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金剛經》感應事跡200例:往生淨土篇


時間:2017/11/16 作者:仁澤

印光大師 鑑定

許止淨 輯錄

鄭金坤 語譯

●唐高宗時,禪宗五祖弘忍,居湖北黃梅的東禪寺。他常勸人只要持誦《金剛經》,即自能明心見性,直了成佛。《傳燈錄》

●梁武帝請傅大士講《金剛經》。大士剛升座,用尺揮案一下,就下座了。武帝愕然。志公大師說:“大士講經完畢。”《傳燈錄》

●唐時,五祖弘忍為六祖惠能講解《金剛經》,講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時,六祖大悟,說:“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能生萬法!”五祖即傳給他衣缽。六祖於是南歸廣東,後來住曹溪(今廣東韶關曲江)南華寺說法。《傳燈錄》

●南唐時,法眼文益說:“《金剛經》說:‘一切諸佛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皆從此經出。’且說叫什麼作此經?不是黃卷、紅軸的嗎?莫錯認了定盤星。”《傳燈錄》

●唐時,朗州(今湖南常德)德山的宣鑒法師,在去澧陽(今湖南澧縣)的路上,看到賣餅的老婆婆,於是買餅作點心。婆婆指著他所挑的東西問:“這是什麼書?”答:“《青龍疏鈔》。”婆婆問:“講什麼經?”答:“《金剛經》。”婆婆說:“我有一問,你如果答得上,我布施您點心;若答不上,您就到別處去。《金剛經》說:‘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不知您點那個心?”宣鑒法師默然,無法應答。他後來到了龍潭寺,說出自己遇到老婆婆對話的事,就將疏燒掉了。《傳燈錄》

往生淨土

●唐朝永徽元年,僧人釋明浚(音俊)暴死,看見兩位青衣(陰間差役)帶他去見閻王。閻王問他:“你一生有什麼技藝?”明浚回答:“只誦《金剛經》”。閻王說:“善哉!法師如果念誦滿十萬遍,明年必生淨土,弟子我就不能再見到法師了。”於是放他還陽。明浚還陽後,更加精進。到第二年三月,他坐化了,身邊的人都聞到異香。《金剛持驗》

●唐時,湖北荊州法信寺僧人惟恭,念誦《金剛經》三十多年,每天念五十遍。同寺僧人靈巋,出寺廟一里地,碰到五六個年輕人,衣服鮮潔,各執樂器,問他:“惟恭上人在哪裡?”靈巋告知,並問他們從哪裡來。年輕人答:“從西邊來迎接惟恭上人。”其中一人懷中露出蓮華,花苞合如拳頭大小,葉片放出異光,朝寺廟方向去了。到了晚上,惟恭圓寂,全寺都聽到了絲竹天樂聲。《佛祖統紀》

●宋時,浙江湖州城南,有一個屠戶陸翁,二十三歲時,曾看見一位“雲水僧”到家門口,說教化有緣人,陸不明白意思。僧人說:“你殺牛羊無數,如果不改業,後世必墮落成牛羊。你過去有善根,可趕快持誦《法華經》、《金剛經》,消除惡業,增長善福。”說完就不見了。陸於是醒悟,持齋、戒殺,描繪阿彌陀佛、觀世音、大勢至菩薩像,早晚供養,每天念誦兩經懺悔殺業,願超度過去所殺的眾生,早生淨土。到他八十一歲時,提前半個月,遍約親友,在十一月初九日,備素食告別。到期,他沐浴端坐,作頌而逝。頌文說:“五十餘年離殺業,手拋刀秤暗修行。今朝得赴菩提路,水裡蓮華火里生。”《法華持驗》

