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俠名:為患病母親念882部《地藏經》的感應


時間:2018/3/12 作者:念佛好念佛妙

這是一位同修的分享 .

我今年34歲,小時候,母親為了給我吃好的,殺生無數,所殺的眾生包括(但不僅限於):甲魚、雞、鴨、鷓鴣、鵪鶉、白鴿、青蛙、各種魚類、海鮮類、貝殼類等等。我至今仍難忘她殺生的每一幕,非常殘忍,不管抓在她手裡的眾生如何慘叫,她都絲毫不手軟,揮刀一割,眾生血流成河。家裡的廁所和廚房都成了殺生的場所,尤其是每次殺雞,廁所都會滿地鮮血,而可憐的雞們在鮮血中掙扎,到奄奄一息,最後死去,慘不忍睹。從我有記憶開始(大概4-5歲),每每看到母親殺生,聽到眾生的慘叫聲,我的心就會很難過,但每次母親把做好的佳肴放到飯桌上,我卻吃得津津有味(在此懺悔!)。母親在娘家是老大,自小就擔起家務重任,其中包括殺生,因此,她對此惡行早已成了習慣,從不害怕,也從不手軟。在她十幾歲的時候,因為家裡沒肉吃,她幫忙殺過一隻狗、一隻貓。結果,這幾十年來,她娘家上下:姥姥、外公、她和阿姨四姐妹先後得了一種難以治癒的非傳染慢性病。至今,他們幾人都被這慢性病困擾著,不定期地發病。但姥姥和外公的兄弟姐妹(也就是我們同一祖上血脈的其他家族成員)以及他們的後代都沒有一人得此病,只有我們這家人全家一起得病,可見這是我們一家人的共業。母親婚後,因為種種原因,在我出生半年左右,也墮胎過一個孩子。

從小到大,父母幾乎每個月都會大吵幾次,厲害的時候還會摔家裡的東西,有一次,他們倆發生爭執,父親肚子上被劃了兩條傷痕,我沒看到他是如何被劃傷的,我發現的時候,肚子上的傷痕已經在冒血了。父母的關係從小就很緊張,多年來一直鬧著離婚。而我自小就很任性,對父母(尤其是母親)很牴觸,也不愛聽話。在他們眼裡,我是一個很不懂事的孩子,處處讓他們操心(在此懺悔!)。後來我學佛了,接觸很多人才發現,大多數殺業重的家族,家庭成員之間都是不和的,要不就是配偶關係不好,要不就是兒女不聽話,沒讓父母少操心。而我自己的成長經歷也是非常不順,中學遇到壞的同學欺負,年紀輕輕就想不開,患上恐怖症。從中學畢業,到上大學,到出來工作,我一直被這種心理陰影困擾著,揮之不去,我知道,這是我父母以及自己的殺業的果報。後來,自26歲學佛後,才得以緩解此心理問題。我曾經以為這一輩子就要完了,年紀輕輕二十出頭,卻無法擺脫心理陰影。感恩佛法,通過大量放生、精進念《地藏經》和持咒後,我的這一問題得到很大的改善,人也變得開朗很多,自己的心理逐漸恢復正常!

說回母親。2002年,母親終於業障現前了,有一天突發高燒一周不退。在醫院,醫生連續幾天給她注射抗生素都無法抑制病菌。病情愈發嚴重,後來病菌感染到頭部,當時顱壓升高至350,她住進了ICU(重症監護室)。她在醫院每天都叫苦連天,至今我還記得當時她喊著的那句話:“我不想活了,太辛苦了,頭很痛很痛,醫生,給我打支針讓我死掉吧。”

經過多番周折,也耗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才查出是腦袋長寄生蟲。病因是在病情發展到很嚴重的程度才查出,因此也耽擱了最佳的治療時機。以至十幾年後過去了,後遺症還深深影響著母親,讓她痛不欲生。

2009年,我接觸了佛法,當時並沒有為母親誦經、放生,而是為自己冤親債主超度(懺悔自己沒有早些為母親誦經!)。每次放生、誦完整部《地藏經》後,身體都會很輕盈,很舒服。在2002年至2016年十四年間,母親的病情反反覆覆,每天被折磨得死去活來,連續幾年每年都要住1-2次醫院。在醫院做過各種醫學檢查,卻沒發現病灶。人就在那裡痛苦著、難受著。每次她發病厲害住院的時候,醫生就會給她打鎮靜針,讓她睡覺,醫學上只能把她的病定性為“神經痛”。父親也為母親的病情日夜操勞。2016年,我終於想起要為母親的冤親債主念經。2016年6月開始,我發願為母親的冤親債主念350部《地藏經》,但當時的工作很忙,而且上班路途遙遠(車程來回2-2.5小時),在工作日基本沒時間念經,到了周末才能念上幾部,到了2017年1月,一共才念了100部《地藏經》,當時母親的病情確實有過好轉。

