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大德居士

南懷瑾:《藥師經的濟世觀》(七)


時間:2017/5/27 作者:妙音居士

《藥師經的濟世觀》第61講 邪見的果報與藥師佛的威力

‘此諸有情,應於地獄、傍生、鬼趣流轉無窮。’

嚴重的下地獄,輕一點的變傍生、畜牲,有些變餓鬼道眾生。因為犯了邪見,不得佛法的正見,有了增上慢,又因為自是非他,嫌謗正法,因此,輪轉到下三道受果報。‘流轉’就是輪迴的現象,是形容辭,像流水一樣在鏇轉流動。

若得聞此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便舍惡行,修諸善法,不墮惡趣。

佛說這些人等如果聽到藥師佛的名號,拋棄了惡的、壞的觀念,再轉來修正法,自如不墮地獄、餓鬼、畜牲道。但是,除非他自己的阿賴耶識憶想起來,否則很難有這個機會。

這裡有沒有問題?你們沒有問題,我替你們提個問題,藥師佛有那么大的威力,咱們去地獄、餓鬼道玩玩有什麼關係?多體驗,多去了解嘛?將來也好多度眾生。沒有做過豬,去嘗嘗變豬的滋味,將來懂得豬說話,到豬國留學度豬也容易一點嘛?這樣行不行呢?你要注意,經典上講一切學佛的人要先持戒。由於過去戒律持得很有基礎,後因走入邪見,走錯了路而不求多聞,而自是非他,而增上慢,這一類根器的人墮落三惡道中,在他的根性中,多生累劫以前持戒的種性還在,那點靈光並沒有完全毀壞。所以一聽到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名號,便捨棄惡行,修諸善法。

讀經要注意,尤其出家同學,將來都有機會出去弘法,不要瞎子牽瞎子,滾進一堆沙子,那就越滾越糟,流轉無窮了。因此我特別跟你們講這部經典,你們要仔細閱讀,要如佛所說,‘契經深義’。你說我只想修行打打坐就好啦!不想研究經典,那是愚痴心,犯了‘不求多聞’的戒,將來會更愚痴。要注意喔!我們中國翻譯佛經,把釋迦牟尼譯成什麼佛?‘釋伽文佛’,文章的‘文’,所以不要偷懶;不研究經典,不看佛經,是不行的。

這裡的問題已經替你們解答了,要有多生累劫以前學佛持戒這一點靈光的‘因’,才有一聞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便舍惡行,修諸善法,不墮惡趣的‘果’。

設有不能舍諸惡行,修行善法,墮惡趣者,以彼如來本願威力,令其現前,暫聞名號,從彼命終,還生人趣,得正見精進,善調意樂,便能舍家,趣於非家,如來法中,受持學處,無有毀犯,正見多聞,解甚深義,離增上慢,不謗正法,不為魔伴,漸次修行諸菩薩行,速得圓滿。

《藥師經的濟世觀》第62講 與佛作對的提婆達多

剛才說三惡道的眾生,因為過去有持戒的靈光、根器,所以能舍惡修一切善法,因此解脫跳出惡道。但是也有眾生很習慣在惡道中,這是觀念問題。譬如在法華經中有一個大秘密;多生多世與佛唱反調的提婆達多,是佛的兄弟,當釋迦牟尼成佛時,提婆達多才出家,要跟佛學神通,佛願意教他,就找另一位堂兄弟--阿難教他。阿難聞佛說法,方法都記得,但本身沒有修持。阿難教提婆達多,修了七天,就五通俱足了,當然未得漏盡通,然後就開始當教主,反對佛。

提婆達多處處與佛為難,佛出門時,他用神通施展法術,從山上滾下一塊大石頭,準備把佛壓死,靠一位原來什麼都不會,五百年以前還在當狗的徒弟周利槃特救了佛,佛教他念經念佛念咒,他都不會,佛又教他念掃把兩個字,他念了掃忘了把,念了把字忘了掃。後來周利槃特證得羅漢果位,以神通知曉提婆達多施法害佛,用掃帚把石頭頂回去,石頭雖然沒有打中佛,卻又彈回來壓傷了佛腳上的大拇指。

