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印祖故事:順親心皈依三寶,離歧路走向覺悟(80)


時間:2018/1/10 作者:淨山

——摘自趙茂林《追述學佛因緣並以紀念印公恩師》

佛教傳入我國近兩千年來,因教義的主旨以慈悲度人濟世,重倫理綱常的入世法,與儒教的四維八德同一規範,有過之而無不及,形成了儒佛合一的傳統文化。中古以還我國幾成佛教國家,佛教差不多已成國教。佛教里歷代大德高僧,多數是通儒;儒教中許多碩彥,亦多皈依三寶,現居士身,有史實可稽。所謂家家彌陀佛,戶戶觀世音,筆者故鄉的家中,祖傳亦供奉阿彌陀佛和觀音、勢至西方三聖像的。先祖海雲公,每於年終必書換新的長聯懸掛左右,聯曰:“佛在心耳,可對此心可對佛;天即理也,不愧於理不愧天。”按此聯與吾師印公介導儒佛合一之宗旨,不謀而合。現住台北的敝寓佛前,仍書該聯懸掛,藉以紀念祖先,啟迪後人。

一、我曾站在信仰的歧路口

我九歲的那一年,先祖先父相繼去世,先母潘太夫人即皈依三寶,長齋禮佛,茹苦含辛,撫育予及弟妹,至於男婚女嫁,其處境之艱,操心之苦,非筆墨所能形容萬一。予能背誦心經,大悲咒十小咒等,皆髫年時先母所口授。及至成年經商於上海,生活環境逐步優裕,而相處多屬耶教朋友,不無受到他教的渲染,時至教堂走動,並加入青年會為會員。後因上海佛教寺廟有的香炎氣太重,有些佛教徒迷信得可憐,亦有受十里洋場的影響而變質,不若耶教之單純,彼時我已站在信仰的三叉路口,有一天查經,讀到民數記三十一章第十六節至五十四節:耶和華命令要在未甸人身上報以色列人的仇,殺人、擄處女、搶掠牲畜財寶、分贓。及撒耳記上第十五章二至三節:上帝下令將亞瑪力人男女孩童連吃奶的,和牛羊駝驢、盡行殺盡。其殘暴行為真的慘不忍睹,引起我極大的懷疑,屢問牧師,總是不著邊際的兜圈子,不作正面的解釋,答非所問,我的素性死執著的,何能盲從?自此我對耶酥教內容,失卻信心,不過徒有外表罷了。

二、得到恩師嘉言錄的啟發

而後常見先母在家中看經時,每見我回來,即停止閱讀,立將經本收起來,我心中頗覺不安、(但我從未敢公開反對先母信佛)、且見先母年事日高,體力衰退,因我不信佛教,信仰的精神上不能一致,未免有孝而不能順的內心之疚,總想有機會要探討佛教的內容如何?但是事務太忙,那裡有空閒時間去看佛經,而且佛經也太多,無從著手。偶而拿起一本佛經來,看上兩三行,因不懂深奧的義理,再也看不下去。可是有一天先母領著大小兒達觀(時年五歲),往新民路上海佛教居士林去念佛,入晚未見回家,我很焦急,遂往居士林探視,大殿上約有六七十人,正在繞轉念佛,達觀亦參加行列,在先母面前,合著一雙小手,邊走邊念“阿彌陀佛”。我當時見到了滿心歡喜,在走廊上站了不到一分鐘,有一位居士來招呼坐下,經請教姓名,就是朱石僧,接談後贈我“印光法師嘉言錄”一本,當晚回家就讀到深夜,因文字平易近人,義理深入淺出,以綱常倫理為前題,止惡修善重視因果為主要,老實念佛,求生淨土為目的,合情合理的教義,語重心長的嘉言,如飲甘露,如坐春風,使我信仰上有了極大的轉變。

