怎么跟他們解釋,他們都無法體驗我當時的真實體驗,所以後來也造成了很多誤解,以至於有一整年的時間裡,我們是完全處於對抗的狀態。這著實讓每個人都經驗到了不同程度的痛苦,由我對自己的對抗引發了我與家人長時間的對抗,這使得每個人的力量都發揮不出來,整個家庭以及所以跟我有連線的同學朋友都被捲入這場遊戲裡面,出於家人跟朋友的愛,也是由於我自己的意志堅定,我最終表面上的戰勝了家人留在自己的世界裡生活了一年(農村生活)。在那一年裡,我完全以自己的感覺去做事,去經驗,雖然還是生活在農村,但是感覺卻跟以前完全不同,對春夏秋冬以及各種節日有了非常深的體驗,也領悟到了《老子》跟《心經》裡面了很多東西,這些也讓我看到自己是怎樣被捲入社會並被其深深的制約。可是就算是這樣,我還是沒有找到一個可以活出自己的方法,所以一年以後也就是10年春節,我又重新做了一個決定,那就是我要離開那個地方,回到我的家人身邊。因為我相信我的家人是最愛我的,也是真的愛我的,雖然我們還是有對抗,雖然我還是找不到活著的意義,但是我願意自己是活著的,因為只要這樣就可以讓我的家人開心了。在開始這段時間裡,我對自己的心態也作了初步的調整,首先我接受我還是很想自殺這個念頭,可是每當這個念頭出來的時候,我就讓它出現在那裡,同時在內心提醒自己:我是安全的(因為我知道除非我自己結束我的生命,否則我是不會死的),我是安全的,我是安全的,就這樣不斷的提醒自己,直到這個念頭消除為止。我一邊提醒自己一邊繼續做自己能做的事,比如打掃衛生、買菜、做飯、看書。。。。。。就這樣我一直從2010年的春節持續到了陽曆8月份,在這期間,我小妹生下了一個女嬰,做月子的時候,我跟我媽媽一起去照顧她了,對於這個新生命的到來,我當時還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妹妹滿月了,記得有一天我跟妹妹一起出去逛街的時候,我就跟她說,我感覺有兩個自己,一個是我的身體,另外一個好像是我的頭腦,因為她們兩個是分離的,所以我也是分離的,我無法讓他們兩個變回一個,所以我回不到原來的樣子。妹妹當時很驚奇,她說你怎么會有這樣的感覺啊,好奇怪喔,她說你是想多了,我們就是一個人,怎么有兩個呢?呵呵。。。。。。

就在跟妹妹說了那些話後的幾天,我深深的意識到自己什麼也做不了,我不再跟自己對抗了,我選擇順其自然,儘管我還是會失眠,我都接受我自己當時就是那個樣子,因為我跟自己說:既然神(佛)不讓我死,那我就等待吧,我想神的安排總不會錯的,既然神要我等,那我就等吧。我天天跟自己這樣對話著,大概一個多月後也就是陽曆9月份的一天早晨,當我醒來站在窗戶邊的時候,我忽然感覺自己好像站在深圳的深南大道上,迎面微風輕輕吹過來,金燦燦的太陽剛剛升起,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美好,我一下子就回到了這個世界,回到這個我所熟悉的城市。那一霎那,我仿佛從夢中醒來,我明白了:喔,原來我的病全好了,我擺脫抑鬱症了。。。。。。

以上也是我戰勝抑鬱症的全部過程,不知大家有沒有看到,其實真正的法寶就是:接受、臣服。只有當我接受自己的時候,我才能跟自己好好地相處,慢慢地,當我對自己的接受越來越深了,外在的衝突也會自然地慢慢的減少,直到最後完全去除為止,這個時候我才可以說我覺醒了,呵呵。。。。。。祝願大家都能接受自己,愛自己,因為這就是一切的法寶。。。呵呵。。。祝福,感恩!!!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