後來提婆達多生生世世墮入地獄,他在佛面前,地自動裂開掉下去。據說現在到印度還看得到這個坑,不過很淺。佛的兄弟都很感嘆,問佛何以會如此?佛嘆氣說:‘你們不知道,他不只這一生,而是多生多世與我作對。過去有一生,我變成虱子,他變成跳蚤,比我聰明、能幹又跑得快。有一個又窮又乾又癟的羅漢在打坐,我跑到他身上找不到東西吃,塊餓死了。變成跳蚤的提婆達多吃得烏黑油亮,我問他:你老哥在那裡謀生呢?他告訴我,羅漢入定,頭頂正好充滿血,爬到頭頂上咬一口就吃飽了。我聽跳蚤的話,到羅漢頭上咬一口,結果這位羅漢入定蠻好,但是身見沒有忘,他一痛,手一捏就把我捏死了。’佛說他變成虱子已經夠可憐,提婆達多還要變跳蚤來害他一下。

然而,佛講到法華經時才說:‘你們別搞錯啦!提婆達多是何許人也?他是我最初發心學佛時的老師。他引導我,怕我道心退轉,所以生生世世來折磨我,其實他早已成就,你以為他真下地獄啊?’阿難同其兄弟觀察提婆達多在最深一層地獄。阿難請求世尊用神通把提婆達多從地獄度上來。佛說:‘阿難你好愚痴啊!不是我不肯度他,是他不肯離開地獄。’阿難不信,佛把阿難送到地獄,果然看到提婆達多,阿難問哥哥在地獄苦不苦?提婆達多回答說:‘哼!我在這裡比三禪天還要快樂,有什麼苦?’阿難問他想不想離開地獄,提婆達多說:‘去!去!去!誰把你送下來的?我在這裡比三禪天境界還快樂,為何要離開?’這是個大秘密。所以地藏王菩薩願意在地獄等我們,等我們這些業障重的眾生下去。

《藥師經的濟世觀》第63講 舍惡行善

但是話又說回來,有些人以惡法為樂,不肯舍,縱然度他,他也不願意捨棄惡法,修習善法。這些人在三惡道中,‘以彼如來本願威力’,因藥師如來願力宏大的關係;‘今其現前,暫聞名號’,怎么講‘令其現前’?注意喲!靈光一現,忽然莫名其妙的聽到藥師佛的名號;或者自己多生累劫的因緣,因為藥師佛的本願、願力、光明、名號的力量,在他睡夢中偶然現一下;或者臨死的時候見到佛或佛光現一下就消失,如‘西藏度亡經’所說。

‘從彼命終,還生人趣’,受到佛的威神或佛光所照,從三惡道中脫離,投生變人。‘得正見精進,善調意樂’,得了人身以後,具備了正見,也相當精進修道。所以有許多剛從三惡道中來的人,因為曾蒙佛光加庇,修行精進而有正見。這些人善根具足,很容易做到‘善調意樂’;沒有正見,很難做到這四個字。我們的思想意識,一天到晚都在煩惱、憤恨、痛苦、憂愁中,意境上沒有一剎那的快樂。

這些人等,善於調整自己的意樂,因此也能出家。‘非家’就是出家,不是一般人世間的家庭,而是如來法王之家。慢慢在佛法中受持戒律的學處,聲聞、緣覺、菩薩戒三學處,再加上這一生有真正正見的修持,又肯求多聞,又能理解一切經典甚深意義,遠離增上慢心,不毀謗正法,不為魔作伴侶,而漸漸修習諸菩薩行。修菩薩道,行菩薩萬行,不是一時能夠做到的,而是‘漸次修行’,在大乘道上慢慢求進步,最後得到圓滿菩提成就而成佛。

《藥師經的濟世觀》第64講 行到有功即是德

戒,是一切要有正見,而且最重要的是去除增上慢心,以多聞培養自己的正見,因得正見而戒行清淨。不得正見,一切眾生自心已經成病了,縱然聞藥師如來名號,也很難相感應。由於有正見,聞到藥師如來名號,即身就得感應,即身可得成就。

其實一切佛法,不論小乘的四諦、十二因緣,大乘的六度萬行,一切都是戒。所謂戒就是行,什麼行呢?為善去惡而止於至善,行到了就是有功,就是德行的成就,所以千萬注意古人的一句話:‘行到有功即是德’,也就是事到有功即是德。什麼是功德呢?必須一切有成果,行為到了,有成果,有功勳,才是真正的德行。譬如有一天和大家一起吃飯,跟同學們談起,任何一個人做任何一件事,甚至做最起碼的一件小事,像抹個桌子清掃室內環境,我們可以反省自己,誰能做到‘久要不忘平生之言’這句話?往往是五分鐘熱度。