三、順親心感師德皈依三寶

為要安慰先母的心情,以娛晚景,在二十一年仲夏的一個早晨,冒雨往蘇州穿心街報國寺,目的是有許多的迷惘的見聞,矛盾的心理,欲向這位當代的大德高僧印光老法師,問個究竟。及到達報國寺,已時近上午十點鐘了,有一位年在五十以上的和尚,招呼著對我說:“您是從遠處來的吧?”我是不願聽這類神奇古怪故弄玄虛話的,竟以毫無禮貌的態度反問:“你何以知道?”那位和尚很和藹的說:“老法師每逢農曆初一十五日,接受當地人的皈依,遠路來的人,隨時為之說皈依。今天早晨收早飯碗後,老法師未關窗門,我們多次的經驗,凡是如此,在午前一定有遠處來的人請求皈依。收午飯碗後,關窗與不關窗,也是一樣”。我口中還是倔強地說:“我也不是來皈依的。”但心中卻是一怔!那位和尚笑一笑說:“陪您去見老法師好嗎?”我隨之進大門,過天井,左手轉進邊門,他用手一指,果然看見關房窗門未關,不禁心中又是一怔!那位和尚叩關時對我說:“見到老法師要合掌下跪三拜。”移時老法師步至窗前,探首窗外,見其體貌雄偉,善目慈眉,少年氣盛傲慢成性的我,不禁肅然起敬,不期而然的合掌,互相稍一凝視,更覺老法師法相莊嚴,如面佛天……我始徐徐跪下,老法師伸出右手攜我起立,叫我坐在視窗一隻方凳子上。復緊握我右手,詢問姓名年籍職業,又說有什麼疑問嗎?隨便談談好了。經其望而敬畏的不言之教,使我來時的許多牢騷、無明的問題,有如煙消雲散,一時無從問起,還是那位引導的和尚從傍說:請求老法師開示。老法師緊握我的手,作很長時間的訓誨,大致是“做人的道理,要孝順父母,友愛兄弟,夫妻互敬。要好國民,須在嬰孩時有良好的親職教育,養成敦厚慈悲善良的心理才行,未來的國難劫運無法避免,只有虔誠地念:‘南無觀世音菩薩’,祈求減輕災難,念‘阿彌陀佛’求生淨土,須要知道吃素,發慈悲心,深信因果報應,念佛求生西方是最方便,最穩當的法門。破血湖、做壽生、寄冥庫、都是迷信,也是有些出家人維生的一種方法。見賢思齊好了,不要去注意那些迷信的事……”。那位引進和尚從傍又說:請求法師說皈依吧!彼時我已心悅誠服地頂禮請求。經過皈依儀式後,為我取法名德馥,老法師寫一長方型的紙條上交給我,握著我的手又說:“你今後是佛的弟子了,要深信因果,敦倫盡分,閑邪存誠,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老實念佛,求生西方。不要學大派頭,最好是常吃素,如不能吃常素,吃六齋十齋……”。恭聽了師父長達一個多鐘點,如飲甘露,如坐春風的訓示,覺得是確確實實做人學佛的真理,毫無玄虛,使我那矛盾的行為和思想,廓然清朗,滿心喜歡。師父的威儀如泰山、如北斗;師父的言教,如嚴父、如慈母。師父的手,外表上看很粗糙,內掌卻兜羅綿,溫暖有過我的手。師父送我一部文鈔,一部嘉言錄,因為常見先母用紅紙包一個銀元供養和尚。我也拿一張伍元的鈔票,供養師父,師父立即叫明道師,你拿去登帳。這個時候我才知道引進的和尚是明道師。到年終,報國寺寄來一張弘化社徵信錄,內有“趙德馥居士、印經書功德五元”師父當時開示的許多勸忠勸孝,戒殺放生,救災恤難的話,泛論到國家前途安危,憂懷未來的世界局勢和劫運,語重心長,已證之於今日。彼時因已近午,師父又囑明道師招待我去吃午飯,並說粗飯素菜,我遂頂禮作辭。臨行時,師父右手一揚,用稍高的語氣說:“要老實念佛!”飯後即辭謝明道師,因經理的幾項營業,事務繁忙,無暇瀏覽姑蘇風景,遂匆匆返滬,此行的收穫,解決了險入歧途的嚴重問題,得以正信三寶,作一個理直氣壯的佛教徒。

