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戒淫修福保命案例實錄:家室篇


時間:2018/2/13 作者:仁澤

前言

縱觀今日世界,道德淪喪,淫風狂飆,已經吹向青少年,舉世同然。而今家長,多為雙職,事業忙碌,雖以物質令兒女滿足,殊不知乖巧的兒女已經悄然蒙受了污染。

本書之編印,有感於唯有重振道德規範,方能減少日益增加之暴亂與不安,並防患於未然。故本書多列古今事跡,苦口婆心,無非勸眾瞭然。

謹以幾事,殷切奉告:

一、親職教育至為重要,是兒女啟蒙之處,也是孕育人格發展之無形學校,影響巨大而深遠,家庭若能重視禮義廉恥,則子女雖非俱為聖賢,但必為社會良好之中堅。

二、道德教育乃樹人之基礎,人文道德於學校教育,尤其不可忽略,更需仰賴賢德師長之啟發,繼則學子自身孜孜不倦,努力修習,日久即可導正社會風俗,變化個人氣質。

三、公門之人好修德,為官之人好修福,只要政令、立法,令眾蒙益,勿謀私利,則如袁了凡先生一般,命由心造,便得福基深厚。

四、命相吉凶是宿世之心念與行為所累積,但命運無常軌。古人說:“天道難定”。今世富貴,大抵宿生修福;子享榮華之報,乃先祖厚澤餘蔭。享福時必須修福,譬如耕田,年年下種,年年收穫。只要真心悔過,此生則有可商量之處。

五、今勸迷者,幻夢覺醒,及時回頭,下焉者,可保命延壽;中焉者,敦品勵行,可保富貴顯達;上焉者,覺世修行,必能解脫煩惱,成就利益大眾之道。

祈願現在、未來,所有閱此書者,知所戒慎,輾轉勸誡,舉世同享長壽、安寧。

天華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謹上

第一章家室篇

嫂叔之禮不可違逆

井泉生,廣東廣州府欽州縣人。幼時奮志讀書,十四歲即已聞名鄉里;上有兩位兄長都已娶妻,二哥不幸早亡;由於二嫂年輕美麗,又無子女,長輩希望她再嫁。娘家父母招女兒回家省親,與她閒談時,雙親認為小叔泉生少年有為,喜歡鑽研學問,將來必有成就;兩人的年齡、相貌都非常相稱,泉生也未定親,何況井府家境豐饒,不如轉房與泉生共締良緣。二嫂聽後稟告父母:“我雖命苦,丈夫早亡,也無兒女可依靠,但我早已決定,效法古書所讚佩的貞節烈女,苦守夫家,既不轉房,終生也不二嫁。”

長輩又問泉生之意如何?泉生回答:“嫂嫂果然知書達禮,本來倫常有序,不可紊亂,哪有弟娶兄妻之禮?將來又有何面目見二哥於九泉之下?”

有一天午後,泉生讀書疲倦,倚桌假寐,見一老者對他說:“你重義知恥,其德可欽,將來必能迎娶才德兼備之賢妻,並榮登科甲,福壽彌高,子孫顯貴。”後來,泉生考試時,果然高中進士,而且娶了賢德之妻,三個兒子都仕途顯達,兩個女兒嫁至名門宦家,榮耀無比;泉生活到八十五歲時,無疾而終。

安士全書云:“同胞兄弟不入彼寢室,出嫁姐妹不至其臥房,嫂叔不私見;男女於暑月尤當注重著衣,不袒裼相見。”

叔嫂亂倫家破人亡

一九九四年十月,台中縣和平鄉自由村東崎路二段黃姓人家,有兄弟三人,二位兄長均已娶妻,長兄育有一子二女,二嫂已懷孕八個月。他們是居住在同戶的家庭,因為二十五歲的小叔與二十六歲的長嫂,有不正常的戀情,遂導致家庭失和,昆仲反目;小叔不但未自我收斂及檢點,反而縱火燒死親兄弟與三位年幼的侄兒侄女,二嫂與腹中胎兒俱受殃及,葬身火海。由於二哥在外,才幸免於難。長嫂雖逃出火窟,但已家破人亡!縱然她因為移情於小叔而對自己的丈夫無情,但是二歲至八歲的愛女與嬌兒,卻為母親的畸戀而犧牲生命,他們小小的身體被烈火燒、烤得面目全非,死狀是那么悽慘!