●明時,湖北公安縣龔仲淳的妻子祝氏,從袁宏道兄弟那裡聽到淨土法門,深信不疑,就專門持念阿彌陀佛聖號,兼念誦《金剛經》。一天,他對幾個孩子說:“佛說三天后將來迎接我。”到期,她沐浴後,端坐堂上,眷屬在旁恭敬排列。過了一段時間,祝氏說,佛來了,眉間放出白毫光,長達數丈。又說,看見一位僧人,相好莊嚴,自稱是須菩提,很快化為百多位僧人。有人在旁提示說:“《金剛經》中共有一百三十八須菩提,這就是了。”眷屬一起焚香念誦佛名,祝氏微笑而逝。閣中有一位九歲的婢女,忽然倒在地上,又很快爬起來,說:“看見數位金甲巨人,執幢幡(音床帆),為夫人引路,幡柄拂過我臉上,所以倒在地上。”一看,婢女臉上,果然傷痕宛然。祝氏入殮(音練)後,棺中時時發出異香。《袁中郎集》

●唐時,於昶(音廠),在武則天朝擔任并州(今山西太原)錄事參軍(官名)。每夜到一更後,就喘息流汗,二更後恢復正常。妻子柳氏,想為他請醫生,於昶悄悄說,自己沒有其他病苦,只是白天管理曹務,夜晚在陰司裁判案子,體力不勝罷了。每當知道將有災難時,即暗中防備。這樣過了六年。後來,因母親去世,他開始持誦《金剛經》,便不再做陰間裁判官。因此,他極為推崇《金剛經》功德之力,叫子孫們念誦。他八十歲將命終時,忽然聞到異香,他對身邊的人說:“有聖人來迎接我到西方極樂世界。”說完就去世了。《報應記》

●明朝萬曆年間,浙江桐鄉的吳君平,幼年失去父母。於是淡齋四十九天,刺胸血,書寫《金剛經》。夜晚,他夢見父母站在雲端上,對他說:“因你刺血寫《金剛經》的功德,我們二人已得生西方淨土了。”《金剛持驗》

●明時,黃太宜人李氏,是南京儀制主事(官名)、建昌黃端伯的母親。晚年念誦《金剛經》、《地藏經》更加虔誠。一夜,她夢見自己趺坐在山巔上,佛光照身。醒來後,她對端伯說:“西方之期到了。”示現小病,念佛而逝。《建昌志》

●宋代紹興年間,明州(今浙江寧波)某人,沒有兒子。妻子王氏,懷孕二十八個月不能生產。遇到一位僧人,對她說:“你有大難,只有施送《金剛經》千卷可免難。”她便照辦了,又發願念誦《金剛經》一千卷、為一千僧人供齋飯。夜晚,夢見金剛神用金剛杵(音楚)指著她腹部。醒來後,她生下兩個男孩。到六十一歲那年,她突然暴死,魂到陰間。閻王叫她坐上金床,念誦《金剛經》一遍,地獄裡的眾生,苦難都頓時停止了。閻王問她:“你怎么不誦咒呢?”她答:“世間沒有咒本。”閻王把咒本給她,說:“你還陽間後,要輾轉流通此咒。你將來壽終時,將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於是她復活還陽。後來,她壽到九十一歲,無病坐化。《金剛證果》

●明時,錢炳,起初在浙江富陽縣做官,不久辭官,專修佛行,每天念誦《金剛經》。他臨終時,作偈完畢,叫家人取清涼水來飲。家人問:“清涼水在哪裡?”他說:“放生池水。”取水到,他飲完,合掌說:“我乘佛力接引,直接到清淨界(淨土)中了。”熙然坐逝。《現果隨錄》

●明朝萬曆年間,內監張愛,晚年持誦《金剛經》數年。他患病將死,看見二位青衣來說:“送你到山東投胎。”行動如飛,當天日中時已到山東,看到了那邊的山水,和自己將要投胎的父母。張愛仍然一心念經。隨即被押到一座殿中,可能是東嶽大殿。殿上有一位王者模樣的人,戴著平頂帽,對他說:“你本應到這裡投胎。”張愛回答:“我持誦《金剛經》,發願求生西方淨土,不願投胎。”王說:“你持經功德還少,怎么辦呢?”張愛說:“我曾聽說十念成就,就能往生淨土,何況我已經念經數年了?”王說:“先放你回家,你再念經去。”張愛甦醒後,便離家,住到西山的碧雲寺里,專誦《金剛經》,又過了十一年。一天,他召集眾人說:“我今天往生西方去了。”端坐而逝。《金剛新異錄》

