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飄揚的經幡


時間:2018/1/11 作者:恬碧爽

智悲佛網

妙舟來自河南農村,他為人厚道,待人誠懇。在學院裡,不論作什麼事,他都很下力氣,挺有一種老黃牛的精神。一次在複印室里,我碰到了他,不善言辭的他向我講述了他的學佛歷程。有感於他的頗富啟發性的經歷與敘述的誠懇,我將他的經歷記錄下來以饗讀者。

從我的家世來看,好像沒有出過什麼讀書人。世世代代,我的祖輩們過的都是那種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在他們的一生中,沒有非分妄求,只求平淡地走完自己的人生路。本來我也許會按祖輩們的生活軌跡走下去,但由於稍許有點文化的緣故,八二年我考上了平頂山礦務局辦的煤炭專業學院,三年後畢業,算是有了一個大專文憑。從此以後,我不用在黃土地上耕耘了,由農民階級變成了工人階級,開始在煤礦上班。但名義上的身份改變並未帶來生活實質上的提升,即就是代表先進生產力的工人階級,它的底層也依然享受不到應得的溫暖,特別是井下工人。生活在高層次的人,可能永遠也不會想到採煤的艱辛和礦工生活的悲慘。

在我們那個礦上,礦井生產作業面處在海拔零下一百八十米的深度下,上下班要坐大型電車經十分鐘才能到達生產線,然後還需走三十分鐘才能到工作面,工作面真可以說是已深入地穴了。在井底生產作業面,地水淹沒、瓦斯爆炸、冒頂塌方等經常發生的事故,隨時都會給工作人員帶來滅頂之災。死亡的恐怖使礦工們時時警惕著,不敢有絲毫麻痹大意,因脆弱的生命或許剎那間就消失在土石當中了。最初我被分到井下搞安全工作,礦上規定,若當月沒有事故發生,安全工作者將有二百元安全獎金,可我從沒拿到過一分錢的這種獎金,因為時常都有傷亡事故發生。更讓人想不到的是,厄運也會降臨到我頭上。在一次搶險中,為救護因塌方被埋在地裡面的幾名礦工,我也身受重傷,昏迷中被搶救出來,送往醫院急救。兩天后我才清醒過來,當時感到全身疼痛難忍。這時一位護工走過來對我說:“你在井底受了重傷,小腿部骨折,要好好休息。”在養病期間,我常常回憶起這次塌方事故的全過程,想到自己從死亡線上撿回來一條命,不禁慶幸萬分。但同時也後怕異常,如果當時的運氣稍微差一點,我也許就命喪黃泉了。由工友們的死及自己僥倖脫生這件事,我認識到,人的生命是那么的無常,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撒手西去。於是我暗下決心:今後一定要珍惜自己的生命,善待自己,不能愧對父母的養育之恩。同時還應作有意義的事,否則也太對不起那些死去的工友們了。

在醫院住了一百多天,身體仍未完全恢復健康。當時,我心灰意冷,不知未來的路該如何走下去。每天混在礦工俱樂部里,以小說雜誌、電影電視來消磨時光。一天,我於無聊之中偶爾在一本氣功雜誌上看到少林氣功治病的訊息,這引起了我極大的興趣,當即就決定要去少林寺治病。在礦領導的支持下,我順利地來到了少林寺,並拜見了素嘉大和尚。大和尚親切地向我開示了人身難得、儘快皈依三寶、積資懺罪等佛法道理,並送了我一些佛學書籍。從未聽過佛法的我被師父的話深深打動了。我心想:是啊,人的生命是寶貴的,可這二十多年來,自己都是在迷迷糊糊中虛度光陰。除了日食三餐、夜圖一宿之外,從沒想到過別的什麼更好、更崇高的生活內容。而實際上,在晨迎日出、暮送晚霞的表面化生活之外,還有啟迪人性、淨化人生的佛法如意寶,這可太好了!我一定不能錯過,我也要皈依三寶、學習佛法!後來,師父慈悲地為我授了三皈依戒,又安排我到少林塔溝武校學習養生功及武術。在武校,白天練功晚上學習佛法,漸漸地,佛法對人生萬象內涵的詮示啟開了我迷茫的心性。一向只知一點數理化的我,才第一次發現世界上還有佛法這么一個廣闊天地。尤其是讀了《妙法蓮花經·普門品》後,觀音大士那無私利他的大悲情懷更是觸動了我的心弦。原來在這冷漠、勢利的社會人群當中,還有菩薩那楊枝淨水,把無盡的愛灑向人間,撫慰每一個傷痛的心靈。世界上難道還有比大士那樣更偉大的人格、更偉大的情操嗎?聯想起上中學時,曾讀到過的司馬遷的一句話:人固有一死,或輕於鴻毛,或重於泰山。這句話對當時的我影響很大,從那時候起,我就一直在想著怎樣才能作一個重於泰山的人,可一直也不知道該怎么作。今天,了解到觀音菩薩的事跡後,大士的大悲願行可以說給自己樹立了一個好榜樣。人活一世,與其整天在卿卿我我的兒女情長中度過一生,倒不如把自己的生命投入到覺悟人生的菩提大願海中去實踐菩提道,這不更有意義嗎?剎時,一種生生世世依止聖者、隨學聖者的願心在我心中升騰起來。

