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大德居士

劉素雲老師試講:《無量壽經》(第2集)


時間:2018/4/16 作者:妙音

劉素雲老師試講:《無量壽經》(第2集)

2018年3月13日

尊敬的各位同修:大家好。

阿彌陀佛!

因為法喜充滿,今天咱們還繼續神采飛揚。昨天是第一節課,我和同修們說,在正式講經之前,有五個問題需要和同修們說明一下。昨天說完了三個問題,還有兩個問題沒說,今天這節課咱們繼續往下說。

第四個問題是,我怎樣試講《無量壽經》。

這次我用的是這個詞“試講”。就是我用什麼方法,來講這部《無量壽經》。

第一個,試講的原則是什麼。

這個原則就是八個字,“述而不作,信而好古”。這八個字是祖祖相傳,傳下來的。古大德們都是這樣做的。夏蓮居老居士、黃念祖老居士、上淨下空老法師都是這么做的。他們都是遵循這八個字的原則。所以說,到我這兒,根本就不可能有什麼新的發明創造。我一定遵循這個原則,來給同修們講這部《無量壽經》,就是“述而不作,信而好古”。

因為古大德和老法師,已經給我們做出了榜樣,我們就照著往下做就好了。我覺得,如果我這次講《無量壽經》是遵循這個祖祖相傳下來的原則,一定會得到十方三世一切諸佛的加持,一定會得到龍天護法的護佑,一定會得到老祖宗及古大德的加被,必得十方三世一切諸佛的加持。這是毫無疑問的。所以一定要用這個原則,來為大家講這部無量壽經。這是第一個試講的原則,八字方針。

第二個,試講的方法。

這個也非常簡單,用一句話來說,就是復講與感悟相結合。復講這個詞大家都很熟悉。復講是什麼意思?就是不離老法師多年來所講的內容。我這次復講不是復講老法師講的某一個版本,而是把老法師多年來所講的內容融會貫通、融為一體。這作為我來說,確實是比較有難度的。為了能夠用通俗易懂的方法來講這部經,讓更多的同修能聽得清楚、聽得明白,所以我力求把老法師多年講的內容,融會貫通、融為一體,用通俗易懂的方法表達出來。比如說,老法師講的《大經解演義》《大經科注》《無量壽經講記》《無量壽經簡注易解》《還源觀》等等,這些內容可能都要涉獵到,都要把它融為一體,所以這個難度確實是比較大。但是我有信心努力去做,能夠達到融會貫通的這個目標。

為什麼我有信心?我相信佛力加持不可思議。這是二十多年學佛,我的親身經歷。在這次講《無量壽經》的過程當中,我要把二十幾年學佛的體會和感悟揉合進去。這個可能算是我自己的東西,也不算是我自己的東西。因為什麼?我這個東西,我的感悟也好,我的體會也好,從哪裡來的?是從聽老法師講經說法的過程當中感悟出來的,所以這個也不是我的發明創造。我把我的體會和感悟和同修們交流,供大家借鑑和參考。這是第二個試講的方法,復講。

第三個,試講的目的。

就是我這次為什麼要試講無量壽經,要達到一個什麼樣的目的。

第一個目的,通俗地說,就是要把《無量壽經》和淨土念佛法門,介紹給一切有緣眾生。

願一切有緣眾生,因這部經,因這個法門而得度,這就是講這部《無量壽經》的第一個目的。

第二個目的,提高自己和一切眾生的靈性。

再說一遍,第二個目的,提高我自己和眾生的靈性。希望我自己和一切眾生,都能早日回歸自性。希望眾生能夠早日破迷開悟、離苦得樂,早日圓成佛道。這是第二個目的。

第三個目的,希望把《無量壽經》弘揚光大。

為什麼?因為末法九千年,要靠這部經、這個法門救度苦難眾生。最近,老法師開始第五回講《大經科注》。昨天我是聽到第七集,我希望同修們也能抽時間,聽聽老法師第五回講《大經科注》,告訴我們一些什麼重要的問題。老法師為什麼在85歲那一年,放下了所有的大經大論,就是一部《無量壽經講》到底,一句佛號念到底?老人家這是在給我們做榜樣。

昨天,我聽老人家說,問問自己有沒有把握今生成就。師父說,沒有把握。我想同修們千萬不要誤會,說老法師講經說法這么多年,怎么往生還沒有把握呢?這是說給我們眾生聽的。老法師是在告訴我們,你有沒有把握今生成就。這可千萬不能錯解和誤解。好好聽聽師父講的第五回講《大經科注》,我覺得同修們會有很大的收益的。我這次試講《無量壽經》,就是希望把《無量壽經》繼續發揚光大。因為末法九千年的眾生,要靠這部經、這個法門,救度苦難眾生。這就是我試講的三個目的。

第四個問題,我怎樣試講《無量壽經》就跟大家匯報完了。

第五個問題,這部《無量壽經》的講稿,我寫完之後有什麼感悟。

我也想和同修們交流一下,也供大家學習參考借鑑。這部《無量壽經》講稿是1月2日中午正式完稿的。寫完這部稿以後,我真是感到如釋重負,一身輕鬆,心裡特別歡喜,不說法喜充滿也差不多。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受呢?

