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大德居士

馮馮:從質子分解推論識能與輪迴


時間:2018/4/18 作者:淨山

作者:馮馮

去去來來 / 謄錄

“物質不滅定律”是人所周知的現代物理學著名定律之一,它指出宇宙中的一切物質都不會消滅,只是從一種形態轉移到另一種形態而保存。

就是對科學未能深入的人,也多少能領會物質不滅定律的基本觀念。最淺顯的例證無過於這樣的一種事實過程──鄉下人種地,使用人糞及 豬牛雞鴨的糞便作原料,堆在農作物的根泥,糞便漸漸分解;但是它並非消滅,它分解為水分,析出其所含的礦物質。細菌作用使它所分解出的氮氣、沼氣……等,溶入土壤,被植物吸收;它的氮、磷……等元素,在植物體內被細胞吸收作為營養,作為新細胞的構成 的一部分。農人又常將貓狗等動物屍體埋在果樹根泥,屍體被細菌侵噬之後,腐化分解。每一個細胞都已被破壞,但是細胞內的構成元素,被果樹吸收,成為組成果樹的新生命構成的一部分,所以有死貓死狗為肥料的果樹特別肥壯,果子特別肥美。這樣的物質循環,是人人都知道的。

廣東的山野有一種野生漿果,廣東人稱之為“稔子”,學名叫做“桃金孃”,粉紅的小花謝落以後,結成姆指大小的花盆形漿果。果肉紫紅,香味濃 郁,甜如蜜糖。在山坡上放牛的牧童最愛采吃它,吃得一嘴一臉都染成了紫色。這種“ 稔子”,以長在亂葬墳地的墳頭上或墳邊最多,所結的果子也特別肥大鮮艷香甜;因為它的根深入了墳內,吸收了死人屍體分解出來的各種元素。愛往墳地采稔子 吃的頑童們,一些也不知道所吃的果子含有吸自死屍分解的養分。從死人到稔子,再進入玩童腹中,消化吸收,成為頑童長大所需的營養之一,這是物質不滅 和物質循環的淺近例之又一宗。

一根火柴被擦點著,燃燒時,它發出的熱能和氧化的磷等,都化為最小的分子,消失於空氣之內。我們感覺到火柴已經毀滅,不再存在。但是,實際上,它只是產生化學變化,它的物質並無毀滅,只是轉位成為空氣內的一部分。它析出的二氧化碳、一氧化碳、氧化的磷或硫,都變成了細微的、肉眼不能見的分子,加入了大氣。在物理學上來看,它的能量並沒有損失,只是轉位及擴散。它的各元素分子,可能被樹木或花草等植物吸收,也可能被動物呼吸吸收。植物吸收它的二氧化碳,經葉綠素的作用,與陽光合成,發生光合作用,把二氧化碳變成糖,做成營養,而把這一有機化學過程的副產品──氧氣,放出於空氣中。所以樹木是 製造氧氣之源。世界上最大的氧氣工廠,是巴西亞瑪遜河流域的原始森林,與加拿大的天然森林。這些森林放出氧氣,使空氣清新,供給動物生命所需。動物吸入空氣,熱血動物血液內的紅血球將空氣內的氧氣,運輸到全身細胞內,促助新陳代謝,放出二氧化碳,又經 由靜脈運到肺部呼出。二氧化碳於是又回到空氣當中,成游離狀態,又再被植物吸入。這是一個永恆的循環,在循環的過程中,各種元素都沒有消滅,只有被不停地運用和不停地轉位。

上述的物質不滅情形,都經過科學實驗證明,但它只是化學變化,並不是核子物理變化。在化學變化過程中內,只是各種元素的原子的相互作用,或結合組合成新的共存狀態,或分解散開。氧還是氧,氫還是氫。兩個氫原子和一個氧原子結合成為水,但是從物理構造來看,它的每一個原子並沒有改變其基本結構。水的氫氧原子內部 結構都未發生變化。氧的原子依然是含有一個原子核,外圍有兩重電子軌道,共有八個電子在繞著原子核鏇轉,原子核內依然是有八個質子。氫的原子外圍軌道只有一層,只有一個電子在繞轉,原子核內只有一個質子。氫氧的結合(只是電子的交換),並未發生核子內部的變化。核子變化是核子物理學變化。

各種物質生命的朽滅,都是化學變化。一個人死後,他身體的幾億個細胞,都失去了生命力量的新陳代謝作用,也失去了抵抗細菌的能力,因此他腐爛、分解。內臟、皮膚、肉體……等先腐化,骨骼、牙齒、毛髮需較長時間才分解。從生物學觀點來看,他已經不再存在;從化學觀點來看,是化學變化。他身體的細胞內的元素,例如:二氧化碳、鐵、磷、鈣、鎂、矽、銅、銀 、金、鎘、鉛、鋁、硫……等,一切他曾經從食物吸收來的元素,全都又再回到泥土和大氣之中,被植物、動物吸收,而重組形成另一些生命形態內部的一部分。這應可以作為生死流轉輪 回再世的一面觀。當然,用這樣浮面的簡說,還未具有輪迴說明力量,這裡只是序論,下面當再有更多的論證。

現在要認識清楚的是,這種肉體死亡腐化的過程是化學變化,並非物理變化。換言之,肉體死亡,是一種生物學死亡狀態,是一種化學分解作用。它的各種元素並未發生核子變化。氫還是氫原子,氧還是氧,鐵還是鐵,磷還是磷……余此類推,除非死者能夠自身內迸發三昧真火,使各元素髮生核子爆炸(詳見拙作“三昧真火”, 搜於《禪定天眼通實驗》一書),一般人自然不會自發三昧真火那么數千度的核爆高溫的。一般人死亡以後,身體細胞內組成的一切元素都會分解出來,與大自然重新結合組合。

