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佛教故事

印祖故事:印老撰寫募緣疏,佛會贖遷放生魚(67)


時間:2017/12/26 作者:淨山

西湖自永明大師向吳越王請求作為放生池以來,歷代多作為放生池。近代諦閒法師仿效慈雲懺主,請浙江盧子嘉督軍批准西湖為放生池,大家都去放生。1927年,政權更迭,政策變化,影響到西湖放生魚的命運。春天,新的杭州市政府以改善西湖水衛生為由,準備招標拍賣西湖歷代積累下來的放生魚。適逢江浙兩省緇素在上海召開江浙佛教聯合會成立大會,大家隨即開會商議救濟辦法。決議除集資承標遷放以外,別無良策。

下半年,杭州市公安局發出限期標賣廣告後,江浙佛教聯合會通函諸山佛教緇素,號召共同募緣,並派人赴杭辦理投標事宜。黃涵之、顧顯微致函請印光大師撰《贖遷西湖放生魚募緣疏》,許止淨居士代江浙佛教聯合會撰《西湖放生募緣啟》並刺血書寫。王鳳謀、包壽引、黃涵之、顧顯微等居士多方奔走,勸募資金。然而,當時政局初更,募緣十分艱難。諦閒大師在冬季傳戒期間,不得不採取強制募捐手段,要求求戒衲子必須捐款,加上其他共募得三千元。印光大師將江易園居士二百元和曹石如一百元功德款撥付放生會。

12月19日江浙放生會代表孫嘉榮向杭州市呈文,要求以八千元代價承買遷移西湖放生魚。杭州市政府批准呈文:要求先交三千元,明年陽曆二月二十九,與四月十日,各交二千五百圓。遷移完竣,以六月三十日為限。

十一月二十六日(公曆12月19日)之後,杭州鍾康侯居士先後給印光大師寄來向杭州市政府的呈文、標賣西湖魚廣告的報紙和杭州市政府批文。大師撰寫完成《贖遷西湖放生魚募緣疏》,闡明放生的究竟宗旨和真實利益,“試思兵劫之中,人被殺戮,與彼物類受宰割以充口腹者,相去幾何。倘作此想,則殺彼身以悅我口之念,能不消滅乎。又我既貪生,彼豈愛死。我若一芒刺指,即難忍受。彼則臠割其身,心豈能甘。雖力不能敵,無可如何,其怨恨之心,固結莫解,生生世世,必為報復。是以賢哲之士,欲令世人同息殺業,冀合乾父坤母,民胞物與之道,種種設法,買而放之,令盡天年。須知此舉,重在救人,非單為救物也。以其冀人因見買放,不忍特殺。既不忍殺,則怨對不結,而未來之殺劫可消,後世之福壽自永。此放生之究竟宗旨,真實利益也。”大師最後至誠地說:“將填溝壑老僧釋印光,謹為無數量過去父母未來諸佛,至誠懇禱請命。”

隨後,印光大師給黃涵之和顧顯微回信,說明疏文寫好以及轉撥部分捐款。黃涵之不久回信說:“賜撰《贖遷西湖放生魚募緣疏》,字字從大悲心中流出,讀之不禁五內奇痛,失聲欲哭,苟非天良喪盡,斷未有不動心者”,並報告已請王一亭居士繕寫出來,石印多分,各處分送。釋尊成道日前夕,淨業社又鉛印一千份。

放生會擬將魚遷到昭慶放生池,諦閒大師則建議放到長江更好。又說最徹底的辦法是:“請印老發慈悲心,在湖心亭如昔日智者大師講金光明經流水長者品畢,一夕紅光燭天,湖中水族,皆脫其身,超生人道。往投海東,後成朝鮮一國。其功豈不偉且大歟。即今印老雖非智者,其道德亦不亞於智者也。”

遷放方法最後確定利用冬季水涸時期,網捕以後,放到太湖以為萬全。贖魚費八千加遷移費四千,共需一萬二千元以上。民國十七年一月,呈請浙江憲兵營發出布告,禁止士兵和漁民在西湖私捕魚類。

同期,杭州市的狗也面臨厄運。市政府令人抓捕街上野狗,殺而丟之錢塘江中,已摔死百數十條。杭州市佛教會請求把野狗送到佛教會,收留了近二千隻,急需養狗費。大師自捐一百,又撥友人捐助款四五百元。寫信請泉州周伯居士將慈善款寄到佛教會做養狗費。

摘自:《印光法師的故事》作者:余池明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