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佛教故事

印祖故事:字須遵時勿泥古,寫經當依正式體(39)


時間:2017/12/5 作者:淨山

民國十年(1921年)春,大師約高鶴年居士一起到上海。新閘供養庵的住持真達和尚1888年在普陀山出家,民國三年(1914年)才到上海供養庵常住。他與印光大師早就相識,所以從高鶴年居士那裡知道印光大師來上海之後,就一再囑咐高居士請大師到供養庵去住。這樣,高居士就把大師送到供養庵住下來。

當時莊蘊寬(首任故宮博物院院長)的妹妹莊閒女士書寫了《妙法蓮花經》,他的丈夫陸稼軒準備印刷流通,托高鶴年居士把寫好的法華經送到印光大師那裡,請求鑑定一下,也請求大師題跋。大師看了之後,發現字跡猷勁清秀,始終一律,寫得不錯。但是缺點是多有文人習氣,有的用俗體、破體、帖體、變體等,有的改用古體,反而不採用時行正體。既有隨俗的毛病,也有不合時宜的毛病。於是大師寫了一封信提出批評,要求莊女士重寫,並且要求字跡要稍微大一些,讓讀誦者都高興來請購。

莊女士收到大師的信後,感到很佩服,第二天就由丈夫陸先生陪同一起到供養庵來拜訪印光大師。大師又當面開示:“寫經不同寫字屏,取其神趣,不必工整。若寫經,宜如進士寫策,一筆不容苟簡。其體必須依正式體。”又說:“夫書經乃欲以凡夫心識,轉為如來智慧。比新進士下殿試場,尚須嚴恭寅畏,無稍怠忽。能如是者,必能即業識心,成如來藏。於選佛場中,可得狀元。今人書經,任意潦草。非為書經,特藉此以習字,兼欲留其筆跡於後世耳。如此書經,非全無益。亦不過為未來得度之因。而其褻慢之罪,亦非淺鮮。”

聽了大師的開示,莊女士心悅誠服,非常高興。大師也答應等第二次寫出來以後給她題詞。

注釋:

[1]莊閒:(1872—1956),字繁詩,法名妙道。江蘇武進人。幼失怙,聰穎好學,書習北魏碑帖,與其姐曾在本邑合辦書畫展。1910年,參加南洋第一次農工勸業會書法比賽,獲金牌。嫁陸稼軒,全家信佛,其女十一歲時畫觀音像,極幽秀之致。莊閒曾任常州女子師範書法教員,晚年出家。有所書《妙法蓮華經》四冊出版行世。

[2]大師本年春,七月二十九、九月初五三次到上海,唯春間由高居士陪同掛單,因此本故事當發生在春季。

◎本文轉自: 顯密文庫 摘自:《印光法師的故事》作者:余池明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