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印光大師:天下有一多半人都冤枉死於色慾!


時間:2017/12/6 作者:仁澤

天下,極慘極烈的禍事,最大至深的禍事,一不小心就喪身殞命的禍事,而世間人多都樂於惹的禍事,不惜以身殉之雖死不悔的禍事,就是“女色之禍”。

拋開那些“縱情慾事,探花折柳,竊玉偷香,滅理亂倫,敗家辱祖,惡名播於鄉里,毒氣遺於子 孫,生不盡其天年,死永墮於惡道”的狂徒,姑且不論,即使是夫婦 正常的夫妻關係,倘若一旦沉淪於柔情貪淫,由此而造成的意外死亡,其數量都無法計算。夫妻之間,本圖房事快樂,突致死亡,以致於淪落為“鰥、寡、孤、獨 ”,生活苦不堪言。造成這樣的結果,多數都是咎由自取,自作自受,決不是命該如此!所謂:“昵情床枕,自取其殃。”

其次,雖然平時,夫妻之間,舉止莊重,很少輕薄,但由於雙方無知,不知“忌諱”,在不該行 事的時間,或在不該行事的地點,冒昧從事,而遭致死亡的夫妻,其數也很多。

因此,古時候,朝廷官府,對每月的“房事”忌諱日,都有人進行專門轉載,並負責抄錄發放到百姓家戶當中,同時,在忌諱日的當晚,衙門也有專人在大街小巷敲打“鐸鈴”以示警告,令成人們於此日要嚴肅威儀,不可輕薄,止欲戒色。這項護生活動,國家把它當做一項非常重要的政務來抓,古聖王愛民之誠意,可以說到了 “無微不至”的地步!我常說:“世間人民,十分之中,由色慾直接而死者,有其四分。間接而死者,亦有四分,這個四分是由於色慾虧損,受別種感觸而死。然而世間還活著的人,無不把這些人的死 因都歸於“天命”。世間人怎么會知道,凡貪色而死者,都不是“命該如此”。順“天命”而死的人,也就是說,命中該活多大歲數,就活到了多大歲數的人,都是居心清貞,不貪慾事的人。凡貪色者,都是在自殘身命,自短壽命。你自殘生命,怎么能叫“命該如此”呢?

至於依命而生,依命盡而死的人,不過十分之一二分而已。

由此可知,天下有一多半人都冤枉死於色慾。此禍之烈,世無有二,可不哀哉!?可不畏哉!?(現代人只看到地震,海嘯等天災人禍的慘烈,不知道“色淫”所帶來的災難比地震海嘯等所帶來的災難更慘烈!沒有把欲色所造成的災禍納入自己的視線,甚至對 此一無所知,豈不可憐?如果沒有聖賢人的指點,我們怎么能知道這樁事情?所以,有緣知道此事的人,能夠接受這一事實的人,都是世間有福報的人———注)

世間人,不費一分錢,不出一點力,只要能知 道“戒淫止色”,就能得到如下“善果或善報”:一者,具足至高之德行;二者,享無窮之安樂;三者,給子孫後代留下無窮之福蔭;四者,使自己“來生”得貞良 之眷屬。

夫婦正淫,前已略說利害,今且不論。至於邪 淫之事,所謂邪淫,是指,與合法配偶之外的一切男、女,心生淫慾,進而身行其事者,統稱邪淫。縱然是夫婦,若非時,非處,非地行淫,也是邪淫!不可不知。

邪淫之事:無廉無恥,極穢極惡,是用人身,行畜牲事;世間的正人君子和有福德的人,決定把 艷女妖魅的勾引,妖姬的獻媚,看做是莫大的禍殃而忿力拒之!拒色 淫的果報,必然是福曜照臨,皇天眷佑;相反的,世間的小人和福薄德劣的人,決定把艷女妖魅的勾引,妖姬的獻媚,看做是莫大的幸福而痴喜納之!其果報,必然 是災星駕臨,鬼神誅戮,各種意想不到的災禍隨即發生。(世間發生的奇禍,如夫婦兩人飯後散步於街道,突然被車撞死身亡,殊不知此禍與“邪淫”有關?世人不 可不警惕!——注)

色慾邪淫是禍,君子則因禍而得福,小人則因禍而加禍。所以,太上老君說:‘禍福無門,唯人 自召。’世人在女色邪淫“關頭”,不能徹底看破,愚痴行事。這是 拿“至高之德行,至大之安樂,以及子孫無窮之福蔭和來生貞良之眷屬”做老本兒,把無量“現世和來生”福報,瞬間斷送在俄頃之歡娛間!哀哉可嘆!