這裡有一個很要緊的問題,就是,怎么樣證明這些元素並沒有朽滅?從科學觀點來看,元素及原子均不會朽滅,但必須也從物理學觀點來予以證明才行。核子爆炸以後,次核子的各種質點,是否仍然存在?是否也會朽滅?如果不能從核子物理學來證明次核子質點不會朽滅,物質不滅定律就仍然存在一個可疑的問題。

當代先進科學家們已經在這一方面,默默地進行了不知多少千次物理實驗,企圖研究及追尋核子物理學上的最大疑問之一:到底物質的最小質點會不會朽滅?實驗證明了,質點是不會朽滅的,只會分解轉位。

最新的核子物理學實驗,已多次證明了色與空的相通關係(詳見拙文“W粒子與Z粒子的發現證明佛說色空關係”,本文不贅)。從色轉到空,實際上是空間的轉移,並非毀滅──在我看來,“空”是未知的 復度超空間──科學家 們對這一點,自然比我所知更深。可是他們仍需要另一種實驗來證明,最小極微的物質質點到底怎樣分解轉位?

宇宙是從大爆炸開始的,宇宙因超級核爆而膨脹,並演變出各種我們已知及未知的空間,可是脫不出佛說的循環──成住壞空──總有一天,宇宙內各別的星雲漩系會核爆炸而“壞”,從“壞”再到“空”。佛已知道:“空”並不就是“滅”,“空”仍會生“有”,空有是循環不息的。現代科學已從核子物理學與太空科學證明了這種宇宙循環,也證明了 復度空間的轉移。物質質點的消失,其實是轉移到另一空間去了。也許是第十一度時空空間,也許是十一度以上未知的高度時空空間。

我判斷:所謂“空”,在宇宙物理學來說,只是未知的高度或復度時空空間,只是我們的“未知”,而並非絕對的“無”;或者是我們已略知的“反物質”空間;或者是尚未知的“非物質”空間。所謂色與空的對比,從物理學觀點來看,可說是以我們的六識作為衡量基 準的劃分,或許這可以作為片面地解釋之一。

為什麼佛教以空觀作為修行方法與手段?因為達到空境以後,我們的腦波電磁力自然就能與宇宙中的各種高度空間──包括“反物質”與“非物質”及更高的空間──溝通,從茲而獲得超自然智慧識力“阿賴耶識”,和一切世間視為“不可能的”、“怪力亂神的”超感超自然能力。例如天眼通、天耳通、宿命通、 無漏通等所謂“神通”──其實都不是神通,都只是本來就有的自然狀態及本能。

溫哥華與香港的物質空間距離是六千多英里,與北京的距離亦然,與倫敦相距一萬英里,與巴西距八、九千英里。一個人怎可能在溫哥華看得見各地的什麼人有什麼病?住的什麼房子?在世俗物質觀念來看,當然是不可能的。但是,這些地點之間的其他空間距離都等於零,這是一般人所不知的。在超級空間內,並沒有時空。較為淺近的例子是拍電報,電磁波在半秒鐘之內已可從加拿大拍發到上述各地。電磁波並不是循一般物質地球空間進行的。人人都知光速乃已知最快的速度,卻不知光子的射行不是循物質媒體進行的。腦波的存在,已是眾所周知的事。醫學上 有腦波檢測機(EEC)可檢驗腦波。最新科學已在實驗用腦波發電;美國太空署的科學家們已經開始設計未來的“腦波操縱太空船”,預 料在公元二零五零年左右可以實現。腦波射出的“極微”體,具有相當高的“能”──例如佛陀眉心射出的白色毫光──已經為當代科學家所認識及計畫予以運用。不過,停留在十六世紀科學觀念及冥頑於“子所不語”觀念的人,既無知又落伍又固執,以其無知來否定一切未知!妄指一切“神通”是“神怪!”“妖魔”!

關於腦波,我將另文再詳談,本文只是附帶提及── 一提到次核子物理,總難免提及“心力”、“腦波”,這些的確都是次核子的極微高度空間的自然現象之一。要詳論,當非本文範圍之內。

回到本文的主題吧!

在找尋超十一度空間的努力上,當代尖端科學家不遺餘力地進行各種實驗。從實驗上,物理學家已經獲致共同結論之一就是,已經發現肯定有十一度空間,並且還有更多更多尚待探討的高度空間。科學家已從實驗證實了:電子是“不滅”的!電子只是進入了不同的空間!電子的“不滅”,可算是 對於物質不滅定律的一項物理學有力證明。

科學家已經知道質子與中子也是“不滅”的,只是分解為“極微”而再生。

或許仍有一些較少接觸新科學的讀者,不知道什麼是質子、中子,那么我們不妨 簡單地贅述一下:物質的構成最小單位,已知者為原子;但是原子並非極微,原子內的構成有核子在中心,電子在周圍繞轉,情形略似行星繞日而運行;而核子內的構成有質子(又稱正子),其數目與外圍的電子相等,電荷相反──電子荷負電──又有中子,中子是質子與電子的和。但是比質子更小的是微子(夸克),膠子……等,還有虛無的微中子(詳細請見各篇拙作)。

佛經對於物質宇宙的構成,在幾千年前就已經說過:物分至極微,極微再分入空。甚至於中國唐代三藏法師玄奘,在其大唐西域記內也提及:

“……第七分以至細塵,細塵七分為極細塵,極細塵者,不可復析。析即歸空,故曰極微也。”(大唐西域記卷二“三國”)

奇怪的是,朱熹、王陽明等學者格物,卻越格越把科學“格”掉了。宋明以降,科學漸微,中國古代的科學領先全世界,都被些老夫子領導成為落後國家之 路。別說從前,就是當今也還有不少王充、徐桐或胡適呢!多少老夫子或未老先衰的夫子,還在極力反對別人探討佛學內的科學先知真理;和反對以科學觀點來論證佛學。

