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現代因果報應錄:化鳥記


時間:2018/5/26 作者:心愿

六、化鳥記

一件靈魂附在錦鳥身上,返回家園的事實報導

(轉載一九六九年一月二十日高雄新聞報記者時建麗專訪)

世間奇幻事件固然不少,但像這件發生在高雄市一位殷商身上的故事,卻屬少見。

這位殷商是世居高雄,年四十七歲,經營鋁業的歐煙州,他在去年(一九六八年)十二月四日因肺癌病逝台北後,竟被疑化身一隻錦鳥,回到五福四路的老家,和家人團聚一段短時間。

這件事說起來是不會有人相信的。但他的家人、親戚和他生前的好友,五福四路“老大房”老闆錢夢明,以及“大荊溪飯店”老闆黃秉南,卻指證確鑿,使人不得不嘆為神奇。

可惜的是,這隻錦鳥在與家人相聚一周后,竟在一次陽台上的歇息時,掠翼而去,到現在還沒有訊息,他的家人正為之懊喪不已。

要說這件夢幻故事,須溯自去年十二月四日那天的清晨。

那天天還未破曉時分,和歐煙州相交近二十年的老大房老闆錢夢明,突然做了一個夢,夢見正病入膏肓的歐煙州,已從台北榮民醫院回到高雄來。當時,歐已住院多時,患著嚴重的肺癌,他的家小,已在前幾天就趕到台北去探視。

錢夢明得了這個夢後,心中不免感到有點蹊蹺。天亮後,就差遣他的兒子,到跟老大房只有三四間店面的歐家去問問看,歐家伯伯到底回來了沒有?

錢家少爺回來的報告是否定的。歐家那天正是鐵將軍把門,他全家大小都去了台北,只留了一個男工在家看門。

錢夢明一聽,心知不妙。於是,立即掛了個長途電話到台北,想問個究竟。這時,台北的長途電話也來了,從電話里傳來的訊息,是一生篤實的歐煙州,終因重病不起,就在那天清晨逝世了。

這個訊息頗使錢夢明懊喪,也不免為之吃驚。想不到他早上的夢應了驗,夢中說歐煙州回家,這是歐在撒手西歸時,為好友送的訊。

那天傍晚,歐煙州的遺體,就從台北運回高雄。於是開弔、公祭、出喪,錢夢明幫著歐家的人著實忙了一陣。

一個因病逝世,然後舉行喪祭,原本是極尋常的事,在這紛擾的世界上,幾乎天天都有,所以,當喪事辦完後,歐家除了抑不住那份哀傷之外,日子過得倒還算平靜。

但是,不尋常的事終於來了;那就是歐煙州去世的第七天(俗稱“頭七”),一隻錦鳥出現在歐家。

這是一隻尖嘴、細腳,全身夾雜著墨綠色和金黃色羽毛的飛禽。纖細而細微,量量大小還不足五寸。

神奇的故事就是從這隻鳥的身上開始的。

其實,這隻錦鳥當天最先出現的,是在位於大義街的歐煙州的妻弟莊英傑家的大門前。

那天—去年十二月十一日,也是個大清早,莊家大門前突然傳出“喀!喀……”的叩門聲,同時,一陣陣清脆的鳥叫,在吱喳不停。

莊家的下女在睡夢中被驚醒後,就披衣起身開門,想看個究竟,這時,但見一隻鳥在不住的叩門,她心裡不免一陣納悶,就隨意地揮了揮手,想趕走那隻鳥。可是,那隻鳥並沒有立即飛走,仍在“吱吱,喳喳……”的叫著。莊家下女顯然有點厭煩了,只說了聲“討厭!”,也未再加留意,就逕自關門進去了。

不久,莊英傑也起了床。那幾天,由於他姐夫去世,他天天都到歐家去幫忙料理善後。這天早晨他起身後,聽到下女告訴他鳥叩門的事,他只不經意的笑了笑就趕到五福四路歐家去辦事。