●明時,浙江湖州雙林鎮沈春郊的妻子費氏,年輕守寡,靠紡織為生,持齋數十年。供養佛像及檀香觀音大士像,每天念誦《金剛經》一卷、佛名千聲,寒暑不斷。崇禎年間,大瘟疫流行,費氏移居到女婿張世茂家樓上。僅奉請了大士像來,每天日課回向,祝願此香直達佛所。這樣過了三年,忽然聞到空中有香,繞樓數日;粉壁上湧現佛像,莊嚴精妙。遠近的人們驚奇傳頌,來瞻禮的人越來越多。有人用淨巾擦拭佛像,顏色更加光明。又過了四年,費氏返回故居,進門就灑掃焚香,禮佛誦經。到第三天早上,她沐浴更衣,端坐念佛。到午刻,她大呼:“佛來了,我去了!”告別眾人而逝。享年七十三歲。《巾馭乘續集》

●明時,蔡承植,是萬曆年間進士,任浙江嘉興太守。在官時,每天念誦《金剛經》,禁止民間殺牲。凡祭祀神靈的,只準焚香設齋,並令念誦《金剛經》。曾經向雲棲寺的蓮池大師問法,修習念佛三昧。臨終時,他看見觀世音菩薩持銀台來接引,他連稱觀世音菩薩名號而逝。《金剛新異錄》

●明朝正德、嘉靖年間,雲南的周廷璋,每天早晨起來,必讀誦《金剛經》、《阿彌陀經》、《觀音經》等經。八十七歲時,他說:“我將去了,阿彌陀佛來迎接我,觀音、大勢至菩薩都來了。”不久,他又說:“觀音菩薩叫我斷葷五天,就可西行。”於是每天吃一粥一蔬。到期,他誦經端坐而逝,體發異香,面貌如生。《金剛靈應錄》

●宋時,朱氏,霅(音札)川(今浙江湖州)人,持念佛名三十年,兼持誦《金剛經》。開卷時,他經常說:眾聖人(佛、菩薩)監臨,不敢隨便踞坐。一次,他忽然斷食,每天只飲水數杯,連續四十多天。他夢見三位比丘,手持蓮花,對他說:“我先為你種下此花,今天將開,所以來迎接你。”醒來後,他唱念佛名,端坐而逝。《佛祖統紀》

●明時,浙江湖州人唐時,字宜之,從蓮池大師那裡學得念佛法門。他和家中眷屬,都能背誦《金剛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宜之修得觀佛三昧,屢次看見佛現瑞相。臨終時,他正念分明而逝。《淨土晨鐘》

●宋時,僧人慧安,明州(今浙江寧波)人,住在小溪的楊氏庵,專修西方,念誦《金剛經》,寒暑不斷。他經常在屋內,看見佛光下照。一天,他示現有病,端坐,叫眾人不要喧譁。過了一段時間,他說:“佛到了。”叫眾人唱念佛名,倏然辭世,享年九十六歲。《佛祖統紀》

●清時,長洲(今江蘇蘇州)的沈炳,字敬孚。十五歲時,患了哮喘病,三十歲時加劇,五十歲時更重,於是長齋、念佛。友人楊廣文,勸他念誦《金剛經》,他於是每天念誦三卷。乾隆四十六年冬月,示現微疾。月底那天,早晨起來,洗沐完畢,向西結跏趺坐念佛。妻子在旁,他揮手讓她離開。不久,他寂然坐化。《二林居後集》

●清時,杭州人王仰泉,殺羊為業。病中,他看見群羊向他索命,於是改業,長齋念誦《金剛經》。他念滿三藏,又拜誦《法華經》。八十一歲時,忽然看見鬼差來追捕他,他抗拒說:“我等待佛來才去。”過了五天,果然看見佛現大身,垂手接引他,便怡然而逝。《現果隨錄》