科學家已從實驗知道,核子內的中子是不穩定的,它會分解成為三種更微的質點;質子(Proton)、電子(Electron)、及一個虛無的微中子(Neutrino)。這樣說來,也是證明了物質不滅,及色轉為空(以微中子為最佳一例)。質子有可能分解為微質子(Positron——實際上是荷正電的電子),及一對“微中子”,但是此一過程很少能有實驗予以證明。

在近十年以來,核子物理學界對於質子分解的新理論越來越多,有些理論推斷;質子是會自然分解的,壽命大約是十的三十次方(百萬億兆)年,(那數字大到我已不知如何用中文寫出),我們這“當代宇宙”的年齡大約是一百億年,儘管如此長壽,到底也並非不朽的;但是,迄今還未有人見過質分子分解的情形。

核子物理學界極有興趣求證此一點。實驗物理學家們從事求證此種理論,所採用的方法迥異於一般基本物理實驗。通常,高能物理實驗使用高能質點光束來撞擊於偵察器之內。但是,這項新實驗的方法卻反其道而行之──儘量設計避免質點光束散逸的質點撞擊儀器。科學家在地下建造了巨大的實驗隧道管系來進行此種新實驗。

說到這裡,我我不能不再大略講一下物質不滅定律。該一定律就是:物質的質與量是不變的,能量、電荷、直線運動量(Lineal Momentum)、角度運動量(Angular Momentum),這四種能不變,就是維持物質不變的力量,若無此四種力量,物質會朽滅的。一粒游離的中子若無上述的四種力量來維持,也是會朽滅分解的(分解的前後,其電荷均等於零)。但是,電子是不會朽滅分解的,因為它是含有電荷的最小質點。

物質不滅定律(Conservation Law)實在本來名叫“物質保存律”,它的四個原則適用於一切物理,是經過物理學界累積實驗證實的基本物理定理之一。根據此一定律,質子倘若分解成為一個微質子與兩個微中子,仍應保存其能量、電荷、直線運動量與角度運動量四者的能量不變。但是此一不滅定律對質子似乎不大適用,質子的穩定情況頗令科學界感到困惑。

在一九三零年代,物理學家赫曼?威爾(Hermann Well)、史保(E.C.G.Stuckelberg)及威格納(Eugene P.Wigner)三氏,企圖用一種“新物質不滅定律”來解釋質子的穩定情況。他們將質子與中子列為“卑子”(Baryon音譯)級的質點,並且予以“正負”的附尾。他們推論“正負卑子”的數字是大自然中的不滅量,中子可以分解成為一個質子和一個電子及兩組個數相對的微中子,因為它的“卑子正負”數字並無變化,在分解前後都是同等的“+-”,而質子不能再分解,因為它已是最輕的“卑子”。

三氏含糊不清的“新不滅定律”,並不能滿意地解釋質子何以不能分解。相當不能自圓其說,頗有些勉強。因為我們知道,當代的宇宙幾乎全由質子與電子組成的,每一粒質子(含正電荷),都有一粒相對的電子(含負電荷)。就整個宇宙來說,電荷是中性的。但是,我們也知道,在宇宙大爆炸形成的最高熱剎那,就形成了很多質子,(Anti-Proton若以三氏理論而言,質子等於正一卑子),質子數量遠多餘反質子(若照三氏理論來說,應是正一或負一),那么,正質子與反質子的不成比例,已經打破“新不滅定律”(太不平衡)。

到了一九七四年,新一代物理學家提出了新的“超級統一”定理。把已知的四種基本大自然力量──核子強力、弱力、電磁力、重力——合併為一。提出此一“超級統一”定理的物理學家是哈佛大學的郝霍?佐治(Howad George)與薛爾頓?李?格拉紹(Sheldon Lee Glashaw)兩氏。他們簡稱此一新定理為最低數Minimal SU(5),該代號是此一定理的數學上的勻稱結構數字。根據其理論,核子強力、核子弱力與電磁力,三者在正常狀況之下,各有區別不同;但是一旦質點與其他含電荷10的15次方兆電子伏特的“能”相遇(10的15次方Trillion Electron Volts簡稱GeV),發生相互作用時,那三種力(強力、弱力、電磁力)就變得難以區別了。而且,在這種高能的遭遇中,所謂“質子不滅”定律就會作廢!卑子也就會發生分解!

換言之,質子雖然如此穩定長壽,一遇到10的15次方(千萬億)GeV那么高的高能,也會分解的(這又令我想起大樓炭經的各品)。

物理學家們很想實驗一下,看看質子如何在高能高熱之下分解。但是,當今最大能量的核子加速器,其能量還遠無超過一千個GeV。人造的能量怎能達到10的15次方GeV?

根據Minimal SU(5)學說,質子的天然壽命估計為10的30次方年之久;其他學說質子必有壽命的極限(但是並無計算出來)。我從這些學說來看,質子雖是穩定,也終必要經過佛說的成住壞空的循環過程。它在自然壽終之時,會自然分成為更小的質點,或者轉移進入其他更高時空的空間,或者再重組物質或一部分組成反物質或非物質。這樣的轉移循環,並不是滅絕,而是再生;又再從“空”演化為“成”。循環不息,與其他質點一樣。

物理學家估計:當今宇宙的年齡大約是地球年一百億至一百三十億年,這是公認的合理數字。這樣看來,質子的年齡和壽命比當今宇宙還大,由此也可以反證當今宇宙從某一質子大爆炸而形成,更可反證質子的生滅循環相續。

但是當前遭遇到的許多質子,假如都是有那么長的壽命,人類短促的生命世代,怎能等候到10的30次方年以後,才去目擊質子的自然分解?