小叔是五屍六命的兇手,難逃法律的制裁。然而,面對長兄一門四口的橫死,還有二嫂與未出世的胎兒也慘遭波及,將來如何面對活著的二哥?還有鄉親鄰里的指責與非議?難道他還有心情與長嫂再續孽緣嗎?

喪妻亡子的老二,又將如何面對嫂子與親弟弟?只因為他們的貪愛,卻讓一家人就此陰陽相隔,會面無期!

八十老父與七十老母雖火海餘生,在驚魂未定之餘,尚須面對支離破碎的家庭,猶要白髮送黑髮!

色慾一事,人最易犯,其敗德取禍比其他苦痛更加酷烈。家庭中的防遏,在於平日父兄訓誡之力,務使深信禮法、因果與禍福報應;家庭不肅則家道不和,兄弟妻室於男女之際,務需保持適當距離!

世間最怕三災九橫,人間最慘手足鬩牆、爭相戕害,起因總是“失德喪倫”之故,讓僥倖存活的家人既難堪又悲悽,連吐訴的空隙也無,只能默默吞咽無奈與悔恨。

古德云:“兄弟同居防亂宗,兄弟俱婚,不入彼寢室,嫂叔不私下相會;苟失其正,萬事俱左。”

棄妻寵妾命相俱遷

裴章,河東人。其父為荊州節度使(注)時,曾隨父親走訪寺廟。寺僧曇照曾對裴章說:“你相貌不凡,將來之仕途必然顯達,官位與名望都會超過你父親。”

裴章成年後,娶妻李氏;由於裴家門庭顯赫,交遊廣闊,不久又納嬌艷多姿之美妾;妾為了得到專寵,深懂妖嬈狐媚之術,從此原配妻子李氏難得見到裴章。

裴章後來赴太原任職,也帶著寵妾同去,妻子則留在洛陽家中徒嘆命薄。從此裴章對髮妻更是不聞不問,李氏感嘆自己與夫君連見面的機會都沒有,更遑論爭寵了!心中充滿哀怨,鬱悶不解,不久,即含恨而終。

十年後,裴章於偶然中又遇見曇照法師,僧驚訝的問裴章:“當年我見你器宇軒昂,是大富大貴之人,今日見你則迥然大異,這幾年你是不是曾做過損人利己、違背天理良心之事?”裴章說:“我一向心好,沒犯什麼大過失啊!”

僧云:“但你面相已與從前判若二人,明白說:不久之後,你將有禍事臨頭。”

於是,裴章詳述這十年的情形。曇照法師聽後嘆息道:“你與夫人既有夙緣才結為夫婦,理當互諒,彼此包容。你飽讀聖賢詩書,當知淫能破義,美色嬌嬈反而誤人。你棄妻寵妾又對妻絕情寡義,已損你'德';寵愛偏房聽任讒言與媚術,又損你端正之‘格';夫人鬱悶不樂而亡,怨氣衝天,不僅折損你的福壽,且有大難臨頭!你實在不應該犯’淫‘賤'正'!”

十天后,裴章被其屬下剖腹於浴釜之中,五臟均流出,死狀極慘!

裴章現世的孽緣,可說是果報自受,而悽慘下場足為殷鑑!

上天有好生之德,天也不願人若此!但是,吉凶禍福之柄,雖天司之,也不過是因物付物,毫無私意在內。一旦怨者之瞋心已極,切齒拊膺,怒目環伺,必然俟機伏而狙之,而後稱快!這就是怨怨相報,互為因果!

註:節度使,官名。唐時,分州天下縣置為諸道,駐守各道之武將稱都督,都督帶使持節者稱節度使,掌軍糧,撙節用度,為統領一方軍隊之官員。

賈御史·拒妾養德

明朝賈御史,幼年時由家長作主與魏處士(注)之女訂婚,長大後,魏小姐因為眼疾而雙目失明,魏府主人覺得女兒失明配不上賈御史,便將約聘的信物及禮金送還賈府,自願退婚。賈府知道退婚的真正緣由之後,非但不接受,反而將魏小姐提早迎娶回來。

婚後,夫人數度請御史娶妾,以代替她侍夫之責,御史每次都回應說:“不可!你雙目雖盲,非你之過;若我再娶偏房或納妾,第一,對你不公平。第二,日久天長我恐怕姨妾因爭寵而生妒,或受寵而驕,對你不利,也會使家庭失和。第三,我上承父母,下撫妻子,是心懷抱負的青年,也是寄國家社會安危於己身的知識分子,豈可縱情於私慾!何況人的精力有限,寡慾正可以涵養我的德性、滋養我的身心。'納妾’之舉是敗壞人倫之根源!夫人,你可別算計我啊!”