但到了2017年3月,她的病情突然直線下滑,短短几周內,嚴重了很多,比以前任何時候都要辛苦,連半夜自己上洗手間都摔倒好幾次,需要父親攙扶著才敢上洗手間。她每天在家裡喊著“救命啊!很辛苦啊...!”,這句話一直掛在她嘴邊,她說身體好像被一根無形的、粗粗的麻繩緊緊勒住,難受死了。以前只是頭痛、面部痛和後背痛,現在卻發展到整個上半身連著頭部、面部一起痛。她天天喊著救命,說自己不行了。醫生開了最大劑量的藥,卻無法控制病情。

與此同時,我的工作也出現了違緣,在原來的公司做不下去了,只好辭職。母親的病情如此,身為佛弟子的我,對找新工作並不積極,只想抓緊寶貴的時間,在家專心為她多誦《地藏經》。現在才知道,這一切都是佛菩薩的加持,讓我有更多的時間為母親念經,最終救了她。如果不失業,按我原來的工作情況,經常加班加點,上下班路途遙遠,哪有那么多時間誦經。也許她的病情還會越發嚴重(感恩三寶!)。當時我謝絕所有朋友的邀約,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天天念經,每天都很努力,虔誠地求地藏王菩薩加持我母親,救救她。

從2017年4月開始,幾乎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就是誦經。有時要出去忙別的事,但很快就回家,爭取多點時間誦經。有時誦經到晚上十一點多,太累,不知不覺地爬在桌子上睡著了,醒來發現已經是半夜了。第二天繼續,日復一日。

然而,2017年4月-6月,任憑我怎么努力,她的病情都沒有絲毫進展。對於三寶,我沒有半點懷疑,因為我曾受益於《地藏經》,也曾勸身邊的朋友為他們生命垂危的親人誦《地藏經》,最終把他們的親人救回來。為什麼我母親卻不可以,我開始對自己產生各種懷疑:是否自己哪裡做得不好,以至於誦經效果不好?我懷疑自己的能力有限,懷疑自己修為不夠...有時心特煩躁,每次誦完經出來,看到母親依然在另一個房間臥床不起、痛苦呻吟,我就開始忍不住怨天尤人。現在才知道,母親的業障太重了,我當時誦經的功德只是杯水車薪。功德需要逐漸積累的,當累積到一定程度,才有效果。曾看過一個開示:殺生後,被殺動物的靈性如影隨形地跟隨著殺生者,並在此人氣運衰落時,肆意報復。回想母親過去幾十年,殺害過那么多眾生,再加上其他的惡業(《地藏經》云:南閻浮提眾生。舉止動念。無不是業。無不是罪。),難道短短2-3個月就能把業債還清?不可能。惡業成熟需要時間,善業也一樣。我只能盡力而為。看著母親痛苦的樣子,我想起《地藏經》云:業感如是。業力甚大。能敵須彌。能深巨海。能障聖道。必須精進修行,方能早日消除業障。

就這樣,我堅持著每天誦5-6部《地藏經》,偶爾達7部,狀態差的時候2-3部,有時自己去市場親自買物命放生。我對母親開示,讓她本人一定要向冤親債主和墮胎嬰靈懺悔,無論多辛苦,都要向冤親債主和墮胎嬰靈下跪、磕頭、承認錯誤、道歉。想想你犯錯傷害了別人,自己不懺悔,讓第三者替你懺悔,冤親債主怎么會原諒你?母親也做到了。當我誦了大約280部《地藏經》時,我的身體突然很不舒服,生病整整一周。就在這一周里,母親的病情卻有了轉折性的好轉,比以前舒服一些了,但依然還很辛苦,只是程度上,沒有以前那么嚴重。

我繼續著每天的誦經,到了350部,她的病情又上了一個台階,但還是沒有明顯的好轉(可見她的業障有多重)。完成了350部後,我再發願為母親的冤親債主多誦100部《地藏經》。誦完了450部以後,母親的病情又稍稍有了一點改善,但還是幾乎每天臥床。

在看不到明顯好轉的情況下,我什麼也沒想,只管繼續念經和放生。聽說墮胎嬰靈、靈性大的眾生(像母親所殺的貓貓和狗狗)需要單獨誦經回向才能有把握超度,我又發願為母親的墮胎嬰靈以及兩位靈性大的眾生,每一位各誦108部《地藏經》(為母親冤親債主念的450部《地藏經》不算在這裡面),每一位各放生2000元,希望他們離苦得樂,並向他們懺悔(實際上到最後,以上三位,每一位的誦經數都超過108部,放生也超過了2000元/位)。儘管母親在2017年4月-8月沒有明顯的好轉,我從沒懷疑過佛法,反觀自身,努力改掉身上的毛病,讓自己誦經的功德增上,希望母親早日度過難關。我心中有一個信念:我相信地藏王菩薩,只要對地藏王菩薩有足夠的信心,持之以恆地修行,菩薩一定救我們的!