四、先母了卻塵緣安詳往生

從蘇州回到上海家中,一進門就大聲說:媽媽我在蘇州皈依印光老法師。先母用驚異的神情和眼光看著我連說:好好好!見到了恩師親書兩個大字的皈依法名及文鈔、嘉言錄、安士全書,簡直樂不可支,真的笑出眼淚來了。能使達到以娛親心的目的,我真歡喜無量地感謝恩師。此後先母在各法會道場常對道友們說:我的大兒子也皈依印光老法師了,大媳婦也要皈依了。言下極其欣慰,家庭之間更是怡怡如也。詎料於次年(二十二年)夏初,先母時感不適,自知時至,日常加緊念佛,買魚鳥放生,常約諸道友至家中念佛,我與內子均虔誠的供養,招待如禮,直到農曆七月二十二日,上午先母仍隨眾念佛,至中午在四眾師友助念中,安詳往生。遵照恩師“臨終三要”的指示,一切如法,完成喪葬之禮。罔極恩深,百身莫贖,只是皈依三寶,稍順親心,而免遺憾於萬一,應謝吾師威德的感召。

五、內子皈依三寶

內子高春芳,因感先母的教訓愛護之恩,及平素常聽我們說印公老法師之嘉言懿行,深受感動,毅然於先母往生之日起,發心吃長素。鄉俗媳婦繼婆母吃長素叫做“接齋”,鄉里稱孝,後在某山某洞,結茅屋數間,置田數畝,前往潛修。先母往生之次年,即二十三年,農曆五月初二日,我偕內子及大小兒達觀,友人喬大經,由上海至蘇州,皈依印公師父。達觀時年七歲,初次乘火車大樂,途中面對窗外,飽覽向未見過的農村風物,曾記得看見一條牛,大驚失色的問我這是什麼東西?黃梅天氣,時風時雨,因此著了涼,我們都很擔心,不過兩小時就到了蘇州。逕往報國寺拜請明道師,叩關看見師父。仰之彌高的風采依然,行禮後,開口先問我這一兩年來信願堅定嗎?念佛的功課訂定嗎?我唬得張口結舌,囁嚅的說:因為經理大江南飯店,天瞻玻璃石等事務繁忙,念佛功課還未訂,可是信願已深切的堅定不移了。恩師正色的說:“訂定念佛功課,信願才算堅定;不定念佛功課,信願未夠堅定。還得要痛切的用功念佛!”真是未開口三十棒,這一頓棒喝,使我提高了警覺不少!於是請求為內子及喬君說皈依,正在這時候,小兒達觀哭叫肚子痛,便瀉亦不止,且微有熱度。因入夏以來,時疫流行,霍亂病猖獗,又值風雨陰冷的氣候不正常,在途中受了點涼,我們都很焦急,老法師聞聲探首窗外,連說:那小孩子有病,抱來抱來!我遂將達觀抱至視窗,經老法師摩摩頂,在啤酒瓶中,倒出冷水大半碗,令達觀吃下去,我暗想受到不正常氣候的影響,以至腹痛下瀉,何能再吃冰水?遂低聲叫達觀少吃一點!那曉得兩隻小手,緊抓住碗一飲而盡,掙脫懷抱,下地跳躍頑皮,恢復常態。我們才輕鬆了緊張的情緒。明道師說:“這是師父持的大悲水,真靈驗哪!不知救治了多少危難病症。”傍觀的僧俗數十人,鹹表讚嘆!不約而同的合掌稱念:“南無觀世音菩薩!”恩師慈悲,接受內子和喬君皈依,又以大悲水救治小兒達觀急症,並已種下了菩提,真是恩同再造。

六、小兒與兒媳皈依三寶因緣

抗戰勝利後,我供職於某部,駐在沿京滬鐵路的某城區,小兒達觀就讀於該縣中學,詎料為男女同學所傳染,常於星期日相偕至教堂聽牧師講道,日久信仰上接近耶教,與我昔時如出一轍,或許有點遺傳性。我知道這個訊息後,於某晚責問他到教堂聽道的動機何在?為什麼違背所教?彼初尚吱唔其詞,余復引昔在報國寺,吃印光大師一碗冷水,治好腹瀉的病,豈大悲水不靈?佛法不足爾信仰?他才心服,並說還記得當時情形,及大師的莊嚴德相歷歷如繪,乃深自懺悔前非,篤信佛教。來台後繼續求學期間,皈依當代高僧南亭老法師,於前年結婚後小媳尚梅,亦皈依南亭老法師,若非當年大師,一碗大悲水的遠因,何能挽回大小兒的信仰,完成了我的佛化家庭。繼續祖先儒佛合一的傳統

摘自:《印光法師的故事》作者:余池明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