也許同學知道我有過分的潔癖,而且還有整齊癖,東西一定要擺整齊。有一次某某教授與另一位教授談話,在我案頭拿了一本便條紙做紀錄,用完了又放回原位,放得很整齊。他一邊放一邊戰戰兢兢地看我,深怕自己放得不整齊。我曉得他平常在家裡不是這樣做,因為有太太服侍他。當著我的面,惴惴不安,特別要把紙條放整齊,意思是說:這回我總合你的意了吧!結果他放好後,我又把本子拿起來,重新放一次,這下他傻住了。當時有很多長官、客人在座,他不好意思問我,我也不會講。過了三天他來了,我跟他提起這件事,他說是啊!老師,我曉得在你面前放東西要放得很整齊。我說你放得很整齊沒錯,那是表面上看起來很整齊,實際上那本便條紙下面有幾張折到被壓住,你卻沒有看到,因為你過於小心,眼睛又不斷看著我,所以沒有注意到下面。

一個人行菩薩道,講到戒的行為,像這樣小的一個動作都不能馬虎。‘莫以善小而不為,莫以惡小而為之’,這就是戒。我常跟同學們說,我曉得你們很發心,發心是佛家的話,就是一般人說的立志。但是我曉得不到三天,第四天就鬆懈了,慢慢地不動了。一個人入世也好,出世也好,一生有沒有成就,就看他能不能做到‘久要不忘平生之言’。這是非常難做到,因為環境的改變,自己馬上變了。變了還找許多理由原諒自己,為自己作解釋,結果還覺得自己沒有錯,錯的都是別人,再不然就說這裡的環境不好。

所以大乘佛法的布施就是戒,布施就是犧牲自我。誰能夠真正犧牲自我?做不到的。朋友生病了,自告奮勇來幫忙照顧,三天?三個月?三年?乃至十年?你不會埋怨自己嗎?不埋怨他,也會自己埋怨自己,唉!找當初為什麼要答應呢?對不對?所以很難啊!修行要在這些行為上下功夫,由心裡的行到外面的行為,因此說‘行到有功即是德’。功德不成就,想修道打坐開悟?行嗎?那你早‘誤’了,耽誤了。

《藥師經的濟世觀》第65講 學佛注重在行

所以一切在行,尤其目前世界各地風起雲湧的崇尚談禪,千萬要注意,真正的禪宗是行到,不是嘴裡講的口頭禪。光談禪沒有用,要行到,因此要特別注重達摩祖師所傳的禪宗,達摩禪以二入及四行為要義。所謂二入是理入和行入,四行是報冤行、隨緣行、無所求行、稱法行,四種行都要做到。如果行不到,在見解上偶然有超脫的見解,在修定的心境上打起坐來偶然有一下空靈,那不是禪,那是任何人都可以做到的。

一個藝術家、文學家,乃至一個極度勞苦的人,挑個擔子行百里路,偶然把擔子一放,地上一坐,心情一松,此時沒有雜念,很清淨。要得到心境的清淨很容易,可以用各種方法做到,但那不是禪。如果認為這就是道,學佛到最後什麼都沒學到,只學會偷懶,貪圖那一點清淨;而那並不是畢竟清淨,真清淨是功德圓滿。

功德是在行上來的,不是在打坐;打坐本來在享受嘛!兩腿一盤,眼睛一閉,萬事不管,天地問還有什麼比這個更享受?這是絕對的自私自利。但是話又說回來,打坐不需要嗎?需要啊!那是先訓練你自己的起心動念,或者空掉念頭,或者克制念頭,或者為善去惡的訓練。

譬如某天有位同學答應要來這裡工作,結果搞了一天就不來了,而且也不告訴我一聲,這是學佛的行為嗎?連這么一件小事都做不到,學個什麼佛?做人連信義都沒有,還學佛?什麼叫信?言出有信,不來也該有個理由嘛!一天到晚婆婆媽媽說自己學佛,自欺欺人。

學佛注重在行,不在枯坐。天天在家裡坐,坐一萬年也坐不出個道理來啊!光打坐可以成佛?那外面的石獅子坐在那裡風雨無阻地動都不動,坐了二、三十年不是得道啦?行不到沒有用啊!千萬注意。

《藥師經的濟世觀》第66講 慳貪

複次,曼殊室利,若諸有情,慳貪嫉妒,自贊毀他,當墮三惡趣中,無量千歲,受諸劇苦。

複次,以現代白話文解釋就是再說,現在再告訴你。我們看佛經,大家往往都會被它的宗教氣氛、宗教形式所覆蔽,實際上它與中國文化儒家的孔孟之道,講做人做事的‘行’是完全合一的。不過,在合一中又有所不同,孔孟之道是告訴我們做人做事的大原則;佛家講做人做事是從檢查自己的起心動念開始,從內心開始修正,所以叫修行,也叫修心。乃至慢慢觀察自心,起心動念是否純善,到了完全沒有惡念還不算數,乃至惡念空,善念也空,恢復到本來非善非惡、無我無心這個畢竟的清淨,才是正路。