這部《無量壽經》講稿完稿之後,我的感受,在這裡告訴大家:

第一個感受,就是我寫這個講稿有如神助。

我用這四個字來形容——“有如神助”。我又把這個神字用上了,但是我該說的我還得說,怎么個有如神助。

那么多年,我在省政府工作的時候,大部分時間是搞文字工作,很多時候給省里打報告,給國家打報告,那個報告也都是萬八千的文字。但是那個時候的報告,和我這次寫四十萬字這部講稿比,沒法可比。我想,如果沒有神助,沒有佛力加持,這個稿我可能寫不出來。

你們想想,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寫這部稿寫了70天,每天寫八個小時,70天之內,這個稿是一次性成稿,中間沒有經過任何修改。我現在講的,就是我寫的這部稿的原稿,沒有經過修改。這個對我來說,應該是一個奇蹟。儘管我以前搞文字工作,寫過大部頭的材料,但是一次寫四十萬字的材料,一氣呵成,一稿成,從來沒有過。所以我說,這不是我本人有什麼能力,有什麼辯才,完完全全是佛力加持,這種感受我非常深刻。

我記得那天上午寫完稿以後,中午,看著那厚厚的一摞講稿,我都不敢相信這是我寫出來的。我問自己,這真的是你寫出來的嗎?你怎么寫出來的?冥冥中給我的答案是“佛力加持寫出來的,是你寫的。”

大家想一想,這是不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你想,不要說一天坐那寫八個小時,就是不寫東西,你就在那坐八個小時,是不是也感到會累的,會疲勞的。但是我在寫這個講稿的過程當中,沒有一次感到累,感到疲勞,越寫心裡越歡喜。我這個稿真是一氣呵成,出乎我的意料。我覺得是一個奇蹟。這個佛力加持,我這次用了一個新的辭彙來形容,是一種“無以言喻”的不可思議,沒法用語言來把它表達出來。究竟怎么個不可思議,我怎么說都不過分。這是我第一個最突出的感受,就是寫這部稿有如神助。

第二個感受,一支和合的護法團隊,是我這一次順利完稿的有力保證。

我這一次真是深刻地認識到了,和合的護法團隊是多么的重要。這可是經過這次實踐檢驗了。我從兩個層面來說。

第一個層面,我看得見的護法團隊。

就是我現在所在的這個道場,里里外外,我們也就十幾個人吧,包括做飯的、搞衛生的、打字的等等,全都算在內了,這是我看得見的護法團隊。就是這么十來個人的護法團隊,護持我順利地把這四十萬字的講稿完成了,現在又繼續護持我把《無量壽經》講圓滿。這支護法團隊,他為什麼能起這么重要的作用?在這裡我可以告訴大家,“和合”二字非常重要。

這次我感受到,我們這十來個人,大家想的是一件事情,努力的目標是一致的,就是要把這件事情做好,任何事情都要為劉老師寫稿、講經讓路。這一條,我的護法團隊,是完完全全做到了。70天寫稿的過程當中,我沒有受到任何干擾。我是在三樓寫稿,護法團隊的成員沒有極特殊情況,不會到三樓的。我是每天不吃飯不下樓。因此,那個環境確實是非常清靜,我集中精力把這個講稿完成了。

所以說,和合的團隊太重要、太重要了。如果沒有這支團隊的護持,我這個講稿寫不出來,這個《無量壽經》我也講不出來。我在這裡非常感恩這支和合的護法團隊。這是從一個層面上講的。

第二個層面,看不見的護法團隊。

我知道我的護法團隊,看不見的是無量無邊的。這又可以從兩個層面來說。

第1個,在網上聽我講課的這些同修們。

他們對我的那種支持和鼓勵,是我往前走的非常重要的動力。我在這裡實事求是地跟大家說,當我被攻擊、被毀謗、被謾罵最凶的時候,有同修可能問,劉老師,你有沒有想退的時候?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這個念頭我曾經起過。因為那個時候有點想不通。我想,七十多歲的人了,人家都在網上問你,你劉素雲圖個啥?意思是你七十多歲了,你出來咋咋呼呼的,你老實貓著得了。人家說的這個,我不是不往心裡去。所以那個時候,我也有往下退的那種念頭,但是這個念頭很快就過去了。

我問自己,你出來跟大家交流,你做這些,你說這些,你為什麼?你圖什麼?我自己給我自己的回答是,我什麼都不圖,我什麼都不求,名利和我一點兒不沾邊。我為了眾生,所以我要來說這些話,要來做這些事,我的心就安了。

我自己最了解我自己,我相信網上聽我講課的同修們,他們了解我的真心。至於對一些人所謂的不理解,我想要諒解他們,因為不可能大家對你都是讚嘆,都是表揚,是不是?我的理念不是這樣的嘛,你讚嘆我也阿彌陀佛,你毀謗我、謾罵我,也阿彌陀佛。

