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佛教故事

印祖故事:南京拜訪仁山老,善導宗風得繼承(23)


時間:2017/11/25 作者:淨山

楊仁山居士長印光大師24歲,楊居士於中華民國建立前夕往生,弘法活動在清末。印光大師終清之世,韜光潛修,民國三年(1914年),《佛學叢報》發表大師《宗教不可混濫論》等四篇論文,方為教界所知,弘法活動集中在民國時期。但兩位大師有過直接交往,這就是印光大師1905年親自到金陵(南京)拜訪了楊仁山居士並參觀金陵刻經處,請得很多淨土經書。

楊仁山(1837~1911),名文會,仁山其字,安徽石埭人,為清末復興中國佛教的樞紐人物。他生性任俠,好讀奇書,淡泊名利,鄙棄科舉,不願做官。太平軍起來之後,他避亂到杭州,偶然在書肆得到《大乘起信論》,讀了之後就潛心學佛。他曾兩度出使歐洲,在英國認識錫蘭居士達磨波羅、日本佛教學者南條文雄等,相約共同弘揚正法。楊居士歸國後,於同治五年(1866)出資設立金陵刻經處,計畫刻印三千餘卷大小乘佛典。不過他生前僅出版二千餘卷。又日本編印卍字續藏經時,楊居士曾幫日本方面提供中國保存的佛教典籍數百種。光緒三十三年(1907),他在刻經處設立祗洹精舍,自編課本,招生教習佛典、梵文、英文等,培育後進。又成立佛學研究會,定期講經。一時高僧如月霞、諦閒、曼殊等都去協助他。追隨他學佛的弟子很多,如譚嗣同、桂伯華、李證剛、黎端甫、蒯若木、孫少侯、梅擷芸等。楊居士還選工繪製西方極樂世界依正莊嚴圖,以弘揚淨土。他在教理方面特別推崇《大乘起信論》,在行持方面則崇尚淨土法門。生平著述凡十二種,編入《楊仁山居士遺集》。

1905年之前,印光大師了解楊仁山居士,但楊居士不了解印光大師。這不奇怪,因為當時印光大師還在隱居潛修,而楊居士弘法名滿天下。當時隨楊仁山先生學佛的桂柏華居士朝禮普陀,在法雨寺見到印光大師。當時他覺得俗事為累,修行難得一心,有出家離俗的想法。他給楊仁山先生寫信說:“在普陀時,晤後寺法師名印光者,系陝西人,道行深淺,非某下愚所能窺測,然其人亦素知夫子,不知夫子亦知其人,且悉其所造否?日後出家,擬即求其剃度,師謂何如?”信中說印光大師素知楊仁山先生。但當時仁山先生還不太了解印光大師,所以他給的桂的回信說:“普陀印光法師,未曾晤面,不能知其造詣深淺。”[1]

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印光大師為了雍正皇帝御製《揀魔辨異錄》能夠入藏流通等事,專程到南京楊公館拜訪楊仁山居士。前面曾經介紹過,光緒三十年(1904年)諦閒大師請藏經,請印光大師隨去北京幫助料理,印光大師順便到琉璃廠各書店看看,請到兩部《揀魔辨異錄》,一部送給了諦公,一部自己保存。大師對《揀魔辨異錄》評價非常高,“此世宗以靈山泗水之心法,為儒釋兩教,作開金剛正眼之大光明藏也。若得流通,不但參禪者直下知歸。即宗孔孟而探誠明之極賾者,亦如乘輪遇順風,速得到彼岸也。”所以很想完成世宗入藏流通的遺願。大師知道楊仁山先生與日本友人有聯繫,又了解到日本弘教書院在新印藏經,所以專程來南京托仁山先生把自己保存這部《揀魔辨異錄》轉寄日本,入藏流通。後來《揀魔辨異錄》收入了《續藏經》,並寫明捐贈人為印光法師。印光大師很關注經書流通方面的情況和知識,這次見面,大師還向仁山先生請教過百餘年外之書,紙皆發脆的原因。楊老說可能是被煤煙燻過的緣故。印光大師雖覺得其說有理,但仍有疑問。以藏書多者,書不一定都放在有煤煙的地方。紅螺山資福寺沒有煤,經書也發脆。直到後來到揚州藏經院,請教一位做書的老先生,才明白用毛邊紙印的書,時間久了都會發脆。