物理學界不能等那么長久,他們要設計一些儀器來觀察質子的分解情形。

一九五三年,美國著名的阿拉莫科學實驗所(Los Alamos Scientific Laboratory)的物理學家克來德?高?(Clyde L.Cowan)、國立布魯克希汶實驗所(Brookhaven NationalnLaboratory)的物理學家摩理所?高特哈伯(Maurice Goldhaber),與弗烈特?黎恩斯(Frederick Rheines)等,首先設計了巨大的偵察儀(Detector)來追尋質子的自然分解。

這是一項創舉。我們都知道,質子與反質子相撞,就會分解出更小的極微質點如微子(夸克)、粒子之類;但是設計“不相撞”方式來偵察質子的自然分解,則不簡單。這些科學家設計了一種三百公升的箱子,注入閃光液體──這是一種化學物質,若有荷電的質點通過它,它就會發射出閃光──他們有裝置了九十架放大攝影機來攝取閃光(這一設定,本來是用作偵察虛幻的微中子光束的),全套設備埋置於地下以避開宇宙輻射線。

這裡有一個問題,就是:是否宇宙中的一切質子同時形成?抑或有先有後?年齡各別?若要用上述的方法來觀測質子分解,勢必用很多很多的物質通過“閃光液體箱”。因為從常識來判斷,宇宙中一切都在不停循環之中,“此滅彼生”、“此生彼滅”──佛經早都已經指出世界“此生彼滅”、“此滅彼生”循環不息(見阿含經內各品佛說世界成壞)──當然現代科學家也知道,世上所有各種元素的質子的年齡和壽命不會一致,必有先有後。在一大堆物質之中,也許有些質子已經衰老進入“壞”到“空”的階段,而另外一批也許還在“成”、“住”階段。若不觀察大量的物質,找到質子自然分解的機會就很微。不用說,在五十年代追尋質子自然分解的實驗,並沒有得到預期的收穫──沒有找到!

於是在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又有些物理學家採用另一種實驗來追尋質子自然分解──就是運用地質學的岩石標本,予以做輻射化學分析(Radio chemical Analysis)其成分。舉例說,他們發現,“鉀三十九”(Potassium39)核子內的一個質子自然分解消失,使之降為 “鉀三十八”(成為較不穩定的元素),很快地,它的核子又放射出一個中子,就使元素變成了“氬三十七” (Argon37)。這時,它的核子已是輻射性很不穩的了,它的輻射量可用輻射計算儀“”(Radiation Counter)計算出來。科學家只要找到埋藏在地層深處尚未經過任何干擾的古老氬礦石,予以檢測其質量、輻射量及年代,;有了這些資料,就可計算出其內質子分解的地質年代,及推算得到質子的壽命。用這種方法所做的實驗,顯示著質子的“半生”壽命已經高達10的6次方年之多,比前述的理論年壽更大多了!

另一種追尋質子自然分解的實驗方法,是企圖直接截留及計算正在自然分解的質子。這種測量方法,是在地低下進行的,須先把來自天外的宇宙輻射線都隔除掉。一就七四年,黎恩斯等物理學家在南非一座地底下金礦內,設定了長達兩英里的“偵察儀”,內貯多達二十頓的閃光液體及四千支閃光管,若有荷電的質點通過時,就會刺激這些閃光管內的氣體放電而閃光,倘使有質子光束射過,發生自然分解為一些極微質點,它們就會使閃光設定閃閃放光。用這種方法,在理論上,可以測得質子的壽命為10的30此方年。但是此方法仍有缺點,它只可適用於那些分解出荷正電的披子(Pion是末子Meson族類中最小的一種),及牟子(又譯為“重電子”)。

“牟子”是比電子大上兩百倍的類如電子質點——以上各種極微質點,請參閱各篇拙文(各譯名未必與國內譯名相同)。若無析出此等微小質點,則無法偵察。

越來越多的世界各地先進物理學家認為:質子雖比較穩定,但也終於會壽盡進入“壞”、“空”狀況而自然分解的。雖然很多保守的科學家,仍然堅持質子絕對不會自然分解的;但無論守舊派怎樣反對,前衛派的物理學家們紛紛參加追尋質子的自然分解實驗。

上述格拉紹博士的SU(5)理論越來越受到物理學界的重視。該一學說指出:質子是有天然壽命的(10的30次方年),壽限一盡就會自然分解,成為一個荷正電的微質子(),及一個中性的“披子”(),兩者所含的電子能都相當高,大約是五個電子伏特,而且,兩者是背道而馳的── 一般任何質點分解都無此背道而馳的情形,這是質子分解才特有的情況。

這個學說定下了清晰的目標,成為世界各國物理學界追尋質子自然分解的實驗方針。大家都從茲而知道要注意找尋的現象是什麼了。

了解原則很容易,要實行卻不是那么容易!

從上述的SU(5)理論的數學計算,每天在至少一千萬立方噸的物質之內,才會有一粒質子壽滿10的30次方年而自然分解。若想找到一個自然分解的質子,至少要用一年的時間,每天觀察至少三千立方噸的物質!而且,必須小心分辨各種瞬息幻變的背景現象。

所謂背景現象之一,就是自然界的天然輻射線。這是難以徹底過濾清淨的,很容易淆亂觀察,甚至於“偵察儀”的構成質料也可能有一些會受到輻射而分解;隔離或絕緣設備的質料,也須作到絕對不受輻射線影響而分解,這些都是相當困難的設備。此外,還有從宇宙不斷射來的宇宙輻射線,更是棘手的大問題──宇宙輻射線,射到地面來,在海面水平的高度,每一平方公尺的範圍內,每一秒鐘,就有一個輻射質點。從這樣計算,那么,假如“偵察儀”是一萬噸,它一年所受到宇宙輻射線質點的打擊,就有10的12 次方(一萬億)個質點之多了,科學家必須把至少一億兆的宇宙輻射線質點予以辨認及排除!

