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大德居士

黃柏霖:姑姑往生開啟助念因緣


時間:2017/12/13 作者:心愿

那么有些人就說了,尤其是台灣的習俗,台灣的習俗說,狗牠的眼睛,特別的有這種敏感性,牠能看到幽冥界的眾生。這個在台灣的習俗裡面就是說,假如這些狗,如果看到幽冥界的眾生,牠們會有哀鳴,就是那個聲音會非常,拉得非常地長,牠的吠聲,那個狗的吠聲會拉得很長,就是狗牠本身有生恐怖心。

這個在我剛開始學佛的時候,大概是在一九九四年,當時我去受菩薩戒。我是到新北市的海明寺受菩薩戒,當時我是報名受五戒,這我在講課裡面有提過,是當時的得戒大和尚悟明長老要我改的。悟明長老是我們當時的台灣的中國佛教會的會長。在我去受戒前,我去看我姑姑,我其實會助念也是從我姑姑開始的。我爸爸他們四個兄弟就唯一,就是一個他的妹妹,我姑姑。她原來是住在台灣省的澎湖縣,一生持「大悲咒」,她是持「大悲咒」。那我去受戒前,她到台北來看她女兒,就住在她女兒家。我去看她的時候,我記得還很清楚,我跟她結緣一尊佛像,還幫她布置佛堂。

那么當時她跟我講,問我什麼時候受戒完畢。我是在一九九四年那一年,中秋節前七天去受戒。我就有跟我姑姑講,說我大概是中秋節可以受戒圓滿,可以出來。那她就跟我講一句話了,她說,那我等你回來我再往生。她其實受持「大悲咒」,也有一定的功德力。她當時就準備了七寶,七寶的珍珠、琥珀、瑪瑙啦,這些七寶。

我當時還跟她講,那時候我還不知道表法,七寶就是七菩提分、就是七覺支。我們在「三十七助道品」裡面有七菩提分,就是七覺支,就是擇法覺支啦、喜覺支啦,你們去了解那個佛學名詞。我當時對佛法領悟得不深,我說,那妳帶這個七寶到西方,那妳往生以後火化,不是變成灰嗎?怎么帶到西方呢?我不曉得這個七寶就是七菩提分的表法。她就跟我講說,好,我就等你,到你受戒完我再往生。

我記得受戒完了是,那一年中秋節是禮拜五。那我就回到我家,就住在台北市的景美。我姑姑當時她,我在受戒期間她生病,她就住到我家附近的那時候的三軍總醫院。那一天早上起來,我就覺得很奇怪,就有一個,就是我們俗話說第六感,我就感覺我姑姑是不是走了,打電話去問我姐姐,她說姑姑走了。我那時候還沒有開始學會助念,就一九九四年我才開始學助念,是從我姑姑開始的。

那我就帶著西方三聖,馬上趕到當時的台北市汀州路的三軍總醫院,我就到她的病房去。那時候我姑姑事實上已經斷氣了,斷氣從哪裡看出來呢?從那個耳朵,它已經有一點開始變成,因為我們的地水火風開始分離的時候,我們的屍體開始就變僵硬了,耳朵那個地方就會變得比較接近有一點點黑斑出來,黑斑,就是我們一般所謂的屍斑。

我那時候坦白講,因為還沒有助念的經驗,跟一般人一樣,也很怕死人,我小時候很怕死人。我是從發願以後,了解十二因緣,是我們這個阿賴耶識這個靈魂。李(炳南)老師說的,去後來先作主公,還沒有來投胎它先來等,往生以後它最後離開,就是那個八識,第八識阿賴耶識,修行到成就的時候,第八識這個靈魂轉成靈性。

那時候我就請了西方三聖,到三軍總醫院的病房去看我姑姑。那時候是,禮拜六,整個醫院的主治大夫都下班了,剩下輪值的醫生。它的助念室在三軍總醫院的後面,靠近台北市的水源路。它當時規定禮拜六、禮拜天,因為主治醫師不在了,所以就不能開死亡證明。那當時就是,我記得是禮拜六的晚上,因為我姑姑沒有生兒子,她就是收養了一個女兒,那我就跟我姑姑的這個養女,就是我姐姐,陪伴著我姑姑。

因為我姐姐她們不是學佛的,我就陪著她們上救護車,後來繞了一圈就停在太平間,我也不知道。我還問那個救護車的司機說,為什麼你不給我們送回去?他說,因為你沒有死亡證明,醫生沒有開,屍體不能離開醫院。那就到太平間裡面去了。我第一次上太平間,是我姑姑往生。左右兩邊都是停著屍體,上面有放鮮花的啦,有放念佛機的啦。我姑姑的大體就放在中間,旁邊大概停了十幾具屍體,我都不敢看,我都不敢看那些屍體。就在一直在那邊念佛,跟著念佛機念佛。念到晚上半夜就會緊張了,只剩下我一個,我姐姐她們出去了,剩下我一個人在那邊,守著我姑姑的大體,愈想愈緊張。