現在佛告訴我們這個世界上的眾生基本心理上的壞習性。佛再次告訴文殊菩薩說‘若諸有情’,世界上一切有靈知、有思想、有感情的眾生稱為有情。慳貪嫉妒是四個心理習性,我們曾經講過。慳吝表現出來的行為與節儉差不多,但有所不同。例如以儒家道理來說,我們對朋友、親戚、父母、兄弟子女等人,乃至對社會上其他不相干的人,捨不得幫助別人就是慳吝,而不是儉省;對自己要求非常儉省、珍惜則是節儉,不是慳吝。吝是一個人對任何東西都捨不得,抓得很緊,這還屬於比較淺的一層,再深一層就是慳了,內心非常堅固的吝是慳。

內心慳吝是怎么來的?要仔細反省,尤其大家學佛學禪,處處要觀心,觀察自己做人做事的起心動念,慳吝是從自我來的,因為一切都是我第一。比方我原來坐在一個涼快的地方,來了一個胖子,天氣熱得不得了,想在邊上坐一坐涼快涼快,我故意不動,甚至把屁股移過去多占一點位置。連這一點涼爽的風都不願意讓給別人,不讓人家占一點利益,這是慳吝,自我在作祟。

記得大概是三十年前左右,不是現在這種社會狀況,有一個朋友問我是不是在學佛?大家都說我學佛,我說沒有,因為我沒有資格學佛,學佛談何容易?後來他問我什麼是菩薩?我告訴他,當你餓了三天,而只得到僅有的一碗飯,看到別人也沒有飯吃,可以把這碗飯給別人吃,自己餓肚子,這是菩薩道。我做不到,所以我不能算是學佛的人。之後他又問我菩薩在那裡?是不是在廟子上?我說菩薩在人世間,很多不信仰宗教的人,不論佛教、天主教、基督教,甚至什麼教都不信,但他們的行為卻是菩薩。

貪,凡是慳吝的人必定貪,貪與慳吝是在一起的。譬如我們說某人一毛不拔,下一句一定說:‘一定有錢’,這是必然的,捨不得嘛!慳貪所累積的錢財就多了;慷慨好義的人大多沒錢,除非有特殊情況。所以中國人有一句古話說:‘慈不掌兵,義不掌財’,心腸慈悲的人不帶兵,慷慨好義的人不作生意。有些同學出去作生意,我以八個字吩咐他,這是賺錢的原則:‘愛錢如命,立地如釘’,站在那裡守著攤位像釘子釘在地上一樣,連吃飯都不重要,可以忍一忍,賺錢要緊,這樣才能發財。以佛法來講,這個基本道理就是以慳貪為主。

其實,我們整天在這裡打坐、念經,求佛、求福報、求智慧,不也是慳貪嗎?絕對的慳貪。有時別人請你幫個忙,‘等一下,我要上座盤腿,我功夫還沒有作完’,人死了都不管。因為你貪圖成道,以為這樣就可以成佛,成鬼啊!成什麼佛?真正學佛在那裡學?不在你那些形式主義,也不在於你擺出一副儼然學佛修道的樣子。坐在那裡佝腰僂背,好像老僧入定,實際上是在貪圖享受,自私自利,萬事不管,哄騙人家,唉呀!我在打坐用功,全是慳貪的心理。這方面的惡業是與生俱來的,修行就要在這些根本的地方下功夫,把自心慳貪的根根去掉。

《藥師經的濟世觀》第67講 嫉妒

嫉妒,嫉是嫉,妒是妒。嫉妒二字都用女字旁,中國古人發現,嫉妒的情緒變化表現最明顯的是女性,並不是說男人沒有嫉妒心,男人同樣嫉妒得厲害。凡是眾生都有嫉妒心,不過女性表現最顯著,嫉到了極點就生病;妒到了極點,人的心都死了,像塊石頭一樣。

我經常跟青年朋友說笑話,嫉妒心理那裡沒有?女性最明顯,你到街上看看,一個女性在街上走,對面來了另一個女性,或者穿著比她漂亮,或者長得比她漂亮,或者手上拿個東西不同,她會斜起眼睛看,然後‘碎’一聲,嫉妒。街上走路的人比你漂亮,同你什麼相干嘛?她也看不慣,要嫉妒一下。女性類似這種心理可多了,或某件事,或某一點,人家只要有一點好處,她非嫉妒不可。

男性的嫉妒心似乎比女性好一點,其實一樣,但有所不同,在名利場中,在同事升遷的時候,或經理、老闆對某人好一點,無比的嫉妒,‘格老子,他算什麼?啐!’就這么一聲啐!嫉妒,其他的可多啦!

