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覺學佛網 : 法師開示

宣化上人:無論你過去造過什麼重罪,誦此咒都可以滅除


時間:2018/8/7 作者:燕郊善緣學佛放生

持咒之後,眾破戒罪

無問輕重,一時銷滅

◎宣化上人講述

【阿難!是善男子持此咒時,設犯禁戒於未受時。持咒之後,眾破戒罪,無問輕重,一時銷滅。縱經飲酒,食啖五辛,種種不淨,一切諸佛、菩薩、金剛、天仙、鬼神,不將為過。設著不淨破弊衣服,一行一住,悉同清淨。縱不作壇,不入道場,亦不行道。誦持此咒,還同入壇行道功德,無有異也。】

阿難:可是這又說明白了,阿難啊!是善男子持此咒時:這個善男子他念這個咒的時候,設犯禁戒於未受時:假如他在沒受戒以前犯過禁戒。持咒之後,眾破戒罪,無問輕重,一時銷滅:那么由他持咒之後,所有的一切破齋犯戒這一些個罪,也不管它是輕、是重,就甚至於本來這四波羅夷罪是不通懺悔的,但是你一念〈楞嚴咒〉,無論怎么樣重的,不問輕重,這些個罪一時都消滅了,就像用滾湯潑雪,雪就都化了。“波羅夷”是梵語,此雲叫“棄”,就是不通懺悔。

前邊文說,犯罪無論輕重,都可以一時消滅。這一段文,是說縱經飲酒:就縱然你這個人歡喜喝酒,食啖五辛:吃這個五辛。“五辛”,就是五種辣的東西,又叫“地物葷”,就是蔥、韭、薤、蒜,還有興渠,這幾種都是野生的東西。蔥,就是做菜用的青蔥、洋蔥。韭,就是韭菜;韭菜中國很多,在美國很少的。薤,也是一種野生的東西;蒜,就是大蒜(蒜頭);還有興渠,這種東西也是野生的,都是辣的東西。這五辛,因為氣味不好,吃了有不很好聞的一股氣味。所以在佛教裡頭這個也都戒了,你吃齋的,這都要戒除了它。種種不淨:吃這些個,都是不淨的東西。一切諸佛、菩薩、金剛、天仙、鬼神,不將為過:你要是能常常誦持這個〈楞嚴咒〉,所有一切的諸佛、菩薩,一切的護法、天龍鬼神,都不責怪你。那么說不責怪,我就可以隨便用這個東西了嗎?也是不用最好了!

設著不淨破弊衣服:你要是穿不清淨的“破弊衣服”,就是穿的舊衣服,不是穿的新衣服。因為前邊那兒說,你要聽經修這個法,要穿新的衣服。那么現在,不一定要穿新的衣服。你要是沒有新的衣服,就穿舊的衣服也可以的。一行一住:你所有一行一住,悉同清淨:因為咒力的關係,你就是穿的舊衣服、破衣服,也和你穿新衣服是一樣的清淨。那么前面講到壇場裡邊,為什麼又要穿新衣服?這不過就是表示我們恭敬又恭敬,清淨又清淨;所以你就不穿新衣服,也一樣的。

縱不作壇:你就不造這個壇。不入道場:不必一定在道場裡邊;就是隨時隨地都可以。亦不行道:你也不修行。誦持此咒,還同入壇行道功德,無有異也:你能誦持這個〈楞嚴咒〉,你這個功德,就和入壇行道那種功德是一樣的,沒有分別的。所以你看,〈楞嚴咒〉這種的功德,真是不可思議!

【若造五逆無間重罪,及諸比丘、比丘尼,四棄、八棄,誦此咒已,如是重業,猶如猛風吹散沙聚,悉皆滅除,更無毫髮。】

若造五逆無間重罪:如果犯了五逆墮無間地獄的重罪。

什麼叫“五逆”呢?這五逆在佛教裡頭的罪是最大的,就是:殺父、殺母、殺阿羅漢、破和合僧、出佛身血。“殺父”,把父親殺了。“殺母”,把母親殺了。“殺阿羅漢”,把證阿羅漢果的人殺了。“破和合僧”,譬如這些僧人住在一起,住得很平安的,你想辦法令這些僧人不和,這叫破和合僧。

“出佛身血”,你故意把佛身上或者用刀剁傷了,或者把佛的什麼地方給損傷了,令他出血了,這就是出佛身血。那么說,佛入涅槃了,我沒有見著佛,我這可沒有機會來出佛身血了。你就是把佛像毀壞了,這也叫出佛身血。所以果逸要寄一張佛像給她的親戚,我叫她用硬紙把它包好了,不可以這么隨便就寄;因為你要是令這張像毀壞了,這都叫出佛身血,都是有過的。