我只有一個願望,我不希望因為我,讓一個眾生生煩惱,這是我的真實想法。所以我非常感恩這個層面上的護法團隊,就是在網上支持我、鼓勵我,讓我繼續往前走的護法團隊。只是我沒見過面,我不認識。我在網上看到同修們的一些留言,真是讓我發自內心的感動。如果我的念頭轉不過去,我還想往下退,我一想起這些同修們的留言,我都不好意思往下退,因為大家對我寄託了太多的期望,我不能讓網上的同修們失望。這是一個。

第2個層面,就是看不見的眾生的團隊,我自己隱隱約約有點感覺,看不見的我那些護法們非常厲害。

這個厲害怎么理解?就是他們非常有本事。一直到現在,我看不見我那些眾生的護法團隊,但是我隱隱約約地有感覺,我知道他們的本事很大。如果沒有他們堅強的護持,可能我也早垮了。

二十多年,不是一帆風順走過來的,也是坎坎坷坷的。為什麼能走過來?這幾支護法團隊都起到了不可忽視的作用,缺一不可。

這三支護法團隊,就是:

一.我能看得見的、我身邊的護法團隊。

二.我在網上的護法團隊。

三.我看不見的、冥冥中的護法團隊。

因此,第二個感受就是這個護法團隊太重要了。

第三個層面,我覺得我最大的護法是阿彌陀佛、是釋迦牟尼佛、是上淨下空老法師,這是我最堅強的後盾。

在任何時候,我都能感受到佛菩薩對我的眷顧和鼓勵、加持。二十幾年來,這個感受,我是越來越深的。

所以第二個最深的感受,我跟大家說,我對和合團隊的認識有了進一步的提高。我這次把講稿順利完成,現在又開始正式試講無量壽經,我的所有護法團隊功不可沒。我這份講稿是整個護法團隊辛勤護持的勞動成果,也可以說是我們集體智慧的結晶。

那我是乾什麼的呢?我把我的位置說得很明白,我是一個代理人。我把同修們想要說的,通過我用筆把它寫出來。因為同修們知道,我現代化的武器一樣不會,手機還弄不明白呢,所以什麼“ipad”什麼的,這個名我沒說錯吧,好像叫“ipad”,這個我是一竅不通的。這一次我講這部無量壽經,小於就建議我用“ipad”,我說咱還是把握一點。我就舉了一個什麼例子呢,比如學腳踏車,跟頭把式的我剛會跑,你現在又給我換了個摩托,那我要摔跟頭的,咱們還是騎腳踏車比較穩當。

我的講稿,真的是一筆一划,一字一句寫出來的。我這次講,他們把我這個講稿給我打字了,說比較規矩一些。如果要不是這樣,我說不用打字,我就用我寫的那個稿講也行。所以現在同修們對我,每一個方面都在關心、照顧。

同修們可能說,劉老師這次怎么沒戴眼鏡呢?我在這兒跟大家解釋一下,我這次真想戴眼鏡講,為什麼呢?不是說我看不見講稿,因為九月份,自己不小心,從床上掉下去摔了,鼻樑子這兒卡了一個小疤痕,到現在它沒完全掉下去。我上一次講《真情無限,大愛無疆》的時候,哈爾濱的同修就看出來了,說劉姨你鼻樑上怎么有一個橫疤呢?我說摔了以後那個疤沒掉。所以這次我要戴眼鏡,就想用眼鏡把小疤痕遮住,不讓你們看出來,又替我擔心。

但是同修們說,老師,你不戴眼鏡我們覺得慈祥、親切,你一戴眼鏡我們感到嚴肅。那我說恆順,你們說不戴眼鏡好,我就不戴眼鏡。這個也可以說是我這次寫稿的一個奇蹟。我前邊可能跟大家說了,有同修知道,有的人不知道。我這個老花鏡,我是戴了多長時間呢?我算一算,大概戴了不到二十五年也差不多,我是四十多歲,不到五十歲就戴上老花鏡了。

為什麼戴的呢?我們的一個老書記,他要去配眼鏡,讓我陪著他去。他老伴也說,素雲,去吧,幫你大哥研究研究配哪個。我就去了。我這個老大哥他配了兩副,一副是花鏡,一副是散光。他配完了就跟我說,素雲,你也買一個吧。我說買這幹啥呀?他說戴著玩唄。我說那行,那我就買一個吧。我記著我花了18塊錢,我就買了一副眼鏡。我也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度數。

拿回辦公室以後,我好奇心強,我就把它戴上了。戴上一看報紙,這個東西挺好,報紙那字怎么變大了呢?這不就戴著玩嗎,戴一天、兩天,戴一個禮拜以後,拿不下去了,再一摘下來看字變小了。我這個老大哥說,不行你就戴著吧。所以,我四十多歲就把這老花鏡戴上了,一直戴到今年。

結果我這個四十萬字的稿寫完之後,就發生了這么一個奇蹟,我的老花鏡就摘掉了。我戴上老花鏡看字,就不如我不戴老花鏡看字那么清楚了,翻過來了。所以從現在開始,我以後可能就不用戴老花鏡了,它就跟我拜拜了。所以說寫這篇稿啊,為什麼我要把我的感悟跟大家說說,太奇怪了。你們怎么說我,我都不介意,我必須把實際情況告訴大家。這是第二個感受,和合的護法團隊。

第三個感受,怎么樣對待外面的精彩世界。

這個我事先沒寫稿之前,我沒有估計到,我不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一說精彩的外面世界,可能有的同修明白我在說什麼。我要告訴大家的是,外面的精彩世界,它成了我完成這部講稿的一個動力,不是我的阻力。因為這個事情,我是在什麼時候知道的呢,就是我大約寫這部講稿寫了一半的時候,那也就寫二十萬字左右的時候,我就知道這件事了,但是我跟周圍的同修沒說。他們也不知道我知道。後來這個窗戶紙怎么捅破的呢?