嫉妒的心理也是與生俱來,現象非常多,這兩種心態是毒啊!根據佛經,嫉妒的心理是由男身轉女身的根本業力,這種心理非常巧妙。大家自我檢查,小時候同班同學,字寫得比自己好,文章作得比自己好,功課比自己強,你真佩服他嗎?你也沒有討厭他,不過你有個心理:‘我自尊心很強耶!’,‘我自尊心受了傷害’,什麼叫自尊心啊?嫉妒,講好聽點叫自尊心,那是給你遮羞,那是痱子粉。所謂自尊心就是增上慢、我慢,變個名字叫自尊心。為什麼要自尊啊?以自己為中心,自己吹自己,天大地大我大,月亮底下看自己,越看越偉大,那叫自尊心?那是我慢,因為我慢而變成嫉妒。

我們看歷史上有很多人物、很多朋友,談到歷史偶然想到一個問題,中國人講五倫:君臣、父子、兄弟、夫婦、朋友,前面四倫還講得過去,為什麼加上朋友呢?朋友還是非常重要,朋友有時比父母、兄弟還重要,為什麼呢?人有時遭遇某一種事,產生某一種心理,父母、兄弟、夫妻不一定幫得上忙,唯有朋友才能解決。然而中國歷史上標榜朋友之道的,也只有管仲、鮑叔牙的故事,難道中國幾千年歷史只有他們兩人之間有朋友之道?當然不是,除了他們之外,在非知識分子中有很多,知識分子反而不容易做到。

據我這幾十年經驗,到現在更承認古人的兩句話:‘仗義每從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我最近寫給別人一副與此有關的對聯,‘報德者寡,報怨者多’,現在的時代,你付出再多,所得的都是怨恨。古人也說‘仗義每從屠狗輩’,社會上真正能夠幫助別人,同情、可憐他人的是窮人,窮人才會同情窮人,痛苦中人才會同情痛苦的人,屠狗輩就是殺豬殺狗的,沒讀過什麼書。‘負心多是讀書人’,知識分子知識高,自己思想解釋就越多,不願意做的時候,他會刻意加以解釋;知識低的人不會解釋,朋友嘛!怎么不去?為朋友沒有理由不去,因為他思想不複雜。學問越高,思想越複雜,高學問而變成單純專一的人,那是天下第一人,由高明而歸於平凡。

管仲與鮑叔牙是知識分子的交情,他們之間永遠沒有嫉妒,為什麼?管仲窮困可憐的時候,兩人合作做生意,管仲的個性素來如此,結帳時總要多拿一些。譬如賺一百萬,他要拿八十萬,鮑叔牙說拿去。這很不容易啊!到了管仲當宰相快要死了,齊桓公問他死了怎么辦?宰相找誰呢?以我們的看法,管仲一定推薦鮑叔牙。齊桓公也問管仲,鮑叔牙可不可以接他的位子,管仲答說不可以,因為鮑叔牙個性太方,太求完美,要求太過分的好,胸襟無法包羅萬象,不能當宰相。於是阻止齊桓公找鮑叔牙當宰相,而另外推薦其他的人。

所謂知己朋友在那裡?假使是別人,一定這么想:我跟你管仲幾十年朋友,窮的時候是我培養你,在政治上也是我協助你上去的,犯了罪也是我保你不殺頭的,現在你當了幾十年宰相,死了這個位子也該讓我坐坐,連皇帝都示意要我做,你卻反對。一般人一定會罵管仲可惡。可是鮑叔牙一聽到管仲告訴齊桓公不要讓他當宰相,卻非常感謝,‘只有管仲知道我’。實際上管仲是愛護他,宰相肚裡能撐船,個性太方,心胸太窄,坐上宰相的位子,會被自己搞砸;管仲為了保全鮑叔牙而反對他當宰相,也只有鮑叔牙懂得管仲的心理是愛護他。他們兩人之間永遠沒有嫉妒的心理,這個相當難。

嫉妒的心理很可怕,以我的看法,男女之間也有嫉妒,新婚夫婦最要好了吧!彼此也有嫉妒,信不信?研究心理學的去研究看看,如果夫婦倆到某個場合,有很多人讚美太太,丈夫心裡很不舒服,別說男人讚美他的太太,就是女人讚美太太多了,沒有誇讚先生一句,坐在那裡心裡真不是味道。反過來看,在某個場合讚美先生的多,太太雖然高興,心裡不是味道,這‘不是味道’的心理就是嫉妒。你以為夫婦之間不嫉妒啊?你以為兄弟之間不嫉妒啊?連父子、師生之間都在嫉妒啊!