後來我就要想辦法幫我姑姑救出去,因為在這邊,根本蓮友不能來助念。我那時候有認識幾個剛認識的蓮友。後來我就拿了我的警察的服務證,去找那個太平間的管理員,想要套交情。就像那個倓虛老法師下陰間,閻王要過案的時候,他想跟那個鬼差套交情,就問一些問題,燒金紙有沒有用啊、誦經有沒有用啊,問那些鬼差。這個我在拍《玉曆寶鈔》的時候,拍倓虛老法師的故事裡面,也有提到這一段。鬼差說當然誦經有用啊。

那當時我也是像這樣,我去跟那個管理員套交情,結果那個管理員看到我的警察服務證跟我講,這裡是我管,這裡我最大。我的服務證沒有用,因為這個地方死人都歸他管的。後來我那時候就會求地藏菩薩,我那時候剛開始的時候,我親近地藏菩薩其實不久,我就雙手合掌,我說,地藏菩薩你幫我啊,我要把我姑姑救出去啊,在這邊怎么助念?只有我一個人,根本沒有蓮友怎么助念?愈念愈怕,旁邊都是屍體怎么念?而且是半夜。

誒,我跟你講,地藏菩薩真的感應道交,非常靈感,跟觀世音菩薩一樣,「千處祈求千處應,苦海常作渡人舟。」我一合掌以後,其實也沒有地藏菩薩的像,一合掌就跟地藏菩薩感應道交,為什麼?因為地藏菩薩已經,他久遠劫都成佛不願意成佛。他是法身佛,法身佛是什麼?是破根本無明的法身大士,法身大士他是念不退的,他沒有來去相,他是證得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生不滅。

所以我一祈禱以後,馬上就有感應,地藏菩薩就給我靈感說,該怎么去處理。我當時提出兩個請求,請地藏菩薩幫我,第一個,我怎么把我姑姑送出去?第二個,我怎么可以調伏這個管理員?因為他說這裡他最大,他管的。後來,這個是方便法,但是為了接近事實,我不得不這樣說。但是,欸,你們不要把它想成一個不好的一個聯想。那我就,地藏菩薩就給我一個靈感,那我就準備一個小禮物,我就去送去給這個管理員。老和尚說要多送禮嘛,要多送禮自然的人際關係就會好嘛,老和尚,老法師教我們多送禮。

我就去準備個小禮物,送給這個管理員,這個太平間的管理員。管理員一看到禮物就說,你早一點說嘛,我們自己的人,你早點說嘛,他連續講兩次說,我們是自己的人。那好啦,那我就跟他講說,那我姑姑的大體可不可以運出去啦?他說,自己的人,你禮拜一再來補證件就好,沒問題啦。這套用台灣的俗話說,有關係就沒關係啦,沒關係就是有關係啦,這個是世俗的作法。但是佛法裡面跟你講,要通權達變,因為為什麼?因為這緊要關頭啊,助念是這八小時、十二小時,是最緊要的,超過明天禮拜天,那助念的因緣結束了那很可惜。說也奇怪,地藏菩薩在幫我這個忙,我到現在如果有困難,我都跟地藏菩薩祈禱,都是感應道交不可思議,這老和尚講至誠感通。

那就是真的這樣,大體讓我移出去,移出去以後,當然也花了五千元的救護車的費用。從三軍總醫院把我姑姑的大體搬回到她家,南京東路,台北市南京東路五段。那么到我姑姑家的,她女兒家的門口的時候,我姑姑是住好像是三樓,那大體就要移下來。可是因為那個樓梯很窄,所以不能用擔架,那用什麼?用當時我姑姑離開醫院,那個病床的那個床單來抬起來,用床單抬起來,我抬一邊,那個救護車的司機幫我抬一邊。

我當時在現場,確實看到一隻狗在旁邊,那一隻狗是真的是長鳴,而且牠吠聲非常地可怕,拉的聲音很長。那證明說我姑姑的神識有跟著她大體回家。所以人不是死了就一了百了,老法師說,人死了就沒完沒了。那換句話說,那一隻狗牠的眼睛,已經看到我姑姑的神識,陪在她大體旁邊進去了,上樓了。所以就這裡講說,這個德興程氏的獵人,他買的這些鬼面具給他的孫子戴,為什麼那些獵犬會把這些孫子全部咬死?就是這個原因,因為牠把它以為是鬼啊。

摘自《太上感應篇彙編》(第一百七十六集)黃柏霖警官主講

文字稿來源【太上感應篇共修網】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