於是,為了減少宇宙線的影響,科學家必須把實驗室建造在地底下深處,以厚厚的地層和特製的絕緣隔護層來過濾宇宙線。這些隔護層必須厚達數千公尺才可過濾宇宙線之中的牟子(Muon),但是也無法保證能完全濾清,恐怕總有些漏網的核子會穿過。

還有,最大的問題,那就是“微中子”(Neutrion)。它們是無形無體的,虛無的一種能。沒有任何一種已知的隔離過濾設備,可以擋得住“微中子”的透射及出入任何物質。雖然微中子很少與任何質點發生反應作用,但是在一千噸的實驗物質之中,可能也會偶然與遇到宇宙線射來的微中子反應作用一次。

既然不可能完全過濾微中子,也不能預防,就只有細心去辨別孰是微中子作用,孰是質子自然分解,這也是相當困難的,必須由電子計算機來做分析判別。

微中子與質點互撞發生作用,微中子的運動量會將對方質點拋向前面。質子自然分解,射出的更小質點向相反方面進行,而其運動量是零。這是微中子作用與質子分解不同之處。因此,新設計的新偵察儀,必須能夠記錄各種事件發生的質點射向(過去的實驗儀器未能做到此點,只是記錄事件發生的能量,那是不夠的。)

過去數十年的偵察儀設計有兩大類── 一類是多層隔濾式,另一類是塞連戈夫水箱式(Cerenkov Water Tank)。多層隔濾式是建造很多多層的鋼鐵鐵板,各層之間裝設敏感的電子捕捉計算層,以記錄及計算荷電點通過量;水箱式是一九三四年蘇聯物理學家塞連戈夫(Pavel A. Cerenkov)所設計的。原理是將荷電的質點光束射過透明的液體。其速度大約是光速的四分之三(在液體中通過的射線,速度被液體所阻,不可能達到在真空中的全光速)。這樣的四分之三光速射線,以四十二度傾角射入水箱之內。水箱周圍設有敏感的放大攝影管。當射入的輻射線內有發生質子自然分解或中子分解,各放大攝影管就會閃光,好象閃電一樣,並且把情形攝錄在磁帶上,以供電腦分析。

塞連戈夫水箱式偵察儀的設備費用比較多層為輕,成為目前最多受採用的設計。不過,此一設計有缺點,就是很可能偵察不到中性荷電的輻射質點,尤其是不可能偵察得到微中子。不過,它能偵察得到某一些荷電中性的極微質點,例如“披子”(Pion)──披子含中性電,很快就分解。成為甘瑪輻射線(Camma Ray)或高能的光子(Photon)。甘瑪線也是荷電中性的,但他們能與一對電子及微質子發生反應作用,因而顯示強烈的光流,故能被偵察出來。

塞連戈夫水箱式偵察儀有一個優點:水箱中的水,一部分是氫原子,其質子並未與其他質點發生複雜的核子連線關係,因此質子仍是自由的。若有分解,比較容易偵察得見。

從一九七九年開始,美國加州大學的艾爾文分校(Irvine),與密芝根大學,兩大學俯的核子物理學家,和國立布魯克希汶實驗所,聯合設立一個質子研究組,依各校的首字字母,簡稱IMB;從事根據塞連戈夫式水箱來設計一座更新的巨大偵察儀,這是當前全世界最巨大的一座。參與其事的核子物理學家,包括頂尖的名流,如:加拿大的弗烈特?黎恩斯(Frederick Rhines)、洛西柯(Jj.MLosecco)、丹尼爾?辛克力(Daniel Sinclair)與“布所”的摩里斯?高爾哈拔(Maurice Goldhaber)等氏。

這座世界上空前巨大的水箱式偵察儀,高達六層大樓,深入地底下兩千英尺,以求濾除每秒最少十萬次射擊地球的宇宙線。地點設在奧亥奧州克里夫蘭市(Gleveland)附近的摩頓斯鹽礦場(Morton Thiokol),由該礦業公司提供地層技術及負擔一半工程費用。

一九八二年七月水箱完工,注滿清水八千立方噸?裝置了兩千零四十八支放大攝影管(Photomuliplier)於水箱的上下四周,每一支管都有無寸直接的半球形鏡頭面隊著水箱內,都是不透水的,用以實驗的可能會有自然分解質子的物質,重達三千三百噸之多。

兩千多支自動放大攝影管,每隔五十個萬分之一妙(Nanosecond)就自動攝錄那些通過水箱的輻射線情形──輻射線以四分之三光速射透十公尺的水,需要五十個萬分之一秒鐘時間──因此,各管可以攝影其全部過程無遺。電腦從錄影分析就可以偵察是否有質子分解。

即使是深藏於兩千英尺的地底下,過濾了大部分的宇宙輻射線,也還是有些漏網而射入偵察儀內水箱,會引起六百支放大攝影管反應;但是,自然分解的一粒牟子只引起二百五十管的反應攝影。因此,不難分辨出那一些事件是牟子引起的。也有些牟子射入時只射到水箱的一角,因而只引起三百支攝管的反應,這些就須又電腦來予以分析甄別。電腦把一切牟子輻射線甄除之後,剩下的“事件”就是有可能質子分解的了,稱之為“除清的事件”(Contained Event)

“除清事件”也未必就全部是質子分解射線,因為往往會有微中子射進來。微中子是虛無體質的,沒有任何物質可以阻擋它射透,它們一射進水箱內,很可能引起其它質點的反應作用,很容易被誤認為是起源於清水內的現象,這就需要由電腦的精密分析辨別了。好在我們知道,微中子與物質的質點相撞時,射線的方向是朝著鬧事的微中子。而質子分解時,各射線是四射各成相反方向。

不過,有時是很難鑑定的。在極罕見情形之下,微中子與質點的互撞,發生的射向,也可能會折向,角度相當的大。在有些情況中,分解的質子的各條背向射線會突然停止。這些特殊情況就很難判斷了。假如清水中的一個獨立氫質子分解,它的各射線角度就是成一百八十度背道而馳。但是清水中的氫質子,十居其九是氧的核子結合在一起的,因此氫質子分解後其背道而馳的力量角度也受到了影響而疲軟。

