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佛教故事

印祖故事:眾堅請講經一座,為生死閉關六年(20)


時間:2017/11/23 作者:淨山

光緒二十三年(1897年)丁酉夏,法雨寺大眾一再堅請大師講經,大師推辭不掉,就為大家講了一座《佛說阿彌陀經要解便蒙鈔》。《便蒙鈔》是清代紅螺山資福寺達默法師在道光十七年己亥(1837年)於武漢寶通寺編寫的,他在自序中介紹他曾講彌陀要解十有餘座。“於己亥歲。結夏武昌寶通寺,共二三蓮友敷揚此解,隨解隨錄,次後漸集成帙。”至於首次出版流通可能是在道光末年(三十年,1850年),見當時資福寺方丈淨業蓮村氏的序言。這本鈔是達默法師鑒於彌陀要解,文深理奧,不便初學者理解,所以按照天台教理,逐條著鈔,使初學之士,易於進步。印光大師這次講經就選擇《便蒙鈔》來講,這一講就講了一個多月。

大師講完《便蒙鈔》後,就在寶珠殿一側的關房閉關專修念佛。大師不作講經的法師,大概講經的人也需要相應的身體素質,大師小時候害過眼病,如果說話過多,眼睛就發紅,而難以看字,這是大師所示現不講經的一個客觀原因。更重要的原因在於,大師以淨土為宗,淨土宗的道風在於實行,而不在於講說教理。以言教者訟,如果沒有實證的功夫,你說得就算再有道理,別人也不一定聽從,甚至還會腹誹(心裡懷疑)。以身教者從,如果你行動上做到了,再去教別人,別人就會遵從。因此大師把主要精力放在實修念佛上。

閉關是佛教的一種修持方式,指閉門謝客而隱居修行。閉關的人或者閱讀大藏經研究教理,或者專修一種法門,根據各人預期的目標而有所不同。期限也不一定,有幾個月的,也有數年的。閉關期間,以不出關房為原則。因此,關房外須有人護持飲食、醫護等事,稱為護關。閉關先制身一處,進一步制心一處。佛經上說:制心一處,無事不辦。大師修淨土宗,閉的是淨土關。大師閉關的期限定為三年,護關侍者是融明法師。一座寺院有法師發心閉關修行是寺院的一件大事,往往要舉行很隆重的閉關儀式,由方丈帶領全體僧眾到大殿禮佛後,送閉關者入關,等閉關圓滿結束時,方丈再帶領大眾迎接閉關者出關。印光大師這次閉關如何修行沒有留下記載,不敢妄測。這裡引用大師復明心師書,從大師對明心法師閉關的指導中可以看出大師閉關的經驗:

“閉關專修淨業,當以念佛為正行。早課仍照常念楞嚴,大悲十小咒。如楞嚴咒不熟,不妨日日看本子念。及至熟極,再背念。晚課彌陀經,大懺悔,蒙山,亦須日日常念。此外念佛宜從朝至暮,行住坐臥常念。又立一規矩,朝念一次,未念前拜若干拜。(先拜本師釋迦牟尼佛三拜,次拜阿彌陀佛若干拜,再拜觀音勢至清淨大海眾各三拜,再拜常住十方一切諸佛,一切尊法,一切賢聖僧三拜。)念佛或一千聲,或多或少,念畢再拜若干拜。午前一次,午後一次。再歇一刻做晚課。初夜念蒙山,後念佛若干聲,拜若干拜,發願回向,三皈依後,心中默念佛號養息。臥時只許心中默念,不可出聲。出聲則傷氣,久則成病。雖是睡覺,(音教)心仍常存恭敬。只求心不外馳,念念與佛號相應。若或心起雜念,即時攝心虔念,雜念即滅。切不可瞎打妄想,想得神通,得緣法,得名譽,想興寺廟。若有此種念頭,久久必至著魔。若不與汝說破,恐汝以此為好念頭,妄想日日增長,必定著魔無疑。縱令心淨妄伏,亦不可心生歡喜,對人自誇。有一分就說有十分,此亦著魔之根。......入關儀式,亦無定章,總以至誠恭敬為主。要在先日禮佛,陳己志願。當日大殿禮佛,至關房令護關人鎖門。門上只貼(不慧明心,發心閉關,專修淨業,普為自他,懺除宿咎,增長善根。)作兩行寫於一紙上,貼於門正中上節。不必學不洞(音董)事的人,用三叉封皮寫封條,俗鄙之極。日期自擇,亦不可請人封關。此種都是擺空架子,光極不以為然。”

印光大師1897年閉關,到1900年第一期三年閉關結束後,護關侍者融明法師回了家鄉,大師給他寫了一封信,囑咐他要親近淨土道場和淨業知識,以免在與俗人的來往中,忘掉了念佛求生淨土的大事。要做到“當時時努力。若能念念在道,隨忙隨閒,不離彌陀名號。順境逆境,不忘往生西方。便可於父母之邦,隨緣常住。”又說:“諦法師專修淨業,予料其必得大利益。以彼撐持道場種種心,皆死盡無餘。念佛之心,又懇切之極。恐彼深得三昧,我尚未能一心,他日何顏見彼。故當仁不讓,又欲閉關。”諦法師是指大師的好友天台宗高僧諦閒大師,聽到諦閒大師閉關,印光大師從1900年到1903年又繼續閉關修行了三年。

大師在閉關中專修念佛,並寫信與諦閒法師交流了對寶王隨息念佛方法的看法,信中說:“光自出家以來,即信淨土一法。但以業障所遮,二十年來,悠悠虛度。口雖念佛,心不染道。近蒙法師訓勵,誓期不負婆心。無奈昏散交攻,依舊昔時行履。因日閱十餘紙淨典,以發勝進之心。至寶王隨息法門,試用此法,遂覺妄念不似以前之潮湧瀾翻。想久而久之,當必有霧散雲消徹見天日之時。又查文類,聖賢錄,皆錄此一段。因悟慈雲十念,謂藉氣束心,當本乎此。而蓮宗寶鑑亦載此法。足見古人懸知末世機宜,非此莫入,而預設其法。然古人不多以此教人者,以人根尚利,一發肯心,自得一心。而今人若光之障重根鈍者,恐畢生不能得一念不亂也。故述其己私,請益高明。當與不當,明以告我。光又謂只此一法,具攝五停心觀。若能隨息念佛,即攝數息念佛二觀。而攝心念佛,染心漸可斷絕,瞋恚必不熾盛,昏散一去,智慧現前,而愚痴可破矣。又即勢至都攝六根法門。愚謂今之悠忽念佛者,似不宜令依此法。恐彼因不記數,便成懈怠。有肯心者,若不依此法,決定難成三昧。法師乘願利人,自雖不用,當為後學試之,以教來哲。若是利根,一七二七定得一心。縱光之昏鈍魯劣,想十年八年或可不亂矣。”

大師通過長期閱藏和閉關專修念佛,實證了念佛三昧,為民國建立之後出世弘揚淨土法門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摘自:《印光法師的故事》作者:余池明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