原本以為短期內母親難以再有明顯的好轉,原本以為她會一直這樣躺在床上。然而,其實佛菩薩一直在背後加持著她,佛菩薩為我們所做的一切,我們凡夫未必會感覺到。就在我為她堅持日日誦經的時候,希望悄悄地到來了。

2017年9月上旬的一天清晨,在為她誦《地藏經》達540部左右時,臥床近半年的她突然下床了,精神飽滿,笑眯眯地說:“我想到外面走走”。我和父親當時都很驚訝,驚訝於她一夜之間有如此大的轉變,那天下床後,她竟然整天和我們家人說一些幽默、輕鬆的話題,心情美美的,相比這天以前的每一天,天天呻吟喊痛苦的狀態,簡直是判若兩人...我不敢相信母親這種突如其來的變化。接下來的兩天裡,我仍然不敢放鬆,繼續為母親念經持咒,我還沉浸在過去她嚴重患病的情緒中沒有調整過來。後來,我拍拍自己的臉,喲!有感覺喔,原來這一切真的不是在做夢!她真的好起來了!感恩三寶!感恩地藏王菩薩!用一句話來形容我當時的心情:幸福來得太突然,我一時無法相信!感恩的淚水模糊了雙眼...一切終於好起來了!

2017年9月-12月,我依然每天為母親念《地藏經》,也很少出門。我的生活以修行為主,母親的情況也有了進一步的好轉。有一天,我夢見地藏王菩薩去救母親,在這前後幾天裡,母親也做了一些消業的夢,她的狀態一天比一天好。到了2017年12月底,我一共為母親的冤親債主誦了882部《地藏經》(此數也包含了單獨為母親的墮胎嬰靈、所殺的貓貓、狗狗的誦經數),放生了一萬五千元以上,也持過往生咒。母親說,生病這十幾年以來,最舒服就是現在。與此同時,母親的糖尿病血糖指數也降下來了,以前她每天需要通過吃治療性的藥物才能穩住血糖,現在只吃輔助性的保健藥,血糖指數也能穩定。如今,她每天在家裡很勤快地做家務,有時會出去見見朋友,一家人其樂融融。親戚朋友們都說她精神好了很多。通過這件事,她和父親深信因果,對三寶生起了信心,也皈依了佛門,也誦經了。我偶爾會把自己所聽聞的一些因果事件告訴他們,讓他們加強信心,提醒他們: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希望他們阿賴耶識解脫的種子早日生根發芽。

簡單說說自己這段時間的轉變。通過誦《地藏經》,在地藏王菩薩的慈悲加持下,我慢慢意識到自己很多毛病,以及曾經經歷的一些違緣,追尋自己過去的所作所為,都有其因果依據。比如:前幾年,有一名女同事與我針鋒相對,她也是我在前一家公司的舊同事。在前一家公司工作的時候,我倆是工作夥伴,我們原來的關係挺好的,對於我們二人共同完成的工作事項,我是負責人,有一次她工作出錯了,我有點幸災樂禍,我為了在領導面前表現自己,沒有及時提醒她糾正。最終領導發現了她出錯,對她意見很大,差點把她辭退(我的這一“故意不提醒”行為,她一直不知道的)。後來,到了另一家公司,我倆再次共事,因為一些不必要的誤會(這是業力牽引),她與我處處對著幹,看我不順眼,用各種方式傷害我。她對我的這種傷害,我一直耿耿於懷。誦大量《地藏經》後,我漸漸明白這件事的前因後果,心裡向她懺悔,自己的一時愚痴和私心貪著讓我們之間的善緣變成了惡緣。對於每一個眾生,我們都不能再有傷害他們的心,我們應儘可能成就他人。若傷害別人,果報還是要自己來嘗。我曾在工作上障礙過別人,以至於後來我的工作也不順利,違緣重重,因果不虛。

感恩地藏王菩薩!感恩龍天護法!感恩一切善知識!弟子願以發表本文的功德回向給母親所有累生累世的冤親債主,願母親的冤親債主離苦得樂,往生淨土!謹愿此文讓更多人深信因果,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祝各位順利安康,早證菩提!

佛弟子

2018年1月27日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