經過電腦嚴密分析各除清事件之後,再次淘汰,最後只剩下有限的可能是是質子分解事件。還要再經過更嚴密的分析。

上述的IMB研究所,在最近的兩百零四天實驗作業中,只發現一百六十九件“除清事件”,其中也還不能肯定有沒有“可能的質子分解”事件,其中也還不能肯定有沒有“可能的質子分解”事件。該研究所仍將繼續實驗下去。全世界物理學家都在注視這個實驗,因為他們中大多數都認為質子自然分解,只是還沒有人見到過而已。要目擊及證實質子自然分解,乃是核子物理學家們夢寐以求的事。

一九八三年,歐洲核子研究所,由魯比亞博士領導的實驗,用反質子與質子互撞,引起質子的分解而析出微中子、W正負粒子、Z中性粒子等等。並因此一成就,而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一九八四年)。該項實驗的成功,更堅定了科學界的信心,更認為質子有可能自然分解再生的。上述的美國學府耗資以億萬計算,來從事於追尋質子的自然分解,應該不是徒勞無功的。相信只是時間問題,遲早總有一天會找到質子的自然分解。到那時,核子物理學家的各種理論,就會更加充實完整了。也將會從茲證實質子的自然壽命是不是10的30次方年?抑或更長?很多更前衛的核子物理學家認為質子的天然壽命當十倍此數。找到了質子自然分解之後,當能較能為肯定質子的天年,也從之而證實:當前宇宙是由一粒原始質子所大爆炸而發展的“統一學說”;更可證明質子是從空無一物的空虛所生成,所以科學家都在拭目注視此項實驗。

我費了一萬多字不厭其詳地介紹上述的追尋質子自然分解實驗,驟看來似乎與佛學沒有什麼關係。也許有人會問,為什麼要在佛刊講核子科學?

佛學是包羅萬象的,佛學內包含有人生哲學、宇宙學、科學、電學、修學、超自然、自然科學等等各種學問。不幸地,中國古代譯經者,受限制於中文的簡約要求。可能是由於古代印刷術未發達,文字都是手科在竹木或石板上的,為了省事,故此古文都簡約的變成了謎語,未能詳盡佛經原文的內容,而歷代的佛教人士,又只注重佛學中的修身修行,及哲學內涵,而忽略了佛學內對超自然認識及科學先知。到了現代,也還有不少人蓄意排斥佛學內的科學先知或預見,更禁止談論超自然現象,一律套上“怪力亂神”的大帽子罪名;這是無知與幼稚的悲劇,這是障蔽良知真知的愚民政策,是違反佛陀啟發民智,導人覺悟的原旨!

須知佛學的一切學問,是建基於無上的大智慧,目的也在於啟發人類的智慧!佛學對宇宙的認識是非常深入獨到的,佛理也是符合宇宙法則及超級宇宙原理的;從佛理可以通往超級宇宙真理,從宇宙學和核子物理學的新知,可以更容易明白佛學內的奧秘。所以我喜歡從宇宙及核子物理學來研究佛經,我越研究核子科學及以之比較佛經,越能領會佛學的奧義,也越來越發現:佛學與核子科學和宇宙學原來是如此接近!

我以前發表的多篇拙作,已經盡所知地運用核子物理學來分析佛學的色與空之關係,及其他佛學觀念。今日的學佛人多半只泥守執著於哲學文字相,很少從佛學的科學觀點入手去研究。有更多人不知佛學所說的“空”只是作為修性的一種手段而已;並非以絕對的“空”來否定一切。有些人竟迷於“空”,到了著“空魔”的境界。失了真正的“覺悟”意義。這些人,否定科學,否定一切,自己著了“空”相而不自知。他們自己無知到極點,卻又自誤誤人,反對別人先從科學認識宇宙物理,然後進一步升級進入佛理。當然,“法”尚可棄,何況非“法”?科學也只是一種“法門”而已。不過,未渡先棄舟,豈是智者所為?在我看來,佛法好比是停在海中心的遠洋巨型輪船,如果想登上它,就得辛苦泅水度過一段水域。若有科學的度海汽船可乘,從天星碼頭開到海口登上巨輪,不比自己泅水容易得多嗎?如果佛學的文字淺易詳細,好象科學天文,那又不同了。

總之,我覺得,作為現代人,先具備了核子科學和太空科學等新知,對於探討佛學,是有莫大方便的。從科學先明白了宇宙的構成,就較為容易了解佛經內的許多深澀奧義。恍然明白!原來佛經講的都是宇宙的本體構與現象物理;佛經教人怎樣從“真空妙有”去入手尋求自性,教人怎樣修行,也都是根據宇宙一切事理而設立的對症適境的良方。

從本文提出的科學對於質子自然分解追尋,我得到又一次的啟示,而有上述的感想。同時,更進一步堅定了我下列的推論:

第一:該項實驗結果引起科學家注意到,一個質子分解的去處是:一個微質子,一個披子。這就是說,物質不滅定律又一次獲得證明。物質的最小單位之一 ──質子──分解以後並未消滅,只是以另一種形態存在下去。同時,經由“微質子”這個空虛的相,進入“空”相,可以進入另一種空間──也許是十一度以上的逾時空。電子也是不會消滅的,而且可以游離存在於各空間。

第二:物質生命,無論是人、是動物、植物,全身的色相肉體,都是由細胞構成,每一細胞又是各種物質元素構成,每一元素是原子構成。原子內部是:原子核、電子,在核子內,有質子、中子。那么,人的全身,或動植物的全身,都是由質子、中子、電子所構成。電子是荷負電的,質子荷正電。人身的神經細胞彼此交換鈉和鈣的原子,即是在不斷放電。微強的電流在人體內閃動流動,尤其是腦神經細胞網內,電光閃閃,火花飛揚,形成腦波。腦波射出的,有從電子或質子放出來的電能;可以溝通復度空間的。也可以引起外在或本體內在的質子、電子、卑子、微子之類的連鎖反應變化。當然也必有一定的限度,並非無限;但是,其無形的能,是大大超過了肉體之物質力量的。宇宙線當中的微中子光束,細微到極點,仍可以射透不知若干億兆光年的太空,來到地球。人腦的腦波,或者沒有那么大的能力。但是經過集中為光波之束,射入宇宙中若干距離,不是沒有可能。佛菩薩從無限阿僧胝劫以來修行,其大智慧的腦波射線集中到相當強烈,當然可以隨願四方八面上下射出及收回,佛光注臨,應作如是觀(佛菩薩是以超阿賴耶識的狀態永恆存在,並非肉體)。