有一天,刁居士坐在床上生氣。因為刁居士在我身邊十年多了,我非常了解她的脾氣秉性。她這個人是心裡藏不住事,所有的喜怒哀樂,都在她這張臉上。我一看呼哧呼哧生氣呢,我說小刁啊,誰惹你生氣了,跟大姐說說。

不跟你說,怕影響你寫稿。

我說什麼事能影響我寫稿啊。你憋也憋不住。你等我寫完稿,還有二十來萬字呢,那你會憋壞的,你還是把它說出來吧。

尋思尋思:不說。我說,你不說就拉倒。

她一看我這個態度,還是憋不住,還是跟我說了。那我就跟你說說吧。

我說。那你就說吧,你只要把氣撒出來就好。

她說,網上有人批評你、罵你,全是造謠,不是真話。

我就笑了,我說小刁啊,你這么多年,這個定力也沒長點呢?就這么點小事你就放在心上,噘大嘴巴子生氣,犯得著嗎?我說這不是罵我,批我嘛。也沒罵你,也沒批你,和你有啥關係呀,你何苦生這么大氣呀?

她眼睛瞪圓了,大姐你知道了?

我說我知道了,我比你知道的早。

那我怎么沒看出來?

我說,你想讓我怎么表現讓你看出來?我也像你一樣,噘個大嘴巴子呀?我說準備個油桶,誰噘嘴巴子給誰掛上。逗她開玩笑,要不她不開心。

她說那你怎么沒生氣呢?

我說幹嘛生氣呀?嘴長在人家腦袋上,人願意說啥就說唄,你自己不了解你自己嗎?!我說,我了解我自己,你也跟在我身邊十來年了,你也了解我。

她說,正因為我了解你,我才生氣呢。他們憑什麼造謠?

我說,你認為是造謠,人家說的還認為是實際情況呢,是不是?就是不是實際情況,說錯了,那咱們也應該諒解嘛。你怎么心量這么小呢?

小刁說,我不像你那么心大,我不知道你心這么大。

我說,我告訴你們了,我的心像虛空法界那么大。這點小批評、小謾罵都受不了,那我二十多年學佛就白學了。現在我相信自己,這點定力還是有的。

這個事就是這么捅破的,要么他們誰都不知道我知道這個事。

後來我就跟他們說了,我說我的態度是這樣的,你們要是知道了,想不開,你們可以跟我叨咕。放心,不會影響我,也不會影響我寫稿,也不會影響我將來講這部經。如果你們自己能把它量得開,能想得明白,你們就不用跟我說。那就是你們自己能擺得明白,說明你們長進了,定力增加了。這個得鍛鍊,定力也是日積月累的。十幾年前、二十幾年前我要遇到這事,那我自己都得暴跳如雷。憑什麼?是不是。我說,現在你們看我態度,平和不平和?

我覺得這件事情,對我這次寫稿和對我這次講經,真的沒有起一點負面的作用。我真得感謝這些同修們,他們一給我消了業障,二給我增加了前進的動力。你說不應該感謝嗎?你們應該能感受到,我說的是真話,不是假話。

前段時間,我說我每天繞完佛,專題一個回向就是這個內容,到現在我仍然是這樣做。每天早上繞佛之後的回向,第三個項目就是給這些同修們回向。我想,只要我用的是真誠心,早晚有一天,會把他們感化過來的,感動過來的。實在感化不了,感動不了,那說明我自己修得還不行,我繼續好好修。當我成佛那一天,一定會幫他們一把。這就是我的真心話。

我現在覺得,這樣的小小的干擾也好、阻撓也好,不會影響我講這部經的。因為現在,沒有任何人、任何事情,能夠阻擋我做我想要做的事情。我現在想要做的事情就是兩件事,一是把《無量壽經》和阿彌陀佛佛號繼續弘揚光大。二是把一個真實的上淨下空老法師介紹給一切有緣眾生。這就是我要做的兩件事,這兩件事是任何人、任何力量都阻擋不了的。

我曾經說過,我說,我既然入了佛門,我就要說佛門的話,做佛門的事,我不會給佛門抹黑。不是說荷擔如來家業嗎?如來的家業是什麼?如來的家業就是度眾生。你離開了這個,你何談荷擔如來家業?我們每個人說話要算數的,不能喊口號。我現在覺得,我要兌現我說過的每一句話。弘揚正法、護持正法是我生命的全部。