印光大師在至金陵刻經處,看到東洋(日本)現印的藏經,於是問楊老居士所用印刷材料是藥還是墨,楊居士告訴是外國油墨。大師又問時間久了落不落墨,楊老居士說不落墨。

印光大師這次拜訪楊仁山居士和訪問金陵刻經處,請到很多國內失傳的淨土法寶,回去以後仔細閱讀,詳細校勘。如增廣印光法師文鈔卷三《觀無量壽佛經善導疏》重刻序談到:“清光緒間,楊仁山居士,由東瀛請來此經《善導疏》、《無量壽經慧遠疏》、《往生論曇鸞注》。皆久佚之法寶,俱為刻行。”大約1908年,印光大師在冬天的念佛長期中,將《善導疏》、《無量壽經慧遠疏》、《往生論曇鸞注》閱讀兩到三遍,並校正錯訛。他在與康澤師書[2]中說:“期中略將《無量壽經疏》細閱兩遍。其玄談、總判,雖不及台宗。而消釋文義,甚是清楚。不可不看。《觀經疏》閱三遍。善導和尚專以平實事相法門,接引末世凡夫,不用觀心、約教等玄妙法門,其慈悲可謂至極無加矣。良以業識未消,三昧未成,縱談理性,終成畫餅。又以古人聞理性當體便是,則進行彌速。今人聞此等語言,則廢弛道業,但欲任己業識茫茫之天真耳。其書經中外抄錄,錯訛不勝其多。仁山楊子,凡點句讀處皆恰當。至於校訛,亦只照樣校對,並未釐正錯訛,如所刻《彌陀疏鈔》等。光不惜獲罪,略為正訂。覺善導婆心,更加親切。然不敢與楊子及今之當道弘法者觀,彼若見之,將又如通公之罵聰明人耳。《往生論注》閱一遍。文義顯豁直捷。真能上繼匡廬,下啟天台、西河、長安等。宜細看之。此三種訛字皆標於頂格。待明春解期時當呈上一覽。”印光大師校訂的《觀無量壽佛經善導疏》由南京佛經流通處於民國十三年刻印流通。

三武滅法後,中國很多佛教經典包括淨土經典失傳,楊仁山先生通過日本友人請回大量經典,包括曇鸞、善導等的重要著作,應該對印光大師弘揚淨土發揮了重要作用。比如秉承善導專修之旨,闡發專、雜二修得失就是來自善導《觀經四帖疏》。又如提倡仗佛慈力,帶業往生,佛力、自力大小難易的判釋從曇鸞《往生論注》得到印證。所以仁山先生請回淨土經典對近代淨土宗的振興功不可沒。善導大師一向專稱彌陀佛名的淨土思想對印光大師產生了深刻的影響,後來周孟由居士讚嘆大師“秉善導專修之旨”。

楊仁山先生也從印光大師那裡得到經過印光大師修治過的《釋教三字經》,並進一步改編,更名為《佛教初學課本》於光緒三十二年流通。楊仁山居士在《佛教初學課本》自敘中說:“《釋教三字經》者,明季吹萬老人效世俗訓蒙之書而作也,敏修長老為之注釋,流傳二百餘年矣。頃者,普陀印光法師從而新之,正文改十之三,注釋改十之七,原本編為兩排者,改而為一排,考據精詳,文辭圓潤,超勝舊作。而題名之處,不將重訂者列於其次,可謂坦然忘我者矣。予不揣固陋,率爾改作,與新舊二本,迥不相同。事略而法備,言簡而義周。人有勸余易其名者,因名其為佛教初學課本雲。”[3]而印光大師修治本直到民國八年八月,由陳錫周居士夫婦出資在揚州藏經院刻印一千本贈送結緣,題為《釋教三字經重治原本》。

注釋:

[1]、[3]楊仁山:《楊仁山居士文集》,346頁和1頁。黃山書社2006年第1版。

[2]增廣印光法師文鈔卷一復康澤師書。

摘自:《印光法師的故事》作者:余池明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