第三:由上第二說明,人體全身每一細胞都都有微子之類,也有微中子(空虛)。如果將人體全部細胞連線起來構成器官及全軀的形相;那么,將各細胞核內元素核子內的微中子連線起來,自然也構成相等於物質軀體的形相,這就是中陰身(佛經說人有中陰身,又稱神識或靈識,俗稱為靈魂)!微中子是可以自由出入於物質空間(色界)與非物質或反物質各空間的(無色界)(因為中陰身是許多微中子及更微的空虛之能點組成)。有修行的人,懂得怎樣使其“心”(腦波)集中,使全體的“微中子”構成不散不亂,甚至於與宇宙同壽,甚至於可以自由來往於三界或多度時空,甚至於可以慈悲庇護世人拯救苦厄。例如,觀音菩薩億兆兆劫以來永恆的超能,就是無形的、無相的輻射能。可以尋聲救苦,普度眾生,無鬚生為肉體,其理也非常淺易明白。當然,菩薩也可能因為方便而化現各種相來濟度眾生(見法華經普門品),但那只是權宜的色相幻相而已。一般人,利慾薰心,迷失了本性,腦波不能集中,迷失了天然本能如天眼超感,也因拚命吃肉吃葷,甚至酒色無度,肉體疾病叢生,靈性早已死了;肉體一死亡,物質細胞被細菌噬吃,元素分解,質子、電子、微中子全部散盡,溶入大地與大氣之中,為其他生命吸收了,散盡了那還有什麼“識力”?

第四:沒有修行的人,肉體死亡後,“中陰身”(微中子、微質子等組成)散盡了。但是有一些心愿未了的人,可能仍掛念子孫或伴侶,他的中陰身就不會立時散盡,可能仍有那一點未了的心愿,使他盡力維持聚集不散,所以會有“回魂”來看子孫家人的事。也有些人心中充滿悲苦冤屈,例如冤死的人,冤魂不散,一定要盡力維持不散,直到伸了冤才散去,於是有冤鬼、厲鬼報復的情形。也有些人忠烈之氣,忠義之心稟然,例如關羽、岳飛、文天祥、史可法等等忠烈之士,他們的中陰身能維持很久很久,也能庇佑世人,即是“正直之神”。這是跟修行相近的成就。不過一般世人,絕大多數都沒有修行,不守戒,不懂得追求定慧見性,也沒有特殊的忠烈浩然之氣,沒有特別的孝行賢德,沒有做什麼慈善功德;他們庸庸碌碌,在名利酒肉色慾中“享受”。他們有些人殺生無數以牟利或飽口腹,更有害人及犯罪,奸詐陰險……這許多眾生相,他們的“心”早已死了,他們肉體死亡後,沒有心力的維繫,中陰身維持不久,很快就散了。

第五:散盡或散了一部分的中陰身,失去良好的判斷力。佛經所謂“隨風飄蕩”、“依草附木”,或因罪業深重,難逃宇宙中因果輪迴,而飄到宇宙中什麼“黑洞”內去,或飄到什麼冰山火山去,或受因果律(見拙作“因果律”)的業力反彈而感覺到報應的痛苦,例如有些屠戶死後的靈魂感到被千刀剮萬刀剁;有些感覺到被自己惡業反彈回來的力量折磨,好象被投身於油鍋炸酥般痛苦。種種刑罰,大部分還是各人自己生平所作惡業的力量,反射回來引起的痛苦感覺。所謂地獄,就是在各人惡業的“識”中所幻化形相化。當然,冥冥中也還有一種主持正義審判的超自然力量。從科學上來說,是維持宇宙中一切平衡的超自然力量;從宗教和心理學上來說,是世俗所傳說的閻羅天子──也不是物質空間內的色身,只是另一時空“空間”(界)內的存在之“能”。

第六:一般沒有善行也無修行的人死後,其中中陰身很少是完整的,多數是殘缺不全的,飄飄蕩蕩的。其中的一些單位識力,隨著其微中子、微質子等,附著於所貪愛的東西。貪慾的,會得附著於豬胎之類。很可能,中陰身的另一部分,投入牛胎,又另一部分投入狗腹;又有一些部分隨因果循環之力而投入雞鴨,於各畜類內的其他人的中陰身殘體結合,成為各畜類的靈魂。

由於他們多數為殘缺之湊合,故此大多數都已經迷失本性;他們的生存,只隨從本能,也只有不可避免地走上被宰殺吞噬的末路,來償還他們前生的惡業。因此佛經說:“今日你吃他,明日他吃你!”