下面的一句話就算是我自己的一句名言吧。我常常用這句話來鼓勵我,尤其是當我遇到磨難,有點過不去坎的時候,我就把這兩句話拿出來問我自己,這是不是你說的,你說的話算不算數。

哪兩句話呢?“我的一切都是屬於苦難眾生,沒有一樣屬於我自己。”

這就是我自己的名言。我時常就是用我自己的這兩句名言來鞭策我自己、鼓勵我自己,一旦我有點想退的時候,這兩句話絕對起作用。

我這一輩子最大的一個特點也好、優點也好,就是我不打妄語,我不說空話。我做不到的我一句不說,我說出來的我一定去做到,這是我一個非常明顯、突出的性格特點。到現在我仍然堅持這條路,我要繼續走下去,我說過的話一定要算數、一定要兌現。這是第三個感受,外面的精彩世界是我的動力。

第四個感受,寫這篇講稿誰最受益?

我自己最受益。寫完這篇講稿,第一個受益的人是我自己。我這篇講稿寫完以後,大部分同修誰都沒有看到過。除了有同修給我打字的時候,看到了我這篇講稿,沒有讓大家普遍地都可以看。我的意思是我講完了以後大家隨便看。因為你聽完了,可能你印象更深一些。光看講稿,你的感受不會太深的,我不想讓大家吃“夾生飯”。所以我對同修們說,在我講之前,最好你們不要看,留一個餘地。這就是我的真實想法。

為什麼說第一個受益的人是我,我還得給你們講講我的真實感受。因為剛開始寫這篇稿之前,我自己信心不是太足的。現在我能不能告訴大家,我為什麼想講這部《無量壽經》,它有個緣由。這個緣由是什麼呢?

很多同修不知道這個緣由,就是去年的十月中旬,有一天,突然是念頭,還是靈感,還是冥冥中的一種加持,我不知道。我只能把真實的情況跟大家說,你們可以幫我分析,到底是一種什麼情況。那是一天中午,快到吃中午飯的時候,我很困,我就回床上躺著去了。在這個過程當中,你說我睡著了,我覺得沒完全睡著,那時候也就差十五分鐘左右就該中午吃飯了。你說我沒睡著吧,我似乎又不是非常清醒,那個時候就是介於似睡非睡之間的那種情景。不知道誰告訴我說,就一句話:“你該講《無量壽經》了。”就這句話,我立馬還反駁了人家一句:“我沒那個本事。”就是兩句話的對話。一個是告訴我,你應該講《無量壽經》了。然後我馬上說,我沒那個本事。後來,這個事我確實放心裡掂量了,咋回事呢?這是真的呀,還是假的呢?

有一天,我就跟道場的兩位同修說了,我說我這個感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兒。這兩個同修一聽,馬上興高采烈地說,老師,你就是該講《無量壽經》了,這機緣成熟了,這不都點化你了嗎?!我還是跟她倆說,我說不行,我沒那本事,我哪能講《無量壽經》啊。這兩個同修教我一招說,你不是有事都問阿彌陀佛、問觀世音菩薩嗎?這回這么大事你咋不去問呢?我說這個主意好。

所以那天我真的去佛前問去了。我說這么大的事可別讓我打妄語呀,到底是咋回事,誰說的呀?如果是佛菩薩點化我的,那就告訴我明白一點。因為我傻,我不會分析,我不會理解。我就求阿彌陀佛、觀音菩薩,如果是佛菩薩點化我,就告訴我準確一些。如果不是佛菩薩告訴我,就沒有聲息,我就知道了那不是佛點我的。

結果那次吧,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真的就給了我四個字。這四個字,你說,我說還是不說呢?我說吧,吹牛,是不是?不謙虛。我不說吧,真實情況還真是那么說的。

請同修們原諒我,這四個字我暫時先保密。好不好?如果若干年以後,機緣成熟了,你們還記著這件事,我再告訴你們這四個字是啥。我這四個字,我只告訴道場那兩個同修了。我在這裡,我也請這兩位同修幫我保密,別把這四個字說出去,好不好?路,咱們接著往前走,但是這四個字暫時給我保密。到我該說的時候,我一定會告訴大家的。

我寫這篇稿,為什麼到現在我覺得那種法喜充滿的勁兒都沒過去?我告訴你們,我吃飯的時候我一到齋堂,同修們都在那基本都坐好了。我一進屋,同修們就說,劉老師,您今天怎么這么漂亮,滿面紅光,你那個臉都像孩子臉似的。

實際不用他們說,我自己的感覺也是這樣。但是,我不能說呀,那種心裡的喜悅溢於言表。我不用說,他們都能看出來了。我就告訴他們,我說你們知道我今天為什麼這么高興,為什麼這么漂亮嗎?你們知道我幹啥去了?他們說,老師你不寫稿呢嗎?