人如果能去掉了慳貪嫉妒,它的反面是什麼?只有幫助人,只有恭維人,只有培養人,都希望別人好,一切榮耀都歸於老兄你,那才是做到了不嫉妒。什麼叫學佛?這就是學佛啊!你以為磕頭拜佛,念經吃素,求佛保佑就是學佛?你還是求這四個字保佑你好一點,你把慳貪嫉妒這四個字真去掉了,你成佛的路走上一半還有餘。

《藥師經的濟世觀》第68講 自贊毀他

跟著慳貪嫉妒而來的,是‘自贊毀他’。在這裡的同學每天誦戒,都知道菩薩戒第一條,最嚴重的就是‘自贊毀他’,自己讚嘆自己,毀謗人家。這種心理所表現出來的現象多得很,尤其這方面心理業力重的人更厲害。這幾十年我看的很多,尤其在競選時,現在的競選都在自贊毀他。拜託拜託!懇請惠賜一票,我怎么怎么好,某人如何如何不好,千萬不要投他的票。有些毀人家的話極其高明:

‘某某人你認識嗎?’

‘認識啊!’

‘你看此人學識怎么樣?品德怎么樣?’

‘自贊毀他’技術高明的人,可用一個字形容:‘奸’,若有人問他某某人怎么樣,他就說:‘他啊!不知道!’這種人最壞了,很多人在我面前做這種動作(行為),我心裡就知道這種人非常壞,那是一把無形的刀在殺人,也就是孔子所講的‘浸潤之譖,膚受之愬’,‘譖’即講人家的壞話,‘愬’是心理的埋怨攻擊。這種攻擊好像是在皮膚上摳你一下,看起來沒有關係,無大礙,慢慢摳久了就爛了。歷史讀多了就知道,奸臣毀磅忠臣都用這個辦法,今天搞一點,明天搞一點,累積多了,使皇帝不知不覺對那個忠臣生起厭惡之心,最後非殺了他不可。

自贊毀他的方法很多,再不然在他人背後講壞話,用盡心機毀人家。你說這是為什麼呢?他也不為什麼,這樣才過癮啊!

有些人表面看起來很謙虛,看到人那種彎腰弓背,打躬作揖,講起話來又那種謙恭,這都是自贊,在謙虛中充分表現傲慢。

所以,慳貪嫉妒、自贊毀他的心理、行為,與修行是絕對關聯的。止觀法門的觀心,就是觀這些。你以為坐在那裡觀心,啊!我得一個清靜,啊!氣脈動了,到了屁股了,啊!到了頭頂了,督脈通了,通你的鬼!你慳貪嫉妒的心理牢固得很,動都沒動過。

注意啊!‘自贊毀他’是兩個字單獨成立一個心理觀念,自贊是一個心理觀念,毀他是一個心理觀念。‘慳貪嫉妒’則是四個不同的心理觀念。綜合而言,慳貪嫉妒必然會自贊毀他。

佛繼續告訴文殊菩薩,一切眾生都在慳貪嫉妒、自贊毀他。關於這些心理行為,真正要學佛、研究佛法的人,不要輕易放過每一個字,怎么說呢?當我們看到經文,就要確實徹底地檢查反省自己的思想行為和心理狀況。譬如我們講戒,傳統佛法的大乘戒律,第一條就不能自贊毀他。自贊毀他是菩薩道中最嚴重的事,如果拿這四個字與一般心理學一起研究,你看這個社會活著的人,那一個不是走這條路線?如果不自贊毀他,就沒有辦法活下去,為了想出人頭地,總想盡辦法去傷害別人。假定有人自己站起來,不但沒有傷害別人,同時使別人也站起來,這就是菩薩道,學佛的關鍵就在這個地方。然而一般人做不到,自己站起來都犯了菩薩戒,在自贊,在毀他,都是毀謗他人,自己才成功。

我們看中國文化中,唐宋以來有多少文人、文學家對亂世戰爭厭惡的描述之詞,像唐代最有名的一首詩:

勸君莫覓封侯印一將功成萬骨枯

戰爭的狀態豈止如此?唐末天下大亂,韓愈一路逃難所看到的景況是:

千家村落如寒食不見人煙只見花

清明前夕叫寒食,一路下來,走過千千萬萬人家,或行過一省、兩省,連個人影子都沒有,只見房子裡長出野花、野草,那是個什麼境界?

