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佛教故事

印祖故事:初到揚州藏經院,刻印善書覺群迷(33)


時間:2017/12/2 作者:淨山

民國七年(1918年),國外同盟國與協約國之間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已進行到第四年。國內南北戰爭仍未停止。加上數年以來,水、風、旱、潦、地震、土匪、瘟疫等災害,統計中外所傷亡的人數,不下千萬。面對如此深重的災難,印光大師痛心疾首,急於流通佛經善書,喚醒世人的覺悟。

到夏天的時候,因緣時至,大師的陝西同鄉劉在霄先生,是一位清介之士,世德相承,篤信佛法。他到普陀山拜訪大師,談及近來中外戰爭的情景,悲痛地問大師:“有什麼妙法,能夠救護這多災多難的世界呢?”大師回答說:“此是苦果,果必有因。若欲救苦,須令斷因,因斷則果無從生矣。故經云:菩薩畏因,眾生畏果。”大師將《安士全書》[1]送給劉居士看,希望他能夠刊印流通,讓看到這本書的人們都能夠覺悟,深信因果,不造惡業。劉先生看了《安士全書》以後,不勝歡喜,就叫他的外甥趙步雲出資七百元刻印《安士全書》,並請印光大師料理刻印事宜。

印光大師為了正法久住,流通久遠,對於佛經善書的質量十分關注, 1911年陰曆七月,友人送給他一本北京龍泉寺四月石印的《三國佛教略史》,其字跡就已經稍微有些模糊,這是當時洋紙容易退墨的又一證據。為此大師多方呼籲不要用洋紙印佛經。流通《安士全書》是大師的宿願,早在1908年的時候,就曾勸四川李天桂居士刻印流通,並撰寫了序言,但後來因為因緣不具足,沒有印成。這次劉居士出資刻印,大師自然要採用傳統的刻印方式,以保證質量。明清以來揚州的刻經質量上乘,天下聞名。大師決定到揚州藏經院去刻印。

七月十五,大師離開普陀山,先乘船到定海,再由定海到鎮海,從鎮海登入。由陸路到寧波,再由寧波到上海。到上海以後,去狄楚青居士的有正書局打聽高鶴年居士的訊息,書局的人告訴大師說高居士已經去泰山修茅篷去了。大師從上海經南京方向到揚州。臧經院位於揚州城內宛虹橋地區。揚州是歷史名城,由於大運河與長江交匯,隋唐以來成為繁盛的商業和人文都會。不過清末以來,隨著其他口岸的開放,已不復盛唐氣象了。

大師在藏經院安頓下來,委託該院主人代理,先刻《揀魔辨異錄》[2](共二百六十餘紙),次刻《三十二祖傳》[3](約六十紙),次刻《安士全書》(約六百六七十紙、內有新附數十紙)。大師把底本交給住持,商定了字號版式,其中《安士全書》除原來的內容外,後面又附錄了幾位大德的重要文章。大師在序言中說明附錄文章的情況:“竊以《袁了凡四訓》,為改過遷善之嘉言。俞淨意一記,為至誠格天之懿行。其發揮事理,操持工夫,最為嚴厲純篤,精詳曲盡。因附刊於《陰騭文廣義》下卷之後。蓮池《戒殺放生文》,為滅殘忍魔軍之慈悲主帥。省庵《不淨觀》等頌,為滅貪慾魔軍之淨行猛將。省庵《勸發菩提心文》,為沉淪苦海眾生之普度慈航。爰附於三種法門之後。譬如添花錦上,置燈鏡旁,光華燦爛,悅人心目。果善讀之,則不忠不恕之念,忽爾冰消。自利利他之心,油然雲起。從茲步步入勝,漸入漸深,不知不覺,即凡情而成聖智矣。庶可了生脫死,永出輪迴,面禮彌陀,親蒙授記。”

這三本書中,《揀魔辨異錄》、《三十二祖傳贊》二書都是清世宗的遺著,都是應季中居士出的錢。《揀魔辨異錄》計畫印三百部送人。《安士全書》則是陝西朝邑縣劉門村劉芹浦(即劉在霄)避難來上海,到普陀山見到大師後發心出的錢。

大師對《安士全書》極為重視,先後撰寫兩篇序言推介,同時撰寫三篇題詞。大師首倡在經書封面上題詞勸讀者尊敬經書。在封面和封二提醒讀者務必恭敬虔潔,息心體究。還有一篇題詞說明具體看讀的方法十條。

在揚州藏經院期間,大師結識了興慈法師。興慈法師把雙林寺刻印的《傅大士集》[4]版送到揚州藏經院,送一本《傅大士集》給印光大師徵求意見,大師看完後,告訴興慈法師,“誤字猶多,刻亦未精,理當重梓,方可流通。”重榟指重印。興慈法師接受了大師的意見,並請大師幫助校正,將來重刻一版。

在揚州期間,大師看到寬慧法師發心寫《華嚴經》,已寫了六十多卷,但是他的筆法潦草。大師極力呵斥,要求他一筆一畫,必恭必敬。又令他作訟過記作自我批評,告誡讀者。寬慧師就請大師代撰了《書華嚴經訟過記》。