我說,你們說我寫稿呢,我告訴你們,我到西方極樂世界旅遊去了,我觀光去了。他們的眼睛瞪圓了,老師給我們講講怎么回事!我說,我現在給你們講,可能我沒有那么多語言、那么多辭彙,我不能表達出來。我心裡知道,那一種感覺是什麼呢?似夢非夢、身臨其境。我就想了半天,我想出這么八個字“似夢非夢、身臨其境”。

當我寫到西方極樂世界那一大段的時候,我真的就像隨著那個旅遊團到各個景點去旅遊、去觀光去了。我當時一邊寫一邊想,我得好好看看,我看明白了以後,我就代表同修們,我給你們踩點來了。哪個風景點最美、最好,最適合你們去,我回來講給你們聽。你們就不走彎路了,抄近道,直奔那最美的景點,我當時就是這種心態。最美的景點是哪?當然是西方極樂世界了,是不是這樣?所以我整個寫這個稿的過程當中,我就是旅遊。

我不單單去西方極樂世界旅遊了,那好的景點你看了,那不好的景點你也得去看。你看明白了,好回來跟同修介紹,讓他們上哪個點,不上哪個點。

有一天,我又下樓吃飯了。同修們一看我,老師,你今天不舒服吧,今天臉色這么不好呢?我說又被你們看出來了。我說我今天上哪去溜達去了,沒上西方極樂世界。你們能不能想像到,我上哪去溜達去了,去觀光去了?那你不能光上好地方啊,那不好地方你也得去看。

就像我上次胳膊摔斷了以後,我去做手術。人家把我推到第一道門,那是待手術區,就是手術室還沒倒出來,你先擱這等著,這是我理解的。然後我就是什麼心情呢?我來旅遊來了,我來觀光來了,我看看這是什麼地方。如果這個地方好,我告訴你們那地方不錯,可以去。如果這個地方不好,我告訴他,那地方不能去。

我在待手術期間,就那么二十分鐘左右吧,我是什麼感受呢,這不是人間地獄嗎?因為我做的是骨科手術,到那個地方除了割胳膊就割腿,不就這個地方嘛。所以我說,這個地方是人間地獄,我得好好看看,看明白了回去給同修們介紹,那個地方千萬不能去。

我這回寫這篇稿,那種心態、那種境界又出現了。

那天,他們說我臉色不好,問我是不是不舒服。我告訴他們,實際那天我上哪溜達去了?我上地獄去溜達去了。上西方極樂世界溜達完回來,紅光滿面、興高采烈。從地獄溜達完回來,因為那一段就寫地獄怎么回事,三惡道怎么回事,所以他們就看我臉色不好,這很正常的。

你比如說,“邊地疑城”,這些地方你既然去了,都要看看嘛,要看個遍。是不是?

所以我這次寫這稿,真的,第一個受益人真的是我自己。因為整個這70天的過程,我就是在觀光旅遊,哪個點我都看了。所以我有信心,我把最好的那個點,介紹給我的同修們。那不好的點,我一定勸你們千萬不能去。我勸你們上哪?勸你們上西方極樂世界。天道都不能去呀!人天兩道就是三善道里最好的了。上天道,我都勸你們不要上天道,不究竟、不圓滿,到時候還得往下墮落。而且是你到天道以後,你享受,你就忘了這六道輪迴的苦了。從天道到時候直墮地獄,那個可是沒研究、沒說的。

我看明白了,我告訴你們,一定要今生了生死出輪迴,一定要去西方極樂世界,回歸自性、回歸常寂光土。這是我一定要苦口婆心,勸導我的同修們,就這個西方極樂世界是最好最好的景點,一定要上這個地方去。

我自己寫完了這篇稿子以後,我感到我的境界又提升了一步。過去每發生一件什麼事情,小刁都跟我說大姐,你比如說我胳膊摔傷了做手術,她說,大姐你這次手術完了以後,你就上了一個大台階。我說,我摔傷了你擱那沾沾自喜呢,還說我上了一個大台階。她說,我的感受就是這樣的。所以說,每當遇到一次什麼磨難也好,怎么地也好,真的都是一次提升的機會。

我這次寫這個稿,我明顯地感到境界又提升了一步。表現在什麼地方呢?衡量就是我的心態如何。這幾年我的心態是越來越平和,寫完了這部《無量壽經》講稿以後,到現在我就覺得我的心態的平和、寧靜、安寧、祥和,反正所有的好詞,我都想給它湊合到一起來說,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明顯、都突出。

遇到一些什麼問題,智慧來得快了。我這么說,可能淺顯易懂一點。如果要擱以前遇到一些個難題,可能我得轉轉,這個問題該怎么辦,該怎么辦?寫完這篇稿以後,我自己明顯地感受到,遇到什麼難題那個智慧立刻現前,不用我轉腦筋了,不用我去琢磨、去想了。

真是非常美妙、非常美好、妙不可言,就這種感受。你說只有我自己能感受到,我想如果你們聽完這部經,可能你們也會有一定的感受的。你們的境界也會有提高的,只是提高的程度不一樣而已。聽明白多的,提高的就多一些;聽明白少的,提高就少一些。人人都會有提高的。

我希望抓住這一次機會,不是因為劉老師講,我就要求你們要好好地聽,不是這樣的。我真是真心誠意地,要把我二十多年學佛的東西和盤托出,原原本本地教給你們。哪些你們有用的,你們就揀去;沒有用的,你就給它舍掉。這就是我最最真實的想法。

說到境界的提高,這么說吧:

第一個,我覺得我離西方極樂世界越來越近了。

第二個,我離阿彌陀佛越來越近了。

現在不是近了,寫完了這篇講稿,我覺得我和阿彌陀佛融為一體了。阿彌陀佛就是我,我就是阿彌陀佛。

我記著昨天我說了三句話:“阿彌陀佛是我的心,阿彌陀佛是我的願,阿彌陀佛是我的行。”你想想,心、願、行和阿彌陀佛都相應了,那是不是阿彌陀佛就是我,我就是阿彌陀佛?!