在三寶的加持下,經過六個月的調養,我的身體完全恢復了健康。拜別師父後,我又乘車到洛陽市朝拜聖跡。在一座寺廟裡,我遇到了從五台山歸來的一位法師,他在了解了我的情況後說:“練一般的功法並不能了脫生死,要想解脫生死,只有學習佛法、追隨聖者的足跡、實踐佛法才行。你可以慢慢去體會這幾句話的含義,以後若有事,可到達魯城北觀音寺來找我。”拜別師父後,我又回到了原工作單位繼續工作,但心裡卻再也定不下來了。想到釋迦牟尼佛捨棄王位而出家修行成道的事跡,再對比我一個愚魯凡夫卻被點點小利困滯家中而不肯出離,這豈不是太懦弱了嗎?不行,我也應追隨先覺者的足跡出家修道!於是辭罷公職,拜別老母,我便到觀音寺找到了那位師父。在師父的幫助下,於六月十九觀音聖誕日那天,我順利地落髮出家了。

隨後我就在觀音寺里呆了三年,這期間早晚誦經,白天幫寺院搞建設,雖然身體感到很累,但心裡卻暖意融融。想想世間人,幾乎各個都希望發財致富、獲得快樂,可由於沒有正法的指導,在邪見與貪慾的促動下,他們反而種下更多的苦因。而今的自己已趨入佛法,在三寶的道場上,每天都能為自己的今生後世積聚資糧、遣除過惡,這能不令人欣慰嗎?每憶及此,我就渾身充滿了力量,更願在佛法的修學上精進不懈了。

九七年,出於對五台山文殊菩薩道場的渴仰,我背上行囊來到了五台山。清涼聖境的風姿吸引著我,對文殊菩薩的敬仰更使我不願離開,雖然我沒有什麼高深的見解,但我總想在聖地苦修的念頭卻越來越強烈。於是在遠離人煙的地方,我找到了一個山洞,簡單修葺一下後,便將之改成了一個上好的禪室。以後的生活雖然簡樸,但游弋在佛菩薩的智慧海中,日日與般若相對白,自己一點也不感到寂寞。林中的猛獸不來擾亂我,百鳥的啼鳴更使人心意清明;汩汩流淌的甘泉也似乎流進了我心裡,洗滌著自己的靈魂。不與俗人交,山居的生活多么美好啊!

九八年我又來到了色達佛學院,求得了一直想得到的觀音大法。之後,滿懷著喜悅的心情,我回到了漢地普陀山。依然是找一個山洞,依然是手掐念珠而趺坐,皈依、發心、祈禱、安住……心中的浮躁退去了,清明的智慧顯發了,內心的烏雲都在觀音大士的慈眸中化為水,變成甘露,降入心田。三個月的閉關生活圓滿後,我已身無分文,但修法所帶來的身心愉悅使我比擁有財產更快樂。為了體驗另一種境界,我在遊人如織的普陀山道上,披搭三衣,安放缽盂,穩坐路邊,開始了乞食化緣的生活。也許是我的貧窮,也許是我的微笑感動了人們,,一毛、二毛、一塊……一塊糖、一個蘋果……很快,我的缽盂便堆滿了。注視著每個布施財物給我的人,所有那些鄙視、不解、崇敬……的目光都盡收眼底。我邊輕誦著觀音心咒,邊自得地搖動轉經輪。打量著人們,人們也打量著我,在一種心照不宣的注視中,我們各走各的路了。

離開普陀山,我用化緣所得到的善資到鄭州買了四百多米長的紅布,將其帶到五台山,同道友一起,在紅布上印滿了大自在祈禱文。當那一條條火紅的經幡在五台山上迎風飄揚的時候,我的心也似乎隨著那舞動的紅綢升騰飛揚起來。我祈願著:願那遍滿十方、豎窮三際的大自在加持雲加持每一位眾生,給每一位眾生都帶來清涼與幸福……

妙舟的人生路暫時走到了這裡。讀者朋友們,你們對他的人生取向是贊同還是不贊同呢?妙舟最初在煤礦工作,為了謀生,不得不下礦井掏煤金,從煤中來獲取生活的資糧。後來的遭遇讓他認識了佛法,從而使他淘去了凡情的沉渣,篩選出佛法的金沙。在我們學院的周圍,也有一個大金礦,人們因之而把色達稱為金地或金馬。許多淘金者也在這裡辛勤地淘著金,他們中有些淘到了世俗的金子,有些淘到了真正的妙法金子,還有人則一無所獲。

希望人們都能像妙舟一樣,大浪淘沙之後都能得到真正的純金!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