有些中陰身,殘缺零碎昏昏沉沉,分裂消散,不知附著於多少六畜的識念上,經歷多少生生世世的輪迴──並不是一身還一身債那么簡單。

凡是有惡業的人,其惡業無非是由於自我之心太重而引起,以自私自利之動機來做惡業而已。自我心越重,則識力越無明昏暗。不能選擇前途而沉淪,而且必須接受宇宙中的循環因果法則,自食其惡業回向力的惡果,於是輪迴為豬、牛、蝦、雞、鴨、蚊、鼠而不自知。

有善行有修行的人,其人一心不亂,識力光明清楚,念佛不綴,使自己的中陰身內的一切微中子、微質子、離子、披子等等,聚匯不散,成為光束一般,不會墮落附著於任何六畜魚蝦蟲草。

而且因為多善行功德,其獲得的因果反應也是善報的;又得到佛菩薩的無限超級大能接引,於是就地進入光明極樂世界──是一種極樂的時空空間──不是物質空間中的任何一處,這是超過十一度空間以上的無色無相之界。

大正藏大毗婆沙論第八七四頁云:

“眾生命終時,生與欲界,欲界命終時,生於色界。”

第三五四頁云:

“彼無色界,生欲色界時,彼二中有,即當生處而現在前……”

第三六二頁云:

“中有無礙,隨所生處而入母胎。”

又八七四頁云:

“問云何聲般涅?從彼命終,起色界中有,生色界天,生已未久,得如是種類無漏通,由此道力,進斷余結,於有餘,依般涅盤界,而般涅盤。”

我在本文的以上數段,是用現代文字科學觀念解說生死流轉及輪迴問題,我自感是接近大毗沙論的。大毗沙論就是阿毗達磨大毗婆沙論——是佛滅後四百年初,五百羅漢,應腱陀羅國國王迦膩色迦之請,廣解釋發智身論,由唐三藏法師玄奘譯,共二百卷。我手上無書(上是馮公夏居士為我查抄錄的)

佛說大生義經內云:

“……爾時世尊告阿難言:如是如是,彼緣生法甚深微妙,難見,難了,復難思察,惟諸聖者具善巧智即能分別,非愚痴者之所曉解。何以故?愚痴眾生,此世他世滅已復生,如時輪迴,皆由不了緣生法故……諸法皆由因緣展轉相生,是故輪迴不能斷絕……所謂愛法為緣……以愛緣故即起希求,希求為緣……即生喜貪,以貪緣故,即生我見……諸法皆由愛與希求互為緣展轉生起……觸法為緣,由觸緣故即生起受法……所謂名色為緣……所謂識法為緣,由識法故,即有名色……此識法者,最初受剩居母胎藏依羯羅藍,識法具已無所增減,識因緣故而剩諸蘊……。”

大生義經是很不容易看懂的,上面簡略引用的句集,相當深奧,提及輪迴之理。我的前文恐怕還不足以作為此經一句的詮釋。此經仍須多多深入研究才可領會多一點。

阿含經又佛云:

“眾生無始生死,長夜流轉,不知苦之本際……。”

中阿含經內,佛說善惡報應經(二卷)──對於善惡報應講得非常明白,也很清楚地指出殺生為十惡之首,命終後獲得惡業回向報應,嗔心獲得回向嗔報。相反地,修諸善業,得生諸善趣中,不入無間,讀者請詳細研讀此經。輪迴報應之說,世俗一知半解的自命科學思想(其實只是停留在四五百年前科學知識階段)的人士,嗤之以鼻及否定輪迴因果;最好他們多多研讀佛經和研究當今的核子科學宇宙學,就會知道;輪迴是宇宙自然法則,是因與果的秩序規律,是宇宙物理,並不是迷信傳說。

增一阿含經卷十二三寶品第二十一有云:

“眾生二足四足眾多足者,有色,無色,有想無想。”

這是說明了“眾生”有些是物質生命,有形相的生命;有些是非物質生命,無形無體;有些是有思想的,有些是無思想的。

世尊又說:

“布施為福之業……不殺不盜;好惠施,人無吝心,語言和雅,不傷人,心亦不他淫,自修梵行……以慈心遍滿,一方,二方、三方,四方亦爾,八方……以此慈心普覆,一切令得安隱,以悲喜護心普滿……八萬上下……修行念覺,意修……偈曰:布施及平等,慈心護思維……生天必不疑。”

這就是說善有善報的善因善果。

同經中又說:

“世尊告諸比丘:有三因緣識來受胎。云何為三?於是,母有欲意,父母共集一處與共宿,然復外識未應來報,便不成胎,若復識欲來……而來成胎……。”(請參閱全經以窺全貌)

這就是說明了,“識”來投胎!這識,是游離的“識力”,是空虛無體,但有“能”力的,或許是屬於微中子、微質子等所構成的;或者是比兩者更未為現階段科學所知的一種“能”。總之,必定是在物質生命腦細胞內元素核子內部,以虛空形相存在的一種“能”或“力”。如果我的這種推論不謬,那么很多有關輪迴、轉世、投胎、地獄等等的情形,都可說是人的“識”能的轉“界”。科學已知道微中子等等是虛無的無形之能,可以自由出入於物質、非物質與反物質三界和各種高度時空。我因此認識“識”力的意義及作用。

識力有許多種不同的能量及識別力,阿賴耶識是最高能及最大智慧之一(最高之大智慧為如來藏識)。普通的“識”就沒有智慧,只有知識,全不修行的就只有下識,為物慾色慾所困的就只有昏識,作惡業的就只有更昏沉之低識。低等生物只有求生本能,殊少識能,生死流轉,永難拔苦。

佛陀教導“無我”,這是進入入定慧的修行途徑之基本方法之一,教人求“自性”,是進入阿賴耶識的法門。我深深感到,這些都是很深入宇宙物理的,並不只是哲理而已。本來哲理也是宇宙法則的一面,與宇宙物理是互為表里的。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

阿含經開卷語聽來淺近,其實很深,不自淨其意,怎能生慧?不集中識力,怎能進入如來藏識,擺脫因果輪迴?

如果有人仍以無知執迷於儒家堅持的“子不語怪力亂神”態度,來否定科學與佛學,不妨看一看周易系詞第四章:

“易與天地準,故能彌綸天地之道,仰觀於天文,俯以察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原始反終,故知死生之說,精氣為物,遊魂為變,是故知鬼神之情狀……故神無方而易無體。”

周易是儒學之一,總不能否認這本文王周公孔子先後著作的哲書吧?

原載香港《內明》第162期:1985年9月1日

書名:太空科學核子物理學與佛理的印證

作者:馮馮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