第三個,回家的日子指日可待了。

我說這句話大家不要誤會,說劉老師是不是又琢磨要往生了、要回家了?不是的。回家的日子指日可待了,這個指日可待,誰說了算呢?阿彌陀佛說了算。上次因為我想往生,小刁急眼了,不是去問師父嗎,我劉大姐要往生,師父您說行不行?師父給她回答說:“現在她說往生不好使,阿彌陀佛說了算。阿彌陀佛不來接她,她往生不了。”這小刁就樂呵了,這回你往生不了了。我現在沒有這個念頭,我想要什麼時候往生。既然交給阿彌陀佛了,阿彌陀佛說了算。但是這個日子是指日可待的,對不對,所以大家不要擔心這個。

我這三句話,我覺得比較貼切,就是離西方極樂世界越來越近了,離阿彌陀佛越來越近了,回家的日子指日可待了。這是我真實的想法,就是我目前的心念就是這個。這是我寫完稿的第四個體會。

第五個,我想跟大家說說,怎么樣繼續走好人生路,怎么樣繼續走好學佛的路,怎么樣繼續走好成佛的路。

為什麼這個感受我要和大家說?因為師父老人家給我的任務,就是要給眾生做個好榜樣。這句話我是牢牢記在心裡,一天一時都不敢忘記。所以那個時候,我不是跟師父說嘛,我說:

恩師恩師請放心

弟子日日在精進

為了眾生離苦厄

弟子不敢掉輕心

這是幾年前我說的四句話。現在這四句話,我仍然牢牢地記住。你看這幾句話,我沒有寫在稿上,我是直接對你們說的,它已經印在我的心裡了。我一天也不敢鬆懈,我鬆懈我覺得誰都對不起,尤其是我對不起師父對我的期望和信任,我也對不起廣大同修們對我的期望和愛戴。我一天也不敢輕鬆,我每天都在做我所做的事情。按刁居士說的,你白天干你白天干的事,晚上乾你晚上幹的事。你看我就這樣,黑天白天我都不閒著,我還不疲勞。你們看出我有疲憊的樣子嗎?沒有。為什麼?佛力加持,是不是。

人的精神頭,說“人逢喜事精神爽”。剛才我一開始我就說,今天還得繼續神采飛揚,這不就飛揚嗎。你要愁眉苦臉的,你想飛揚也飛揚不起來,對不對?所以,我就想,一定把老法師對我的囑託牢記心中,把它落實在實際當中。

現在呢,三條。

第一,做人,要做個好人。

這條我基本上,應該說基本上做到了。

第二,做修行人,要做一個好的修行人。

我現在這個應該做到了百分之八十左右吧。我不知道這個評價是不是高,我努力要做一個好的修行人。

第三,要做一個成佛的好榜樣。

我掂量來掂量去,這個好榜樣怎么做呢?我一看,海賢老和尚給做出樣子了,預知時至,自在往生。你說這是不是好樣子?我姐姐劉素青老菩薩做樣子了,預知時至,分秒不差,自在往生。你說兩個好樣子都在這呢。那我要給大家做一個成佛的好樣子,拿什麼來表達呢?就得像海賢老和尚,像劉素青老菩薩這樣,到我往生的時候,一定是預知時至,自在往生。這才是我三個樣子,我就圓滿了。

做好人的樣子,做好修行人的樣子,做成佛的好樣子,這三條我就圓滿了。現在這就是我的努力方向。

我記得我跟大家說,1月4號我和老法師通電話的時候,師父第一句話就問我,你有沒有把握今生成就?我非常驚訝。因為這個話,八年多,我從見師父到現在八年多,師父從來沒有這么直接地問過我,這次電話里是直接問我這句話。我當時心裡一愣,但是我沒打喯兒,我立馬回答,我說師父,請您老人家放心,我今生有信心一定成就自己。師父高興了:好好好,好好好。

我現在在這裡跟大家說,什麼意思?你們以為師父是在問我嗎?不是的。我理解是這樣的,師父在問我們每一個學佛人。你如果是這樣理解了,就對了。你如果理解成那是老法師跟劉老師說的,和我沒關係,錯了!你不會有長進的。你就認為師父直接是問你,你有沒有把握今生一定成就?你怎么回答師父?反正我回答是非常堅定有力,一點沒打喯兒,一點沒猶豫,我就直接回答了。因為這是我的人生目標,我一定要達到這個人生目標。