所以我常說,英雄的事業是建築在大眾的痛苦上,聖人則把天下人的痛苦一肩挑起,英雄與聖人的差別就在這個地方。

其實,講到自贊毀他,在歷史上留名的人物都是‘一將功成萬骨枯’。我們這個社會上任何一個行業,任何一個人的成就,都是算計了別人,以許多人的失敗而成就了自己。假定有人做到了我成功,別人也得利益,那就是佛道、菩薩道。學佛的重點就在這個地方,千萬要注意。

《藥師經的濟世觀》第69講 慳貪嫉妒自贊毀他的果報

佛說一切眾生如果往慳貪嫉妒、自贊毀他的路上走,當墮三惡趣中,下地獄,變畜牲,作餓鬼。在三惡道的眾生中,尤其是慳貪嫉妒、自贊毀他的眾生特別多,都是以此為根本而來。鬼道中的慳貪嫉妒更厲害,所以我們經常聽到罵人的話:‘你這個傢伙怎么啦?撞到鬼啦!’那個鬼跟人有什麼相干?嘿!他偏要整你一下,為什麼?嫉妒啊!沒有其他原因,習氣上嫉妒。所以他們在三惡道中無量千歲‘受諸劇苦’,受極大的苦楚。

我們先不說慳貪嫉妒、自贊毀他的人死了以後,墮地獄、餓鬼、畜牲道中受苦受罪。我們只要想一想,現實人生在慳貪嫉妒中,當下就已下了地獄,非常煩躁,非常痛苦,怎么想怎么不對,睡也睡不好,總想辦法去整人、害人,挑撥是非,搞些明堂,此人的心理就已在鬼道中,畜牲道的樣子和性情都出來了。姑且不論身後的果報,人有這種害人的心理,一望而知。現代心理學已和醫學結合,人的心理有了重大改變,血液細胞立刻跟著變化。尤其發大脾氣的時候,當場抽出他的血液來檢驗,血液都會變色,具有毒性。所以,修行的人不殺生,不吃葷,任何生物在殺它時都會起嗔心,血液含有毒性,吃多了就中毒。

人的心理如果有各種壞心思,久了以後,生理上神經細胞必定跟著變化,不過他自己並不知道。過去在大陸上看到許多死刑犯,他們的樣子的確不同。所以從前作官問案,要先學會看相,犯罪人的樣子就是不同。為什麼如此呢?心理影響生理,現身就下了地獄。

受劇苦已,從彼命終,來生人間,作牛馬駝驢,恆被鞭撻,饑渴逼惱,又常負重,隨路而行。

在地獄、畜牲、餓鬼道中受報完了,‘從彼命終,來生人間。’來到世間還不是做人啊!來這個世界還要經過牛馬駝驢的過程,而且還是不好的。畜牲道的生命也有好壞之分,在印度作牛,永遠不會挨打,也不會被宰來吃,跑到人家家裡拉屎拉尿,人家還得馬上供起來拜。印度人崇拜牛,把牛當聖牛看,要作牛也要到印度去投胎,果報總是好一點嘛!

所以作牛作馬也有幸與不幸,作良馬的話,一天到晚喝白蘭地、高粱酒,吃黃豆,那舒服得很,當然跑起路來也很要命,日行千里,五百里不走,三百里也總要走的;你看作那種拖東西的笨馬,真是可憐哪!你們大概很少見,我們都親眼看到,拖東西的騾瘦骨嶙嶙,瘦得和我一樣還要拖,我現在也變牛變馬了,瘦成那個樣子,每天還要拖。我也知道自己下了地獄境界,我給自己的評語‘牛馬精神’就是這個意思。你以為真要變成畜牲才叫牛馬駝驢啊!

‘牛馬駝驢恆被鞭撻’,永遠挨打,為什麼挨打呢?果報嘛!因為過去生慳貪嫉妒、自贊毀他的心理所得的果報。譬如婦女們的嫉妒,那還得了!歷史上皇后嫉妒妃子,什麼花樣都想得出來,乃至把妃子的手腳剁了,放在酒缸里用酒淹死、醉死,叫醉妃,因為你漂亮嘛!要陪皇帝喝酒,把你醉死。你說那些是什麼果報?你說現在不會這樣,現在各種不同的花樣都有,人的嫉妒心理真是無法形容。