安士先生的“慾海回狂”一書,分門別類,逐條詳述,文筆非凡,雅俗同觀,勸誡懇切,把古今 “不淫獲福,犯淫致禍”的案例,原原委委,詳悉備書,大聲疾呼,不遺餘力,暮鼓晨鐘,發人深省。一心只想讓舉世同倫,共享福樂,各盡天年而後已。

當知此書,雖為“戒淫”而寫,書中所講的“義與道”,所述“經國治世,修身齊家,窮理盡 性,了生脫死之法”也都非常詳盡圓滿。讀者,若善為領會,神而明 之,即:專心學習,深明其義,則左右逢源,觸目是道。其憂世救民之心,可謂至深至切矣。因此,印光於民國七年,特刊《安士全書》板於揚州藏經院;民國八年又刻《慾海回狂》,《萬善先資》二種單行本;民國十年又募印縮小本《安士全書》。計畫籌備印數十萬冊,偏布全國。但因“人微德薄,無由感通”只印了四萬冊 而已。而中華書局私印出售者(為牟利而私印),亦近二萬冊。杭州、漢口,也有人仿製排版,所印之數,當亦不少。

茲有江蘇太倉,吳紫翔居士,念世禍之頻繁和 慘烈,加上,世間當代崇洋新學派,提倡“廢倫廢節”,專主自由愛戀,如決江堤,任其橫流,導致社會上青年男女,同陷於無底慾海漩腹之災禍中,遂發心廣印 《慾海回狂》,施送社會各界,以期挽回狂瀾。當然,只有眾志,才能成城,眾擎才能易舉。所以,懇祈海內仁人君子,大發救世之心,量力印送,並勸有緣人,普遍流通。又祈世間人,父誨其子,兄勉其弟,師誡其徒,友告其侶,使得人人皆知“色慾邪淫”之禍害,立志如山,守身如玉,不但不犯邪淫,即夫婦正淫,亦知節 制和忌諱。如此,不久的未來,將見社會上“鰥、寡、孤、獨”愈來愈少,人人富壽康寧。

世人各各當知:自身與家庭,因“止色戒淫”而得清吉富貴;國界邊疆,因“止色戒淫”而得安 寧久遠。因止色戒淫,使“穢德”轉為“懿德”,“災殃”變作“吉 祥”。最終畢竟不花一分錢,不勞一點力,而得此美滿之效果。世間仁人君子,善良之人,想必“當仁不讓,而樂為之”也。上述止色戒淫之大義,以奉獻社會及同 仁。

附錄:《懿德堪欽》元朝,秦昭,揚州人。二十來歲那一年,準備到京城遊玩。上船後正要開 船,他的朋友鄧某人,趕來為其持酒送行。正在喝酒間,突然有一絕色 女子也到了船上,鄧某令該女拜見秦昭,並介紹說:‘此女原是個女僕,我為京城某部某大人所買,將做小妾。想乘君之便,希望把此女幫我帶到京城。’秦昭再三 婉言拒絕不肯。鄧某不高興地說:‘你為什麼這樣固執,不就是一個女子嗎,路上你若不能把持自己,此女即歸你了,不過二千五百塊錢而已。以後我再為某大人找 合適的。為了朋友,這點兒事算什麼?’秦昭不得已而答應下來。當時季節已是酷熱之夏,蚊蟲很多,此女苦於沒有蚊帳,被蚊蟲叮咬厲害。秦昭沒辦法,只得讓此 女同寢於己悵中。從內河至京城,歷經數十日,二人夜夜同住於一帳中。

來到京城,秦昭先把此女安頓到店主娘那裡,自己又親自拿著鄧某的介紹信尋訪某大人。找到之後,此大人問秦昭:‘一路上,你可曾帶家眷否?’。昭曰:‘兄我一人。’其人勃然而溫怒於面,臉色很難看。然,因有鄧某之書信,不得已,勉強令下屬把此女接到家中。至夜,方知此女末破身。該大人“慚感不已”。第二天,馬上寫書信,答謝鄧某,書中大讚“秦昭之德行”。隨後,前往秦昭處拜見。感慨地說到:‘閣下真盛德君子也,千古少有!昨日,我非常懷疑,對你不放心。真乃 “以小人之腹”測“君子之心耳”,慚感無既!’

[批]:秦昭之心, 若不是明了通達“人本無欲”之理,若不能盡守“天理人倫”之道德,與此絕色女子,日同食,夜同寢,經數十日之久,能無情慾乎哉?秦昭固為盛德君子,此女亦屬貞潔淑媛。懿德貞心,令人景仰!因附於此,用廣流通。

民國十六年丁卯

釋印光識

天祥菩提精舍 作者:民國十六年釋印光撰(白話)

在此懺悔我所犯的一切惡念惡口惡行;此文若有錯謬,我皆懺悔;若有功德,願普皆回向給盡法界、虛空界一切眾生、文章原作者及各位讀者;依佛菩薩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願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樂,無緒病苦。欲行惡法,皆悉不成。所修善業,皆速成就。關閉一切諸惡趣門,開示人生涅槃正路。家門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歷劫怨親,俱蒙佛慈,獲本妙心。兵戈永息,禮讓興行,人民安樂,天下太平。四恩總報,三有齊資,今生來世脫離一切外道天魔之纏縛,生生世世永離惡道,離一切苦得究竟樂,得遇佛菩薩、正法、清淨善知識,臨終無一切障礙而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同證究竟圓滿之佛果。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