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真華法師:海邊遇到鬼打牆,幸念彌陀得平安


時間:2018/1/4 作者:妙音

信不信由你,下邊幾件事,是我親眼所見和親身所經歷的!

花蓮某地區靠海有一處密不透風的森林,長約二十里,最寬的地方也有數里之遙。林中因為常年不見天日,又罕人跡,無形中便有一種陰森恐怖的氣氛籠罩其間;再加上附近居民的種種鬼怪傳說,一些膽量小的人就把這一帶,視為“只合鬼住,不宜人居”的恐怖之地了!

一九五一年,我們駐海防,正巧在這塊“只合鬼住,不宜人居”的森林中間,建了幾棟克難房,日夜駐守其中。起初幾天倒是一切正常,太平無事,因此,大家一致認為“老百姓的傳說是迷信”。可是,過了不久,怪事就接二連三地來了。第一件事是門衛所發現,第二件怪事是我自己所發現,第三件怪事則是一向斥鬼神為迷信的指導員所發現,現在先談第一件事——。

記得是一個天氣陰沉、細雨紛飛的午夜,我們突然被門衛的一聲尖叫從夢中驚醒。當時大家以為發生什麼“情況”,即迅速地起得床來,抓起武器正往外沖的當口,就聽帶班的班長罵門衛道:“他×的!啥子都沒有,你半夜三更鬼叫鬼吵的搞什麼鬼?”大家聽帶班的這么一罵,才知道並沒有“情況”發生,也就只好你一句“他×的”,他一句“他×的”,造了幾句口業倒在床上睡了。但是,到了第二天早上,有些好奇的人,即七嘴八舌地圍著那位門衛問:“你夜裡究竟看到了啥子?嚇得像鬼叫!”

那位門衛說:“我正在路邊來回走著,突然見到從對面的樹林中鑽出幾個人向我走來。我即喝問他們,他們也不回答,我再仔細一瞧,啊呀!原來他們都是沒有頭的傢伙!因此,我不由得驚叫了一聲。真奇怪!我叫了之後,再一看,影子也沒有了!”

那些好奇的人聽了,立刻向大家廣播了一遍,大家都認為那位門衛的神經有了毛病,不肯相信。可是,等後來把這件事傳到附近居民的耳朵里時,才知道我們駐房旁邊,在日寇占領時代殺了很多無辜的人。

其次,是我自己見到的一件怪事:

我自從被調任代理文書之後,所有往來檔案,多交我辦理;辦理好,該向上呈的,即叫轉呈上級。該往下發的,即往下發。在一個下著小雨的深夜,領導叫我把一件緊急公文送到上級去。也許是他擔心我在穿過森林的時候會駭怕吧?所以臨走時,他一再囑咐我帶上武器,以防意外,我笑著對他說:“真發生了意外的話,帶著武器更加危險!”

他說:“為什麼?”

我說:“我根本就不知道武器怎么個用法嘛!”

說過,我即帶著公文,只拿手電筒,披上雨衣,出了我們的克難房,踏上唯一走出森林的荒涼小道,朝上級的方向走去。

我們的駐地,距離營部大約有六華里,但至少森林也要占去路程的一半,也就是說;想到送公文的地點,就必須穿過三華里的森林地帶。這一段森林中的道路,本來是一條野草沒膝、高低不平的荒徑;經過一番修整,雖是好了許多,但“荒涼”的景象仍然存在;因此,走在上面嘴說不怕,心裡卻有三分緊張。到了低洼的地方,好像一下子跌入了幽谷;遇到突起的地方,又像一下子登上了丘陵;同時,老覺得背後有一個人緊跟著,我快他也快,我慢他也慢,而我卻始終不敢回頭看一下,深恐會被他一把抓著脖子勒死似的。

不料我正胡思亂想地走著,突然眼前覺得一黑,什麼也看不見!並且也分不清楚哪是東西南北了!更奇怪的是手電筒也不亮了!一時弄得我成了睜眼瞎子,東摸摸,西摸摸,摸來摸去,覺得一圈子都是樹,都是刺手的荊棘,都是齊肩的野草,都是絆腳的葛藤,我愈摸愈急,愈急愈怕,愈怕愈覺得鬼影幢幢,從四面八方向我攏來!

迫切間,腦際突然現出一個念頭:“這大概是一般人所說的‘鬼打牆’吧?”這個念頭一起,我不再摸索了,也不再駭怕了,我顧不得地下的積水即就地坐了下來,閉起眼睛來休息了一刻,拚命地大聲念著:“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也不知道念了多久,就覺得眼前一亮,隨著就有人講話的聲音,接著又是兩道刺眼的電光,不一會幾個人便到了我面前,我抬頭一看,竟是我們單位上的幾個兄弟。他們問我:“黑天半夜的又下著雨,你一個人跑到這兒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的!搞什麼玩藝?”

我則趁著他們的電筒光站了起來,向四周看了看,都是密密叢叢的草木,也不見路了,於是我問他們:“路呢?路在哪兒?”

他們此時大概也覺察到我的神情有點兒不對勁了。隨說:“你跟在我們後邊走好啦!”

他們帶我走了一百多公尺才到了原來我走的那條路上,幾個人這才各人來一句“他媽的”口頭禪,嘻嘻哈哈地對著我說:“要不是你哇啦哇啦地念南無阿彌陀佛,離路這么遠,你在裡面坐三天三夜,也不會有人知道!”

我又問他們:“現在幾點啦?”

其中的一個,看了看他的夜光表,說:“差十分到一點!”

此時,我才驚叫了一聲說:“糟糕!我出來的時候才十點多鐘,怎么會過得這樣子快?”說過,請他們把我送出了森林,我終於當夜把公文送到了營部。最奇怪的是,我一出了森林,手電筒又亮了,亮得比以前更亮!

第二天一早,我回到駐地,單位上正盛傳著我被鬼迷路的故事。他們十分關心地詳詢我迷路經過的情形,我一五一十地告訴了他們,我們的指導員在旁搖著他的尊頭說:“在這二十世紀的科學時代,還有什麼鬼?”

嗨,真是活該!不到兩個星期,這位不信有鬼的指導員,因出外回駐地晚了,竟遭遇到跟我幾乎一樣的事。所不同的是,我是摸進了森林,而他則是摸進了一圈子圍著鐵絲網的碉堡。當幾個哨兵把他從碉堡里拖出時,不僅嚇得面孔發紫,手上和身上也被帶刺的鐵絲網刺得傷痕累累血跡斑斑。過了幾天,一個頑皮的士兵問他:“指導員!你相不相信有鬼?”

他連說:“的確有鬼!的確有鬼!前幾天我要不是學著劉復宇念了幾句‘南無阿彌陀佛’,恐怕老命怕已完蛋啦!”——《參學瑣談·十九/[台灣]真華法師》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