可是,當他一進到歐家大門,就看見一隻鳥正溫馴地伏在歐煙州平日辦公的桌子上。它看到莊後,竟不住的轉動著小眼珠,對著他定神地看。

莊英傑並沒有見過那隻鳥,現在看到後,倒使他憶起早上,下女告訴他鳥叩門的事。於是,他立即打電話回家,讓他的下女趕到歐家來辨認。

莊家下女趕到後,一眼就認出那隻鳥,就是她早上見過的。她告訴莊英傑說:“不錯!就是它。”

莊英傑這時冥冥中有了感應,他不禁想道,難道真如所傳,人死後,靈魂要回家一趟?既然是靈魂回家,又怎會化身為一隻錦鳥呢?當時,他心中頗有點不自在。

這時,歐家大小都已起床,下樓來看見一隻鳥伏在辦公桌上,也都為之驚訝不已。於是,大家就盯著這隻鳥在看。

這隻鳥倒是蠻體人意的,它在辦公桌上蹲了一會兒後,就跳下地來。仿著人走路似的,一步一步的轉向後間,然後沿著後間的扶梯,拾級而上。

這時,在場的人都看呆了,既沒有人說話,也沒有人去打擾它,只順著它走過的扶梯,屏息凝神地尾隨著。

歐家的二樓有一個客廳,二個房間。歐煙州生前就住在二樓的一個大房間裡。

那隻鳥上了樓後,先在客廳走了一圈,然後,就走進臥室,跳在歐煙州生前睡過的大床上,一聲不響地蹲著。

尾隨在後的人,這時都圍在房門口,看它的動靜,大家一句話也說不出。

不多時,那隻鳥就在床上站了起來。這時,它並未下床,而是振翼飛向懸在大床右側牆壁上的一個鏡框,大家一看,那隻鏡框裡,正掛著歐煙州的遺孀,莊秀琴女士的一張彩色畫像。

這時,在場圍觀的莊秀琴女士,心中有點忐忑不安,但她莫可奈何,只好耐心地觀看。

它在鏡框上,輕輕的啄了幾下後,又跳下床來。這時,它不再蹲著了,卻飛到床頭的大玻璃柜上,沿著玻璃柜上,陳列著的歐家五個女兒、兩個兒子的照片鏡框,一個個耐心的察看,神態自若。

老二是你,落我手指

這些動作,引起在場圍觀的歐家大小,莫大的驚愕。這時,恰巧歐煙州生前的另一知友,“大荊溪飯店”的老闆黃秉南也來到歐家。他在樓上看到這幕情景時,也給嚇住了,但他總算沉得住氣,當那隻鳥沿著床頭的鏡框一一看完後,他立即伸出右手的食指,猛的向空中一揚,對著那隻鳥說:“老二(歐煙州生前的暱稱)(記者按:他直當那隻鳥就是歐煙州了)!如果是你回來了,你就跳到我的手指頭上。”黃秉南邊說,邊搖著他右手的食指。

說也奇怪,黃秉南話剛說完,那隻鳥竟然縱身一躍,不偏不倚的,躍在黃的右食指上。這時,大家更看得發獃了,黃秉南的心中也不免為之一驚。

好在不久後,黃就定下神,他看到鳥躍上右食指後,就不停地撫摸它的羽毛,並連聲說:“好!好!”

後來,那隻鳥又拾級走上三樓,歐家共有五樓建築,除一樓店面外,二、三樓是住家。三樓是飯廳和他家子女的房間,這隻鳥上了樓後,先到飯廳的桌子蹲了一下,然後沿著每個房間,一一的來回走著。