大師在揚州請了《感應篇彙編》[5]十三部,準備送人。大師認為此書文筆議論,都很超妙。有三幾處稍微有些缺點,但是大體都好,所以值得推薦。只是不如《安士全書》能夠把佛法融匯貫通。除《安士全書》之外,《感應篇彙編》應該是最好的善書。不過這本書不容易用來給婦女兒童開導。大師看到該書開頭沒有刻《感應篇》原文,就叫藏經院補刻上。在找《感應篇》原文的時候,大師找到一本《感應篇直講》[6]。這本書是大通家編著的,註解跟白話差不多。只要順文一念,意思自然明白。最適合給幼年子女講解。於是又請了幾本,給周孟由居士寄去一本。囑咐他依照著教育子女。

大師此次出山到揚州藏經院,開始了他十餘年流通佛經善書以及到各地隨緣說法的事業。此後直到民國十九年陰曆二月到蘇州報國寺閉關,大師頻繁來往與普陀山與上海、寧波、南京、揚州、蘇州、無錫等地之間,隨緣弘法。

注釋:

[1]《安士全書》:為清代周夢顏先生所著,包括“文昌帝君陰騭文廣義節錄”、“萬聖先資”、“慾海回狂”、“西歸直指”四部。中國淨土宗十三祖、高僧印光法師稱之為“善世第一奇書”,並列入他在蘇州弘化社常備流通書籍。

[2] 《揀魔辨異錄》:清世宗著,雍正十一年,將宏忍《五宗救》中狂悖甚者,摘錄八十餘條,逐條駁正。命續入大藏,以企開人正眼,報佛祖恩。

[3]《三十二祖傳贊》:清世宗著,世宗提倡禪學,取禪宗祖師本傳,提綱摘要,作一小傳,又作一贊,以發其奧義。親筆書於像首。刻石大內,以備摹拓而企流布。自十一年二月起,至十三年三月止。共繪三十二尊祖師像。

[4] 《傅大士集》:傅大士的傳記和語錄詩偈。傅大士(497~569),姓傅名翕,字立風,號善慧。《續高僧傳》稱傅弘,又稱善慧大士、魚行大士、雙林大士、東陽大土、烏傷居士。東陽郡烏傷縣(今浙江義烏)人。南朝梁代禪宗著名尊宿,義烏雙林寺始祖,中國維摩禪祖師,與達摩、志公共稱梁代三大士。

[5] 《感應篇彙編》:《太上感應篇》的註解書,彙編匯集了古今各種註解而編輯成書。《太上感應篇》雖然是道家書,然而在彙編的註解中引證了很多儒書和佛經,所以讀一書而得到三教的精義。

[6] 《感應篇直講》:是古代大通家對《太上感應篇》的通俗講解。

附錄6:安士全書題辭•讀書須知

此書凡孔孟薪傳,佛祖道脈,格致誠正,了生脫死,與凡日用云為,居心動念,一一發明,堪為規範。誠可謂借世間之因果,示作聖之玄猷。實如來隨機利生之妙道,眾生離苦得樂之真詮。讀者當與佛經一律看。宜存敬畏,切勿褻瀆。則福無不臻,災無不消矣。敬呈讀法十條,祈鑒愚誠。

(一)將開卷誦讀時,應先發恭敬心。如見大賓,如對先哲。庶在在悟入作者之深心處。

(二)將開卷誦讀時,當先發至誠心,出懇切言。讚嘆周公安士以救世宏心,成救世傑作。並欣己之有緣得讀。

(三)將開卷誦讀時,先洗手漱口,就淨室潔案,而後展誦。

(四)將開卷誦讀時,當先正襟端坐片時,懺悔一切嫉妒輕慢驕狂等惡念惡語惡行。

(五)誦讀時,於一字一句悟入處,當起大歡喜。並隨時記錄其心得,勿任忘失。

(六)誦讀時,當廣思其義。始以書攝心。繼以心轉業。終以進而不已之心,廣行勸導。轉五濁惡世界,而為極樂世界。

(七)心起妄念時,則恭敬安置,而暫止讀。

(八)讀後歡喜依法奉行,當常起羨慕周公宏法之心,悉力仿效之。

(九)全書讀畢,當廣思隨現在社會趨向,以宏攝化,而善為流布之。

(十)全書讀畢,得可以迎機宣說之處,廣為不識字人,方便宣說,作大饒益。

安士全書題後

此書措詞闡意,精詳曲盡。其于格致誠正修齊治平,窮理盡性,經世出世,悉皆有大裨益。允為挽回世道人心之第一奇書。讀者務必恭敬虔潔,息心體究。則無邊利益,自可親得。若或褻瀆,獲罪不淺。如不欲看,祈轉施人,慎勿置之高閣。又祈種種設法展轉流傳。俾現在未來,一切同胞,共出迷途,鹹登覺岸雲耳。

◎本文轉自: 顯密文庫,詳細出處請參

摘自:《印光法師的故事》作者:余池明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