●明時,浙江海鹽的漁戶張元,與弟弟張貞看見水面有異光掩映,於是潛水下去,取上一個石匣,中間藏有金字所寫的《金剛經》。夜晚,夢見金甲神說:“你前生是長水法師講壇的作務人,因疑心不信,退墮到這裡。但微因仍未泯滅,所以賜你大法,你應當精進持誦。”張元以不識字為藉口推辭。金甲神叫他張開口,用一藥丸投到他口中。第二天,他開經念誦,很熟練,好像已經學習過很久一樣。張元把這件事告訴昭慶寺的僧人傳如,傳如勉勵他回向西方淨土。過了三年,張元對親友說:“蓮台出現了。”端坐而逝。這是明朝萬曆丁丑年七月的事。《巾馭乘續集》

●唐時,房翥(音住),生平崇信佛法,每天念佛、持念《金剛經》。一天,忽然暴死,魂到陰間。主事的說:“你有般若功,而且曾勸一位老人念佛,老人已經往生西方淨土。你承此福力,也應該往生西方。”房翥說:“我發願念誦《金剛經》萬卷,現在還沒有念完,怎么辦呢?”主事的說:“誦經滿願,當然好,但不如早生淨土為佳。”知他志願堅決,定要念經滿願,便派冥吏送他還陽。《金剛持驗》

●唐時,鄜(音夫)州(今陝西富縣)寶室寺僧人法藏,戒行精淳,修造寺塔佛像,都很精妙。武德二年,法藏患病,看見一個人,手持經卷,告訴他說:“你功德雖大,但互用三寶財物,得罪無量。如果能印造《金剛經》,罪才能全部消滅。”醒來後,法藏全部布施了自己的衣缽,用於印《金剛經》百卷。臨命終時,他看見阿彌陀佛來迎接他。《法苑珠林》

●明時,江西廬山僧人普靜,朝夕虔誠念誦《金剛經》。忽夢見神人對他說一偈語:“有相相非真,無法法亦墜。撇卻舊窠臼(音科就),即已了大義。”普靜大悟。每天早晚各朗誦《金剛經》一遍,其他時間趺坐靜參,四十年未曾睡眠。後來,神人又來對他說:“你是在道中了。”普靜年過九十歲,圓寂,芳香通宵不散。僧眾都看見幢幡導引,普靜披著紫色袈裟,手持木槵(音患)子念珠,飛空向西而去。《受持果報》

●宋時,黃婆婆,潮山人,專門持念佛號,兼誦《法華經》、《金剛經》。偶然患痢疾,自知時至,便斷食,每天只飲水數杯。一夜,鄰庵僧人善修,夢見黃婆來告別說:“將往西方。”過了兩天,她西向念佛,端坐而逝。紅霞燦然,覆蓋在她的屋頂上空,當地人都看見了。《佛祖統紀》

●宋時,王氏女,江西吉安人,每天念誦《阿彌陀經》、《觀音經》、《金剛經》。母親亡故,流血滿身。王氏女發願說:“如果我孝心真實,願母親身體不生臭穢。”發願完畢,流血就止住了。一天,王氏女患病,吉祥臥(右脅臥),手抓著觀音像前的寶幡,奄然圓寂。火化後,將入殮時,她的繼母篩骨灰來驗證,篩出蓮華數朵。《佛祖統紀》

●宋時,陳氏受持齋戒,以坐禪、念誦為樂,持念佛名三十年,兼誦《法華經》五千部,《金剛經》、《阿彌陀經》各五千零四十八部。一天,她突然斷食,家人問她為什麼,她說:“想求見佛。”於是右脅臥而逝。《佛祖統紀》

●明時,李氏,是劉道隆的母親,長齋奉佛,刻印《金剛經》送人。遇自己生日,只禮佛拜懺。去世前一年,夢見觀音菩薩給她念珠,說:“這是你往生淨土的日子。”她醒來一數,得數五十三。到第二年五月十三日,她告訴家人說:“我今天往生西方去了。”端坐而逝。《金剛持驗記》

在此懺悔我所犯的一切邪淫惡行;願分享此文的一切功德,皆悉回向給文章原作者及各位讀者;此文若有錯謬,我皆懺悔,若有功德,普皆回向,願共戒邪淫,得大自在!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