“無間重罪”,就是無間地獄的罪。十惡尚且沒有那么重,唯獨這五逆的罪是最重了;你若造五逆的罪,一定墮落到無間地獄裡去。這個無間地獄,以前講過,說一個人在這個地獄裡也是滿的,你再多人也是滿的,它沒有一點的空間的地方。“無間”,就是這時間上非常長遠的,沒有一點餘閒的時候。“重罪”,這個罪最重了。

及諸比丘、比丘尼,四棄、八棄:“諸比丘”,就所說的出家受了具足戒的男人;“比丘尼”,就是出家的女人。比丘有三個意思,就是乞士、怖魔、破惡,以前都已經講過了。什麼叫“四棄”呢?就是殺、盜、淫、妄這四戒,叫“根本戒”;梵語就叫“波羅夷”,中文就叫“棄”。四棄,就是你若犯了這四種的戒,就拋棄到佛法這個大海的外邊,不可以再入了。比丘是四棄,而比丘尼就有“八棄”;這再加上什麼呢?再加上觸、入、覆、隨。

“觸”,就是身體相觸。在戒律上說,若以淫慾心與男人身分相觸者,這就犯波羅夷罪(棄罪)。無論男人、女人,比丘、比丘尼,或者和在家人身體相觸的,你若有一種淫慾心,這就是犯罪了;你若是沒有淫慾心,這不犯罪的──就看有淫慾心,沒有淫慾心。

怎么叫“入”呢?入,就是出入;因為你做比丘尼了,無論在任何地方談話,必須要在光明正大的地方,不要到屏處。屏處,就是坐到屏風的後邊,旁人看不見,或者好像廚房等隱蔽之處;總而言之,就單單兩個男女,或者比丘尼、或者比丘,入到那個房裡邊,沒有其他的人,就一男一女。這在比丘就比較輕一點;若比丘尼就不可以單獨一個人和另外一個男人那么去談話;若談話,這就犯了入的棄罪之一。

“覆”,覆諱過失,就是掩藏著他人重大的過失;自己所做的事情也不坦白,不告訴人,這是一種覆,這也犯棄罪。

“隨”,不得隨被舉罪的僧人,供給他衣食。

誦此咒已:如果你念完了這個咒,如是重業,猶如猛風吹散沙聚,悉皆滅除,更無毫髮:像上邊所說五逆、無間重罪和四棄、八棄這種種的罪,就好像沙聚到一個沙堆上,但是猛風把這個沙都給吹跑了;這所有的罪業,就算是你以前犯過四棄、八棄和這五逆的罪業,都可以滅除了,連像一根頭髮那么多都沒有了。這表示:這個咒的力量是不可思議。

【阿難!若有眾生,從無量無數劫來,所有一切輕重罪障,從前世來,未及懺悔。若能讀誦書寫此咒,身上帶持,若安住處,莊宅園館。如是積業,猶湯消雪。】

阿難哪!若有眾生,從無量無數劫來,所有一切輕重罪障:假設有這一類的眾生,從無量無數、很遠很遠的時間,這么多劫以來,無論他造什麼罪,所有一切輕、重的罪障。從前世來,未及懺悔:從前生來,也沒能有機會去懺悔。“懺”,就是懺其前愆;“悔”,就是悔其後過。“懺”是印度話,叫“懺摩”,也就是改過的意思;“悔”是中文。“懺悔”兩個字,是華梵並舉,中文和印度文兩種合起來。

若能讀誦書寫此咒:或者能讀這個〈楞嚴咒〉,或者能背著本子誦,或者能寫這個咒。誦這個咒,必須要長遠,不是誦一遍、兩遍;能長長久久地誦這個咒,那是最好了。或者在身上帶持:帶在身上,要帶在心的上邊,不要帶在心的下邊。因為你帶在心口上邊,這表示恭敬。你若帶在下邊,這對咒不恭敬;不恭敬,不單不能有功德,而且還有過失的。因為你對咒本身就不恭敬了,所以這個咒就是有功效,也減少了。若安住處,莊宅園館:或者放到自己所住的地方,或者一個莊子上,或者住宅,或者一個園,或者一個館。如是積業,猶湯消雪:像前邊所說的,這種生生世世所積累到一起的罪業,就好像熱湯消雪那樣,一點都不會存在的。

【編注】恭錄自《大佛頂首楞嚴經淺釋(七)》〈四種清淨明誨‧楞嚴神咒〉(宣化上人講述)


分享好文,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相關文章:

即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救三道苦。
惟願見聞者,悉發菩提心。在世富貴全,往生極樂國。
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脫!