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現代因果報應錄:徐應男入夢求伸冤


時間:2018/5/7 作者:心愿

二十二、徐應男入夢求伸冤

距滬埠四十餘里之鴿婁涇地方,於民國廿四年舊曆正月間,發生一阿叔某財慘殺侄女之命案。死者徐應男託夢於甲長諸仲華,求為伸冤,經諸具呈縣府,請求徹究,案乃大白。同年五月七日之晚報新聞夜報報等均詳載此事,原文如下:

滬西鴿婁涇地方,青浦縣轄境鄉民徐迪榮,娶妻沈氏,單生一女,名應男。家道康,有糧田百餘畝,與弟迪甫同居。十六年前,迪榮病故。沈氏不安於室,與他人同居江灣,一去不返。應男乃由其祖母撫養成人,與民國十八年嫁與泗涇強雪順為妻。廿二年祖母去世,其父所遺田地及私蓄等財產,當由應男承繼。詎被乃夫強雪順陸續騙去田畝及私蓄大半後,忽與應男離婚。應男遂不得不回家,與叔迪甫同居一宅。女遭此打擊,抑鬱寡歡。至去年冬,其父執名屠紹雄者,行醫為業,見而憐之。乃勸其招婿,並為介紹本地人馬桂龍入贅,擇於本年舊曆正月初六成親。乃事為徐迪甫所悉,一再表示反對,以致叔侄間常起口角。及至吉期將屆,迪甫忽宣告應男突然失蹤,以致婚事未成。

徐迪甫所以反對侄女招婿者,實因應男尚有田地二十餘畝,及餘蓄數千元,早存覬覦之心。今日一見贅婿入家,侄女財產,勢將絲毫不得染指。乃於正月初五日下午一時許,先與應男發生口角,繼用扁擔將女頭顱擊破,即時斃命。徐宅本系獨家村,而宅中除應男一人外,其餘嬸母傭工,均為迪甫之人,故將女擊斃後,外人無從知悉。事後即於五日深夜十一時許,將屍體秘密舁入附近墳園中埋葬,至天明吉期,則宣稱女已於昨夜出奔失蹤。乾宅因事起倉猝,未得成婚,而其未婚夫雖一再找尋,亦不得要領。

徐迪甫即將侄女謀斃後,深恐被人疑起,乃一再設計,翼圖嫁禍於人。爰報告該管陳坊橋公安分局,偽稱其侄女徐應男失蹤,系媒人屠紹雄串同贅婿馬桂龍,誘拐捲逃。經轉解青浦縣政府司法科,由該縣承審員一再究訊,卒以事無實證,僅將馬桂龍暫押侯查,屠紹雄交保出外。

時當地甲長諸仲華,認為應男失蹤可疑,復以職責關係,從事秘密偵查。經多次調查結果,認徐迪甫實有重大嫌疑。且據諸仲華自謂,彼系天主教徒,素不信。自應男失蹤,馬桂龍入獄後,一夜忽夢見應男,滿身血污,大呼伯伯伸冤,醒而異之,深悟應男決已去世,故而出此。乃具呈縣府,請求徹究。

時徐迪甫聞外間風聲甚緊,深恐屍體被人發現,復將屍掘起,舁回家內米囤下埋葬。後又以留跡在家,終覺不妥,復將屍體取出,家火焚燒。奈臭氣外溢,又恐敗露,最後復將屍截分數段,用殺豬刀削去皮肉,骨殖用炭木煨焦。裝入蒲包內,沉入附近舊石灣河濱中,以翼滅跡。

至上月三十日,適有網船魚夫,於舊石灣河濱中捕魚時,忽撈起一沉重之蒲包。視之乃面目皮肉削去之頭顱一顆,及燒焦零亂之骨殖;不寬大駭,仍即棄入河內,乃事為該管公安分局深悉,當由甲長諸仲華,出資三十元,將蒲包撈起,一面飛報縣政府請驗。

時徐迪甫聞訊,見事將敗露,猶圖最後掩飾,竟又雇舟,邀集幫凶多人,乘深夜看屍不便之際,擬用強力搶出蒲包,移去屍骨滅跡,幸該地公安分駐所,先有準備,預派武裝警察十二人,埋伏麥田中。迨徐等到來移屍時,即一併捉獲。計獲正凶徐迪甫、幫凶顧福林(徐之舅兄,鏇復乘間逃脫未獲)、王阿園、郭某,共四名,即行羈押。翌晨縣長親臨驗屍,複查抄徐家,抄出應男血鞋襪各一隻,並查得米囤下埋屍泥窟一處。又將傭工名瞎子長年嚴訊,徐迪甫謀斃侄女毀屍滅跡經過情形,如上述,即將各兇犯加銬釘鐐,帶縣法辦。

編者案:世人多持無鬼論,觀徐應男這託夢,可知此論這非。世人又喜作“信則有不信則無”之說,觀素不信鬼之天主教徒諸仲華竟夢見應男,又可知是說之謬。又案:此書編竟時,據報載徐迪甫已經法庭判處死刑。

九字謹持:凜因果。戒殺淫。嚴義利。

三言永勵:厲儉勤。薄享受。廣仁慈。

(錄自《因果輪迴實錄》)

聲明:本站為在公安機關登記備案的互動式網站,文章、圖片和視頻均為網友上傳,如有發現我們文章、圖片或視頻侵權,請通過郵件xuhua@xuefo.net與我們取得聯絡,我們在接到通知後會立即刪除。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