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居士文章: 轉載

現代因果報應錄:書到今生讀已遲


時間:2018/6/2 作者:心愿

二、書到今生讀已遲

“書到今生讀已遲”這句話是清朝一位進士袁枚說的,他是說宋朝的黃庭堅(字山谷)的故事。山谷是江西省修水縣人,在縣誌里記載著他的故事。他的詩書畫,稱為三絕,與當時的蘇東坡齊名,世稱蘇黃。

山谷得中宋朝的進士之後,被朝廷任命為黃州——蕪湖的知州,他就任時才二十六歲。有一天他在午睡,做夢走出州衙,來到一處鄉村,看見一個滿頭白髮的老婆婆,站住一家門外的香案前,桌上供著一碗芹菜面,口中喊叫人的名字。山谷走近前去,看那碗面還熱氣騰騰,似乎很好吃的,不自覺地便起來吃。吃完回衙,一覺醒來,嘴裡還有芹菜香味,夢境甚為清晰,但以為作夢而已,山谷還不在意。

次日午睡,再夢如昨,口中又有芹香,於是大感奇異,遂起身步出州衙,循著夢中道路行去。行至老婆婆家門外,叩門進去,正是夢中所見的老婆婆,問她有無在門外喊人吃麵之事。婆答:“昨天是我女子的忌辰,因為她在生喜歡吃芹菜面,所以我在門外喊她吃麵,我每年都是這樣喊她。”山谷問:“你女兒死去多久了。”婆答:“已經二十六年了。”山谷心想,自己正是二十六歲,昨天亦正是自己的生辰。遂再問她女兒在生的情形,家中還有些什麼人?婆答:“我只有一個女兒,她在生喜歡讀書,信佛吃素,很是孝順,但不肯嫁人,到二十六歲生病死了,死的時候,她說還要回來。”山谷問:“她的閨房在哪裡,我可以看看嗎?”老婆婆手指著那間房說:“就是這一間,你自己進去看,我給你倒茶去。”山谷走進房裡,只見臥床桌椅之外,靠牆有一個大櫃還鎖著。山谷問:“裡面是些什麼?”婆答:“全是她的書。”問:“可以打開嗎?”婆答:“鎖匙不知她放在哪裡?所以一直無法打開。”山谷心中想了一下,記起鎖匙的位置,便告訴老婆婆找出鎖匙,打開書櫃,發現許多文稿。山谷細閱之下,原來他每次試卷文章,竟然全在這裡,而且一字不差。山谷此時心中完全明白,他已回到了前生的老家,老婆婆便是他前生之母,這個家只剩老母一人。於是山谷跪拜在地,口稱母親,說明自己就是她的女兒轉世,然後回州衙帶人來迎接老母,奉養終身。

山谷在州衙後園植竹一叢,建亭一間,命名“滴翠軒”,亭中有山谷的石碎刻像,自題像贊曰:“似僧有發,似谷脫塵,作夢中夢,悟身外身。”從這首像贊,亦可以證明山谷的轉世故事,為真實不虛也。

這故事有五點值得研究:

確實有輪迴。山谷的前生,原是安徽省南部蕪湖縣鄉村的女子,死後轉生到江西省北部修水縣的男身黃山谷。

確實有業力。由前生種因,而來生結果。山谷前生喜好文學,遂有今生的詩書畫三絕,所以清代進士袁枚說:“書到今生讀已遲。”現今的天才兒童,應屬此理。至於由女轉男,且有功名,當為其信佛、吃素、孝順、不嫁等業力而來,極為明顯。

確實有靈魂。人的身體是由地水火風四大假合而成之有形的肉體,但靈魂則是身體的主宰,乃是無形的,佛學上稱為第八識,又名阿賴耶識。山谷在州衙午睡,靈魂仍會回去老家接受老母的芹菜面,因而促成再生的會合。阿賴耶識在唯識學上它是“去後來先做主公”的,當它離開蕪湖鄉村,飛向修水黃家,千里迢迢瞬息即到,飛行迅速且不談,它何以偏偏找到黃家呢?佛學上說這是由於“業力”,但業力本身會有選擇的能力嗎?這又使人費解了。後來讀了《地藏經》才知道,原來舉首三尺,便有神明,在虛空之中,有很多鬼神鑒查善惡,人世間一切的一切,無論如何隱秘的事物,它們全都了如指掌,真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為。

地藏菩薩說:“南閻浮提眾生,舉止動念,無不是業,無不是罪。”可見已經表現在行為上的罪惡,絕隱瞞不了,就連心念初動,也會被鬼神洞察無遺。不過世人不覺,還以為自己心中的事,有誰能知?因此可見業的範圍,應包括有形的行為與無形的心念,由業所產生的力量,便決定此人的趣向,而鬼神再從中撮合,這便是黃山谷出生之所自來了。還有鬼神撮合亦應有所標準,否則便是鬼神作主了,其標準即佛家的因緣,說完全點就是因緣果報。佛家因果通於三世,或超過三世,而為多世。如此說來,則黃山谷之出生,必有其因緣,絕非偶然巧合之事了。

這故事依世間法來講,可以算是成功的,因為善有善報,她不僅保持著難得的人身而且由女轉男,又有功名,與前生相較,有了顯著的改善。但依出世間法講,則不算成功,因為還是在六道輪迴之內,凡輪迴一次,便迷失一次本性,何況有了功名富貴,更因權勢凌人,而容易造業。

試看山谷少年時期,受一般風氣影響,喜好填寫有關男女情愛的哀艷詞章,有一次與同輩少年擅於畫馬的李伯時,同游佛寺,參訪當代得道高僧圓通秀禪師,秀禪師為了不忍心見他迷於艷詞,致招墮落可惜,所以當他警誡完了李伯時,囑他不要再畫馬,因為畫馬時,心念專想於馬,以致形隨心轉,恐難免墮落成馬身。然後又呵責山谷:“大丈夫懷有蓋世的文才,難道竟用以寫作無益於世,而又動人邪思的哀艷詞句嗎?”山谷聽了這番呵責,還很不以為然反自以為是的笑著說:“據禪師這么講,難道我也會像李伯時一樣變作馬嗎?”秀禪師聽他這樣反駁,乃特別以威嚴而莊重的態度,很誠懇地開示他說:“李伯時如果為了畫馬,念想在馬,仿真既久,難免墮落成馬而不自知,但也只是他自己的事。而你作那撩亂人情思的哀艷詞章,不知會令多少人讀後,動起邪思而貪淫好色,這種誨人於淫亂的作為,豈只是變馬而已,恐怕地獄正等著你下去哩。”

山谷被那義正辭嚴,因果報應道理的當頭棒喝,深知秀禪師乃一得道高僧,絕不會虛言嚇人,頓時猛悟其間利害關係,遂極為惶恐的向秀禪師謝罪悔過,發誓永不再寫作那哀艷詞章了。

山谷奉母最孝,他的母親喜愛清潔,他就親自為母洗滌溺器,雖然後來他做了官,也還是要親自來洗,這是他行孝的美德,所以他被後人選他為二十四孝之一。若以其少年的行為不檢,幾乎墮落,幸遇善知識指正,後來有此孝行,這都足以證明山谷的善根深厚。山谷曾作戒殺詩:“我肉眾生肉,名殊體不殊,原同一種性,只是別形驅。苦惱眾他受,肥甘為我須,莫教閻老斷,自揣看何如?”

由此詩得知山谷終於回歸佛門,而學佛吃素了。因當時禪風高峻,時人多驅於習禪,山谷晚年亦參禪了。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