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古八德全書》信的故事(一)


時間:2018/1/10 作者:大德曰生

解楊承命

周朝的時候,楚、宋兩個國家在打仗,晉國派了大臣解揚到宋國去,目的是要宋國不可投降楚國,晉國很快就會派兵來相救。可是當解揚途經鄭國時,很不幸被鄭國給捉住了,並把他送到楚國去。

當解揚被送到楚國時,楚子反而叫他去告訴宋國,說晉國不來救他們了。起初解揚一直拒絕,當楚子對他說了第三次時,他才答應了。於是解揚便被帶到前線,登上一輛有樓櫓可以遠望的車,但是他仍然照晉國賦予他原先的話,告訴宋國不要投降,晉國很快就來救他們了。

楚子知道上了他的當了,於是就要把他殺了。解揚就說:“君主能制訂命令,並且言出必行,這就是義;臣子能夠徹底執行命令,這就是信。信和義如果能夠實行,對國家就有利。講義的人不會同時賦予別人兩件相反的事;講信的人也不會同時接受兩件不同命令。

如果因為我死,卻能達成我國君的命令,那我就算是一個守信的臣子;相同的,我的國君有個守信的臣子,那他也算是一個有義的君王,因此對我來說,死正是我所追求的,除了一死我還有什麼其他的希望呢?”楚子聽了他的話後,非常的感動,也很欽佩他的人格,於是就命人把解揚給放了。

解揚答應楚子是為了完成君命,因為楚子對他說了三次,如果他再不答應,楚子勢必會殺了他,被殺事小,延誤君命事大,因此解揚才佯裝答應楚子,這也是為何後來他說守信的人是不能同時接受兩件不同的命令的原因。怕死的就能不死嗎?不怕死的就一定會死嗎?這實在是值得我們仔細思考一下。

羅靜自誓

漢時有個姓朱名曠的人,他的未婚妻姓羅名靜,在他們還沒有完婚之前,羅父就因為得了傳染病而死了。當時左鄰右舍都因為害怕被傳染,所以對羅家都敬而遠之,朱曠知道這件事,於是就主動到羅家幫忙料理一切,當羅父的後事辦完後才回家。

朱曠回到家裡不久,因為被感染而發病,沒多久也死了。羅靜知道此事後,就發誓不再改嫁,與弟妹一同相依為命。當時有許多人都不斷上門來提親,不過都被羅靜回絕了。

有一次,有一個姓楊名祚的人,帶了很多人到她家強要下聘,於是羅靜就跑去躲起來。楊祚見不到羅靜,於是就要將羅靜的弟妹給強押走,羅靜怕弟妹受到傷害,所以就出來與楊祚見面。

她對楊祚說:“朱曠與我雖然並未正式成親,但他是為了料理我父親的後事而死,於情於理我都應該為他守節,所以我已發誓不再改嫁了,我是一個困苦無依之人,請你哀憐而放過我吧!如果你不願意,那我也只有一死而已。”楊祚聽後很受感動,於是就放了羅靜一家人。

各位讀者,朱曠見義勇為,為未婚妻葬父而死;羅靜為未婚夫義行,誓願終身守節而不嫁。一個盡義,一個守信,所以有義之夫,必能感召有信之妻。因此現代夫妻動不動就要離婚,試問信義何在?一個見異思遷之人,能感召有信義的伴侶嗎?這道理實在值得深思。

趙抃告天

宋朝的時候,有一個名叫趙抃的人,他是個很正直的人,而且他有一個很好的習慣,那就是在每天晚上,他一定會穿戴整齊,然後燒香將白天所做的一切向上天禱告,如果有不敢禱告於天的事,他就絕對不會去做。

有一次他被派到虔州當官,當時在嶺外當官,因受不了瘴氣而死的人很多,這些人的家小因此都無法返回故鄉。趙抃看到這種情形,於是就造了一百艘船,並且發文書給嶺外各地官府,如果有人死於任內,家小無法返鄉者,都請他們來虔州。

公文一發出,陸續就有很多老弱婦孺前來投靠,趙抃於是一邊收容照顧,一邊安排他們坐船返鄉,並且贈送旅費,如此救助了許多人。

後來趙抃回到京城擔任御史,專門彈劾文武百官的過失,因為他不畏強權,即使對方勢力再大,他也毫無畏懼,因此大家都稱他為鐵面御史,他後來還升到太子少保的高官。

各位讀者,欺心即是欺神,做事能不欺心,這不僅是誠,而且是信。趙公臨終的時候,能夠詞氣不亂,安坐而逝,這就是他不欺心修行的成果。這種成就就算是專門修行的行者,都很難達到的,更何況是一個富貴的人,這種精神實在是我們學習的好榜樣。(《古八德全書》)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