昨天,我聽師父老人家講(淨土大經科注)第七集的時候說,,你拿沒拿到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護照、通行證?以前有的同修不理解,因為我以前講過,我說:“你拿沒拿到這個通行證?”有同修理解錯了,以為就是真的發一個什麼通行證之類的呢。實際這不是一種比喻嗎?就是如果你堅守持誦《無量壽經》這一部經,堅守念阿彌陀佛這一句佛號,你就一定拿到了這個護照和往生證--往生極樂世界的通行證。是不是這樣。

我們有些同修,聽經聽了這么多年,真的有同修沒聽懂,他把師父的話誤解了。所以我現在越來越理解了,為什麼開經偈里說“願解如來真實義”。我們這些個凡夫,真把如來的真實義給扭曲了、曲解了、誤解了、錯解了。佛菩薩都流眼淚呀,我們真冤枉了佛菩薩。所以我們一定要正確地理解佛菩薩的教誨。

為什麼讀經不讓你去研究?你一研究就是你凡夫的知見。那不是佛菩薩的意思,是你的意思。佛所說的話,佛所給我們留下的經典,什麼意思?沒意思,真的沒意思。可能我這句話,有很多同修都不理解,那佛經怎么是沒意思呢?佛真的沒意思,他是應眾生的根基,是隨機說法的,你不能硬套。

因此我一再說,學佛一定要活學活用,別把佛學死了。過去我們學毛主席著作,不提倡活學活用嗎。這是一個道理,別把它學死了,守戒也別把它守死了,就是這樣的。

作為我來說,我就應該永遠記住,老法師第一次啟講《大經解演義》的第一堂課,我和師父斜對面坐著。說實在的,那時候我聽師父講《大經解演義》,不完全能聽懂。尤其是聽到師父說,一定要“獨善其身”,然後呢,還要“兼善天下”。就這兩個詞我當時沒聽懂。但是我注意到了,師父說了兩次這個詞,獨善其身和兼善天下,兩次師父都拿眼睛看了我一眼。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誤解師父的意思了。我就覺得師父這兩句話,是跟我說的。但是,我又沒明白是什麼意思。隱隱約約覺得,獨善其身就是把自己的事做好吧。我就理解得比較簡單。

後來回去以後,我就查了字典。這兩句話什麼意思?我明白師父說的什麼意思了,就是:你今生最底線,你一定要獨善其身。這個獨善其身的最底線是什麼?就是你一定能今生了生死、出輪迴,能夠脫離六道輪迴,這就是獨善其身的最底線。如果你突破了這個最底線,你這一生就白走一遭了。

為什麼還要兼善天下呢?有的同修開悟得早,證果得早啊。那你開悟了、證果了以後,你應該怎么辦呢?應該幫助還沒有開悟,還沒有證果的眾生,讓他們明理。幫助眾生開悟,幫助眾生證果,這是已經開悟證果以後的菩薩們的一個任務和使命,就不能自私自利。說我證果了,我開悟就可以了,那是不可以的。就是你在完成了獨善其身的基礎上,一定要兼善天下。所以這也是我下一步,要繼續往下走的,要堅守的一個原則。

到現在為止,我覺得我不是一個自私的人。我知道什麼,如果能跟大家說,不是泄露天機,我會不保留地跟你們都說完全的。但是有些時候呢,如果涉及到是天機,請同修們原諒,那我不能說,我說了以後對誰都不好。

因為這個問題呢,以前我是一點不懂的。那是一九九幾年吧,那個時候我就知道好多事。我以為我知道的大家都知道,所以我上辦公室,我就跟人家說,報告新聞之類的。人家問我這是哪兒的新聞?我想怎么說呢,還得說真話,我說這是劉素雲廣播電台廣播的新聞。後來隔了好幾年,有人跟我說,你有些話不能往外說,你知道的不等於別人知道,你說了是泄露天機。那時候我可緊張了,我說,我也不知道哪條是天機,哪條不是天機呀,也沒告訴我呀,我以為都可以說。所以從那以後,我怎么約束自己呢?我啥也不說了。我們辦公室的老同志問我,素雲,最近咋啥也不報告了呢?我說那不能說,那是天機。我就照本實發了,我說天機不可泄露。所以從那以後到現在,我基本上是比較謹慎的。有時候,可能還能不經意地吐露出一點,要不人家咋批我神通呢,所以這個都很自然的現象。

我跟大家說的意思就是,好好念一句阿彌陀佛佛號,好好地讀這一部《無量壽經》。老法師85歲把所有的大經大論放下了,就堅守這一部《無量壽經》,堅守這一句佛號,這就是老人家給我們表法。能不能看明白?老法師都這樣做了,我們還有什麼別的想法?我們就跟著師父走,是沒錯的。

今天的時間到了。囉囉嗦嗦跟大家說了這么多,但願大家聽了以後能生歡喜心,能夠法喜充滿。

我希望每個同修,每天都神采飛揚,這就是我們學佛人給眾生做好榜樣。

感恩大家。

阿彌陀佛!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