因此,即使地獄罪受完了,還要變成動物被鞭撻,還找不到東西吃。同樣是牛是馬,同樣是動物、生物,如果養在動物園可舒服得很,撞到我們這裡來算不定就被宰掉吃了。

‘饑渴逼惱,又常負重,隨路而行。’沒有吃的、喝的,也沒有好的地方住,又要常常載負重物。佛說由於過去生有自贊毀他、慳貪嫉妒等種種心理,而得到這樣的果報。這種因果報應是宗教的迷信嗎?你仔細研究看看,當一個人有慳貪嫉妒、整人害人、言語傷人等種種思想行為出來的時候,令對方遭受到比牛馬被鞭撻的痛苦還要痛苦數倍,是不是這樣?是這樣的話,這個迴轉來的果報是很自然的。

什麼是果報呢?就是中國文化中所講的四個字:‘天道好還’。‘還’也就是迴轉來,你怎么樣付出去就怎么樣收回來,不但回來,連本錢加利息一起回來。中國易經的道理是:‘無平不陂,無往不復’,一條平路走久了一定是下坡;也沒有永遠向前走而不迴轉的,因為地球是圓的。所以因果的道理是什麼呢?就是這個宇宙、地球的物理法則。人到了太空就知道這個原理,把一隻手錶扔出去,它自然浮一圈又回到原位。人在地球上丟手錶會落在地上,那是因為地心引力的關係。果報就是迴旋、輪迴的道理。當你起一種心理,慳貪嫉妒,自贊毀他,使人家心裡難受,給人家痛苦,你已經開始自嘗變牛變馬被鞭撻的痛苦果報了。

因果報應是誰作的主?沒有人作你的主,都是你自己造的,這叫自作自受。

《藥師經的濟世觀》第70講 至心皈依

或得為人,生居下賤,作人奴婢,受他驅役,恆不自在。若昔人中,曾聞世尊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由此善因,今復憶念,至心歸依,以佛神力,眾苦解脫;諸根聰利,智慧多聞,恆求勝法。

佛說有些人因為過去生這種壞的心理行為比較輕,‘或得為人,生居下賤’,仍然投胎變人,但是作下等人;‘做人奴婢,受他驅役,恆不自在’,永遠不得自由。那么,佛說,在這樣的眾生中,如果過去生有一點善根,‘若昔人中,曾聞世尊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由此善因,今復憶念’,當他在造惡業之前,或正在造惡業那一生當中,曾經接觸過佛法的教育,曾聞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就是聽過那么一下,多生多世不曉得那一劫聽過那么一下,這一生在極痛苦中,偶然引發他的一點通力,在凡夫就是憶念,迴轉去想到,莫名其妙起一個佛的念頭。這個時候,‘至心皈依,以佛神力,眾苦解脫’。

注意唷!你說我們現在念了半天藥師琉璃光如來,也沒有得到解脫啊!你要曉得,‘至心皈依’你就做不到。你說我跪下來啦!又磕頭啦!我口袋的錢也拿出來啦!這還不算啊!這不叫至心皈依,因為你沒有明心見性嘛!‘至心’是到達你認識了自己的本心本性,這才是真正的皈依佛法——‘至心皈依’。那么,這個時候佛的力量就加庇你了,其實,也不是佛的力量加庇你,而是你自己的力量加庇了自己,這個時候,你心到了,你也就是佛了。所以要至心皈依,一切苦難才得解脫。假使自己沒有達到至心的境界,以妄想心去念,是有效果,種一點善因而已。欲得解脫,必須修持到‘至心皈依’。

所以啊!一邊念佛,一邊觀佛理,把理參透,一邊觀心修解脫,沒有不見效的,這一生就可見效。

假使有人如此修持‘至心皈依’,此生就見到自己心性了,得到自己本身的佛力加持,解脫了痛苦,還要不要再修呢?那就是禪宗五祖告訴六祖的話:‘不識本心,修法無益’,要明心見性,要觀心,那才是真正修行。因為明心見性以後,你自己的思想行為、起心動念,善念、惡念一動,自己清清楚楚,因為‘覺性常在’啊!佛者覺也,你的警覺心就高了,這叫真修行。

凡夫眾生自認打坐坐得好,清淨境界啊!我悟道了!好多人狂而妄之,沒得辦法!自己在習氣業力中,自己都看不清楚,那還叫悟道嗎?佛者菩提,菩提翻譯過來是覺悟,你那個覺性不高,一點警覺性都沒有,怎么叫修行呢?修行就是理性的警覺性特彆強,自己的起心動念,一舉一動清清楚楚;是罪是福、是功是過,自己要看得很清楚,這才叫修行。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