盆景手澤,錦鳥眷愛

這隻鳥後來又走下二樓,到了陽台上,陽台上陳置著歐煙州生前種植的各色花卉,那隻鳥又不住的在盆景前來回走著。

這時,歐家的人似已默默的察覺到,這隻鳥的不尋常,大家不再帶著神奇的眼光看它。所以,當它在陽台上把玩時,歐煙州生前最疼愛的老么,十二歲的歐政明想用手去提它,但猛不提防,那隻鳥受驚飛走了。好在飛得並不遠,肉眼看得到它,落在老大房的樓上,被錢老闆一把捉住。錢正為這隻突如其來的飛鳥納悶時,歐家的人趕到了。經說明原委後,於是,歐家的人,錢夢明、黃秉南,把一連串的奇幻經歷一一說出來,從歐彌留那天的託夢,以迄這隻神奇的鳥之翩然而至的種種,使他們不禁猜疑這隻纖小而美麗的錦鳥,很可能就是歐煙州的化身。

這還不說,這隻鳥在當天午餐時,竟兀自飛到飯廳,棲坐在歐煙州生前經常坐的椅子上。歐煙州生前最疼愛他的小兒子,那隻鳥竟也在菜盤上夾了一塊肉放在他的盤子上看著他吃。歐家的小弟弟告訴記者:“起初,我有點怕,但後來,我還是將那塊肉吃了!”他還說:“我正想要不要吃的時候,那隻鳥就盯著我,好象在乞求似的。”

一飛不回,全家縈思

在後來的一周中,這隻鳥就成為歐家的寵兒。歐家特地為它制了一隻鳥籠,每天選擇好的食物給它吃。歐家最小的男孩,現在就讀鹽埕國小四年級的歐政明,更是每天逗著它玩,使他多交了個“朋友”。

這隻鳥在歐家住了一周后,在一次現在台北工作的歐家老大回家來,將這隻鳥帶到陽台曬太陽時,竟飛出了鳥籠,再也沒有回來。

歐煙州的太太莊秀琴女士說:“這隻鳥已成為我家的一分子,它在家的時候,每天有人逗著它玩,現在飛走了,大家都很想念它。”

痴等七七,再看靈異

歐的妻弟莊英傑和他的六弟歐興達也都有這樣的感嘆。

現在,歐家的人都在等待歐煙州滿了“七七”後(四十九天),是不是還有神奇的事出現。如果那隻鳥去而復返,歐家將好好的“招待”它,正如歐家小弟弟歐政明說:“我要和它做一輩子‘朋友’。”

這件事就報導到這裡為止,照說,在科學昌明的今天,神幻的事原不值一談,但它的發生卻是千真萬確的,這又應該作如何解釋呢?

是耶非耶化為錦鳥?相對唏噓傷心故交

人死了後,化作飛禽的事,過去在大陸上亦有所聞。

據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浙籍文化界人士表示:在他的家鄉過去也發生過類似的事。一個死了的人,化身成一隻雞,回到家裡!雖然它不會傳聲,但善體人意,曾在一堆白米上用腳爪寫出字來,經對證後,和那人生前的筆跡一模一樣。

“老大房”和“大荊溪”的老闆錢夢明、黃秉南,對歐家的這番奇遇,都難有適當的解說。雖然聽來有點虛玄,但事實如此,他們認為這隻好委之於天意。

錢、黃二人與逝世前的歐煙州相處甚篤,他們在高雄的商界都很有名氣。而於歐逝世後,親身經歷一連串的奇幻事件,使他們不禁為之唏噓不已。

據歐興達說:這隻鳥的嘴尖而長,帶淡黃色。兩翼和尾部呈墨綠色,翼下以至腹部則為金黃色。兩腳纖小而細長,看起來非常可愛。

歐家的人都承認,這隻鳥是他們所從未見過的。據推測:很可能來自深山叢林中。

記者曾問:歐煙州生前是不是喜愛飼鳥?

歐太太的回答是:“並不,他對鳥的知識很少,生前只喜歡運動、游泳、打高爾夫球,並參加獅子會,對社會公益很熱心。”

歐煙州世居高雄。因經商及出席國際獅子會到達日本和香港。他是台鋁的經銷商,家境不錯。逝世後,他的事業由他的太太接管。

(錄自《菩提樹》雜誌第一九五期)

【地獄篇】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