夫妻二人相敬如賓,御史當時雖年輕,但心存大志,不溺男女之樂,方存千秋之筆。夫人後生子賈衡,二十歲就榮登科甲,官至刑部主事。賈家子孫後世俱功名顯達,世代書香。

賈御史之行止,賢德若此,較之裴章棄妻寵妾的謬行,實有天淵之別。而夫人魏氏克配其賢,更足為後人景仰。

註:處士,不官於朝而居家之德盛之人。《史記·循吏傳》:孫叔敖,楚之處士。

一念偏差陷溺難返

清朝康熙癸卯年間,池州(今安徽省貴池縣)鬧水患,很多人被困於洪水中,在駕舟救人的舟群中,有一小舟救起了一名少女,這個駕舟人見少女甚美,因此見美色而起邪心,想趁人於危,縱情任意,欲染指少女;女孩極力掙扎,掉入水中,少女因為害怕被其污辱,遂不願被這惡人救起,她奮勇的攀住漂流在水面的樹幹而存活。這次險些喪節,虎口逃生的驚恐遭遇,深深的烙印在心,始終難以抹去。

次年,少女嫁至鄰村,成婚的第二天,拜見家親眷屬,赫然見到新郎的舅舅,就是那次水災想救自己,卻又打算污辱自己的那個惡人!一時之間,羞忿、驚恐之情湧上心頭!心想舅舅是婆婆的兄弟,自己以後的日子將如何度過?(舊時鄉下女子或媳婦是沒有社會地位的)於是哭著將自己的遭遇與恐懼告訴送嫁的人。之後,沒隔多久,少女就自縊身亡。

這件事因為少女娘家出面,告上官府而傳播開來;鄰里、親族議論紛紛、恥笑男家;知道這件事的人家都不願將女兒嫁過去。經過許多年後,外甥還無法娶到妻室。

由於這位舅舅當年的一念偏差,卻使親族蒙羞,命運乖戾。

這“淫”字果然是無形白刃、害人利器。在親職教育中,若能自幼蒙受教導最起碼的道德觀--禮、義、廉、恥,則容易做到克己慎獨。並能時刻提醒自己:不可“以俄頃歡娛,敗德傷風,遺恨終生”。

司馬光:自律清淨佳人罔顧

司馬溫公(注)娶妻後,因為妻子覺得自己未能生兒生女,就為夫婿選了一位美妾,乘司馬溫公稍作休息時,送妾到書房親近溫公,溫公卻絲毫未注意到:有位姿容姣美的俏佳人臨近身旁;美妾為了引起溫公注意她的存在,於是故意捧起一本書,上前嬌聲問道:“請問大人,這本是什麼書?”原以為溫公會留意,多看她幾眼,沒料到溫公卻莊重的拱一拱手答道:“這是《尚書》。”說完之後,又埋首文案,仍然無視於她的存在,美妾只得知難而退。

常聽人說:“美人當前,秀色可餐”“艷冶當前,勃然難制”,其實這是好淫者的藉口;因為,有欲、無欲全在心念。

從司馬溫公的例子來看:一位能成就大業的人,必有其高瞻遠矚的智慧與清純的節操。因此,奉勸青年人:平時必須自律嚴謹,才能保持不失於清淨。

註:世稱司馬光為司馬溫公——太師溫國公之略稱。公為宋朝陝州夏縣涑水鄉人。字君實,世稱涑水先生;寶元進士,累官端明學士,哲宗時入相,卒於任上,贈溫國公,諡文正。著有《資治通鑑》《獨樂園集》……等書,留芳後世。

“義夫”鄔憶川

鄔憶川,字孟震,浙江人。當他二十九歲時,妻子何氏去世;憶川感念妻子為他生育子女、受諸苦惱,日常早起晚睡,憂勞操持直至衰亡,因此,發誓不再續弦,不耽逸樂,也不迷戀男女之欲,免得因此而忽略了對孩子的照顧。

鄉里中有一位富孀,聽到有關憶川的傳言,感嘆憶川對亡妻的情深義重,由敬仰而生情愫,於是請媒人攜鉅金為她撮合。憶川勃然而怒的對媒人說:“女子應當從一而終,她應該為夫守節,要求自己清心寡欲,效法古時婦女立德修福。你替她帶著這些錢財來說合,是要羞辱我既愛財又好色,想人財兩得,是嗎?”媒人被說得羞慚萬分,只得告退。

這件事一經傳開之後,仰慕億川的人就更多了。有些富紳豪門因為他不貪財,不會有謀奪家產的顧慮;書香門第的人家敬仰他的人格,都願意將少女嫁給憶川;憶川均一一拒絕。

他獨自含辛菇苦的照顧兩個孩兒衣食溫飽,陪他們讀書作息。鄔憶川喪妻不娶的堅持,是吊念亡妻,更是為了避免:因男女愛戀而忽略了子女的教育;雖辛苦,但省卻不少麻煩事。後來,地方官知道這件事,特地賜給他豐厚的谷糧及布疋,並致送匾額於門庭之上,題曰:“義夫”。

憶川之子鄔元會,學優而仕,官至新安太守,受人愛戴。

喪妻不娶,並非只有鄔憶川專美於前。明朝有一位桑琳(字廷貴),太倉人,也是早年喪偶,終身不娶,得享高壽;著有《蔗鄉雜詠》、《鶴溪集》。唐朝有名之詩人王維(字摩詰,開元進士,累官尚書右丞),工詩善書,又以擅畫而名,其詩中有畫、畫中有詩;生平奉佛,素服長齋;他也是妻亡而不再娶之高士。

娶妻不賢徒遭淫亂

江蘇省常熟縣武斷里有一富戶錢外郎。同里住著一位姿容艷麗的美婦人,她由於家境貧寒,因而常自嘆息:不能穿著華衣麗裳,又買不起環珮簪釧,徒負天生姿容。錢外郎常藉機往返美婦人家,熟稔之後,就出資給她丈夫,囑咐他到臨清縣(今山東省)作販布的生意,錢外郎才有機會與婦人暗通款曲。貧窮的丈夫,非常感激錢外郎的幫助,他也迫切的希望能改善自己生來的窮命,想賺些錢來妝點妻子,不要讓她怨嘆此生;卻不知錢外郎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

這一天,丈夫又出遠門,但是因為適逢潮落不能開船,就又折回家來,一進門卻撞見錢外郎正擁著妻子歡飲,頓時怒不可抑,但立刻又隱忍下來,因為慚愧自己拿人錢財,於是轉身折回船上。

錢外郎與婦人見事跡敗露,索性僱人追殺,並設計為財殺,這個可憐又無辜的丈夫,就此喪命。

後來族人知道事實真相之後,向衙門申訴,因為兇手坦承受僱行兇,錢外郎與婦人只得俯首認罪。但是,幾天后,錢外郎又翻供,原來他以鉅金賄賂官府,上下打通後,竟然宣判無罪釋放。這兩人慶幸終於逃過一劫!出了府衙,經過大街,剛走出城門,忽然一陣驟雨,雷電交加,兩人都被殛斃。族人說:這兩人曝屍城外,死有餘辜。人雖巧於謀詐,天更神於報應。

古德曾警語:“放逸女子,但念彩衣、粉釵、修治面目,望他愛戀,耽著五欲,不避親疏,不畏後果。厭背夫主,無羞追逐;面對夫婿,思他男子;願夫遠行,或願早死;及見夫時,諂媚謀計,身向心背。”這些話宛如警鐘,希望讀到此文的男男女女有所深思。

在此懺悔我所犯的一切惡念惡口惡行,懺悔我所犯一切邪淫重罪;願分享此文的一切功德,皆悉回向給文章原作者、學佛網、各位讀者;此文若有錯謬,我皆懺悔,若有功德,普皆回向,願斷惡修善、共戒邪淫、廣積陰德、持戒念佛、求生淨土!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